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你怎麼能這樣?
2021/01/29 01:36
瀏覽1,218
迴響7
推薦71
引用0



你怎麼能這樣?

小剛是我最早熟識的「直腸雞肚」,他常強調他是天生的直腸子,看不慣虛情假意。我們都還是小孩時,一群人高高興興聊著,只要他一出現,氣氛立刻變得很凝重!他的好本事是像個狙擊手,隨時都在挑別人軟肋下手,並引以為樂。

小學時小剛就常喜歡在夜裡扮鬼來嚇女生,因此村裡小女生們一見他就走避。我家倆老作風都很洋派,很少忌諱什麼事,因此村裡很多人常喜歡聚到我家聊天,老少都有,當然小女生們出入也多。上初中後,小剛厚著臉皮來搶話,就會被一群小女生轟出門去,以後小剛逢人就說︰「瓶子就像個娘兒們,所以女生都喜歡往他家跑」。一群人夏天夜裡在我家門外聊天,他跑來湊熱鬧,沒人理他,他仍繞著一群人在找狙擊點。終於讓他找到了,於是兩眼盯著穿短褲的小苹,又開始張口噴墨了︰「我看了半天就妳的腿最粗,還以為這裡坐了隻小象。」

小苹氣得站起身來提著小板凳想打人,小剛狂笑著飛也似地逃走。小苹結婚回門那天,小剛又跑來魯了,他站在門口說︰「哎呀!小象穿著婚紗就看不到象腿了。」旁邊的親友把小剛轟出門去,小苹嚎啕大哭到聲嘶力竭,咬牙切齒地說︰「我希望有一天能看到他斷腿!」村裡有幾位同齡朋友去質問小剛︰「你怎麼能這樣?」小剛說︰「我就是這樣的個性,實話實說,改不了了!」

四十年後,小學同學在一家高檔餐廳召開一場盛大的同學會,已經開席後小剛才在場內出現。他蓬頭垢面,衣衫襤褸,撐著助行器才能吃力地移動,一條腿神經失去功能是條死腿。一場興高采烈的同學會,忽然變得淒風慘雨!大家都圍在小崗周圍噓寒問暖。小剛涕淚俱下,自述單身至今,而且30歲後就開始失業,有一頓沒一頓地已經過了20多年,同學們跟著落淚,這頓海陸大餐都吃不下了,讓餐廳大袋小袋包成了一大堆,恐怕小剛也拿不了,還特別派一位同學開車幫他送回家。

大夥商量決定就地樂捐善助,負責收款的同學走到旁邊一小聚的五人面前,每個人都搖搖手拒捐,他們都是我村的人,從小就受夠了小剛的冷血。小苹也坐在這群人中,小苹和她老公經營進口洋菸酒多年賺了不少錢,是這班同學裡的小富婆,這次同學會基金她贊助最多。要樂捐給小剛這件事,小苹反而沒有一文出手,她再度咬牙切齒地說︰「可憐之人必有可很之處!」

老葉是第二個讓我忍受最久的「尖嘴鳥腸」,兩眼永遠浮著一股睥睨天下的傲氣,嘴唇中間也真的突出如鳥喙。老葉其實只是司令部的一個士官長,唯一業務是照相。仗著和司令有遠親關係,在參謀本部橫來豎去,他齒冷如風,每天如果不找個人損兩句,那天心情就不好。老葉在為長官拍攝活動照時前倨後恭,謹慎取角。閒著就到各辦公室蹓躂,看到誰正巧姿態不適入眼,例如有人在座位上午睡時張著嘴;或女生翹著屁股在翻找文件;或吃完午餐在剔牙時,冷不防就喀嚓一聲被他入鏡,事後他就拿著照片到那個辦公室去讓大家搞笑,我在一旁從沒跟著笑過,尤其是女同事脹紅著臉,把頭快低垂到桌面時,我覺得這個情況有點殘忍!

我設計的工程終於完工了,一年多來每天睡覺時間很少能有五個鐘頭,因此氣色很差!這段時候老葉就特別喜歡給我偷拍特寫,莒光日上課我瞌睡來襲,仍強自點放眨眼,他就把拍好的照片拿到各辦公室去給大家看,還說︰「你們看,他帥嗎?」有些人哈哈大笑,他就很得意。又來到我的辦公室展示,沒一個人在笑,他覺得很無趣!離開時就把那張照片甩到我桌上,慘白的臉,翻白的雙眼,我當即撕掉照片丟到垃圾桶裡去。

