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高雄該何去何從?
2018/11/01 16:41
瀏覽3,038
迴響7
推薦84
引用0


我在1996年拍攝的高雄港,水道上船舶來往擁擠。

高雄該何去何從?

●前言︰

"韓流"似乎來得很突然?但對比台灣1950年後政情,再經客觀分析,有識者應知並非偶然。一句話就可以說明原因「民進黨黨性翻轉了」!而民眾的心情也翻轉了!因為民進黨政府愈來愈像1950年代時的國民黨。只不過時代趨勢和網路發達所致,需要更多擦胭脂抹粉的掩飾技巧。至於高雄地區為何綠了三十多年?簡而言之,國民黨主要敗在早期輕忽了環境汙染的嚴重性,以及後來對高雄經濟政策的失衡。

高雄現在是否真的又老又窮?無須多解釋,只要親自在高雄大街小巷走看一番就知道了,有多少街邊的店面空著?有些招租的牌子掛在門上好多年了仍在那裏。騎樓下小巷裡如今還能看到多少年輕的面孔?僅就經濟面而言高雄也曾經風光過,1980年代前,鹽埕區每逢假日萬頭鑽動的榮景仍在許多人的記憶裡,百貨商圈週邊摩肩接踵的盛景不再,這個曾經僅次於台北的台灣第二大市早已風華闌珊,亟待提振。

●環境高度污染是高雄的第一大害

日據時代高雄就是台灣的重工業中心,二戰時日本因南侵所需就在此建立了許多工業基礎,台灣光復後就此基礎又繼續加強建設。可以這樣說,台灣光復後的經濟復甦;到1980年代一度成為亞州四小龍之首,高雄工業提供的硬體資源是最吃重的,但高度發展後的另一面是逐年增加的環境汙染,多年來高雄人普遍很怨憤的說法是「把雞養大了,不在這裡下蛋,卻只在裡放屎!」全台絕大多數的大企業總公司都在台北營業登記,包括高雄的大工廠亦如是,因此很多大工廠的稅利並非留在高雄,這是高雄人最氣憤之處。

台灣最有錢的傳統大戶集居處不是台北,而是高雄和台南,但一般升斗小民的境況又是另一番面目。1960~1980年代高雄的拆船業曾經號稱「拆船王國」,使不少高雄人暴富。1970年代國民黨的十大建設後,使台灣整體經濟飛躍跨進,十大建設中的造船廠、大煉鋼廠、石油和其他主要化學工業都在高雄,相關的衛星廠商集聚到高雄來,更加重了高雄的環境汙染。

1990年代我曾在高雄小港加工區工作,每天清晨在屏東往小港的路上,車輛雍塞得有如在道路上推積木,又像霧裡行舟,空氣中不時飄來一陣陣嗆鼻的化學氣味。那時在高雄找工作仍是不難的,到處缺工,是工作在求人。我們這些工廠幹部出外洽公時就順便去求工,我們把起薪加到到25K,不久後鄰廠就立刻調到26K,這還是沒有技術的工,仍在焦頭爛額到處找工人。不過,空氣污染的程度很可怕!尤其在小港和前鎮一些靠海邊的地方,草地終年枯黃,樹葉尖上可以抹下一把油黑。高雄市區的化學工廠,三不五時來個氣爆或毒氣外洩,是1980年代或之前高雄市民的噩夢!

高雄後勁半屏山北側的煉油廠2015年才停止運作。1987年要擴建五輕工場時,引發後勁居民嚴重抗爭,因而封廠行動長達三年。從1987年開始,人少地廣、工廠很少的屏東地區也開始經常空汙飆高,是何因?中油為平息楠梓民怨,除了增加當地回饋外,煉油廠又悄悄將煙囪大幅加高,如此可大量減少煤灰就近漂散高雄。夏天吹南風時,林園石化廠的排煙往屏東飄,冬天颳北風,楠梓的油灰也往屏東飄,在兩面夾攻下,屏東民眾至今仍在"啞巴吃黃蓮",從未表示抗議。2016年後,台灣廢核;加重火力發電、每到冬季,屏東地區空汙危險指數時常破表,因為全台火力發電的煤灰都隨北風送到屏東去了!

