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蜘蛛隨便說:宗教與政治之難兄難弟
2009/09/01 12:32
瀏覽1,658
迴響6
推薦19
引用0

引用文章:新興學門  政治宗教學 

網友田園火雞由於達賴喇嘛來台為災民祈福之事,

提出該有像《政治宗教學》一個學門,來研究:

宗教活動如何被政治影響,以及宗教活動如何成為

政治工具的專門學科。例如,十一世紀時的十字軍東征

應列入其中,十七世紀的三十年戰爭及後來持續

至今進行中的回教“聖戰”,也該有份。

不過每一門「學問」就像一棵「樹」,有種子經發芽成長,

,才會「獨立」甚至「開枝散葉」,這一切的一切都需要時間。

我猜想還有一個原因,是真正的「為學問而學問」的人一直都有,

但是「學術得以自由」的環境卻是「最近」幾百年的事。

羅馬教廷為維持信仰一向愛禁書(有審查委員會),

哥白尼的天體論(教士/博士的30年心血)、馬基維利的君王論

The Prince)都一禁好幾百年,還有‧‧‧等等。

1600年左右還燒死一個哥白尼的後學(也是教士)。阿門!

中國這方面也不差,滿清搞「古今圖書集成」順便禁毀「不當書刊」。

幾百年下來只有一個「僕學」(修正:是樸學)。

大陸是一切為「政治」頗有教廷之風。台灣有段時間也愛禁書,

例如「金庸小說」老爹國中時即可閱讀,我直到大學才看到

遠景「正版」。還是改過的,與數十年前不同。

唉!這些就都算了。

回到主題,就也以「十字軍東征」為例:
這方面的學術研究由來已久,只是分散於「歷史」(主要)、
「政治」、「宗教」各學門中,社會學也有一些。
至於「宗教政治學」、「政治宗教學」都已出現,

只是兩者都還很新,他們的範圍有待明確定義。

2001 911之後「宗教與政治間互動」如伊斯蘭民族/

宗教、回教“聖戰”諸課題,這才開始大大熱門起來,

這時研究就是「政治」學為主,宗教也很重要,

「歷史/民族學」反變成次之。

200212月,“宗教與政治學術研討會”也已在北京舉行。

不論如何,兩者的進一步發展可以預期。

新興學門本來就會一直出現,例如,50年前可有「紅學」

(紅樓夢學)這一門? 

好了,讓我們輕鬆一點,對於宗教政治這對難兄難弟,

像耶穌基督這樣的智者早就說了:

「上主歸上主,凱撒歸凱撒」,「我的國不在這世上」。

偏偏後繼者「整理」出來的聖經,

不管你是「神權政治」(曰:「皇帝在教會之內」)

「政教合一」(「君士坦丁大帝」在位與東羅馬帝國時代)

「政教合作/分權」都找的到「文字根據」。

公元313年「米蘭詔書」雖然解放了基督教徒,

但也「收編」基督教教會,成為社會安全系統一部份。

西羅馬帝國滅亡,教會開始學著自立自主(縱橫裨闔?)

又是一個新時代。直到1309教廷也被迫遷到法國,

這一千年來,其實就是:難兄難弟誰厲害就用另一個當

「幫手」、「打手」。

懷疑嗎?

請問「君士坦丁大帝」或「查理曼大帝」之時誰「話事」?

或教宗「伊諾增爵」三世時代怎敢自言為「天主的代表」?

(以前的教宗都只說是「聖伯多祿的代表」) 

幾千年後人類終於明白「政教分離」最好,二次大戰後羅馬教宗

在歐洲甚至西方世界,不干政也被人尊敬。但說來又有點怪:

60年來幾個教宗前後多次來亞洲,台灣停都不停一下。

梵諦岡和台灣兩國連邦交都沒有了這也讓人很感慨。

達賴喇嘛也許不喜歡,西藏遲早也要走這一步。

假設說:當時中共和平解放西藏,爾後也一直和平安定,

連「文化大革命」都沒有。

西藏的人會不會一點一點接觸到外界世界?會!遲早。

(達賴喇嘛自己可蠻喜歡外來的「玩具」)

印度由封建->殖民地->民主國家。

西藏的人會不會覺得可以有其他的選擇?會!選那個?難說。

中國人的「易」有三重意義,其中有一是「變易」(還有簡易和不易)。

「變」才是正常的,而且「變」不會停,「黑格爾」也這麼說。

(馬克思的盜版無效。而且,豈能用暴力造成無產階級專政,

凍結歷史改變?鬼扯。大陸現在是走資?走無?) 

