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練功修行與神奇醫學6神奇的鼓舞
2009/06/16 19:07
瀏覽2,447
迴響1
推薦32
引用1

練功修行與神奇醫學6神奇的鼓舞

有一天我跟師父正好採了

一些半邊蓮、仙人掌、萬年青、金銀花,

沒想到後來這些藥竟救了兩個人。

那天採完藥剛回到家,有一個小孩頭上長了一個大瘡來找我,我搥爛那些草藥,讓他回家洗澡後再敷上。這時我的舊同事黎老師突然到來說:「李校長的媽媽住在醫院裡,因為左手大拇指得了蜂窩性組織炎(俗稱蛇頭纏指),又腫又痛,還流出黏黏的東西,晚上痛得更厲害,根本睡不著,每晚流淚嘆氣。校長的弟弟是那家醫院的主治醫師,各科醫師會診後,決定用封閉療法,就是在大拇指四周注射抗生素,一樣無效,所以校長才委託我來找你想想辦法。」剛好石臼裡還剩下一點藥泥,這些藥是清熱、消炎、解毒的,我請黎老師拿去試試看。第二天傍晚黎老師又來了,她說:「你的藥太神奇了,校長的母親包了草藥,竟然能一覺睡到天亮!這是校長要給你的紅包,請你多做些藥泥。」像這種學醫過程中偶然的機緣,不但給我很大的鼓勵,也使我非常振奮!也證明我當初認為西醫有其限制的想法。

現代的醫院蓋得一棟比一棟還雄偉,裡面的精密儀器日新月異且造價不菲,但是真正能治好病的療法有幾種?真正為了救人而不為名利權勢的醫師有幾人?現在的醫師太依賴儀器而不用自己的判斷力;分科太細而忽略人體的臟器是環環相扣、不能分開來看的。

從師父與我的行醫經驗來看,民間蘊含著豐富無比的醫學資源,這些神奇醫術沒有挖掘出來,實在太可惜了!

我跟師父學醫的一年後,某天他一個遠方的朋友霖哥,騎著自行車滿身大汗的來找我,看他神色匆匆,一定發生什麼事了。他說:「本來要請標哥(我師父叫林漢標,我平時他叫林伯。)到家中看家母的病,可是他說今天要開會不能去。」我問:「你媽媽現在怎麼樣了?」他說:「發高燒己經十天了還是醫不好,現在己經昏迷三天了,全身冰冷而且僵硬,只剩胸口還有一點微溫。」我說:「你來找我,我本來應該去的,可是我今天排滿了病,怕路遠趕不回來,你還是請林伯想想辦法吧!」他又跑到師父那裡,師父正在忙,無法專心。師父要我細心思考,擬方配藥讓他帶回家,既然師父與霖哥都那麼信任我,好吧!我便更詳細問清楚,他媽媽發熱前的生活習慣、發熱前的飲食、十天前醫師用藥狀況,一一作了詳細記錄,然後開出處方,他到藥房配了五帖藥回家。

過了十天,師父收到來信,霖哥說他母親吃了一帖人就清醒了,一醒來就說口乾。吃了第二帖,人就可以下床了。吃了第三帖解出很多宿便,覺得肚子餓。吃完五帖藥就痊癒了,滿紙說不盡的感謝。霖哥雖然是農民,識字不多,但在農村中頗有盛名,他是當地有名的蛇咬專家,祖傳獨步咬藥,六十年來救人無數,凡被蛇咬,只要一口氣尚存,即可藥到回春。為了救母之恩,他無條件教我,並親自帶我上山認識那些非稀有的草藥。我平時都有製備蛇咬藥以應急需。直到現在,凡是上山旅行、採藥,我必隨身攜帶。

某天有一個農民從很遠(坐車、船共一天才能到)的地方到我家作客,他懂醫蛇咬,談起蛇經總是有說不完的故事。他名叫阿生,三十五歲年輕力壯,村裡的人都很尊敬他,我送他一瓶蛇咬藥酒,上面標貼著如遇蛇咬,即服半湯匙,每半小時服一次,至癒為止。阿生頗為珍惜,回鄉後把藥酒放在櫥內。日子過得很快,轉眼就是兩年,剛好接近年終,阿生又遠道來訪,這次帶了很多鄉間土產,雖然不是值錢貨物,但人情之濃厚一看就明白。我問阿生為何如此厚禮,阿生說:「我只是受人之託來感謝你的救命之恩而已。」

