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毛妹的反動人生
2020/10/29 15:39
瀏覽1,133
迴響13
推薦73
引用0


1930年代"紅區"的街坊宣傳隊

 
 華陰老腔一聲吼--譚維維

毛妹的反動人生

"毛妹"第一次出現在我家,說出來的話就讓我感到有點驚嚇!她說︰「中國社會太陳腐了!所有舊習俗都應該革除。國民黨就是太陳腐了,所以才會被趕到台灣來。尤其我們做女人的,已經被壓迫了千年,不拿出反動精神怎能翻身?」

那是我小學四年級的上學期,仍在「白色恐怖時期」,連小孩都知道哪些話千萬不要出口。我媽只心平氣和地對她說︰「國民黨和共產黨都造過很多孽,但如果沒有國民黨保障我們的生活,我們在台灣都會活不下去!」(那時還沒有輪到民進黨造孽,因為民進黨還沒出現。)我媽是個口風很緊的人,從不在人前人後批評別人私事,更不會公開談論時政,雖然他前半生和政治事務脫不了干係,但公開場合中一涉及時政,話風就立刻轉題。

"毛妹"大嘴愛論時政,卻從沒被秘密人物約去談過話,除了她一生運氣奇佳外,我想也是因為一個原因,那些保防人員大概都評估過,這個"三姑六婆"只是話多愛掰,根本起不了甚麼群眾作用,就懶得理她了。她常往我家跑,我就不知我媽當時是怎麼避免受牽連的。相識多年,我媽從沒把她列入"閨蜜"行列,從這點看;我媽對此相互關係仍還是有點區隔的。

我爸早年常在偷偷閱讀《自由中國》(1960年停刊)和《野風雜誌》(1965年停刊),前者崇尚歐美民主思想,讜論時政,是白色恐怖時期的"危險讀物"!後者是文藝雜誌,但常有一些對大陸思鄉憶舊的文章,被當局視為可能會使人懷憂喪志,偶而也會有一、二篇文章提到國共內戰的痛點,因此也是一本不受當局認同的月刊。直到1960年的《雷震事件》前個月,有人提醒我爸這樣很危險!我爸才把一大堆這些書都運到垃圾場去燒盡。

我媽從不看那些書,她只看其它文藝雜誌,並每日閱報。我爸半吊子的"西潮"思想,對上"毛妹"半吊子的"反動傳統"並不對盤,所以,毛妹來我家串門子,我爸正眼都不瞧她一眼。我媽則比較像個"務實派",她常說︰「吃飯的事都弄不勻了,還成天談什麼國家大事?!」

"毛妹"是我媽和其他女性長輩對她的稱呼,我們這些孩子則是稱呼她"屈媽媽"。我媽當年在眷村中算是比較年輕些的婦女,屈媽媽又比我媽更年輕了兩歲,可是她的大兒子卻又長我三歲,回推計算,她在大陸時大約在十四~十五歲之間就已懷了孩子,大家都知道這個長子不是屈伯伯的親生子,但屈伯伯對待這個血緣非己的孩子;與其他孩子無異。

倒是屈媽媽反而對這個長子較冷淡,我們外人看在眼裡都覺得,她這個兒子這輩子大概純粹是來報前世恩的?因為雖然娘不疼,這個兒子卻出奇地太優秀了!在那個考場如戰場;二十比一的機會才能考上大學的年代,屈家大兒子是成大電機系畢業,我當年如果有他一半讀書的功力連作夢都會偷笑!

我媽可能是國府遷台後最早的一批國會助理,那時無論中央機關或國會行文,都是咬文嚼字;以半文言文的文體格式行文,有些人即使去上補習班專修如何寫公文,還是難以撰寫得心應手,我媽在這方面素有口碑很在行。在我上小學二年級時,倆老一場較嚴重的衝突後,我媽離家出走有兩年去了台北陽明山。

後來附近有幾處眷村的一些婦女們常去往訪,有些是希望在台北找工作幫助家計,有些是夫妻不和想在台北自謀生活,毛妹看來像是屬於後者,可又不完全是這樣,我覺得她應該屬於"反動派"只想換個地方,體驗不同環境,或到其他地方去體驗不同生活的意願更高。毛妹的思想雖很前進開放,倒也並不是個懶女人,工作態度仍是很勤快的,我媽幫她介紹到老立委家幫佣,聽說雇佣雙方都滿意。

兩年後我媽在眷村老朋友力勸下回村,又立刻叁與地方民代選舉,一舉選贏了軍方推出的官夫人對手,後來我家的熱鬧和紛擾齊至,使得我經常要逃到附近廢屋裡去求得片刻安寧,也造成她幾年後的債台高築,那時我就已知道「如果要陷害一個人,就慫他去投入選舉。」此話暫且不提。