●高雄的化學廢料去處至今仍舊懸疑

高雄市的化學汙染噩夢,也沒有讓當時的高雄縣置身事外,除了空汙也會飄到高雄縣,高雄市那些化學工廠的廢棄物,都丟到鄰近高雄市的高雄縣山區了。從楠梓、仁武到鳥松這一線山區裡,有些地方被化學廢料桶塞得滿坑滿谷。1970年代,我在部隊訓練中經常都要在這些山區跑,見過最可怕的堆積場在烏材林,有些個山谷已經完全被化學廢料桶塞滿,我們打野外掩鼻走過時會頭暈!後來堆積場上面填土掩埋後就沒有人去過問了,但高雄人的憤怒逐漸蓄積到爆!

1985年,臺灣省21個縣市行政首長改選,也是戒嚴時期最後一次縣市長選舉。高雄縣由無黨籍的余陳月瑛(高雄黑派)當選,政情分析一直都著重在政治派系的變化,但我看在眼裡似乎仍未點到最重點。至於高雄轉綠後,這些問題是否改善了?我看到的是;只不過把問題又轉入地下。1985年後,高雄縣地面的化學廢棄物陸續掩埋後,我發覺高屏溪兩岸開始不斷出現大量的工業廢棄物和建築廢土石,化學廢料桶倒是不多,那麼化學廢料桶都去了哪裡?

1997年起,長興化工將成分包括酚、二甲苯、苯、乙苯和苯乙烯等有毒物質,委託昇利公司代處理廢溶劑。2000年7月,在高屏溪攔河堰上游旗山溪大洲大橋非法傾倒,被檢舉遭起訴,長興化工及昇利公司各罰金新台幣2億6千萬元及1億6千萬元,公司負責人判無罪。法院的結案理由,法官認定「被告並未期待死亡結果的發生,只是希望藉由水體稀釋濃度排放,並無殺人故意」。2014年底,台灣三大科學園區的合作廠商欣瀛科技也遭起訴,包括高屏溪的全台13條大小河川中都被傾倒了高科技汙染廢料。

其實高屏溪更恐怖的汙染源還在之前,1996年某報記者就已發現,位於高雄大樹附近的舊鐵橋附近,於攔河堰南端的高屏溪底,已被深挖埋入幾十萬桶化學廢料,但忌憚於不久前另一友報的寒蟬效應,因報導相關新聞,被一群暴徒衝入報社砸得一塌糊塗,因而把專題報導拆棄不發,這件事一直未被揭露,可能現在還仍在該處溪底逐漸腐蝕潰流。那時對"綠色執政"公開表示質疑是件很危險的事!即使在街邊巷尾路談批評也有被揍的可能。

●前高雄市是如何"綠變"的?

1998年11月18日,高雄市長選戰正熾,當時民進黨提名的市議員候選人陳春生召開記者會,公佈一捲錄音帶,指控吳敦義與媒體女記者有婚外情。這卷錄音帶當時還經過台大副教授江文瑜背書,保證絕對沒有經過剪接。「錄音帶事件」對吳敦義選情造成嚴重衝擊,最後吳敦義以4565票之差敗給謝長廷,痛失連任機會。高雄地檢署隨後將錄音帶送調查局及美國鑑定,都證實錄音帶經剪接、變造過。法院依選罷法判處陳徒刑6個月,褫奪公權1年,緩刑2年。

2008年,
陳春生一句「錄音帶是謝長廷交給我的。」又被謝長廷提告。陳春生表示,錄音帶是一個不知名的人交給林宏明,林宏明再交給他的,法官認定陳、林兩人故意捏造不實言論侵害謝長廷名譽。判決陳、林損害名譽,應各賠償謝長廷150萬及80萬元,共230萬元。

2006年底,高雄市長選舉前又發生「走路工事件」,投票前一天深夜,民進黨召開記者會指稱抓到黃俊英的「走路工」,記者會主持人就是最近參選高雄市長的陳其邁。當時泛綠電視台在播報新聞時,以此錄影帶平均每43秒就播放一次,對綠民進行重複洗腦。

走路工事件據稱是「黃俊英競選總部雲林縣後援會」執行長,因擔心造勢晚會人數不足有失顏面,託同鄉幫忙動員,發放走路工一人500 元,而黃俊英本人及總部並不知情。由國民黨提名的黃俊英當時以1,114票些微差距;又敗給了代表民進黨參選的陳菊。

2007年6月15日,高雄地方法院作出一審宣判,陳菊被判「當選無效」,「選舉無效」之訴則被駁回。一審後,黃俊英和陳菊分別就「選舉無效」和「當選無效」提出上訴。陳菊的"青年軍"提供的錄影帶,在一審時當庭開驗,影像中的人並沒有任何一句話提到黃俊英。