事情是這樣的:秋收時,鄉人都忙著採收蕃薯(即地瓜),一人挖取蕃薯時,赫然發現一條眼鏡蛇,與一條金環蛇正在洞內雜交,兩蛇突然被驚嚇,同時向該農民撲咬,不到半小時農民就處於半昏迷狀態,當地的蛇藥都吃過了,依然無起色,兩小時後農民已經奄奄一息、全身發黑,怎麼辦?阿生連忙去拿出我送的藥酒,糟了!酒瓶上沒有標示(因為鄉裡衛生環境差,標示的紙早被蟑螂吃光了),兩年多了,阿生把使用方法忘得一乾二淨,依稀記得此酒不能喝,那如何是好?他們想了一個辦法,把藥酒滴在患者胸部,用力擦,然後放上熱毛巾。啊!可真靈驗啊,藥力一到,患者吐出一大灘瘀血,終於醒過來了!過了兩天全好了,傷口沒有腐爛,也沒有後遺症。

我的姐夫是有牌照的中醫師,我的哥哥是西醫,兩個人都很會讀書,但我並沒有拜他們為師,原因是我觀他們的醫術並不怎麼高明。而師父雖然只是一個擺地攤賣草藥的人,但是他廣泛接近民眾,蒐集大量民間藥(師父寫成《驗方集》),又融合書本上的理論與親自醫療的實務經驗,治好很多西醫都無法治癒的病。師父的診斷與用藥之靈活簡直神乎其技!而且活人無數,這才是我真正想拜為老師的人!

有一晚師父突然帶了一位朋友到我家來,師父說這是他多年的老朋友,對治療哮喘病有很深的造詣。他現在是一間高級幹部療養院的特約醫師,我可以求教於他。他在此地只停留一晚,明早就要趕回去工作。既然他是師父的好友,有此機會我哪會放過!

哮喘是很難纏的病,不發病時,與常人無異,一旦發病就好像有人掐著你的喉嚨,一口氣怎麼用力都喘不上來,好像快要窒息一樣。他從哮喘的成因、治療困難所在開始,到他人的方法、自己的見解、自創的妙法要如何靈活應用等等,他都詳盡的教導我,這位毫無保留的師父姓袁名信明,聽他一席話,勝讀十年書,從此治療哮喘,我就有把握了。

我把治療哮喘的結果寫信告訴袁師父,他知道我治療哮喘有很好的成績十分高興。過了一年他又從遠道路過,他說這次專程到遠地取得這本書《釋氏真傳秘本》,要我在一個晚上之內把它抄好。明天天亮袁師父就要回去了(四十年前手抄是唯一的方法),我只好豎起床板,一直抄到天亮,終於完成了。(這本書的秦朝以前留下來的,保存在寺廟裡。此書所載,有關五蠱治法、肝肺腫大、瘀血積聚等。秦時焚書坑儒,深山寺廟未被波及,真傳秘本才得保存下來。廟裡的和尚視如珍寶,不欲世人知見,不知何種因緣袁師父能得此書,且願意傳我?)

我與袁師父只見過兩次面,但他卻永遠留下救人濟世的方法,我只有銘記五內之中,向袁師父說聲謝謝。

有一次,袁師父從信中寄來一株草藥,說這草藥不知叫什麼名字,但對拉肚子有特效。他寄來的樣本,壓製得很好,葉旁開化結子,有如荷葉上的小珠。我一下子就想起來了,這就是小時候媽媽找回來給我吃的拉痢草。不知名的草,只有從圖片中求答案,於是從本草綱目書中一頁、一頁的查,翻了好幾本書,終於找到了。真有這種草呢!也有「荷葉瓊珠」這個名稱,只不過是別名,學名叫「人莧」。回信稟告袁師父,他高興極了!來信給我誇讚一番。

過了半年,他又來信說:有當地名醫用黃藥子、海藻、甘草一起磨粉,每天早晨放二分在手心,伸長舌頭去舔藥粉,甲狀腺腫大很快就可以消散,但藥房買不到黃藥子,問我有沒有方法找到。我和師父拿著藥書,跑了三個星期的山頭,越是深山越往裡去,結果一無所獲。第四個星期決定改變方向,往靠近村莊的田野去,終於在人家圍籬旁的大樹上找到了,拿著書本對一下,葉如心形,葉脈九條,葉腋結實,表皮黃褐色,有白色斑點。沒錯!就是黃藥子了!再用刀把果實切開,色白困肉隨即變黃,所以才叫黃藥子。我們採了一些回家,曬乾寄給袁師父,袁師父收到後真是欣喜萬分!

引用文章練功修行與神奇醫學5拜師學藝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沉潛
2009/07/31 19:07
舉手之勞

>我只好起床板,一直抄到亮,終於完成了。

我只好起床板,一直抄到亮,終於完成了。

有您真好

山居的隱士2009/08/01 11:26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