毛妹在選戰前也辭了台北工作回村,那村不在我村,她回村後就首開先例自己製作了一面夾板大字報,把我媽的競選政見寫在上面,騎著腳踏車到各村遊走宣傳。我從一些長輩聚聊的悄悄話裏聽來,有人說︰「那片大字報的樣式好眼熟啊!毛妹是湖南湘潭人,和毛澤東是同鄉,又曾在湘鄂紅區(蘇區)待過,當年那些年輕人就是用這套;把國民黨搞得焦頭爛額呢!」另一人立刻提出警示︰「噓!莫要亂說,牛頭馬尾都搭不上的兩碼事。」

我媽選舉成功那晚的慶功會,我逃家了!被長輩找回來的次一晚,毛妹也坐在我家練嗓子,翹起的二郎腿一隻腳搖擺著抖個不停,旁裡又有長輩說話了︰「看嘛,毛妹應該就是八路出身的,連這個動作都和毛澤東一個樣兒!」(毛澤東有個習慣小動作,一興奮起來就翹起二郎腿直抖個不停,這件事村裡只有湖南湘潭人知道。)毛妹的反世俗作風聞名重點不在此處,而是她的婚姻關係更驚世駭俗,很多人背後指指點點,她從來就蠻不在乎!

毛妹在國共內戰時的紅區;那時就已懷孕的事,只有湖南湘潭籍的長輩知道,但孩子的爸究竟是誰?就沒人曉得了。至於後一段過程倒是很多人都清楚,毛妹在大陸時原來是個富家女,屈伯伯則是她家的長工,國共內戰局勢吃緊,屈伯伯因徵兵進入空軍擔任士官,經主人家託付就把大小姐托他帶來台灣,而後就成了夫妻。但主僕關係似乎一世婚姻都尾大不掉,屈伯伯在毛妹面前永遠像是上下從屬。所有家事包括廚房烹飪都是屈伯伯全面包辦,毛妹閒來最多時間都耗在麻將桌上了。

屈家那處小眷村位於市區,遷台後不到二十年,周圍就被民間的樓房包圍了。毛妹在牌桌上又認識了一個很會賺錢的陸軍光棍,雖也是士官,但在市區的市場裡有兩片攤販出租,在當年眷村這個環境裡已經算是很富有了。陸軍光棍刻意在屈家後門斜對面買了一棟樓房,此後毛妹就兩邊跑,想住哪間就住哪間,屈家屋裡仍從沒聽到過吵架聲。

毛妹的大兒大學畢業後進了一家外商公司,職務和收入都不斷在節節高升,也成了毛妹的搖錢樹,不但要按月提交給母親生活費,以後又增加了其他開支。偏偏毛妹和屈伯伯在台灣生的兩個兒子都不成材,書沒讀好,婚後經濟困窘,有了孩子就都送到毛妹這裡來,她不可能再要求陸軍光棍幫她養孫子,又找上了大兒,三不五時要求大兒支援奶粉錢。

屈伯伯從空軍退伍那年才終於脫離苦海,他回到貴州老家後就不回台居住了,但也並不是身家盡離,而是有附帶條件的。屈伯伯每半年回台一次,領到半年退休俸後,需交出一半給毛妹才能走人。那個陸軍光棍也沒比屈伯伯活得更久,身後所遺全都讓毛妹接收了。毛妹帶著一群孫子孫女住在民宅樓房裡,手頭更寬裕了,屋裡一片喜樂洋洋!老人們正在快速凋萎,看來看去,就只毛妹一人最耐活;也活得最愉快。

我媽一世都在實踐「助人為快樂之本」,外公在大陸家鄉做醫生時,固定在街邊設站"施粥",那時她還是兒童,就每天隨著家丁去施粥,自得其樂。來台灣後又一世奔波,忙的又大部分都是別人家的事,因此,她四個孩子中就有三個;一直無法諒解兒時缺乏母親照顧的積怨。我媽早年助人無數,晚年卻過得苦哈哈,又被我爸的病況拖得憔悴不堪!每到逢年過節時,少不得還要被子女們重翻舊帳;吵成一團。很寂寞的一個晚年!人一落魄,就連牌搭子都難找了,屈媽媽則是他最後幾年僅能約到的人之一,也是其中手頭最寬裕的。

我媽去世前一年;在一張紙籤上寫下一段文字︰(清朝順治皇帝的出家偈)
來時糊塗去時迷,空在人間走一回。未曾生我誰是我?生我之時我是誰?不如不來又不去。
來時歡喜去時悲,悲歡離合多勞慮,何日清閒誰得知?金烏玉兔東復西,為人切莫用心機。百年世事三更夢,萬里乾坤一局棋。
捻起字紙,我已淚流兩頰,只有我知道她在想甚麼?雖然當時以八十六歲高齡看來,她的動作仍很靈活,但我已意會到,她在世時已無多了!

