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國際】【宣傳】如何破解當前歐美的宣傳攻勢
2021/04/26 02:40
瀏覽118,762
迴響170
推薦43
引用0

(本文寫於三月中下旬,因其他管道要求獨家時段而延遲在博客發表)

我在一年多前,就預警美國民主黨上臺之後,必然會利用新疆議題來破壞中歐關係,然而事到臨頭,外交部依舊是左支右絀、手忙脚亂,讓衝突不斷升級。而華語界的評論者,不是無視現實、自我慶祝,就是埋怨立場、一味怕事,兩者都只有負面價值。當然上峰已經很明顯地下令不得退讓,但不論這是出於戰術性、還是戰略性考慮,前綫的執行人員都有責任在維持己方尊嚴和利益的前提下,避免中歐關係的惡化。我覺得過去幾天的外交對話,並沒有很理想地達成這個任務,讓人看得心急,所以抽空寫了一篇短文,希望能有實際的影響和貢獻。因爲目標對象特殊,所以必須從頭説起,比較囉嗦,博客的日常讀者請見諒。

==================================================================

本周歐盟響應美國的號召,以新疆為話柄,對中國實施制裁。表面上是兩者沆瀣一氣、狼狽爲奸,實際上歐美的出發點有本質性的差異:美國是始作俑者,其體制幕後的權力精英從保護自身的國際利益出發,必須打擊國力上升到足以威脅霸權的任何國家,所以早在十幾年前就預先安排宣傳藉口,對其國内國外的受衆做洗腦,準備對中國做全方面的誣衊,新疆只是幾十個被嘗試的口實中,獲得受衆最大反響的那個,而歐洲則是最大最重要的受衆。

美國建制派對内對外的宣傳口徑,近年來被華語界貼上一個標簽,叫做“白左”;其實是把舊有的基督教和種族主義重新包裝,深藏在將現代科學和倫理學的詞匯搬運、扭曲、重組而製成的糖衣外殼之内,其核心思想依舊是白種人先天優越、是全人類的救世主;白種人所傳播的教義,是普世真理;由白種人統領的國際體系,是天然規律,不可侵犯。但凡敢拒絕這些原則的,都是壞人、甚至非人,可以使用任何手段來打入地獄。

這個表面上反對宗教和種族主義,實際上繼承其非理性自我優越感的白左思想體系,從1960年代在美國和北歐發源,很快傳遍西方工業國家,成爲主流學術界、媒體和知識分子階級世界觀的基礎;近年來更加走向極端,產生了“政治正確”至上的“Woke Culture”和“Cancel Culture”。由於白左宣傳享有脫離現實真相、本身邏輯不必自洽的編造自由,仍在堅持舊有宗教和種族主義的美國右派爲了互懟,也依靠抹殺事實和違反邏輯來與其競爭。這個對立,往往會迷惑外界的觀察者,以爲是真假善惡之間的鬥爭,實際上是同一個愚蠢、虛假、邪惡、醜陋的文化的一體兩面。

所以當遇上中國這樣由有色人種建立、獨立於西方宗教思想體系之外、又不願承受剝削使喚的自主國家高速工業化,崛起到可能與西方世界平起平坐之時,受威脅的不只是美國的霸權利益,也是歐系文明中根深蒂固的優越感;既然這個優越感是歐美左右兩派思想的共同核心,自然可以用來統一立場,一致對外。

看穿西方宣傳思想體系的本質,讓我們能夠在戰略上藐視他們;但在戰術上,他們有著百年來包裝無數資本利益的經驗,又不受事實和邏輯的羈絆,花樣層出不窮,必須審慎以對,給予高度的重視。

歐美的知識分子同樣受白左思想的矇騙,都是謊言鏈的第二手;但美國的政經領導階層是第一手的啓動者,而歐洲的政經精英卻處於第三手的被動反應地位。我們在選擇應對戰術的過程中,必須對這個差異有充分的認識和考慮。最直接的效應,是美國(以及英、澳、加等Anglo-Saxon系國家)的媒體和聽衆完全不可能接受任何爭辯和説理,可以徑行忽略。歐洲是被欺矇利用的一方,才應該是中方宣傳反擊的重點;但正如所有陷入邪教或傳銷洗腦的被害者,他們已經沉迷於非理性、反科學的思維,光是列舉事實和邏輯,必然無效;中國官僚體系所慣用的,反復直述標準結論,更加只會有反效果。