政治鬥爭太「醜陋」,最近大家太「鬱悶」,說個故事大家解解悶。

以前,老師說「大憲章」是英國民主的重要文獻,很多人大概也聽過,

但未必知道這文件也關係到了一場宗教與政治間之「鬧劇」。

當時教宗「伊諾增爵」三世 (1198-1216) 等於是西歐的「太上皇」。

英國的暴君約翰 (1199-1216) 不得民心,先是未得教宗同意任命坎特

伯利大主教(找打);生活奢靡又加稅,英國貴族群起武力反抗;

他還嫌不夠累與法國國王菲利浦 (1180-1223) 又有封土爭執。

(註:英國國王兼任愛爾蘭國主、諾曼第與阿奎登公爵、安如伯爵。

如何?怕了吧!)

教宗先派人調解不成,「開除」約翰王的「教籍」也無用,

法王菲利浦就準備跨海出征(好像教宗有同意)。

約翰老兄內憂外患下,除了趕緊任命教宗囑意之人為

坎特伯利大主教外,還出了一個絕招。(厲害!佩服!)

1213年,約翰老兄獻上「效忠書」與「獻地書」:

除承認教宗是「領主」,個人為「附庸」外,並向教宗獻上

英格蘭、愛爾蘭為領土(註:500年後,蘇格蘭才是一家人)。

這可不是空口白話,每年還要獻上1000銀馬克(英格蘭700+愛爾蘭300)。

這是很「投機」的一步,等於是對貴族說:「你反對我,就是反對教宗」。

但是貴族不管繼續抗爭,並強迫約翰簽下「大憲章」,內容主要保障

教會自由、貴族/民眾權益,不得任意加稅等。

教宗雖宣稱此文件無效,只是此一「宣稱」也無效。

1216年,約翰與教宗先後「蒙主寵召」,這場「鬧劇」也就結束了。 

可以略過的一段:

  賈誼的過秦論言道: 

「野諺曰「前事之不忘,後事之師也」。是以君子為國,觀之上古,

驗之當世,參以人事,察盛衰之理, 審權勢之宜,去就有序,

變化有時,故曠日長久而社稷安矣。」

歡迎來我的噗浪聊聊天:http://www.plurk.com/NetSpider/invite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6) :
6樓. 天涼好個秋
2009/09/05 19:51
包了些白包就可干涉喪家不能請與他有過節的老和尚來念經?
西藏是西藏人的西藏,中國武力侵占,乞丐趕廟公本就該受譴責,如果中共政權在西藏所做是對的,那日本佔領中國又有什麼錯?


做為鄰居包了些白包就可干涉喪家不能請與他有過節的老和尚來念經?更可惡的是他還了搶老和尚身家!


兒皇帝惟中國是瞻除了會P中國LP政見又實現多少?



兒皇帝之所以准達賴喇嘛來台是為轉移治災無能的焦點,可惜達賴喇嘛一片慈悲之心人格真是祟高,兒皇帝理該羞愧!

誰說:「中共政權在西藏所做是對的,」?
最近大家都太「鬱悶」,輕鬆一點。
而且「政教分離」本來就最好。
行間距請留意不要過多。 NetSpider2009/09/05 21:18回覆
5樓.
2009/09/04 05:48
...
集奴隶主、独裁者、愚民宗教为一身的达赖,被某些“台湾人”奉为自由民主斗士。可见政治操弄下的双重标准荒唐到何种地步。