最終判決定讞,高等法院高雄分院審理後大逆轉,推翻一審陳菊當選無效判決,改判當選有效。二審法官判決選舉有效引用的理由是「選罷法並沒有將選舉詐欺納進當選無效事由。」陳菊一直擔任高雄市長至任期結束。黃俊英則已於2014年病逝。

1998年的「錄音帶事件」是在吳敦義身邊發生,在此事件爆發前,其實高雄市府內有些基層人員已有耳聞,雖不知詳細操作內容,但知問題會出在吳敦義的手機。吳個人的"貴族身段"使得這個下情被隔絕而不能上達。國民黨過去被坊間戲稱「宮廷政治」,也是2006年全面失利的重要原因之一,又被視為「老人政團」,多年來未曾大力提攜才學兼具的中生代和年輕才俊,則是目前已可見的斷層危機。

不過近年來,新的「宮廷政治」已換成民進黨在做做看了!2007年的「走路工事件」後使得國民黨在高雄頹勢成局。我曾參加過幾次
農民朋友的旅遊活動,選前一定會密集展開,民進黨候選人通常都會提供給農民朋友們旅遊補助,不過他們卻從沒出過種事,因為補助都會經由非服務處的另一隻"白手套"經手。俗諺「不怕神對手,只怕豬隊友。」,2018年的「直轄市長及縣市長選舉」,哪個陣營的"豬隊友"後勁最強?猶待觀察。

●民進黨施政的投機取巧策略

過去國民黨施政,從中央到地方都著重在長期規劃有關民生的公共建設,這種施政路線在1985年後的高雄縣首先被打破了。余家班在高雄執政多年,穩若磐石,簡單的說法就是「錢要花在選民看得到的地方」。這個路線以後被民進黨全面應用到他們執政的其他縣市,甚至影響到全台各地方政府財源使用的方式。1985年後高雄各村里;一下子就出現很多的小型活動中心和遊憩場所,有些農村還修建了樓台式的公共舞台,一些時日後,一樓竟成了養雞場或養豬場,蘶為奇觀!有些偏遠地區平時難得見到車陣,卻興建了看來很美觀的建築,用途不明,室內空無一物,久而久之就成了有如鬼屋的「蚊子館」。

這種作法很投機取巧,但地方民眾還是感覺爽!覺得受到重視了,後來就連有些外縣市的國民黨首長也跟著有樣學樣,全台有多少已耗費鉅資的「蚊子館」?似乎還沒人做過詳細調查,當年始作俑是從高雄縣首發。高雄市"綠變"後學得更精鑽,高雄很多道路的柏油層每年都在挖了又重新鋪設,即鋪即用,未以夯實工法鋪設。正常施工方法須待攪拌砂石的柏油壓平夯實,噴水,靜待三日乾後後再補強,偷機取巧的施工方式可以減少路旁店家民怨,又便於地方民代"消化預算",綠色執政在高雄支持度一直居高不下,不是沒有原因的。

1990年代我曾經開車全台逛過,只要離開高雄市區,往高雄縣境就很頭痛!行駛在到處坑坑洞洞的道路上有如在坐碰碰車,尤其在燕巢、美濃、六龜一帶,路況之差全台僅見。最近新聞報導八二三水患後,高雄道路出現五千多個坑洞,不知有無在上述三地偏遠處做過調查,在我以往印象中應不只此數,而且恐怕應以倍數來計。

國民黨較早在中央執政時,中央對地方的補助款是參考了各縣市稅收情形,高雄的稅收一直遠低於台北市,因而此項補助款當然難與台北相較。馬英九當政時改變了原來做法。五都改制後,馬政府對五都的補助款額,人口最少的台南市比人口多出100萬的北市、中市、新北市獲得補助還稍多。高雄市的補助更是遙遙領先,幾乎近倍,當時有些高雄市的議員仍在抗議中央「重北輕南」。2016年蔡英文繼任後,對各縣市的補助款更顯然的「重綠輕異」,僅參看民國108年度中央對直轄市一般性及專案補助款編列(單位億),新北市63。台北市71。台南市136。高雄市125。