說到這裡有些人大概會猜想,毛妹年輕時一定是如花似玉的模樣兒?錯了!其實毛妹兩眼瞇瞇,鼻頭有如大號蒜瓣,早年就有點嬰兒肥,老來更胖。我媽老年時如果快步急走,毛妹可能小跑步都跟不上。不過毛妹就是命好,好到奇佳!聽說在幾個孫子女都顧到上小學後,她已搬去大兒家頤養天年。出於好奇,多年前我曾取得毛妹;或稱屈媽媽的命例,八字一排出來,哇賽!七星連珠格吔!雖未化"奇格";命就已好成這樣?如果化成奇格,應該會換成我媽來幫她扛大字報,以後也輪不到扁仔、馬韮和蔡菜登台了。

毛妹這個命例,對我所知佛家"業力說"的觀點;是個重大的疑問和衝擊?!再經一些時日後,我嘗試把人類的「社會生態」也歸納進「生物生態」中一體對比觀察,對於人世所謂的"因果",我認為我已經看到了更多的「真相」。


母親遺留手筆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小說
上一則: 在底層洄游的十年
下一則: 八三么的最後七天20 (完結篇)
迴響(13) :
13樓. 人間
2020/11/13 12:17

追憶總令人惆悵  一起走過曾經的苦卻也是溫馨 

想來  沒因哪來果  果來又成因

就怕果又成因!所以我現在往捨得和簡單的方向走。 李孟秋2020/11/13 20:03回覆
12樓. nothing special
2020/11/06 08:42
先安內才能壤外。我爸就是替朋友作保、借錢來給朋友、、、結果眼看他們兒女出洋(那個時代出國門的很少見ㄋㄟ),自家老小苦哈哈,借款都是歸零的。從小到大我是很不以為然的。對人好,是要量力而為的
我爸為人作保的結果,我和我媽花了10多年才幫他還清債務。我以為我不會像我爸這麼呆,可是只為救一位朋友的財務困境,弄得更慘!以後也沒機會復元了。借債的人都會說;只差一點點,然後再一點點,過了這關不久後就一定能重新振作興業......! 李孟秋2020/11/06 09:46回覆
11樓. 善良有才華的smileangel
2020/11/04 13:46
令堂的文筆,很豪邁!
樂善好施,助人為快樂之本
我們不希望,手心向上,總是接受別人的幫忙!
如果可以的話,我們應該會,希望能夠手心向下
去幫助別人!
有時候,在幫助別人,也會得到不一樣的收穫!
這是我的心得!

謝謝您分享精彩的眷村故事!
我寫了一篇新文章,誠懇邀請您來賞文,謝謝
願上帝賜福您!平安健康喜樂!
把自己的生活過好!
微笑天使
家母這世雖實名成就不大,但精采處處!還有很多趣事。
早年空軍基地掛出外牆標語時,需要寫很大幅的毛筆字,大多是她在操筆。用棕梠葉掃把在地上畫大字,是為一絕。她未長期遠出工作時,每逢聖誕夜,市內聖母堂的風琴也多次是她在演奏。
李孟秋2020/11/04 14:41回覆
10樓. 九州昧慚生
2020/11/04 13:18

李大哥您母親這傳奇的一生真是希有難得,不是一般境界的人能做到的,小弟佩服讚歎!享盡世間的福不如走時瀟灑自在,您的母親後福無窮!您能懂祂的心,自然也非一般境界。

母親啟蒙了我的思想,最主要的是︰不斷學習。不要把希望寄託在另一個人身上。 李孟秋2020/11/04 14:40回覆
9樓. Sir Norton 城市的性別
2020/11/03 22:25
令堂的字體帥氣正派,流雲舒淌。🌱☘️🍀
每個世代各盡其所能,闖出條件限制下的最好的狀態,她們選擇並努力過了,快活安心,得其所哉,後人可如是敬祈。
正是這句"努力過了"!所以她在我心目中是充滿光輝的。 李孟秋2020/11/03 23:46回覆
8樓. 李孟秋
2020/11/03 16:25
美國大選的中式困惑?

2020年,中國國內民眾對「川建國」(川普)與「拜振華」(拜登)之爭,不再像2016年「床破」(川普)對上「希婆」(希拉蕊)般地激動。反倒是旅居美國的中國移民及留學生,對「川建國」與「拜振華」的支持涇渭分明,民主派人士一面倒成了川粉,親共人士則多數力挺拜登。

2016年後在網路上為川普搖旗吶喊、甚至「出征」希拉蕊支持者的中國民眾,四年來對川普的印象反而大為改觀。奚落川普的人仍不在少數,然而,這些為數可觀的中國網友,並沒有因此明顯地倒向他的對手拜登。和中國國內網友選擇冷眼旁觀比較,在美國的中國移民及留學生,支持川、拜二人的涇渭分明程度,反倒令其他族裔咋舌!