退伍後在出版社工作,不巧又遇到他,不久後就有同事來問我︰
「你以前做過工程設計嗎?老葉說你那輛車是做工程時包商送的。」
我有如當頭挨了一記悶棍!窗外停放著的那輛裕隆廉價車,是在我離開工地後一年才購入,24萬元還是分三年在分期付款。已經使用了八年,鈑金薄到車屁股都已在生鏽穿孔了。我問同事︰「這件事你怎麼看?」他笑笑地說︰
「他說你做那麼大的工程,應該會賺很多,我在想;你為甚麼不開一輛進口車?裕隆速利都是小港那些工廠裏的工人在開。」接著他又說︰
「我做圖樣完稿的整理,根本就接觸不到包商,他也在對人說懷疑我有收回扣!」

老葉不久後就因不明原因,老闆請他回家去吃自己了,可是12年後我又遇到了他。
老葉跑到工地來忽然說要請我吃飯,我問他怎麼知道我在這裡?他說︰
「你們這裡做物料採購的小張和我住同一棟大樓,一聊起來才知大家都是老朋友,他說這裡的工地事務是你在負責,所以我就來看老朋友了。」
老葉過去在我面前一向倚老賣老,趾高氣揚。這會兒的動作和表情,卻像極了他過去在部隊長官面前的樣子。

我知道他會來一定是有事相求,過去也從沒見過他對人這麼謙恭。雖然對他沒有好感,仍客氣地讓他坐進辦公室,先聽聽他想說甚麼?

老葉被出版社踢出去後,後來又到"通訊社"混過一段時間,這種地方很多都是矮腳狗仔在混的處所,沒有正式定時發行的刊物,只到處找可能有不見光的地方去跟監偷拍,最常跟蹤大廟管理委員會的理監事。然後印成一張粗劣的印刷物去那裏討錢,有時別人嫌煩,乾脆丟個幾千元就可打發掉。萬一碰上強梁,還有可能會被揍得很慘。我看看老葉臉上,一邊眼角有塊深色瘀斑,下巴歪到一邊,就知他日子過得不大好,而且應該已經挨過揍不只一次。

看他這幅落魄樣子,我又不爭氣地起了憐憫心!已近午餐時間,對他說還是讓我請客吧!我開車載他去附近一家餐廳吃飯前,眼睛瞄到他停放在門口的那台老重機,車尾檔板都已銹蝕得快要掉脫。順便揶揄一句︰
「怎麼沒找個包商送你一台重機呢?這輛大機車也該換了吧?」他故意顧左右言他︰「你小子還真有辦法!到哪裡都能端得住飯碗。我的事還需要您鼎力相助。」
「因為我帥嘛!」這是我人生第一次對別人說這句話。
用餐時聽他說說,還真是夠落魄的!

老葉從軍中退伍後,有筆不到二百萬元的退伍金。他兒子也剛從軍中退伍就想做生意,沒任何專長,把退伍金都送出去後,別人就給他安個副理頭銜。未料這只是家空頭公司,葉子抱回幾個骨灰罈,公司負責人就消失了。之前他為了想掛這個副理頭銜,還向朋友借了些錢,自己的退伍金泡湯,又欠一屁股債,老葉只好把自己的退伍金也全都提出來,去為兒子還債。老葉此趟來找我,是希望我能在工地幫他找個工作。

請他吃過飯回到工地後,我對他說︰「工地不需要攝影,我們這裡任何一個工頭,只要拿一只傻瓜相機,就可以拍攝工期檢證存照。」
「工地在晚上需要有人守夜吧?」
「推薦這件事倒是一點都不難。但有件事讓我很擔心!凡是在做工程的大老闆都不是簡單人物,如果你來這邊做事,又到處對人亂說我有"暗嵌錢財",有可能哪天我是怎麼不明不白死的都不知道!」

老葉騎著破重機,吐出一大股黑煙揚塵而去,此後我就再沒聽到或見過他。

「心直口快,有話直說」這八個字看來似乎理直氣壯,有人把它當成優點,認為它等同於誠懇率真。但再多見識一點就會知道,不經大腦的一句話,也有可能如同血滴子,傷人無形頃刻間,還有可能會"殺人"的!