高雄市在謝長廷時期主打"光廊城市",在許多街邊豎起彩燈建物,並要求具有地標景觀的大樓夜間都亮起彩光,那個時期高雄夜景成為很多攝影愛好者的取景熱點。到陳菊時期更闊氣了,每逢節慶大日子,高雄的大型演藝活動紛紛推出,煙火放得比台北更躍眼。高雄的"國家體育場"可容五萬五千席,請日本建築師伊東豊雄設計,修建總經費超過百億,還要編列維修、人事等費用,每年營運費用約需八千萬,世大運後大型活動只辦過幾次「五月天」的演唱會。平時淪為全台最大「蚊子館」。新近建成的"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由荷蘭建築師法蘭馨·侯班設計,據知造價又超過百億。

高雄人感覺高雄的確改變了!大型景觀富麗堂皇,似乎像個國際大都市了,卻又說不出為何有點蒼涼?商店這些年來不知關了多少?商店做不成去擺攤販?就連攤販生意的人氣也漸稀落!曾號稱全台最大的高雄凱旋夜市,從開張的700攤變成現在的不到20攤。陸客不來後,連以往持久不輟的六合夜市人潮也在急速萎縮。可能很少人想到,一個挖東牆補不了西牆的"年改政策"也是個大傷經濟的失策,市場經濟因果關係複雜,有這麼多原來的中產消費群,忽然被推入低消費能力之列,反映在市場面的當然就是"消費萎縮"。

在吳敦義市長任內檢討過全高雄市的道路流量,對交通阻斷點進行貫通,強力拆除市區嚴重影響交通的違建戶,過程之艱難有如一場"戰爭"!謝長廷續任後很多違建戶也就地合法了,民主政治所謂的"民意"該何去何從?在這前後的比較中往往令人感到有點困惑和迷惘?!

高雄目前有三高,高負債、高失業率、高犯罪率,這些都被藏進了城市建築光鮮的外在浮象中。高雄飆車族襲警、砸警車,甚至丟信號彈圍攻派出所,這種事從1990年代就不斷在高雄發生。外界不曉得這種情況為何高雄特多?在高雄市議會質詢中旁聽過的人就會知道,有些市議員受託說情,謂這些都是孩子,他們不懂事應該寬諒,市府方面多半會"順應民意",讓警局輕輕發落草草結案。只要有選票,其他應有的社會規範和觀感都可以放到後面去。

特定的都市引介觀覽,在世界熱門頻道上出現,是陳菊在高雄首開先例。國家地理頻道拍攝的「創新城市:高雄」紀錄片,,以及Discovery頻道的"高雄專輯",使陳菊的"神光"更推送到一個空前高度,但這也是要花大錢的。台灣沒有任何一個縣市會像高雄一樣,政治看板一年到頭都出現在街頭,似乎也沒人注意到,陳菊可能是繼蔣介石後;在街頭出現最多個人肖像的人物,高雄的"造神運動"已經進行多年了!現在接近選舉時,有興趣來高雄逛的人請來看看,有沒有哪個縣市的政治看板能像高雄一樣;比世界名牌的廣告板更多!

●高雄的政治生態複雜多變

高雄在台灣光復前後多移民,商業人士從台南和澎湖移入者居多,其次是嘉義和屏東。後來再涉足政治就形成了紅、白、黑三大派系,還有在地的陳、王、朱「三大家族」,三大家族在2000年後已陸續淡出政壇。

1990年,李登輝登上首任民選總統後,吹起本土風,高雄的紅、白兩派都受到本土意識影響,而黑派的余氏家族省籍觀念本來就比較強烈,自此高雄是全省最"台"的地方,不具在地血統者在政壇一言難出。當年在高雄市議會中說閩南語不夠溜的市政官員,被民進黨市議員拖拽著衣領踹出市議會的難堪,使高雄成為最具地域意識的沙文政治天下。逐漸崛起的民進黨本來就有很深的本土意識,兩者不謀而合。「派比黨大、黨比國大」的民進黨;在高雄首先以環保議題領導抗爭,爭取到大多數民眾支持,然後和其他三大派系分進合擊,最終獨占鰲頭,已大大改變了過去的政壇生態,但紅、白、黑三大派系至今仍具有不小的影響力。

1985年國民黨在高雄縣大敗後,他們其實有過痛定思痛的檢討,但官僚體系太過封閉,改革的動作也太慢。國民黨的「宮廷政治」尾大不掉,幾乎絕大部分的政治重頭人物都來自世襲政治家族,有自己的利益盤算,和地方民意愈離愈遠,下情不能上達。直到1998年高雄市也相繼陷綠前,原已在逐步策畫整個大高雄的遠景,企圖扭轉頹勢。高雄歷經半個世紀作為台灣的重工業中心,對全國經濟發展舉足輕重,要轉型都市型態非短期可以成就,惟為時已晚!國民黨掌政時期,高雄市民怨嘆中央「重北輕南」,那麼民進黨的執政如果把原高雄縣計入已超過三十年,現在是否改頭換面了?都市浮面印象確已改變,但產業結構卻更空洞了!