這裏唯一可行的方案,是利用白左思想中的自我矛盾,依循他們自己的敘事規則,指出他們違反所信教條的行爲。因爲他們對事實和邏輯已經免疫,這些宣傳上的反擊不能有任何深度和長度,越淺顯越簡短越好。換句話説,最近中國駐外使節,有發表長篇大論來列舉事實和論點的,都是在浪費口舌和版面資源。正確的戰術,是一次只專注一個議題,用一兩句話解釋清楚,反復强調,然後用簡單的實例來作佐證。這些例子不須要與核心議題有邏輯嚴謹的因果關係(Causation),但必須是受衆無可否認,而又有明顯連帶類比關係(Correlation)的事件。

實際應用上述的原理在新疆這件議題上,可用的核心反擊論述是像西方的“無罪推定”“Presumption of Innocence“原則,亦即中方沒有在輿論上得到“公平審判”“Fair Trial“。中方可以指出美系媒體的渲染,既沒有實證、也沒有旁證(Circumstantial Evidence),完全依賴利益相關者和瘋狂妄想者的一面之詞。而媒體這種不負責任、不加核實的仇中態度,反過來鼓勵越來越離譜的編造,正是“Fake News”的典型運作機制。

光是這樣幾句話,當然不會被當真,所以必須附帶對方無可反駁的實例。我在過去幾年,一直未雨綢繆,準備提供這些宣傳上的彈藥,例如2019年12月《現代英美的假新聞體系》一文所介紹的,英國人韓飛龍(Peter Humphrey)對西方媒體宣稱他收到來自上海青浦監獄外籍犯人的求救信,夾帶在他們被强迫無償勞動所生產的英文賀卡產品中。然而簡單的網絡搜索就可以發現,韓飛龍幾年前在青浦監獄服刑期滿之後,回到英國住在一個叫做Surrey的小鎮,而他所宣稱的這張求救卡片居然是在相鄰的Tooting鎮上買到的,距離他的住所不過幾分鐘車程。這樣的巧合機率是天文數字,和英國媒體不加核實、直接照印的反應,都是極佳的把柄。然而當時中國官方完全無視這些細節,只用一句“查無實證“來回應,在西方人眼中等於是默認,對當前的新疆爭議不但無益,而且幫助對手加强先入爲主的有罪認定。

短期内,中方應該充分利用仇中謊言露出的破綻,反復劃清重點,也就是所有的指控都來自有仇(如韓飛龍)、有癮(如Adrian Zenz)和有鬼(CIA和美國國務院所操控的諸般機構和人員,例如世維會)的造謠者。進一步可以要求歐盟列出切實的指控細節,説好如果證僞必須懲處假新聞來源,然後尋找客觀的第三方國際組織公開認證,類似WHO在新冠病毒溯源過程中的角色。

長期來看,應該把反制假新聞制度化,建立專業國際組織,在第一時間審查指控的實證基礎,要求將指控依照法律標準明列出來,並且對造謠指控者、傳謠的媒體和無端提起制裁的政客要有事後追訴、懲罰的機制;換句話説,就是一種專門處理毀謗罪的國際民事法庭。

問:目前主要是在介绍“白左”是什么,能否将近2年来的手法进行分类,总结特点并举例说明?

答:白左教條向來本身邏輯就不自洽,所以運作規則必須是先極度簡化成爲口號,反復洗腦成爲普世公理,需要時翻出來直接當標簽來貼,受衆心中自然跳過邏輯推理而直接定義好壞。在誣衊中國的應用上,美國和其所間接掌控的歐洲媒體主要通過三個角度:“人權”用在新疆和新冠防治;“民主自由”用在香港和台灣;“軍事侵略”用在南海和印度。這其中以新疆“人權”議題最嚴重、也最離譜。中方回應的基調,除了正文中建議的,在當前爭議升級的關頭上,要求對方先明確定義指控細節(例如奴隸勞工采集棉花),以便逐一駁斥,並避免事後改變説辭、重訂標準之外,平時最有效的對應,是以彼之道還施彼身,例如美國指控中方在新疆做種族滅絕,我們應該把北美印第安人從17世紀初到21世紀的人口消長與同時段新疆維族的人口數字做對比。澳洲原住民的人口變化,和北美也很類似。此外,維族平均收入和平均壽命在過去30年的成長,也應該統計出來和北美、澳洲原住民做比較。

問:能否举例并进行论述支撑?