現在新新人類又創造出一個流行名詞「正義魔人」,創句者太有才了!正義魔人人見人煩。在蜜友相處中,是關係終結者。在工作上;是團隊惡性腫瘤。在團聚聊天場合;是話題終結者。在戀愛中是情場鬼見愁。如果他(她)有配偶,通常配偶不會活得夠久。

怎麼能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散文
上一則: 誰能不沾業力?--有此一說
下一則: 愛國賊的真面目
迴響(7) :
7樓. Sir Norton 紅娘總按三次鈴
2021/02/02 14:49
嘴貧口賤,怕是敞國國粹。🤣
當提及國粹,我離題一下:小日本人,以傳統口水相互醃漬。老美,憑霸凌傲世。
十幾年前出入網海,到處都在拍磚擊石,幾乎嚇得我魂飛魄散!現在謹慎了,不對勁就聞風急逃! 李孟秋2021/02/03 14:22回覆
6樓. 旭日初昇
2021/01/31 18:33

小剛是毒舌,

荖葉是心毒。

言簡意賅!其實兩個都毒。小剛毒到噬母,他是家中的小兒子,小時最受母親寵愛,後來卻為一點父親遺產,狠心把母親驅逐出門。

老葉亂傳"包商送車"謠言,我起初為甚麼懶得解釋?已經連續流標三年的工案,沒有任何工程單位願意接手,所以才從遠處把我調來解決。只看圖我就已看出裡面的問題,那是一份根本不可行的設計圖,一定會造成很多弊端,更糟的是六十萬元設計費都已完全空掉了。以後也不會再有任何經費可給設計人,他又得要擔負那麼重的責任,還能到哪裡去找人設計?只有我才會做這種既沒代價,又肯定會累死人的事。
工程後來是以原底價將近一半的價錢發包完成,而且比原設計更美觀。是豬頭也看得出前後作業的差異有多大。我從外單位調來,連個助手都沒,孤長難鳴!後來仍看到弊端,卻遭長官警告封口。別人只給老葉可報銷幾次差旅費的小甜頭,他就擔起「聲東擊西」的馬前卒。他是真的毒!而且知道「先聲奪人」之道。
李孟秋2021/02/01 14:10回覆
5樓. 寧靜姐
2021/01/31 12:36

你罵老葉罵的好,沒有證據就亂說壞人名節。

(我以前學校的某主任和某老師也曾栽贓我,說,我在校園散佈校長離婚的消息,其實我根本不知道校長有否離婚,我被打壓了二十多年。後來神給我正確的消息,校長果然是離婚的,她欺騙了董事會和董事長。最後將屆退休時被董事會趕走了,連她那壞胚子的兒子一起趕走)

舉頭三尺有神明,這種人遲早受報應,今生不報,來世報。我相信神是公平的。

那個校長既有不合乎董事會規定的離婚事實,無論誰傳出消息,都是"事實"。不能謂之"栽贓",只能說是"消息來源處有誤"。
真相大白或沉冤得雪,我們可以謂之"上帝保佑"或"老天有眼",但我也看過很多例,苦主至死都未得昭雪,甚至連家人也受害的。
李孟秋2021/02/01 14:08回覆
4樓. Lansing
2021/01/30 13:41
這是霸凌為樂的小人吧
應非霸凌。有些人心情似乎難得好過,但我沒興趣做別人的出氣筒。 李孟秋2021/01/30 13:59回覆
3樓. 靜若
2021/01/30 02:25

那個不叫直腸子哦,是白目+言語惡毒。

另一位行徑算是搬弄事非。

直腸子用正面解釋叫率直,然後講話前再經過一下大腦就很好。

有些人很會幫自己解釋包裝自己,但還是沒用,因為別人眼睛都是雪亮的,看的清楚。

第一例,霸佔他父親留下的一點錢和房屋後,把老母和一位病中的妹妹趕出門去,他的母親後來是讓眷村老友收留,最後在那家死去。
第二例,還曾兩邊傳壞話,因而造成幾個辦公室分成兩派,惡鬥了很久。只有我可置身事外,因是外單位支援過來,兩派都不著邊。
身在其中的人都只能看到聽到單方面的立場,拉遠距離反而可以窺其全貌。
李孟秋2021/01/30 13:58回覆
2樓. the flying kite
2021/01/29 21:51
依我看:一個人到底是「造口業」或「留口德」,端看那人心態;有些人心術不正,心眼不善,自然說不出好話。
有些人也許只是習慣使然,成長過程鬥慣了,不鬥就不知該如何自處?但非親非故,我也沒必要去一直忍耐。 李孟秋2021/01/30 13:56回覆
1樓. cundiff
2021/01/29 19:04

同學也好, 職場也罷, 還真不能言詞犀利,殺人於無形。

惡語傷人六月寒。溫言善語 則有如 香水, 當你讚美別人時, 自己身上也會沾上幾滴。


很好的警世 文章。


傾聽土地的聲音
我覺得不會說好聽的話,倒也無所謂,大部分朋友仍能接受。老是喜歡去無理螫人已經很不好了,還刻意不斷去毀人清白最是可惡! 李孟秋2021/01/29 20:30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