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不說再見 達魯01
2018/09/28 00:59
瀏覽843
迴響7
推薦88
引用0

不說再見 達魯01

結識達魯那年,是我年輕時對前途最感徬徨的一年。達魯年輕時有很多原住民朋友,常出入他家,這個道號是原住民朋友幫他取名的,後來其他朋友也沿用這個稱呼成了他的綽號。

那時我揹著逃亡之身,沒有和其他朋友接觸,初識後也的確曾受過他不少幫助,那些恩情長在我心,也矇住了我的雙眼,以後許多年來不斷有其他人告訴我︰「這個人不是好人!你應該和他保持距離。」我仍充耳不聞,直到二十五年後我才終於下定決心遠離了他。

得知從空軍通校受訓完後,我將會被分發到最偏遠的的新竹樂山去守雷達,我就跳牆跑了。逃亡在外打工時,我又去報考了政戰學校。憲兵第二次搜索到我家的次日,正巧是政戰學校新生報到日。黃昏時,我懷著忐忑的心情來到復興崗大門口,從截止報到的下午五點鐘,就在校區大門口對面的小店佇足良久,來回踱步,猶決不下是否該走進去?

那時我在外打工的收入已經不低,有時月入會超過一千五百元,不少於彼時一位中階公務員的月薪,公司還要免費照顧我的食宿。如果一跨進此門,以後四年又將降到270元的月入。但我心裡有數,憲兵遲早會搜索到公司來,我不曉得還能逃多久?

有位和我年齡相近體型壯碩的年輕人,從店裡走出來嘴上叨了支菸,走到我旁邊說︰
「你是在這裡看風景?還是來報到的?」
「兩樣都是,你也是來報到的?」
「我看你在這裡站很久了,為何不進去?」
「我還下不了決定!不過這個校園的景觀讓我有點動心。」

再聊幾句,彼此了解更多了些。他知我來自眷村,而他則是住於民居的軍眷戶。打工期間我多半沉默寡言,這一會兒我說的話已超過以往我三天的發言。我問他︰「報到時間已過,你又為何還沒進去。」
「哈!軍校報到,進去容易出來難。我保證你一進去後,他們就很不想讓你出來了。可是軍人子弟在社會上找工作難啊!再拖一下賺點自由時間,我這就準備要進去了。」

我還沒告訴他,其實我已跑過兩所軍校,而且還在社會上工作了好幾個月。不過我這個南部鄉下來的大男孩,即使已在外打滾多時,看來仍不如這位台北人的老成。他邁步走了兩步又回頭說︰「怎麼還不想進去?這裡有吃有住,你看風景也多美!」

日漸西沉,天已有些微暗,我一路和他聊著,不知不覺就走到校區行政大樓下,報到處桌邊已經空了,達魯走進大廳吆喝兩聲,有位軍官跑出來嘟噥一句︰「怎麼這麼晚才來?」在一本名冊上翻找然後填下名字,過一會兒另兩位軍官就過來把我們帶離,我和達魯分別被分配到不同的兩隊,把行李放好後,立刻剃個光頭,我們又在大餐廳碰頭,晚餐時間早已過去,整個大餐廳裡只有我們兩個又聊上了。

達魯扒了兩口飯就開始大罵︰
「他奶奶滴!才一報到就剃個大光頭,那些軍官人五人六的,大呼小叫。如果這不是他們的地盤,我會把他們全都打翻!」
「這已是所有軍校裡面最人性化的一所了,沒有人踹你屁股吧?」
「他敢!怎麼?聽你口氣好像你很了解軍校的事?」
「那些來回不斷大呼小叫的不是軍官,也是學生,是實習幹部。以後就是我們的學長,我們任何吃喝拉撒和生活行動的事都歸他們在管。」

我告訴他我以前進空軍官校報到的第一天,一群菜鳥集合在籃球場上更衣換軍裝,全身剝了個精光。硬氣不肯脫內褲的,屁股上當即被踹一腳,幹部說︰「不服從的現在就去換便服回家!」結果還是沒有一個人掉頭離開,因為那時的飛官是天之驕子,有個未來遠大目標在前,再怎麼忍氣吞聲都肯受。在天上飛行時,一個動作沒做好,坐後座的教官手上的麥克風就會當槌頭甩過來。在雷達站實習,一個口訣沒有練熟,旁邊教官的手掌就有可能會當頭巴下來。即使沒待過的軍校,我也幾曾因訪友進去巡禮過,所有軍校是啥咪碗糕?我可能比很多大長官更深諳內情。

