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練功修行與神奇醫學32病危通知
2009/07/15 19:52
瀏覽1,709
迴響0
推薦24
引用1

練功修行與神奇醫學32病危通知

劉○明先生跟著董事長到大陸西部的青海洽商,

因為很少商人到那裡談生意,

所以當地幹部視為上賓,招待周到,盡享美食。

自己在外面吃也很便宜,

十塊錢就可以吃到羊肉火鍋,味道鮮美可口,

就這樣連續愉快的吃了七天。

回到台灣來,第二天即出現腹瀉,

劉先生在桃園縣看中醫,

無效後換看另外一名中醫,還是拉肚子,

轉看西醫,打了一針就好了。

第二天覺得好像不太對勁,雖然可以行動自如,但是下半身有點使不上力。於是到就近的大醫院檢查,院方要求住院。沒有腹瀉兩天,連大便也沒有,看來是好事,但是進醫院的第二天就不能起床了,第三天除了兩手、頭頸、眼睛稍可活動外,其餘全身癱瘓,意識也漸漸模糊。

醫院多方檢查但仍找不出原因,醫生說他們還沒有看過這種病例。之後病情急劇惡化,醫院發出病危通知,劉太太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劉先生在半昏迷中,口裡一直唸著:羅醫師!羅醫師!

劉太太終於找到了我女兒,因為兩年前劉○明的哮喘病是在她那裡治好的,他對女兒深具信心。可是到了病危,我女兒也沒有把握了。劉太太很著急,求女兒替她想想辦法,女兒說:「你去問我爸爸看看。」不一會兒我收到劉太太來電,顫抖的聲音說請我救救他的先生,我說出診是可以的,但我還有病人,晚上九點以後才有空。劉太太準時九點來台北接我,汽車疾馳在高速公路上,看到劉太太的焦急狀,我揣測病情不簡單,於是閉目養神,靜靜地把功力提昇上來。

踏進醫院大門直奔電梯到十樓,在病床前查問病情、記載病歷、把脈、摸摸他的肚子、按按他的前額,心中有了定數,先用無字天書中的「冰雪安心法」把他的心力穩定下來保住生命,然後開藥方。因為時間太晚了,來不及吃藥。

第二天劉○明被推進加護病房,病情急轉直下,晚上劉太太又來接我,我帶齊了推拿用具前往,劉太太事先跟值班醫護取得許可,可在病房內開展我的工作。

  那時的劉先生全身己癱瘓,一動也不能動,精神倦怠,意識模糊,但兩眼珠稍能轉動,是唯一可救之處。

  他全身插滿管子,六脈沉細難以觸及,心跳每分鐘一百多下,體溫三十八度五,我摸摸他的胸部,燙燙的,頭也燙燙的,久按則冷冷的。我知道這樣下去,恐怕不到半天就會完全昏迷了,先推通他的任督二脈,然後用無極氣功按著他的前額,發功灌氣。

  我的氣流源源不絕往他身上輸入,有發熱的人,你摸下去都會覺得燙手才是,可是劉○明剛開始兩分鐘也是燙燙的,過後卻是冷冷的,而且越來越冰,簡直就像按著一塊結凍的豬肉一樣。

  反過來他就會覺我的手像一個溫熱的太陽,生命的暖流源源注入,他閉上眼睛,安詳地睡覺了,這是休養生息的好現象。溫暖的氣流仍持續灌進去,冰冷陰寒之氣卻不斷從他的前額湧向我的掌心,慢慢地掌心開痠痛了,那股寒氣順著手腕、手肘、手臂直逼肩膀,整個手臂都酸麻起來,真是難以支持時,我才收手。

  看看時鐘,我足足輸出了半小時能量,同時吸進了半小時陰寒之氣,我當時的痛苦誰知道啊!(如果你不相信,用手按著一大塊冰不動,看能支持多久就明白了。)

  在送我回家的路上,劉太太說今天劉○明的董事長在青海打電話回來,說有一密宗大師說劉先生今晚是最危陰的,要特別小心。我說應該會平安度過的。不過最近三天我不能來了,明天趕快給他服中藥,另外最好能找到幾個青壯年,每人按照我的氣功心法,按著劉先生的頭五分鐘就好了。