西方殖民之手伸向西藏之时,是如何评价达赖和西藏社会的?今天又是如何评价西藏的?
两种截然不同的答案,足以暴露西方列强之卑鄙。

至于,宗教和政治的关系,有空可以读读大陆的初中政治课本,已经帮你总结的很好了,用不着再苦思冥想了。

達賴喇嘛的確是一位有些爭議性的人物。

「雙重標準」的荒唐看多了。
堂堂「毛主席」的繼承人,一個成為「大叛徒/大工賊」,
一個是墜機死的「不明不白」,是否有人可以說明一下。

大陸的政治課本?你願意寄一本來就最好了。

NetSpider2009/09/04 11:59回覆
4樓. cmucmu
2009/09/03 22:46
關於達賴訪台幾點反思
關於達賴訪台幾點反思

http://www.chinareviewnews.com   2009-09-03 14:42:22  


  作者:李劍和 湖南長沙 自由職業

  前幾天剛聽到達賴訪台,可謂氣憤難當,期望以挖台邦交嚴厲報復.幾天下來後,想法有所調整。

  1、馬英九批准達賴訪台的本質。一是台政治鬥爭的結果,二是馬一貫理念的堅持。馬崇尚歐美民主自由,從宗教與言論自由角度看達賴,對其並無惡感,而對達賴政治主張即使不認同但可容忍,故其一貫主張是可接受達賴訪台,並非突然的立場轉變。這是與大陸看達賴顯著不同之處。三是接受達賴訪台並不意味馬於兩岸基本立場的變化。基於馬之立場理念,認為接受達賴的宗教性訪問不是支持其政治立場。達賴在台期間,馬亦強調訪問的非政治性。

  2、大陸對達賴出訪的基本態度與堅持。大陸對達賴出訪世界各國,一貫持反對立場。總的目標是“堵”,但也不乏靈活性。大體是西方領袖與其進行政治性會見,則堅決鬥爭,決不妥協;而進行宗教性會見,則儘管反對但容忍下來。這是很高明的,若一味反對到底,中國大概會沒有朋友;若一味容忍,達賴與西方必變本加厲。兩方面的結合,使達賴的政治主張在世界上並無大國支持。

  3、對台同樣需要兩手策略,總的要求是有理有利有節。一是鬥爭策略。若不堅決反對,台灣政黨以為可吃定大陸,我行我素,甚至愈行愈遠。因此,必要的批判,必要的姿態,都是不可缺少的。同時應該看到,與分裂傾向的鬥爭是長期的。二是和平策略。鑒於馬政府並無改兩岸基本立場(至少現在看不出),就不能改兩岸和平發展方向。言論上要批判,但實際動作要有節制。不能也不必祭出摧毀兩岸互信的激烈手段,如挖邦交、斷來往等。

謝謝指教

台灣成為「政治異言堂」很久了,
你會聽到不同等級的覺得是「公道話」的言論,
你也會聽到不同等級的「逆耳」之言。
何況媒體之言未可盡信。

兩岸「互相」挖邦交國是歷史,別再犯同樣的錯。
這次大陸的「冷處理」十分明智。
我那篇「有人喜歡沒事找事,就表示你一定有事」
的「追加」部份,相信你也同意。
至於達賴喇嘛與其「堵」不如「疏」,老先生(74歲了)
出去「走走」也沒什麼,就像李登輝去日本「自我感覺良好」而已。
台灣嘛,「七年之病,求三年之艾」一切言之過早。

NetSpider2009/09/04 11:57回覆
3樓. 閒雜人等
2009/09/02 02:28
閒人隨便說:不媚不信,不信,民不從也

---子貢問政.子曰:"足食,足兵,民信之矣."子貢曰:"必不得已而去,於斯三者何先?"曰:"去兵."子貢曰:"必不得已而去.於斯二者何先?曰:"去食;自古皆有死;民無信不立."


---宗教力量之偉大:人類心靈之糧食,生命終始之解答.若應於宗教狂熱,即為奉獻生命,亦在所不惜.但宗教若欲廣佈傳散,自要涓滴成河,獲取群眾信任.於是可見,宗教因地而生,逢迎時代潮流,政治可仗之也.如遇政客遙相呼應,出入法會宣傳,則利在播信於眾也.