高雄市地下管線是全台最複雜的,在1980年代前,送水管路還有清代留下的,送氣管路還有日據時代的舊管,那時就已意識到尤其老舊化學物料管路很危險,必須先摸清楚通路配置的位置。高雄在1990年和台北市同步推出「地理資訊系統」計畫比台中市早了將近三年,這個系統最早的考量,就是要避免管線如果亂挖可能會造成氣爆,同時也已在逐步更換地下管線。2014年陳菊擔任市長時發生的高雄氣爆事件,已是高雄推動「地理資訊系統」的23年後,氣爆後陳菊把所有責任都推給很久以前的國民黨政府,"摔跤怪地球"的卸責之說,當時並未受到民眾普遍質疑。

●高雄"綠變"前後的市政規劃

高雄造成汙染的大工廠不可能一夕間全數撤離,必須逐步進行轉型的整合,但高雄民眾已不能等了!在相關大型抗爭活動中,民進黨搶得先機領導抗爭,贏得高雄民眾支持,但二十年來,這些問題是否都解決了?答案是否定的。

1967年,高雄第二港口闢建,紅毛港被劃入臨海工業區,實施禁建,並開始討論遷村,政府在土地利用與遷村政策上反覆更改延宕。1984,執政的國民黨高雄市政府再提出紅毛港遷村計畫,立法院審議通過遷村經費,2005年,已是民進黨在執政,延宕多年的遷村計畫終於開始執行,直到2007年才遷村完畢。但遷村後仍需高額自備款用於部分購地和建屋。現在大林蒲牽涉的地區更廣,大林蒲人為紅毛港遷居者抱不平的同時,也深怕同樣「遷村」的情況會再次上演,計畫再度停擺。

高雄哈瑪星和部分哨船頭是日據時代填海造陸形成,國民黨考慮到除了用強力手段讓部分最具危險性的高汙染工廠關廠或外移,影響全台重大經濟來源的大工廠則考慮逐漸往外方挪移,因此提出「南星計畫」,用中國石油公司當時的超額盈餘進行填海造陸。第一期工程在1995年已動工。紅毛港的遷村在國民黨執政時已在進行,南星計畫的二期規劃後因大林蒲居民抗爭而停擺。無論紅毛港或大林蒲居民,在高雄執政易主後都並沒有爭取到更好的權益,但民進黨因此戰而形勢壯大。

1990年代,國民黨曾提出以高雄為中心的亞太營運中心計畫,以及亞太製造中心建設案,但因統獨爭議,政策空轉十年。2000年陳水扁執政後,擱置亞太營運中心計畫,改推動建設台灣成為「綠色矽島」,因此亞太營運中心計畫胎死腹中,但綠色矽島關鍵的兩兆雙星政策花了很多錢並未成功,悄悄擱置後並未受到社會質疑。2000年後中國大陸正在廣建深水港,高雄港的建設卻在藍綠惡鬥中寸步難行!此後相較對岸差距愈拉愈大,終致於榮景無可挽回。

1990年代,中國大陸改革開放後,吸收到來自各方的外資投入,高雄地區的一些公私營大型工廠遷向對岸,自然稍為降低了一些高雄的空氣污染,但又遭遇到李登輝「戒急用忍」政策而面臨兩難。1992年台塑集團的廈門海滄計畫中,李登輝下令全面凍結台塑資金,限制台塑高層人員出境,大企業遭到「政治恐嚇」的不在少數,對台灣產業佈局影響深遠。1995年李登輝又引爆台海危機,台灣很多中小企業也跟著外逃,那時高雄很多公司行號的掛牌忽然就悄悄消失了。台北已經有很多人在憂心未來的產業前途,這時的高雄,三不五時的社會運動和抗爭活動正在方興未艾,廠商憂慮更深,一走就很難再回來。

半屏山採礦原是高雄另一個重大污染源,1998年吳敦義競選連任高雄市長前,終止台泥在壽山與東南水泥在半屏山的採礦權合約,影響到高雄三大家族的利益,這三大家族遂轉而支持競爭對手謝長廷,對吳敦義的選情大傷底氣。而中止半屏山的粉塵汙染,爾後也成了謝長廷的重大政績。半屏山的空氣汙染不再,又促成了北高雄商業帶的興起,吳敦義時代曾大力掃蕩市區暗藏色情的八大行業,這些個店面北逃到當時還未開發的北高雄,多半在北高雄大動脈"博愛路"附近落足,未料後來竟間接帶動起北高雄的繁榮,孰是孰非?這前後間的變化令人有點啼笑皆非,不知該說什麼?!