答:正文中稍後,以及這裏前一個答案,都給出實例示範。更進一步,可以考慮把英美假新聞對其他國家的誣衊也一並提起,例如俄國反對派Navalny自稱被Putin用神經毒素試圖謀殺,還提供了“俄國特工”的口供,這種明顯的自導自演,與Peter Humphrey的編造如出一轍。其實要接受他的説辭,邏輯上必須假設整個龐大的俄國,只擁有一種神經毒素,幾年前在英國“下毒失敗”之後,還找不到更有效的毒藥來換用;這是漫威漫畫中反派故事的邏輯,幼稚到可笑的地步。Putin一直隨便Navalny去搞,可能就是因爲後者的故事漏洞太多,以爲他會自取其辱,沒想到仇俄勢力滲透德國軍政單位太深,連給Merkel的報告都敢造假。像這樣的歷史經驗,至少可以用來做爲與俄國協作的嵌入點。

另一個被忽視的造假故事,則更加嚴重,非常適合中方反擊之用,也就是OPCW(Organisation for the Prohibition of Chemical Weapons,禁止化學武器組織)幾年前在英國MI6幕後控制的“白頭盔”組織(全名“叙利亚公民防卫”)假造敘利亞政府軍使用化學武器的證據之後,參與調查的報告被土耳其裔的總幹事强迫篡改。這件事在過去幾年被OPCW内部的專業人員反復泄露,但歐美主流媒體一致封殺,只有美國異見網站《Grayzone》堅持揭發,參見《5 former OPCW officials join prominent voices to call out Syria cover-up》。我認爲這是非常適合中國外交部在正式場合(如聯合國大會)大做文章的題材。

問:能否进一步细化说明实现路径?

答:在多次舉證,證明西方媒體有系統地造假之後,應該聯合其他被害者,尤其是俄國和非洲國家,要求對誣衊其他主權國家的假新聞,提供上訴抗辯的管道。英美必然會以“新聞自由”為説辭;中方的反擊,應該一方面指出美國要求Facebook和Twitter來管理監控網絡新聞,連前總統Trump都禁掉了,怎麽能把私營企業都享有的權力拒絕賦予聯合國級別的官方組織?另一方面則可以從“無罪推定”和其他法律權利出發,指出美國憲法保障嫌疑犯在法庭抗辯的權利,國際上,ICCPR(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公民權利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14章第1節(Article 14(1))明文規定:“All persons shall be equal before the courts and tribunals. In the determination of any criminal charge against him, or of his rights and obligations in a suit at law, everyone shall be entitled to a fair and public hearing by a competent, independent and impartial tribunal established by law”“所有人在法院和法庭上一律平等。 在確定對他的任何刑事指控或其在法律訴訟中的權利和義務時,每個人均應有權由依法設立的主管,獨立和公正的法庭進行公正和公開的審理”。國家是人民的集合,14億人的共同權利,怎麽可以被無端抹殺?

這裏最理想的目標,是設立一個反制對外國做毀謗的國際民事法庭,供受害國家對虛僞的國際誣衊指控做正名反擊之用。如果做不到,至少應該有反假新聞的審查組織,在第一時間標識一面之詞,公平裁定某條消息欠缺實證;並且對帶頭散佈謠言的賬戶(亦即媒體以及幕後的董事、總經理和總編輯)做記點統計,一旦成爲纍犯,就賦予“造謠慣犯”的標簽。這都是Facebook和Twitter應美國建制派要求已經日常進行的工作,沒有理由聯合國不能照辦。

【後註一】多年來我在留言欄反復提起《GrayZone》,到本篇博文,更明確在正文内指出其對中方的參考和佐證價值。雖然《觀網》主頁編輯在當前審查標準下,選擇不轉載最近的博文,昨天我很高興看到他們對Max Blumenthal做了專訪,參見《专访马克斯·布鲁门特尔》

【後註二】雖然我在留言欄,已經把民主黨對下一波追訴新冠起源責任宣傳攻勢的籌劃醖釀反復解釋過了,但今天(2021年六月25日)看到《NY Times》也發了長篇大論,如此一來下至《Vanity Fair》、上至《The Economist》、左派的《NY Times》和 《CNN》、右派的《WSJ》和《Bloomberg》、中間派的《Reuters》全部到齊,應該是只等聯邦政府的“調查報告”一出臺,就會正式發動全面的國際抹黑攻擊。上周《Lancet》一個為中方説話的專家被迫從WHO離職,這是非常不好的徵兆,似乎是外交部無視我的警告和建議,沒有主動占據科學高地,整合專業良心力量;希望事情不會有我擔心的那麽糟糕。