---然政客何以媚之耶?為政之道,首取民信,不媚不信,不信,民不從也!欲取民信,國人瞻仰,從政有所返之,撫民而安眾心!故而俺答汗入青海,會三世達賴喇嘛:索南嘉措,尊為國師,謀之糾合蒙古諸部,乃借達賴之尊口,喻其俺答汗,名曰法王梵天,天命之所將授,實為成吉思汗之化身!藏傳佛教流行興旺,王族受戒出家,彷彿時代顯學.蒙人棄祖宗之長生天,改奉喇嘛遠來之教誨.僧人欲謀穩固其勢,托以靈童轉世,立俺答汗之曾孫:雲丹嘉措,為四世達賴,入駐哲蚌寺.達賴喇嘛之號,自始傳於後世!脣亡而齒寒,算計利害之圖耳!若非俺答汗相迎,鼎助功成之力,曾孫何能轉世成活佛耶?

---今見政客出入宗教儀式,萬民所聚之處,必然速往焉,明欲使人知之也.口頌佛經,頸繫十字架,豈有善念以存?實郤取信徒之信也!夫借宗教衡量,若以貌取,失之子羽,乃有偏頗異己之念.子曰:"眾惡之,必察焉!眾好之,必察焉!"觀人之正邪,豈可不慎之哉!

謝謝指教!

儒家之言未可盡信,真有饑荒管你是什麼「子」,
都是「一鍋肉湯」。
古今中外「宗教家」不利用政治者鮮矣!反之亦然。
藏傳佛教和中土的禪、淨兩宗也都「本土化」矣!
「政客」不「媚俗」,就不是「政客」了。

歡迎再來坐。

NetSpider2009/09/02 13:03回覆
2樓. 田園火雞
2009/09/01 15:14
中共為何不在解放西藏時一併終結政教合一制?

我從大陸網友中得到一些回答,如:

西藏一直都是政教合一;
沒那麼容易; . . .

可這還是難解疑惑。到底中共的顧慮在哪?給西藏留政教合一,不等於給亂源留著嗎?大亂大治?還是大亂中有某些特定單位,或人可以謀利?

到底是「政治宗教學」,還是「宗教政治學」?因為沒有「經濟政治學」,所以我認為應該是「政治宗教學」,蜘蛛兄以為如何?

另外,我從視頻中抓下來「十四世達賴_國民政府認定令」,

同意西藏一事以「政治宗教學」的份量為多。

此地地理環境特別一直就多亂事,
「政教合一」只是個名稱,看誰掌握實權。
由滿清中葉起,西藏雖是「政教合一」,
但是清廷設立「辦事大臣」還有駐軍,就是要「控制」。
國民政府時代自己內亂忙得不可開交,還能管西藏?
英國人俄國人還不時手伸的很長來攪和。
吳忠信參與達賴喇嘛的「坐床」並任命,算是很不容易。
但是實權已回到藏人手中

「和平解放」之時,達賴喇嘛是精神領袖,
一下子「下野」,藏人心中如何能接受?
就算「降之以威,懷之以德(胡蘿蔔+大棒)」也要時間。
中共辦事常常「唊緊弄破碗」。
當「既得利益」階級的「利益」被拿走多少有亂事。

NetSpider2009/09/01 17:59回覆
1樓. 沒有主題
2009/09/01 15:04
老共和佛爺都在唸經
達賴佛爺來訪,老共也在唸經,唸的是大藏(區)經
達賴佛爺則是唸大事(自)治經

不過佛爺也有其急迫性,畢竟年事已高,佛爺傳統又要由中國中央政府認可,佛爺當年也是由國民政府認可坐床的;在這點上,老共是完全不急,甚至有點擺爛,以時間來換取自己的優勢;如果佛爺再活10年,老共還是活得很好,那佛爺也可能最後會有不同的說法.

兩邊的「經」都是唸給自己人聽。

老共不止不急,西藏有新的一代掌權,未必希望達賴回去。

達賴喇嘛的對西藏的統治權,需要中國/中共認可?
支持達賴藏人恐怕覺得不很需要。
雖然實際上沒有中國保護,西藏早已一團亂,
不知要分幾個「藏」。
達賴的「大西藏」經不受歡迎,
他的大事「自治經」也要改小事「自治經」才好。
達賴十四世他是14代以來次高壽(Max 81,Min 9),
他還能撐多久?阿彌陀佛!

NetSpider2009/09/01 17:44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