愛河曾是高雄市人人唾罵的臭水汙染。從1977開始整治,歷經王玉雲、楊金欉、許水德、蘇南成、吳敦義與謝長廷。包括前置的設立主幹管、汙水截流站、排流加壓站、到中洲汙水廠,歷經三十年。鋪設污水管線使汙水和河水分流是最重要的清汙前端工作,到1994年就已完成第三期工程規劃,使汙水已大部分經分流後不再滙入愛河,離愛河見清只差一步之遙。2001年,謝長廷利用台灣燈會成功行銷高雄愛河新貌,至此目前很多人仍認為愛河復生功在謝長廷。高雄市的中區和南區焚化爐都是在吳敦義市長任內興建,由於這個動作在環保抗爭高峰期之前就已進行,否則高雄的垃圾清運在之後又會是個難以解決的大問題。

●市容更光鮮, 產業更空洞。

陳菊繼任高雄市長後,大興土木,猛花錢,偏缺獨立開源能力,平均每年舉債100億元,到今年(2018年)四月時債務就已高達2600億元,位居全國地方政府的舉債王。高雄民生路大排水質淨化工程,淨化機具及建設只有約十公尺,市政府卻挖除剷平了原有約一公里長的排水溝兩旁漂亮花草樹木,再重新鋪上新植草坪,沒有人知道為何如此?

遠於1979年時,高雄市改制為直轄市,就已出現興建大眾捷運系統的提議,當時被認為捷運需求不高,規劃案未能具體執行。1987年一月蘇南成任內,高雄捷運發展計畫首次送交行政院備查。1994年吳敦義任內,高雄市政府捷運工程局成立。1995年3月,市議會質疑興建捷運的必要性,刪除大筆預算,市政府未提出覆議。1998謝長廷任內,高雄捷運以BOT為興建方式的相關事務變更,以及得到市議會同意,2008年3月高雄捷運紅線正式通車。

北捷興建的目的,是為了解決市內交通壅塞、停車不易的麻煩。高捷的興建卻是為了平衡南北差距,而不是立足在現況需求上。高捷整個興建過程不斷受到沿線民眾迫遷拒建壓力,建好了使用量仍不足20%。當年高捷提案要蓋時,就高估了未來運量。原本以為營運首年就會達到23.7萬人次,最後卻只有10.96萬人次。高雄大眾運輸工具使用量本來就甚低,甚至只達桃園民眾使用率的一半。高雄市區的流量不大,所以大家都習慣使用機車,除非長途才要捷運。公車系統也無法銜接,對多數民眾而言搭捷運只是增加煩惱與不便。

「用捷運換選票」的負面效應,除了路線浮濫增加外,更在沿線民眾爭先恐後要求增站下,出現了一堆因民粹而生的蚊子車站。為了美化運量,高捷從去年12月到今年2月,藉減少空汙理由,調用空污基金二億,推動免費乘車政策。2月平均日運量衝破20萬人次大關,之後使用量達成率又跌回只有兩成。拿納稅人的錢出來做表面功夫。高捷2018年雖已來到18.22萬人次,搭乘運量效率仍未達到當初預估的23.7萬人次。

高捷本來運量就不足,現在又花鉅資弄一些輕軌在市區跑,高雄很早期就原有全台最寬敞的道路,現在輕軌不但未帶來交通便利,反而在許多原本流暢的道路上造成阻塞和不便,市民不曉得搞這個是在幹什麼?高雄的演藝消費人口本來就遠低於中北部,1990年代,安排演藝活動的公關公司和經紀公司,在高雄紛紛落馬慘賠後,就視高雄演出為畏途!那時有一隊來自西亞的演出團體甚至因票房奇慘,流落高雄食宿無著,當時的高雄市長吳敦義代為籌措經費才讓這隊演藝團體得以返國。

高雄的中正文化中心演藝廳並未有座位不敷提供之虞,陳菊又再興建氣派十足的旅行音樂中心,緊接著是更壯觀的衛武營國家藝術中心。海洋文化館的興建也毫不考慮消費群要從哪裡來?一連串大堆頭壯觀建物,不但興建要花大錢,只放在那裏平日的維護和修繕就耗費甚鉅。陳菊不問營收平衡,花錢毫不手軟,所以高雄債務年年堆高。但產業在哪裡?民眾的生計何處尋?都不在施政考量中,高雄鼓風吹氣把門面撐大了,但民眾普遍的經濟窘況卻在與日俱增!