  第二天劉太太趕快煎藥給丈夫吃,但是找不到年輕力壯的人,劉太太很勇敢,既然找不到就自己按照羅醫師的方法為先生灌氣,手按在他的前額上,不到一分鐘劉太太的頭竟然痛到像要爆炸一樣,急忙收手。晚上打電話給我該如何是好?我說你能量不足不能再灌氣了,為今之計只有請我師弟出馬。

  每次師弟(沈先生)灌氣回來都有向我報告當時的情況,我第一句就問今天劉先生的頭冷不冷?「不冷。」我再問灌氣的時間多久?「半小時。」我又問他累不累?老沈說:「不會,不會。」我知道劉○明已經度過危機,稍為放下心來。

  第五天劉太太再度帶我到加護病房看丈夫,我他的體溫比較降了,心跳亦減慢了,有解大便,神智有進步,雙手稍可活動,我照樣推動他的任督二脈然後在前額灌氣,這次他的頭已經不再像冷凍的豬肉了,劉先生夫妻都很滿意。

  隔壁床的家人看到劉先生的進步,托劉太太問我要不要替他家的老太太治療胰臟癌?我推說很忙沒有時間。其實不是見死不救,而是量力而為。為了救劉先生,我已經耗費很大的功力,能量在急劇下降中,再來負擔其他的重病,恐怕馬上就會破功。

  半個月後,劉○明的雙手活動、語言、飲食、睡眠、大便都正常了,可以坐輪椅回家調養。從此以後,劉太太每隔七天便送先生到我診所治療。每次我都推動他的任督二脈,然後再推他的雙腿。時間一過就是三個月了,劉先生已經可以站起來走一兩步,雖然無力,用學步凳撐著勉強可以往前走,而且天天在進步中。

  劉太太每天一大早就起床忙家務,照顧丈夫,送子女上幼稚園後再上班。有一天她手腳完全無力,癱在床上不能動,劉先生從桃園家裡打電話來說他太太現在的狀態跟自己發病時的狀態很相像,但自己行不便,太太又不能動,孩子又無人照顧,問我如何是好?我說目前無法出診,我想想辦法,稍後我會給你回電。

  我隨即打電話聯絡一位心地善良的計程車司機,希望他能往桃園接送劉太太前來看病,他一口答應了。

  九十分鐘後司機扶著劉太太來了,她軟綿綿的躺在診病床上,無力且細沉的聲音問道:「為什麼我會這樣?」我先把脈、量血壓、聽心音,她只是虛弱一些,並沒有什麼特殊的病徵。我說:「四個多月來的勞累,加上為劉先生灌氣,身體的能量很低,支持不住了。前一陣子沒出問題,那是因為她想治好先生的病及照顧子女的責任心,一股堅強的信念支撐著,現在放鬆了就等於放了氣的氣球一樣塌了下來。」我問她現在覺得如何?劉太太說:「好多了。」我為她配了三帖藥,她可以自行跟著在等候的司機回到桃園去。第二天清早劉太太便正常上班去了。  

  劉○明自出院後半年,可以用學步凳撐著來看診,再進一步用兩支拐杖撐著來,再而用一支拐杖,最後甚至自己開車來了。

  有一次為他推過筋骨之後,突然問我:「到底我這次的病是醫院給我治好的,還是羅醫師治好的?」我說:「那有什麼關係,你認為醫院就是醫院,我已經是不求名利人的了。」

  劉○明說:「當然是羅醫師啊1當時醫院天天在查病因,還是查不出來,怎可能是他們治好的呢?」他繼續說:「那時我整天昏昏沉沉,迷糊中看到三個和尚走過,只有最後一個回頭看看我,我才可以清醒過來。」

  我說:「那你以後就應該信佛教,多唸金剛經,多做好事。」他連連稱是,就這樣連續治療一年,他的一切活動都正常了。

  一天,劉○明全家大小到我女兒家去登門道謝,我女兒說:「救你的是我爸爸,又不是我,沒有什麼可謝的!」劉太太說:「如果不是你,我們又怎會認識羅老醫師啊!」

引用文章練功修行與神奇醫學31一個醒悟了的西醫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