「大呼小叫很正常啦!軍事訓練不嚴格是教不出好軍人的。不過難免會碰到拿雞毛當令箭;用職權逞私慾的狗官,就會比較傷腦筋了!」
聽完我對自己過去的簡述,達魯咋舌地說︰「哇靠!原來你才是大哥!飛行員不幹,你跑來這裡幹嘛?」

說來話長,連我自己也說不清;過去那兩年半遭遇的事是怎麼發生的?我在軍校的日子從來比大多數人都坎坷得多,可是在民間工作的那幾個月,卻又要在不同老闆私下互相挖角的情況中,苦思如何平衡幾方關係。七轉八轉,這時又再轉回軍校,我只能一句話總結「以前少不更事,不通世情。」在知道我甚至也在民間做過好幾種工作後,達魯把我當作"世情教科書",有甚麼問題都來找我相談,但我其實永遠都未曾學會過他的世故和圓滑。

新生去陸軍官校入伍訓練的三個月,我吃盡苦頭,達魯卻輕輕鬆鬆在廚房做了三個月"採買"。陸軍官校當年讓人聞聲喪膽的"黃埔十項",我幾乎全都經受過了!同連唯二;另一個入伍生也遭到過"坐太空艙"處罰,燠熱的八月天中午,兩床棉被裹得密不透風塞進內務櫃裡,只十分鐘後一開啟櫃門,那位海官同梯已翻白眼吐白沫,立刻送去軍醫院急救。

輪到我被塞進去後,那個惡鬼班長還刻意加長了五分鐘,一開櫃門我跳下來全身溼透,有如剛從河裡撈上來,我像落水狗一樣全身猛甩,臭汗甩了他滿臉,氣得他咬牙切齒地說︰「我整不死你才怪!」直到結訓時我都沒真正搞清楚過,他為何這麼恨我?我倒並不是個夠叛逆的咖,毋寧說多半時候還很逆來順受,但往往麻木過了頭!反而讓對方誤以為這個人似乎蠻不在乎。如果我表現得脆弱些;或者更哀怨些,那些年輕的日子裡肯定會少掉很多莫須有的挨整遭遇,而這個識時務的身段卻是巴魯的最強項。


未完待續~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小說
上一則: 不說再見 達魯02
下一則: 野戰撞邪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7) :
7樓. aab1539171451
2018/10/17 22:38

?!

yusheng 李2018/10/17 22:50回覆
6樓. ynn600
2018/10/04 19:56
但是----按錯一字
5樓. ynn600
2018/10/04 19:54

軍校都是公費, 我差點去考, 但失考試前一天才知道要受很多特殊 "訓練",

嚇得我立即打退堂鼓. 高中時軍訓課有踢正步和甩槍, 我就已經不耐煩得半死.

當時要不是那麼討厭這些, 阿拉可能就是花木蘭啦.

ynn

出操不可怕,可怕的是萬一不幸遇到死變態,是無處可逃的!
我國的女兵和其他大多數國家的女兵有很大不同,早年的花木蘭大多都是在部隊坐辦公桌。
在亞州其他國家,女兵和男兵分開來自成一個部隊,操練方式也和男兵一樣。至於我國女兵則是讓政客打廣告做宣傳的。 yusheng 李2018/10/05 00:31回覆
4樓. 如瞬間即逝 - 西藏!
2018/09/30 11:32
我一直認為軍隊是另一個社會,
呵~~雖然我沒當過兵!
在我眼裏,
全世界的軍隊文化都不符合人性,
但若完全符合人性,
則沒有像樣的軍隊。


妳所持的角度看法也沒錯,不過訓練和惡整仍是有差別的,而受訓的當事人也是可以體會到的。
我受過大部分最嚴格的軍事訓練,認為即使最嚴格的軍事訓練都不能喪失人性,而且兩者是並不相悖的。
1970年代是國軍最強的時期,躬逢其盛,那時軍中有些訓練過程夠殘酷!我們都知道這是訓練,必須忍耐。但我們也強調"視兵如親",下屬有什麼個人疾苦,即使是他的個人家務事也是幹部需要關心的事。
在那個訓練較上軌道的全盛時期,仍有著一些不足為外人道的暗黑處。這就涉及我在上一留言的關鍵點,【當上官發出的指令已明顯違法或扭曲道德規範時,下屬缺乏一種可以拒絕執行的"理性抗辯權"】。不過這個問題的質疑,現在已可涵括國內所有公部門。 yusheng 李2018/09/30 14:53回覆
3樓. *Susan*
2018/09/29 23:16

從前軍中的訓練  其實很不人性 甚至可說是無人性

如果遇上心術不正的長官 就會被欺負得很慘

我舅舅一介文弱書生 不懂迎合長官

當時軍營的廁所還是挖溝的 全營的廁所都由他洗  很可憐

退伍後 變得疑神疑鬼  變傻! 這種代價太大了!