【後註三】我以前曾經專門撰文介紹過Sabine Hessenfelder(參見前文《高能物理界的新動態》);不過她並不是當前英語世界中最佳的科普作者,那個頭銜應該屬於Ethan Siegel。他作爲《Forbes Science》的專欄作家,其科普文章是我所知最博學、最深刻、最詳細、最準確的(他自己的專業本行除外;這是因爲他還在做研究,所以關心的必然是仍然處於Speculative階段的議題,也必然須要在許多可能理論中挑選自己喜歡而且方便發論文的路綫;很不幸的,這是所有尖端科研人員的通病,包括Hessenfelder在内,基本無法避免)。這裏(參見《Ask Ethan: How Can You Be So Sure That Covid-19 Didn’t Happen From A Lab Leak?》)是他在六月11日發表的對新冠起源的解説,非常精確、有效、全面地駁斥了英美當前的所有陰謀論,這正是我反復强調的國際良心專業人士的作用。雖然他的論述層次太高,不適合外交部直接拿來引用,但是動員中國科研界與歐洲專業人員交流討論的時候,這篇文章是完美的準備稿

【後註四】2021年七月7日,24名生醫專家在《Lancet》為武漢實驗室發聲。結合過去幾天一系列相關報導,似乎外交單位終於同意我向來的建議,亦即藉助國際良心科學人的力量,把爭議轉化為科學與政治的鬥爭。雖然有點晚,但希望還來得及打破Biden上臺以來醖釀已久的這一波宣傳抹黑攻勢。

【後註五】2021年七月8日,《BBC》登出一篇介紹美國華裔與當地右翼民粹合流的文章(參見《Going undercover to infiltrate Chinese-American far-right networks》),雖然口氣很委婉,内容也沒有什麽出人意料之處(基督教原教旨主義信徒,Proud Boy贊助者,參與衝擊國會,迷信QAnon;《大紀元》和其他抹黑中國的謠言製造機則當然一字不提),但英美宣傳管道願意談一個敏感的題目,本身就反映出幕後操控者的特定政治需求。這裏我認爲英美建制派開始有所警覺,爲了提防這些豬隊友一味胡搞捅出難以遮掩的醜聞,準備事先劃清界綫。

【後註六】去年(2020年)夏天,美國曾鬧出一波“神秘中國種子”事件:有幾百個消費者對媒體宣稱曾經莫名其妙地收到來自中國的植物種子,引發了全國性恐慌,各種陰謀論層出不窮,聯邦和州級的農業和衛生組織紛紛介入,深怕這些種子是變種雜草或夾帶病毒,但都查無實據。當時我除了懷疑那些人無中生有、杞人憂天之外,也考慮了另一項可能,亦即美國電子商務界十分流行的一個騙術,叫做“Paypal payment & non-delivery scam”:騙子利用美國郵局提供追蹤服務並不詳列派遞的街道地址、只確認送到某個鎮上(以“保護隱私”)的特點,故意把便宜的垃圾貨品發送到同一個鎮上隨機選擇的錯誤地址去,如此一來支付系統如Paypal誤以爲貨已送到,就會駁回買家要求退款的申訴。那些神秘種子的包裹,往往有海關標簽說内含物是首飾,似乎與這個可能性相吻合;但是這個騙術的收件人姓名,必須對應原買家,而不是假地址的住戶,這和我看到的報導有抵觸,所以當時我只能在心中標識“存疑”,遠遠不足以公開討論。

猜測歸猜測,這類疑問最終還是要靠跑腿追根究底、徹查事實,才能真正水落石出。經過一年的沉澱,終於有美國記者願意花時間發掘真相,他的研究結果發表在《The Atlantic》上(參見《THE TRUTH BEHIND THE AMAZON MYSTERY SEEDS》),原來果然是庸人自擾,每一個被仔細檢驗的案例,都是美國買家自己在2020年初網購種子,沒注意到賣家來自海外,後來因爲新冠疫情影響中國商業運作和國際郵務送遞,這些包裹延遲了近半年才送到,買家已經忘記自己曾經訂購這些廉價物品。再加上植物種子依法不能簡單入關,於是這些中國商家故意假稱是其他商品,進一步引發誤解,然後Fake news利用仇中、恐中心態炒作起來,才成爲又一樁可以抹黑中國的故事。等到一年後真相被澄清,早已不可能扭轉大衆的印象,又一次印證了我多年來在本部落格反復解釋(例如《大衆媒體的内建矛盾》)的道理:也就是“造謠一張嘴、闢謠跑斷腿”;如果我們不想被陰謀論帶歪,就務必堅持有一分證據、說一分話的原則,正是出於這個考慮,我始終特別强調Occams Razor和Russells Teapot的重要性。

