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松哥打鳥(下)
2021/02/05 20:01
瀏覽838
迴響6
推薦48
引用0

松哥打鳥(下)

當華爾滋樂聲響起,燈光大亮。兩個人站上舞池遍搜,再全場茶水座走遍,連包廂也一間間從窗外檢視,那兩個人不見了!小陳拿起手機掛了好幾次,松哥的手機關著。又枯坐了將近一個鐘頭仍未見人,確定松哥見色忘友,已悄悄閃腿,我兩這才悻悻然離去。

第二天上午小陳的電話打過來,昨晚松哥已住進醫院,病況很詭異!黃昏時我根據他說的地址去醫院,松哥的下體上方罩著一座有如小碉堡的白罩,透空處往裡瞧,內褲沒穿,下襠包了一大團棉花和紗布。松哥臉上氣色暗沉,嘴唇烏烏的。我問︰「痛嗎?」松哥有氣沒力的說︰「現在沒什麼感覺了!」問候稍頃,護理師進來提醒守在病禢旁的小陳︰「該放流了。」於是小陳輕輕地把那一大團紗布捲解開。紗布都卸盡後,我差點驚叫︰「嘩!好大支!」

松哥的這支"條把"我以前沒見過,但現在估計大約應是原來的三倍大?有如一支大蘿蔔,卻是那種經過長久醃製的烏褐色,以15度角懶懶地斜倚在他的肚皮上。小陳從一個小紙袋裡抽出一支中號沒有注射管的針頭,我問這是要做甚麼?小陳說醫生交代,每六個小時就必須扎針放出瘀血一次,讓細胞可以保持存活。小陳持針扎下去,我再問松哥痛嗎?松哥仍說沒感覺,一股暗紅近黑的瘀血放出來後,松哥的條把也只縮小了一半,仍死挺在肚皮上。

松哥回溯自己昨晚發生的事︰

跳黑燈舞時,我想吻那個馬子,他不給吻,卻把我屁股抱得緊緊地,沒多久我就熬不住了,於是向她提議︰「我們出去跑野馬好嗎?」馬子居然立刻就爽快地點了頭。我們出了舞廳我問馬子去哪裡?他說喜歡去野外呼吸新鮮空氣,就去大坪頂公園吧!我想了半天也不知大坪頂何時曾有公園?就照她的指路開車,車愈走愈荒涼,我們已來到大坪頂上的大亂葬崗深處,她才叫停。心想這個女人的癖好還真特殊?誰怕誰,就來吧!

我把手往那個捲花邊的大V領伸進去,果然抓不住滿把,可是怎麼有點冰涼涼的?這是很熱的八月份,涼點也好。我要吻她,她又把我的頭推開,手伸下去拉開拉鍊,頭就埋下去了。忽然一陣又冰又痛的感覺衝上來,我想把她的頭推開,這時卻已完全失去力氣。過一會她抬起頭面對我,我快嚇到剉屎!這個女人雙眼的眼珠是灰色不反光的,她吐出一支長條冰塊在手上,丟出車窗後就開門走出去,是朝那一大片亂墳堆裡走過去!我低頭一看,底下已經腫起一大條,而且是被冰塊包住,還冒著白煙。我這才覺得不對勁了,趕快用我的大哥大撥號小陳的BBcall。

小陳的自述︰

我才剛把車駛出舞廳,在路上接到呼叫後,就趕快用街邊公共電話打給松哥的大哥大。松哥告訴我位置,我在亂葬崗差不多轉了半個鐘頭才找到松哥的車。車燈打開,松哥下襠豎著一大支冰塊,他一直叫痛又好冷!我把他轉到我車上,又用後座的抱枕給他溫暖下面。送到急診室時冰塊已經化掉,可是那上面鼓起好幾個大水泡。醫生說︰「這看來像是凍傷,可是他如果是在冰庫凍傷,凍瘡通常會先出現在臉上或手指,也不可能會單獨出現在"那裡"呀?」醫生又說︰「先經過三到四次清乾瘀血後,再進行消炎。遏止發炎後,還要繼續創傷復健手術,能不能救回那支?現在還言之過早。」


次日上午松哥發燒囈語,小陳說昨晚半夜松哥在噩夢中驚醒,恐懼地述說那個女人又坐在他床邊,但小陳什麼都沒看到。下午我買了一些供品和香燭,找到前晚松哥出事的地方,對著女魂最後消失的方向說︰「松哥不敬,對妳有冒犯之處,他已吃到苦頭。我代他來向"妳"道歉,希望"妳"能放她一馬。」
一陣小旋風捲著燒化的冥紙,以順時鐘方向朝著亂墳堆的空中飛去,我認為"她"應該收到了"。

一週後松哥出院了,再一個半月後他又回醫院進行了第二次手術,醫生從他屁股上移植了一塊皮,包覆住那條凍傷後卻沒了皮的"條把"。雖然已不能完全恢復過去的伸縮自如,但總算是救回了他的條把。舞場裡有些老鳥來慰問松哥時都說他好幸運!過去發生事故的人一送進醫院就嗝屁了,他們全身都已僵硬,皮膚上還敷著一層冰冷的白霜,尤其是嘴唇;如果一個不慎碰撞就會像瓷器般碎裂。小陳說這都是因為我有去墳地代松哥求情,所以"她"放了松哥一馬。可是他們不知道「公親已經成了事主」!

