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人間桂花落 籬外松風寒
2018/01/11 17:35
瀏覽859
迴響13
推薦84
引用0


音樂--Find my way home

人間桂花落  籬外松風寒

以往家裡的車庫是不泊車的,為了讓兩隻狗仔有充裕活動空間,我在附近租了個車位,兩隻狗仔每天在車庫裡衝來衝去是家裡很鮮活有趣的景觀。凱莉狗在2011年去世,威利狗在2016年也離世後,門前開始做了調整,車停回車庫,門前小花圃需要裁減盆景挪出空間,較大的盆景都移到小社區外的公共道路邊。秋後桂花飄香留給路人聞,前些時忙著舊屋整修的事,疏忽了到路邊去澆水,那顆落羽松因此枯掉了,這幾天天寒,枯松迎風格外寒。

上了年紀更體會到人況和境景是相應的。再過三年就要跨入古人所謂的「人生七十古來稀」,現在翻新的說法"年壽七十是中年",不過,究竟算中年還是老年?那只是個數字,自己的身體先知道,2011年之前,我還根本不覺得年齡對生活步調有多大影響,2016年起,開始對經常忘事感到很困擾,剪腳趾甲彎身得要暫停呼吸,剪完十趾已經來回吐納超過十次。現在,最常用到的東西例如車鑰匙,如果不放在定點,就會找得我滿頭大汗,想半天東西去了哪?!

去年(2016年)三月母親往生後,我忽然覺得又老掉了一大截,不過該盡的責任應是已經盡了。由於身為老家長子,早年父母就耳提面命要好好照顧弟妹們,也因為是長子,照顧雙親的事理所當然,因此早年我捨棄了可以去遠方發展的許多機會,始終定居在屏東。婚後又多了岳家雙親的照顧之責揹上身,更使我遠行不得。過去的許多年,我曾經長期累到生不如死的地步,也只有我自己知道那些日子是怎麼撐過去的?!那些"理所當然"的背後,讓我更結實地體會到很多人際間說不清的是非黑白,以及人性更深沉底處的真相。對我而言2006年之後的生命都是多撿回來的,因為2006年以前那幾年,我幾乎每天都在想;是否該帶著三個臥病在禢的老殘一起離開這個世界?

就在我繃緊的弦即將徹底斷開時,父親和岳父在2006年都往生了,周圍的人只覺得孝親送往的事已完滿結束,此時的我卻才剛開始;從地獄的深坑裡再一點點往上爬出來。似乎我也早有預感,最了解我的母親不會再讓我累。母親離世前半個月一再交代很多事,並且嘮叨到讓我怕!哀求她別再說了。母親撒手那天,從進急診室到醫生宣告死亡大約七個小時。我握著彌留中母親的手從微溫到冷卻,我是最不像"孝子"的人,沒有嚎啕大哭,冷靜處理完後事,以後才有時間慢慢回顧過去的許多事,我的心也跟著涼下來變得更空了些。

2006年是我身心俱疲;最想趕快死掉的時期,每天精神昏茫,全身筋骨痠痛有如蟻噬,即使在那時我仍很少生病,甚至幾年一次難得感冒。就在母親走後,一場無謂的爭執和冤屈使我腦袋緊繃欲裂,至今仍經常頭痛,有時莫名地忽然輕微暈眩,保持運動也只能維持不再快速惡化,我知道這是軀殼在放棄繼續奮鬥的信號,這個殼是真的要開始逐漸壞去了。老婆氣急敗壞的喝聲︰「你怎麼又忘記了?」在增加中,人活著就不能不累,雖然十年前我就已經覺得活著好累!但這仍是我最後還沒做完的人間功課。

又多撿回的十年歲月,果然又是另一門新的功課。重新回復社交活動後,有些故舊已懶得理我,有時我主動打招呼仍不得回應,原因我無法一一詢知,但也可意會得到,十年前的那幾年,起身見病苦,推窗無日月,我只知道自己還一息尚存,其他事都顧不到了,所以有些人以為我很跩,他家的紅白事我都不參與,這個難言苦處只有母親知道,那些年我心痛地看著她的臉,從光鮮一下子縮成乾橙,我自己那幾年也很怕看鏡中的自己。

