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懸疑推理][上海古屋謀殺案:俄國夫人的魅影](34)[死者未婚妻的說詞]
2017/04/03 00:44
瀏覽604
迴響0
推薦13
引用0

[上海外灘, 1928]

[第二十章]

齊珊來了。她的雙眼紅腫臉頰尚有未乾的淚痕。

警督注意到雖然齊珊故作鎮定姿態那對小鹿般的雙眸卻流露出驚懼的目光於是儘量柔化態度以慈父般的語氣詢問起她的個人資料, 再問起她在韓家的身份:

 

妳是韓先生的未婚妻?

 

沒錯。

 

對於您的遭遇我們深感遺憾。

 

聽到這話,斗大的淚珠從齊珊的眼中奪眶而出。警督沒有說話靜靜的望著這位嬌小的準未亡人,讓她抒發情緒。沒多久齊珊的情緒穩定下來,一臉歉然

 

不好意思我失態了。

 

沒關係,這是人之常情。假如妳心情比較穩定了能麻煩說明一下昨晚的行蹤嗎?

 

好。昨晚我在十點半回房先洗了澡然後滑了一個多小時的手機, 大概十二點半就寢。

 

警督輕咳一聲。恕我問件事既然妳跟韓先生已經訂婚難道平常不同房嗎?

 

齊珊雙頰緋紅。, 沒有。韓家男女主人各有自己的一組套房以保持個人隱私空間。嘉理為了讓我早點習慣未來生活讓我搬進女主人套房。平常她委婉地補充:我們各有私人空間。

 

警督表示理解似的點點頭。

 

所以妳睡到上午才醒來?

 

沒錯……

 

難道沒起床?

 

什麼意思?

 

譬如半夜起來上廁所或者是睡不著覺到韓先生房裡聊天?

 

齊珊的小鹿似眼眸彷彿意識到危險頓時警戒起來。當然沒有!你為何這樣問?

 

我的意思是假如有人看見妳半夜站在韓先生寢室門外這該怎麼解釋呢?

 

誰?是誰看到我了?

 

我只是打個比方。

 

就算你不說我也猜得出來一定是楚楚吧!她一直對齊家不滿認為我們是為了貪圖錢財才黏住嘉理的。

 

難道不是嗎?

 

‘警官!’齊珊那對平常溫順的眼睛難得變得嚴厲。

 

抱歉我是無意的。不過妳能回答我的問題嗎?

 

為何不能?告訴你昨晚我沒進嘉理房間!沒有就是沒有!

韓家親友傭人幾十個事情一大堆不時要請示主人因此嘉理套房平時並不上鎖方便讓人進出為何那人一定是我?楚楚對我早就有先入為主的偏見一直想陷害我可惜失策了!

 

除了未婚妻之外誰會在半夜進去韓先生的房間?

 

齊珊一愣大概沒預料到警督會這麼問吧?不過卻激發出她的反抗心理難得伶牙俐嘴了。

 

這是我跟嘉理之間的閨房私事須要向外界報告嗎?而且我很好奇怎會有人看見半夜有人站在嘉理房門口?難道有人閒來無事整個晚上都在伺探別人隱私?’

 

魯警督微微一笑他很清楚齊珊不會告訴他實情了。

 

齊小姐妳跟韓先生處得如何?

 

我是她的未婚妻你認為我們關係如何?齊珊幾乎是挑釁的回答。

 

妳別誤會我不是質疑妳跟韓先生的感情我的意思是就算恩愛夫妻也難免有些小爭吵的。

 

我跟嘉理一向相敬如賓……

 

相敬如賓?魯警督的眉毛微微挑了一下現代年輕人很少這樣形容自己的感情吧?況且是戀愛期間的未婚夫妻。

 

沒有爭吵?

 

齊珊想起昨天那場爭執低頭回答:沒有嘉理待我一向溫柔。

 

韓先生有仇家嗎?

 

以我對他的認識應該是沒有。嘉理是個循規蹈矩的人不會與人結怨的。

 

妳認為是誰謀害他的?

 

不是外邊的竊盜潛進公館殺害他的嗎?

 

韓秦南先生表示儒億館的保全系統完善根據房盜錄影顯示昨晚也沒外人進入公館。

 

你的意思是──齊珊的大眼睜得偌大。嘉理是公館裡的人殺害的?

 

我沒這麼說。韓先生跟親友處得如何?

 

很好啊嘉理待人一向彬彬有禮的……

 

警官注意到齊珊回答時垂下眼簾但沒追問。

 

妳見過這把槍嗎? 警官打開桌上的毛巾。

 

齊珊盯著那把魯格手槍。我知道那是嘉理曾祖母從俄羅斯帶來中國的武器 聽說是德國製的。

 

這就是讓韓先生斃命的凶器。

 

不會吧?齊珊不可思議的望著桌上的手槍。這把武器至少出廠一百年了 還能用嗎?

 

魯格手槍是世界著名的高級槍枝品質一流的。

 

警督注意到齊珊表情嚴肅似乎在思忖某件事情。

 

妳知道韓先生的遺產如何處理嗎?

 

知道嘉理早訂下遺囑了:如果結婚妻子子女可繼承所有不動產與一半動產,剩下的給秦南和楚楚平分如果未婚地產給秦南動產由他跟楚楚平分。

 

既然齊小姐尚未跟韓先生結婚那就沒有遺留給妳了?

 

齊珊垂下眼簾。其實是……

 

哦?

 

嘉理幾個月前在遺囑補上新條款──將贈與未婚妻一億元──條件是訂婚至少一年以上。

 

妳跟韓嘉理先生文訂已經超過一年了?

 

齊珊點點頭。

 

因此妳也名列遺產繼承人?

 

是的。

 

還有其他人知道嗎?

 

只有我父母姐姐曉得而已齊珊漏掉了燕武。嘉理也沒告訴別人,我想他不想張揚免得帶給我不必要的困擾吧。

 

魯警督暗忖齊珊並不曉得楚楚也知道這項條款。“齊小姐,妳一定深愛韓先生吧?

 

齊珊瞄了警官一眼低下頭來。還有事嗎?

 

警官覺得她似乎在閃躲這個問題表情也有些心虛。當齊珊離去後兩名警員又討論起來了:

 

這個未婚妻真是個小美人啊!小鄭說:可惜那個死去的韓先生無福消受了。

 

我覺得我的女神更加明豔動人呢!

 

可是齊小姐好像不曉得楚楚也知道附加條款的事?這又代表什麼意義?

 

或許死者不完全信任自己的未婚妻?長官你認為如何?

 

魯警督沒有說話只是聳聳肩。

 

不過我蠻喜歡齊姑娘身上的味道好像是茉莉吧?小鄭猜測:“清清淡淡的跟她文靜的形象很搭配。

 

茉莉?警督疑問的轉向他。

 

你沒聞到嗎?長官。

 

魯警督這才想起來剛剛齊珊進屋時的確有股若有似無的味道如果沒特別注意很容易忽略。

香味他是不是在哪兒聽過……啊!對了!剛剛管家提到死者房內有股香水味難道指的這個?

換言之昨晚齊珊有進入韓嘉理套房了?

齊珊是韓先生的未婚妻進出彼此套房不稀奇但她卻否認這到底是為了什麼呢?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