妳說的我相信。我們的"軍中文化"從過去到現在,都沒讓我覺得正常過!關鍵在於當上官發出嚴重扭曲指令時,缺乏一種"理性抗辯權"。
這篇寫的就是,可能比妳舅舅遭遇更坎坷的故事。
失心的軟木頭
http://blog.udn.com/PAESI15/7265889 yusheng 李2018/09/30 00:01回覆
2樓. 馮紀游(暱稱:陸游)
2018/09/29 04:17
黃埔十項真的很變態....不過演化至今,不但廢除了軍法審判,連關禁閉都沒了,好像鐘擺擺到了另一個極端。
物必自腐而後崩,國軍如今走到這一步,戰力已不大可能回得去了。即使武器大翻新,但使用武器的仍是人。
很少人知道後來所謂的"黃埔十項"又傳到大陸去了,影響的卻不是解放軍。大陸現在有所謂的"狼性企業",那些很不人道的員工訓練方式,最早其實是從台灣傳過去的。
1990年代初第一批"登陸"的台商以親綠台商為多,管理人員的台幹則大多來自台灣的退伍軍人。"巴魯"就是第一批管理部門台幹,他們並未經歷過台灣企業的正常管理方式,去大陸後就把過去軍中這套惡整的方式,直接用在工廠員工身上。當時大陸工人的教育程度普遍較低,用這套很好駕馭,因此以後又傳布到大陸的餐飲業,乃至於其他行業,我認為這是"造孽"! yusheng 李2018/09/29 19:39回覆
1樓. 馮紀游(暱稱:陸游)
2018/09/28 17:26
老天爺!竟然坐過太空艙!真是奇人多奇事。祝週末愉快崇拜
所謂的"黃埔十項",我未能查知到最早來源處,曾問過大陸來台老一代的黃埔將領,他們以前在大陸上還沒有這一套。我初中時常在駐台美軍營區遊逛,他們除了棉被操,也沒這一套。我在空軍和海軍都待過,他們也沒這一套,而且對此普遍很反感!我個人對此也很反感!
我推論"黃埔十項"或許最早來自日軍,所以認為這可並不是件光榮的事!國軍自大陸遷台後,二戰後的日本將領曾帶領教導團祕密集訓過在台國軍,後來這些集訓過的幹部,又分發到陸軍各單位去,很不幸地;第一次入伍訓練時,我的排長就是來自這個集訓班,他的訓練方式以今天看來是非常恐怖的,而且絕對"變態"!有些懲罰方式甚至更會超過"黃埔十項"。只有後述的第10項我沒受過,因為那時我還不會抽菸。
我受過兩次入伍訓練,兩次結訓時身上都帶著傷。第一次其實比這第二次更慘得多!包括第一次入伍訓練的"黃埔十項"原汁原味如後,和網路上較廣傳閱的版本都不同。

黃埔十項︰
01、棉被操:全副武裝,把棉被蓋在頭上跑步,或交互蹲跳。
02、灌唱片:左手食指點在地上為圓心,右手繞過左臂抓住左耳,人繞著自己旋轉,並大聲唱軍歌。
03、倒掛金勾:將兩腳倒懸於床的上鋪邊沿,以雙手撐地。
04、螞蟻上樹︰:找個螞蟻窩集的地方,中餐後讓受罰者在旁單腳站立,不久後就見他全身發抖,跳來跳去。
05、姜太公釣魚:單腳站在小板凳上,手上提著蚊帳桿,桿上還掛著鋼盔。
06、空中飛人︰讓受罰者將腹部抵在窗檻上,然後手腳平齊,僅以以腹部做支點,做出空中飛人的姿態。
07、坐太空艙︰以兩床棉被緊裹受罰者,塞進只容一人蜷縮的內務櫃裡,並關上櫃門。
08、滾地雷︰讓受罰者手腳抱緊槍枝,從小山坡上側身滾轉下山。
09、遊龍地虎:受罰者全身武裝或只著內褲打赤膊,在特別密植的含羞草地上爬行或翻滾。
10、黃埔咖啡:數支香菸取出菸草,用開水泡開,然後倒入鋼杯或鋼盔,全部喝掉。 yusheng 李2018/09/29 00:13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