●高雄要如何脫貧?

高雄最早期都市規劃,各要道普遍寬敞,並且呈輻輳狀配佈,合理性可謂全台之冠,即使初到高雄的外地人,根據簡易地圖就很容易尋找到欲尋之處。對於都市發展而言先天條件非常優越。又有很好的深水港和農漁業發展空間,1990年代本應很有機會躍身為世界耀眼之都,惜因意識形態之爭已平白喪失大好時機,再難追趕!

1999年高雄港位居世界貨櫃吞吐量第三大港,現在已掉到第十五位。兩岸十大港中,僅高雄港在負成長。1999年後,也就是政黨輪替後,高雄港貨櫃裝卸量就開始逐年下降。從2005年起,貨櫃裝卸量竟出現了近十四年來的首次負成長。專家預測,不出幾年高雄港還必定會落到全球十五大港之外。

高雄要如何脫貧?第一指標仍須看高雄港的貨運量是否能成長。因為從地方發展來看,依海運業的計算,只要每增加一個貨櫃泊位,就可提供兩萬七千六百個就業職位。在1990年代上期,在高雄港駕駛大貨車的司機,甚至做粗活的捆工,月入大多都會超過10萬元以上。那時我在小港出口加工區的私營工廠工作,為了要求大貨車開上高速公路前必須嚴實捆紮,常被捆工不耐煩地回嗆︰「你一個月能賺多少錢?囉嗦!」我的月薪的確還不到他的一半。2000年後,大貨車司機的收入直直墜,我熟識的一位司機,到2005年時就悲哀地對我說︰「已經沒有工作可攬,好像每天在等死!」到2008年時他已不在世了。

高雄的觀光條件非常好,目前觀光飯店和旅遊業卻在倒風中家家自危!房市一蹶不振,只差在多年來的國際化腳步因意識形態而停滯。多量的大船進不來,觀光的人來不了。蔡政府用人民納稅錢貼補外國觀光客,希望提振觀光,也只美化了數字,2016年來台觀光客人數曾破千萬,但外匯收入卻反向繼續減少,2017年僅有新台幣3,749億元,較2015年觀光外匯收入頂峰足足少了84億元。高雄更是雪崩式下滑,「一例一休」和「年改」政策首先打擊到的也是旅遊業和旅遊區周邊行業,高雄首當其衝!

拒絕和已躍居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國大陸商務往來,直白言之"自尋死路!"是意識形態重要?還是吃飯重要?是很現實的情況高雄的農漁業也同樣遭遇道這個問題,貨出不去,農民和漁民如何能賺錢?這個問題在高雄仍會是未來的糾結問題。

中美貿易戰使得很多台商開始回流,這是高雄的另一次機會,還須在土地、水電和人力上做好準備工夫。目前高雄所有工業區附近的道路狀況仍欠理想,而在力求發展的同時,是否也能環顧到避免環境汙染,未來無論誰當選高雄市長都是有待努力的環節。

大家都看好有高科技產業進駐可以提升經濟,但高科技產業在製程中也會產生大量劇毒廢料,這些廢料會丟棄到哪裡去?卻很少有人在關心這個問題。過去全台大部分科技公司的廢料都被送到高雄埋進地下滲進水裡,長此以往,高雄居民是否需要演化出另一種毒不死的新人類?