【後註七】2021年八月29日,“世界对白”送來私信 :“ 有两位读者都拿这篇文章来讨教,搜:‘从冠状病毒专利的角度看新冠病毒溯源:大卫·马丁在德国新冠调查委员会上的证词’(參見《硬核助攻外交部!从美国冠状病毒专利,深挖新冠病毒真正来源!》,初始來源是:新青年说1921 微信号)。”以下是我的評論:

唉,那篇討論是David Martin基於自己接觸過的一點事實(亦即專利申請),然後出於個人對陰謀論的信仰、對背後科學的無知、以及有心忽悠的動機,在邏輯上做出一連串跳躍、發明和誤解,所得到的歪論。

首先,如果他稍有點生醫常識,就會知道在2012年CRISPR被發明之前,基因修改是一件十分困難而且不精確的工作,根本不可能對病毒做出他所討論那個級別的人工演化(在那之前,只有像731部隊做大規模人體實驗才有一點可能得到所求的病毒演化,但那顯然和Martin所談的是兩回事)。其次,美國企業和個人一遇到新的機會,就機關槍打鳥,把所有合理和不合理的技術和“模式”通通注冊申請專利,是上世紀就開始的事;他自稱行内專家,卻故意不提,顯然是有意忽悠聽衆。連CDC去搶注病毒基因的專利,也是衆人皆知的事,不過原因不是CDC自己想要拿病毒幹什麽,剛好相反,是因爲90年代就有Patent Troll搶先登記,事後再對真正的研究人員強收過路費,所以CDC爲了保護學術界免費研究的自由,才會被迫出面下場搶標。

美國專利系統在70、80年代,被一個搶注條碼專利的人徹底破壞,早已喪失原本的精神。到了1999年,又出現了另一個被資本收買而做出的詭異判例(亦即Amazon的“1 click patent”,開啓了“Business Process”也可以申請專利的先河)所以才會有他討論的2000年代那批搶注專利的風潮。當時連我工作的幾家銀行都不斷要求把日常業務流程整理出來申請專利,就更別提生醫界了。你就算要申請拿黑洞來發電,也絕對過得了美國專利局的審查;但這裏的邏輯斷點,在於有那個專利,完全不代表有相對的技術和能力去做到,甚至連去嘗試的意願都往往不存在,純粹就像中國流行搶注商標一樣,占地攔路搶錢罷了。大陸的陰謀論信徒,對台灣那個“高端”疫苗利用文字聯想來誤導消費者(它至少沒有字面上的謊言,也不難查明),譏嘲交加,但對這種符合自己偏見的同類騙術,卻極樂於相信傳播,這已經不是五十步笑百步,而是百步笑五十步了。

更進一步去深究,M.CAM的董事長David Martin,其實是個典型的Crackpot(他的正業是賣書和給演講,亦即Self-help Guru,自稱是“Fully Human”,參見他的Youtube Channel),M.CAM則是典型的一人公司(雖然可能有雇用專門對一人公司提供非專業助理服務的第三者接綫生),網絡流傳的訪問視頻,也絕對不是來自什麽“德國新冠調查委員會”。那個做翻譯的“新青年说1921微信号”,如果只是不懂專業細節還情有可原,這麽簡單明顯的事也去編造出來,顯然是有意要為大陸現在流行的陰謀論火上加油,順便賺取點擊流量。問題在於,你搞這些反智的陰謀論,只有國内的傻B爲了求爽而樂於相信、討論和傳播,在有實際意義的國際論壇上,反而是拿槍打自己的脚。你以爲歐美的知識分子不會去查M.CAM和David Martin是怎麽回事?(參見《New ‘Plandemic’ Video Peddles Misinformation, Conspiracies》)“德國新冠調查委員會”更加容易揭穿,因爲它根本就不存在。