母親生前交代她的後事不要發訃聞,這其中我知有一部分考量是為我顧慮到的。我和母親一起撐到父親往生前,我兩人都已累垮到想死的意念,彼此是互知的。所以她幾度很肯定地說︰「我以後決不拖累任何人!」這份始終都在掛慮子女的心,她的兒女並非每個都能體會。閒著只出張嘴的人,在這最後的共同事務裡,仍在不斷挑剔和質疑,不過已經無所謂了,那些都過去了。

沒有母親在的春節,將會是何種情景?這也是我早就可以預料到的。父親和岳家兩老還在世的那幾年,我就已經體會到,「理所當然」成習後,除非我死掉,不要期望有人會跳出來勇於接續承擔。當我兩手更空乏後,也不要期望在有些功利現實的眼目中會受到尊重。以往再怎麼疲累,我仍在主持老家團聚的事務安排,但我現在是真的累到底了!當以往的"理所當然"情況不再,融融一堂的光景當然也肯定會不再。

長達十多年,時常在醫院病禢邊睡覺,也多見病禢邊不同家族逢此變故後的形形色色,經過這些事後,我見到的人間事,和一般樂觀說法的「船到橋頭自然直」是不同的,船能直過去其實不是順風常在,而是有人用自己腦袋頂過去的,過了橋似乎皆大歡喜,但頂風的人在過橋時可能就沒了腦袋,幸運點的也會有腦但已沒了半條命。這就是埋在很多歡喜人情下的可悲真相,沒有多少人會注意到,也是有些學佛的人最難悟到的現實面。我沒在修佛,不過我可能比有些每天在唸佛的人悟得更深的一點,"來去皆有因,忘行而求果更妄"。

佛經看過的不多,只記得一些讀過的片段,有一段維摩詰經的片段使我覺得很有趣!維摩詰病了,諸天菩薩都不敢去探望,因為維摩居士常入酒肆和歡場說法,怕接近他會壞了修行和法身。文殊菩薩單獨去探病問到:「怎麼房間裡空盪盪的,難道沒有人來供養你嗎?」維摩詰回答︰「一切眾魔皆是吾養,彼諸轉者亦吾養也。」這句話並非說維摩詰都在豢養壞傢伙,而是維摩詰認為壞傢伙更須教化,不能放棄他們,維摩詰不在他們面前玩神通,只說最平常的法,也從不期望他們供養。維摩詰仍不放棄的就是世間還沒醒悟的一些眾生。法不是唸出來的,更不是抱著佛菩薩腳跟供養出來的,法需要自己去實證實修。

我不是修佛人士,也沒有些許修為精神,但從這個故事裡得到一個啟示,連菩薩都有可畏之事,人會怕的事可多了!難搞的事誰都怕,不勞而穫的事卻沒幾個人會拒絕。再用我自己的白話說︰「世界就是這個樣子,沒挨過打不知會痛,沒挨打倒也無須皮癢去找打,不過挨過打就知別人為何會痛了?」能悟到這一點,就能知道自己曾經錯過些什麼?我究竟不是維摩詰,沒有能力開導很多人,只能自己領悟到一些事。不過,拿佛經去唬人的鬼,也有可能比牢裡那些痞子更壞!

2018年春節漸近,籬外此景映心「人間桂花落,籬外松風寒。」但我安心接受現在的我,曾經誤會我或嫌惡我的人或事,不再一一解釋,皆屬人生必然,現在也都無所謂了。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散文
下一則: 妳寂寞嗎?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3) :
13樓. 月光邊境
2018/01/17 20:03

回首向來瀟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雲

要去解釋 不懂得花再多時間依然不能懂

季非大哥您是天主教徒 是嗎?