八二三水災給我們的警示,是否還要讓這樣的施政方式再延續下去?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社會萬象
自訂分類:公共議題
下一則: 巷戰的代價
迴響(7) :
7樓. Jordan
2018/11/03 14:07
A great article with insight and precision. If your talent was properly utilized years ago, you could do many good things for the country and society.
我曾寫過大堆頭的建設計畫案,不過沒人知道是我寫的。也無妨,現在我仍安於做個市井小民。
我在國民黨黨內時,曾一再因說實話被修理得很慘!不過那時我就知道,換成民進黨也不會好到哪裡去!
那些曾在兩邊跑來跑去的朋友們也該知道了吧?樹大必有枯枝,所以「選人不選黨」才是理性作法。 yusheng2018/11/03 16:40回覆
6樓. xiepi
2018/11/03 10:56

哇夕狼含狗魚禁止學校教台語,跟蔣光頭一樣要滅台灣人的母語。。。。。。。。

 

蔣光頭禁台灣人在學校講母語,20年後台語、客語、小孩都不會說了。。。。。。。 
這就是哇夕狼的陰謀的啦。。。。。。。 

哇夕狼含狗魚禁止政治抗議,跟蔣光頭一樣。。。。。。。。。。。。 

民進黨徒最喜歡使用「烏賊戰術」,不同路的就給你噴墨汁!正愁沒案例可以給讀者比對,這個留言就是典型例證。
別人說︰「為強化國際接軌,應加強幼兒英語教學。」他立刻就給你噴墨汁說︰「要滅台灣人的母語」?
語言是溝通工具,卻每每被彼等當作鬥爭工具在死纏爛打之用。 yusheng2018/11/04 14:04回覆
語言只是一種溝通工具,目的是能讓溝通的對方可以互相理解。毋栽你是在沖沖沖啥咪碗糕捏?! yusheng2018/11/03 16:40回覆
5樓. fushengpoet
2018/11/03 01:44
鞭辟入裡的分析,感謝分享!
高雄選情告急,最近頻繁出現了打壓韓流的現象,不外乎四招:
1。將韓與「中國」國民黨畫等號(加「中國」是為了抹紅),企圖壓擠支持韓的中間選民或選人不選黨的偏綠選民。
2。離間韓粉與柯粉,企圖壓擠支持韓的柯粉。
3。對親韓媒體施壓,如「關鍵時刻」。
4。扭曲韓的政見再攻擊,案例罄竹難書。
值得一提的是,標榜中立的《年代向錢看》在11月2日也離間韓粉與柯粉,又暗示韓會反民主,而不提國安局緊盯臉書的動機,狐狸尾巴終於露出。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r8N-6KyeNQ
選前除了要防作票,還要防被誣賴與中國掛勾或政治獻金往來等等。
總之,奧步應該會出現。
我對選舉一向缺乏狂熱,我的座右銘之一「不要迷信任何品牌」,所以我也不想分析我對選情的看法。
這篇文章是基於有些攸關大眾生活安全和健康的隱憂,已經足足讓我悶了30年,這時大概會有人想知道想聽了。
想到那麼多含劇毒的化學廢料,仍深埋在高雄的許多土地下以及溪底,我就覺得坐立不安!
東廠西廠已經在各處出沒待機伏擊,「關鍵時刻」受到強大壓力,以及劉寶傑意興闌姍求去的情況,並不令人意外。 yusheng2018/11/03 16:39回覆
4樓. 筆記阿本~ 將軍的國旗架
2018/11/02 23:01
李阿哥這宏文

鞭辟入裡,字字珠璣,振聾發聵。
其實沒花很多精神下筆,很多事況仍在我的記憶裡。 yusheng2018/11/03 16:39回覆
3樓. *Susan*
2018/11/02 18:44

大哥這篇應該去報社投稿  讚

我已寫過很多文章,在這裡發表過的也從未投稿報社。
心懶了!連投稿都嫌麻煩。 yusheng2018/11/02 22:04回覆
2樓. 老仔仔~信手拈來
2018/11/02 17:14
1樓蒂兒小姐說得沒錯,真辛苦您了,這篇是我所見對高雄整體演化來龍去脈寫得最詳實的,相信單衹是搜集資料就得花不少的心血吧?何止按讚,還佩服至極哩!
這篇文章只憑資料蒐集是寫不出來的。我這輩子大部分的工作時間都在高雄,而且曾是長期新聞工作者,跑遍過以往的高雄縣市。
我一直是個最普通的市井小民,對政治沒有狂熱,卻又正巧就在一些歷史事件的不遠處目睹到情況演變,我寫的才是基層最真實看到的角度。我看到的有些事件,連新聞上都不曾出現過。 yusheng2018/11/02 22:04回覆
1樓. 蒂兒
2018/11/02 14:23

很精闢的分析。讓我們知道前因後果。

但文中判賠謝長廷,應該是判賠吳敦義吧!

再校對一次,有些失漏處已補寫,妳再看那段應會明瞭了。 yusheng2018/11/02 22:00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