中國移民安慶向中央社記者表示,四年前強力支持希拉蕊的民主派人士,今年全都成為川普的狂熱支持者,稱為「川粉」並不為過。但在大洛杉磯乃至於美西,一離開華裔川粉的圈子,外面「多半是支持拜登的」,反差極大。這便形成大圈的加州人多支持拜登、中圈的華人多支持川普、小圈的華人又支持拜登的現象。對廣大中國人而言,都反映了一個現實,那是別人家的熱鬧,但自己家是否就搞好了嗎?!
7樓. 玉米蘋果
2020/11/01 17:36

      雖明知是 大時代裡的 必然 ~拍臉(清醒一下)

      卻仍 不免 感嘆而唏噓

      

沒有任何一個時代是完美的,每個時代都有那個時代的特有問題需要去解決。辨忠奸,擔何任?各有角色,舞台上永遠都有戲。這時候只激憤已漸少。
李孟秋2020/11/01 17:55回覆
6樓. 靜若
2020/10/31 04:29

在一個群體裡,太有想法或才能,除非那個人能有自己的舞台且能發揮,否則是過的比無能無才的人難過烏雲飄過

有志難伸,心裡有太多的煎熬,您一定能夠明白我的意思。

這類人,還能與不懂自己的人打成一片,的確是很高的功夫。

勸您放寬心情,老人家已經完成此生的功課,人生就是愛恨情仇交織,或是更複雜,也許有的很單純。

對別人布施多的人,不是只限於金錢,也許是一個溫暖、一個關心、一個幫忙、一個舉手之勞…

看吧,真心待人付出的,肯定有福報。每個人只不過在了自己的因緣,她與令尊的因緣,別人都不明白,他倆最明白啦。當晚輩的,有時夾在中間很為難也辛苦。你對家裡的犧牲與辛苦去圓滿一個家庭,都盡力了,放寬心吧,現在為自己放鬆的生活吧!精神緊繃太久,過的太緊張,對自己好一些。

如果我媽也兼有理財能力,我很相信她是可以做出一番事業的。她對那時環境附近的年輕人也很有號召力,只要她辦活動通知出去,不僅村裡;就連附近農村的年輕人,也都會自動來參與。她在村裡那段時期,是我村對外關係空前絕後的極佳時期。
記得我小六時,有一群十幾人的流氓架著長武士刀,衝進村來尋仇,村民全都嚇得躲進屋裡。我媽單槍匹馬前去勸和,我不知我媽是怎麼和他們交涉的?流氓不但不砍人了,還說「以後老師如有事要幫忙,我們全都會來相助。」不久後,很多村外的本省青年,就不斷來村裡和本村組成的籃球隊進行友誼賽,然後全變成哥兒們了!每逢廟會,村裡的人去應邀流水席都忙不迭,我家客廳裡也常會坐了一群農村老人話家常。她這套本事,幾個孩子沒一人能學到過!
台灣多年來族群衝突不斷,只可惜像我媽這樣的一些人(相信還有很多),從來沒機會能站上大局的舞台。往事已矣!如今且看浮雲白,也輪不到我操心了。
李孟秋2020/10/31 13:02回覆
5樓. 意樵
2020/10/30 19:29
斷層

大佬~

你母親的玲瓏剔透沒遺傳給你,可惜了。

她有她的人生功課,你有你的人生道路,各自精彩美麗。

至於毛妹就當她是那個年代的特異份子。

家母其實也算是那個時代的"特異份子",為了眷戶權益,長時間和軍中高層鬥智鬥氣的過程,常令人捏把冷汗!那時我就已覺得官場好可怕!
我家四個孩子沒一個長得像媽,尤其是我長得最像我爹,可我和他又最不對盤!所以長久以來,家中有如兩個陣營對壘,
但有時我仍不得不扮演騎牆派,不時兩邊傳好話。
李孟秋2020/10/30 22:35回覆
4樓. 旭日初昇
2020/10/30 10:16

令堂的為人正如其文筆,很有英豪氣!!!

毛妹在那年代不忌事俗眼光風氣而隨心所欲,可算另類奇女子。

令堂與毛妹在那年代,都屬於有獨特個性,活出自己的前衛女性。

原來李兄精通命理學,真的是多才多藝!!!

我家在村裡本來就像是最前衛的,家父很洋派,家母很海派,我反而比倆老更拘謹保守得多。所以村裡村外那些有點特立獨行;很少和人打交道的,都只會鑽到我家來串門子。兒時就已閱人無數,這對我爾後探討命例很有參考價值,但至35歲後我就已不碰這個了。 李孟秋2020/10/30 22:21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