小時候隨我母親在天主教堂受過洗,她在晚年時又皈依了佛。
我始終在各山門外,缺乏宗教的虔誠根性,小時候天主堂和基督教兩處都跑。
在陸戰隊時遇到廣欽老和尚的一位入室弟子,他說我宿世以來殺氣太重!曾想帶我去給師父開示,正要去時老和尚圓寂了。
有位大陸來台單身老道曾經決定收我為徒,已經定好時間拜師。未料被部隊忽然派到特種單位去,一年不能和外界聯絡,任務結束,下山尋去,老道也已圓寂。以後就不想加入任何一個宗教團體了。 季非2018/01/17 22:02回覆
12樓. Catherine Liang
2018/01/15 10:25
如果當年帶著三老一起死, 你會選擇什麼方式死?
長期睡眠不足,加上全身痠痛有如蟻噬的那種痛苦,會超過大多可知的皮肉之苦,到那時要怎麼死都無所謂,未經其事;語文無可形容。三個老人分居三處,不好說! 季非2018/01/15 11:29回覆
11樓. 終南山
2018/01/15 08:20
夕無限好  黄昏更燦爛
相較於很多同齡;甚至比我年輕10歲的人,我的體力仍算是還不錯的,但仍無可避免很容易感到累。
西洋看來無限好,只是近黃昏,人也常昏! 季非2018/01/15 11:27回覆
10樓. tzi
2018/01/14 11:44

您真是盡責的人 

什麼宗教,都是善良,相隨心轉  

做對的事,也安心!

祝福 喜樂 

我生活的環境裡有很多同樣的情況,我這也算是"隨波逐流"吧。 季非2018/01/14 12:27回覆
9樓. *Susan*
2018/01/13 17:38

季大哥很不容易! 您的孝心真令人敬佩!

我相信您會健健康康到老 因為這是因果

積下的善因 必得善果

百年後的歸屬 定在極樂世界 我是說真的喔!

一切隨風去,只盼那日來時,走得輕鬆,不要拖磨。 季非2018/01/13 21:14回覆
8樓. 靜若
2018/01/13 05:18

非常沉痛的經過…

人生本是複雜的交錯,要生智慧之前,必經過非常的磨難不可…總覺的李阿哥是非常人,生活歷練必定很不一般…

很多事無法講清楚的,放慢腳步吧~至少讓身體輕鬆一點,不用上緊發條。

是是非非都已走過,走過的必留痕跡,讓事實來証明您的真心。

苦難已過,好好的善待自己,相信您的後福必會到來!大笑

岳父在我家最後的那段日子不能動了,每天只做一件事,計算我開門出去的次數,然後要老婆問我都去了哪裡?老婆也不知道那些開門的很多次數裡,我是去附近和一群流浪狗相處,我只提供一些並不可口的食物給牠們,牠門就把我當成最親的人,我就不必說我那時的感想了!
不吭不哈做完了其他人都極力避過的事,然後有人只關心和質疑的,我把自己累成這樣,一定曾得到過很多好處吧?這一動怒後,現在還常在鬧頭痛。罷了!世界本來就是這個樣子,我在氣甚麼?維摩詰早就給過人們開示了。 季非2018/01/13 11:06回覆
7樓. 苦行僧
2018/01/12 21:34
.....

世間炎涼,冷暖自知。

季大哥~~看了這篇文,感觸良多,

把不愉快的拋擲腦後,把美好的留作回憶。^^

當然,我仍有很多美好的回憶。 季非2018/01/13 11:04回覆
6樓. 知秋
2018/01/12 21:12

船過水無痕 

我想人生莫不過如此

晚安,李大哥

是的,過去就過去了。以前沒有釐清責任歸屬的;現在說也說不清了。 季非2018/01/13 11:04回覆
5樓. 寧靜姐
2018/01/12 20:25

每次看你的自剖我都頗有共鳴。我和你不同的是沒有長輩緣,我父親、祖母、公公、婆婆往生,我都不在旁邊,也沒有照顧過他們。但我擔我自己的家.....也是很累。

年紀越大越能體諒,修行在生活、在人間,把每一個重擔都看成是提升自我,累積福德吧!

現在年紀大了,就讓自己輕鬆一下,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或者出門雲遊一陣子也不錯!

早就很想去雲遊,不過現實情況只能讓我寫寫畫畫自娛。 季非2018/01/13 11:03回覆
4樓. 異鄉芝麻事 - 冤大頭
2018/01/12 14:44
首次來訪,看來人間皆是苦,唯有我自知。
上至王公,下至走卒,每個人都有一頁滄桑。有時大家都說某人命好時,我卻有點不夠樂觀地想,或許他也會有些不足為外人道的苦衷吧?! 季非2018/01/12 17:56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