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懸疑小說][上海古屋謀殺案:俄國夫人的魅影](17)[楚楚的巨額賭債]
2017/03/15 12:17
瀏覽340
迴響0
推薦17
引用0

照片引用處:http://cdn.history.com/sites/2/2014/02/chinese-new-year-chenghuang-temple-fair.jpg


[第十章]

 

午餐過後琳曦再度走到儒億館後院。昨天抵達時後已晚又聽到嘉理跟秦南對話沒時間觀賞後院的景色。

除了昨日看到的桃金孃石榴與杜鵑外後院還種了白木槿茉莉與萱草。

光光整理園圃就要花人力與時間吧?假如不是韓氏這類豪富家族,一般家庭應該很難維持。

話說回來花圃雖美也要有懂得欣賞的人才能相得益彰林曦還真想像不出公館有誰願意徜徉眼前的園藝之美呢!

 

妳說什麼?兩百五十萬!

 

一道聲音從附近的窗戶傳出來──是嘉理的聲音他似乎在跟某人對話。

 

拜託嘉理!是楚楚!她跟她表弟在談什麼?這對你來說不算大數目吧?

 

不算大數目?妳告訴我, 現在中國有多少人一年賺不到二十五萬人民幣的?我又不是鑽石大王只要挖個礦坑就有一堆寶石可以拿去變賣成財富。

 

那是辦公室嗎?昨晚嘉理跟秦南的對話好像也是那扇窗戶傳出的。琳曦那時正站在附近一株樹下, 距離窗戶只有十來米, 躊躇該不該走開。

 

假使你不伸出援手我恐怕要向高利貸借錢了!

 

那就去借吧!讓妳學學教訓也好!

 

我是明星诶!要是被媒體知道我跟高利貸來往對形象與事業會有很大傷害的!

 

那又如何?嘉理的語氣冷酷。妳現在的所作所為就是對妳形象最大的傷害!我已幫妳不下六次了每次妳乞求我時我總告訴自己妳會洗心革面轉回正道哪知妳故態復萌繼續自甘墮落!

 

我不是故意的!其實我很想戒賭或者只把它當成一種娛樂──就像咱們飯後的麻將遊戲一樣。可是每次上了賭場我就控制不了自己的手下注的籌碼越來越大。但我怎會知道命運常常跟我賭氣總是輸多於贏呢?

 

別為自己找理由了!江山易改本性難移賭徒就是賭徒!’

 

拜託, 嘉理, 請你再考慮一下!

 

我已說過兩次了這次是第三次──嘉理的口氣十分堅決。不可能!

 

難道你都不代念咱們表姐弟的情份?

 

我就是念在咱們親戚的份上才一再幫妳解決財務問題。告訴我妳是第幾次向我討錢了?而且每次都好幾矮萬!我算了一下這三年來開給妳的支票不下兩千萬了!兩千萬诶!一般小資階級要賺幾十年?奇怪演員不是賺很多嗎?只要拍拍戲上上節目就有一大筆白花花的鈔票進帳了為何妳總是缺錢?

 

演藝圈並不像外人想像的那麼容易賺錢要不是一線收入也是有限。我靠外表成名光光服裝保養化妝就是一大筆開銷應酬跟工作人員打好關係也需費用還有──楚楚停了下來。

 

還有賭債要還!嘉理幫她接了下去。

 

楚楚把這些羞辱吞了下去畢竟她有求於人。

 

拜託, 嘉理, 再幫我一次回, 我保證不會有下一次了!

 

親愛的表姐妳知道妳演技最好是何時嗎?就是妳哭哭啼啼向我討錢時。可惜我不是電視前的觀眾, 而是從小與妳一塊長大的表弟對妳的性格了解得一清二楚。我的回答只有一句話──做不到!

 

但我是你的遺產繼承人韓家的財產我也一份可以從我的受益部份扣掉啊!

 

妳大概不清楚我父親的遺囑──地產雖由我繼承,但因疼愛妳,把妳歸到均分動產的受益人之一,條件是必須在我死後,至於生前就酌力幫助妳。我猜父親會立下這麼奇特的條款大概早就耳聞妳生活豪奢又沉迷賭博把阿姨留給妳的財都輸光了才多了條但書以防萬一免得妳又把錢賭掉了。因此除非我比妳早死,否則妳是拿不到錢的。

 

難道你要見死不救?

 

一生只會死一次請問妳是第幾回了?我親愛的表姐哪一次妳不是發誓會真心悔改結果幾個月後又跑去澳門、美國賭博?別說我沒遵守父親的遺囑幫妳妳可挖去兩千萬了!大概比妳進入娛樂圈十年賺得還多呢!

 

求求你──

 

嘉理打斷她的話:‘我覺得這回該狠心一次讓妳得個教訓或許會改變妳奢侈與豪賭的惡習慣!

 

拜託──

 

別哀求了!這次我是鐵了心了!

 

嘉理!楚楚的聲音極度恐懼。

 

嘉理冷哼一聲。妳這副可憐樣拿去對付那些債主吧!或許他們會憐香惜玉放妳一馬。

 

你真要這麼狠心?

 

沒錯乖乖接受妳的命運吧!表姐!妳的確是我的遺產繼承人但除非我死, 妳是拿不到錢的!沒錯妳要拿到錢只要一個可能──那就是我死!否則半個子兒也別再夢想了!

 

嘉理甩門離開了只剩下楚楚留在辦公室中喃喃自語著。

 

怎麼辦?嘉理這回真的狠下心了!我該怎麼做?能借錢的朋友都問過了可是兩百五十萬不是一筆小數目沒幾人拿得出來就算有能力的人也不見得會借我 我該從哪裡生出這些錢?韓家的財產現在我又拿不到除非嘉理去世去世楚楚彷彿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中發現一絲光線頓了下來。是啊只要嘉理一死我的財務問題不就迎刃而解了嗎?只要他死只要嘉理一死只要他死……

 

要命!琳曦手捧額頭。“我怎麼把他們的對話聽到完了?

 

不過讓人意料不到的是楚楚竟然嗜賭!我知道她平常會跟朋友打打牌玩玩麻煩, 但以為只是娛樂作為跟朋友交流情感的方式罷了哪知她欠了一屁股的債!

昨天她還義正詞嚴的指責齊氏夫婦向藉由女兒的婚姻解決自家財務危機誰知今天就哭哭啼啼的向表弟討錢還債!而且是一百五十萬人民幣!

我出社會十年都還沒賺到這個數字呢!而且嘉理卻已幫她還了過兩千萬!

小資階級真的不能跟上流社會相提並論啊!

就算我願意幫忙也心有餘而力不足

不知楚楚會怎麼解決她的賭債問題?

當琳曦緩緩步回屋裡時依舊思忖著這個問題。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