松哥第一次出院的那晚,我從夢中驚醒,那個女人就坐在我的床邊角落上。她說︰「我是十二年前"大時代舞廳"受害的舞小姐"恰妮",帶我出場的三個暴徒已經坐進監牢,但我也沒有地方可以去了!」
「為甚麼找上我?」我全身發抖吃力地吐出一句。
「你很喜歡管閒事,做好人就做到底吧!除非你能幫我再找到一個愛我會保護我的男人,否則我就一直跟定你!」

松哥和小陳再也沒去過那家地下舞場,我本來只是隨松哥去應酬一下,現在卻換我成了那裏的常客,而且就如上班打卡,每晚都要坐到角落那廂茶座去。恰妮就坐在我旁邊,但別人都看不到。只要有男士從茶座邊走過,我就向他們推薦︰
「哥們,恰妮很辣!別去亂槍打鳥了,何不請我身邊的恰妮跳一支舞?」
「你是吃錯了什麼藥?」每個男士都這樣回應我。當然也不會有其他女士會來跟我這個瘋子跳舞。

又過一段時候,舞場裡出現一個傳聞。再沒有男士出門後就出意外嗝屁,因為濟公師父附體到一個男人身上,每晚都會來舞場鎮煞。

我孤獨地坐在角落暗處,不時有人拿一罐罐裝啤酒擱在我面前茶几上就閃開,他們說濟公師父喜歡喝酒,茶几上的啤酒就愈堆愈多。閒著也是閒著,我每晚喝啤酒喝得酩酊大醉,恰妮就說︰「喝了酒不能吹風,我來給你溫暖。」

她一趴在我背上,我就全身直打哆嗦!我抖得愈厲害,舞場裡的舞客就說︰「看吧!濟公師父發功了!」

全文完結~

Rivers of Babylon (吉魯巴舞)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連載小說
自訂分類:小說
上一則: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15--墳地裡的人和狗
下一則: 松哥打鳥(上)
迴響(6) :
6樓. *Susan*
2021/02/08 21:22
原來是鬼故事 呵呵...
看這個鬼故事應是不會怕了。 李孟秋2021/02/09 14:55回覆
5樓. 靜若
2021/02/07 02:15
故事的收尾,還不忘諷一下"社會現象",高!
也是社會現象之一。 李孟秋2021/02/07 23:52回覆
4樓. 旭日初昇
2021/02/06 13:08

打虎松哥改打鳥?

看來松哥還是適合打虎!誰理你

做召集人一段時期後,周圍其他人大部分都出了點糾紛,最後發現反而是我這個""大班"仍在狀況外。
舞場是非多!後來我就斷然離開了舞場。這個場子裡故事很多,打鳥打到大烏鳩的事真是不少,如果萬一遇到的是"X排妹"之類,肯定會不死也傷!奸笑
李孟秋2021/02/06 13:56回覆
3樓. 亓官先生
2021/02/05 22:14
真的夠義氣了

真的夠義氣了

在另一個結界代人受過!


文中主角如果預知會有這般下場,可能就不敢如此義氣了!Fox三條線 李孟秋2021/02/06 13:55回覆
2樓. 黑冷小姐
2021/02/05 21:55
您的鬼故事還真不少,畫面有趣,不怎麼恐怖。

到是mv 看的我入迷,舞姿擺款,出神入化,太美妙讚嘆!我們泳池二樓是舞廳,常常電梯裡聞到窒息廉價香水,打扮漂亮衣裙的男女,泳客說若會「暈船」就別去,咱年輕也跳過,只會踢死狗。
凡是有思考能力的人一定會反對所有的殘酷行徑,無論這項行徑是否深植傳統,只要我們有選擇的機會,就應該避免造成其他動物受苦受害。—史懷哲
前面的鬼故事曾有格友反應,晚上看了不敢睡覺!所以這次換個不恐怖又有點搞笑的情節。
較常跑地下舞廳那三年,我的靈活度和穩定度還不錯,從沒把女伴甩脫手過,以跳吉魯巴的時候較多。
後來遇到一位體操隊國手出身的女舞友,我們可能是最早在舞場跳"街舞"的,那時還沒有街舞出世。我們在場裡把踢死狗跳成了特技表演,大家退到邊上去,就讓我兩翻滾蹦跳。她大呼跳得好過癮!但我怕太惹眼,只幾次後就收腿了。
李孟秋2021/02/06 13:53回覆
1樓. the flying kite
2021/02/05 21:43
有實際經驗才能說得出個中三味。
別人家的家務事,外人很難判斷誰是誰非?如果有個可靠的兒子一直在旁照顧,應該不易發生外人插足爭產的問題。該案例較失策處在於,快失憶前才急尋全天看護。要找一位可靠又老實的看護人,事前需要花很多功夫打聽和觀察。
李孟秋2021/02/06 13:51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