這個“以毒攻毒”的反智宣傳策略,不但是在訓練外宣的目標聽衆,只要看到來自中國外交部的發言,就直接當作謊言(事實上這個案例也的確是謊言)扔進垃圾桶,而且自然會吸引全世界最愚蠢瘋狂的人作爲盟友,正直懂事的人則成爲敵人。我一再説過,國際宣傳事關國家利益,不能因爲搞假新聞是不道德的事而不加考慮,《RT》就是正面的例子。但俄國在MH17一事上徹底理虧,把水攪渾毫無負面代價;中方在新冠起源上沒有類比性。此外你必須量力而爲,否則弄巧成拙,就有很强的反作用,尤其絕對、絕對不能由外交部官方直接下場去搞。中方光是在這個外宣策略選擇上,就明顯展示出所有承辦的相關人員(不含趙立堅和其他發言人,因爲他們只是拿稿照本宣科,決策不是他們的責任)不入流和不適任的程度,下起想出餿主意的智庫和推薦騷操作的幕僚,上至批准自殺行爲的副部級官員,都應該被要求寫檢討書才對。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70) :
170樓. PKT
2021/08/21 07:53
90天期限就快到了
 看前一段时间cnn和nyt的论调,感觉是在为拿不出有说服力的证据找借口。请问王先生,民主党后面还会重点打溯源这张牌吗? 有没有可能直接伪造关键证据?
你説到關鍵了:Biden原本計劃的調查報告已經延期過一次,最近也不再積極造勢,顯然是找不到合適的材料,那麽最後的疑問就在於他們敢不敢直接僞造。不過幾個月前我已經解釋過,不能太配合WHO的調查,正是因爲原始數據給的越多,越方便有心人斷章取義,製造假結論;中方既然沒有上當,美方自然很爲難。 王孟源2021/08/22 01:22回覆
169樓. Alfrenus
2021/07/28 17:53

感觉西方向WHO施压要求对中国进行二次新冠溯源调查的浪潮越来越大了,CGTN联系到了WHO专家组的一位俄罗斯籍的专家,https://twitter.com/Frontlinestory/status/1420316548183379972?s=20感觉如您所述,的确不太合适由CGTN出面,由GrayZone或者RT更合适;然而,目前似乎只有这一位俄罗斯籍的专家出面说明了WHO受到了美国的压力,但是其中的细节信息都不甚明确,而且言谈中也提到了自己俄罗斯国籍的背景因素。我担心其他专家是否受到本国的政治压力而没有勇气站出来说明真相。

歐美科學界願意說真話的人,還是不少的,問題在於中方的宣傳和外交主管單位不知道動員己方的學術人去交流協調,而後者似乎忙著假造自己的論文而沒空或沒臉和國外正義人士交往。
留言時,請注意不要在文字後面留下太多空行。 王孟源2021/07/28 21:39回覆
168樓. 雷霆霹雳震霪霾
2021/07/26 22:40

回167楼,我也是传播学学生

最讽刺的是,这位教授还是深获宣传部门器重的‘网络舆论治理’ ‘整治网络假新闻’ ‘增强政府公信力’ ‘传播中国价值观’ 等重要项目的负责人,地位不可撼动的学术泰斗。怪不得年初国安部门抓了一批接受境外势力雇佣的大学生,全部是新闻传播专业的。

那麽理工科學生應該考慮當記者或編輯,以便從内部做改革,不是嗎? 王孟源2021/07/27 07:53回覆
167樓. Submarine
2021/07/26 20:26

刚才看到报道,北师大新闻传播学院执行院长、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专家,喻国明教授,身为国内新闻传播学领域排名第二的绝对权威,在河南灾情面前冷嘲热讽、移花接木、造谣生事,不断抹黑救灾报道。网友指出他的错误,还被倒打一耙污蔑为“有组织的反攻倒算”。

不仅如此,这位权威在去年武汉疫情初期于美国访学,对于美国民众不带口罩大加赞扬,力挺方方的“日记”,种种劣行不胜枚举。这也不断地证明一点:国内的新闻传播学界真的是不堪使用,冰冻三尺绝非简单就能化解的。

教育部無力履行職責,也是我們吐槽過幾百次的話題;請自行復習。 王孟源2021/07/27 07:52回覆
166樓. Submarine
2021/07/26 03:44

事实上不单单是英美的宣传攻势,还包括民进党和法轮功为代表的来自华文圈的骚扰攻势。民进党的1450网军不仅在毒害台湾人的思想,而且还不断地在大陆进行他们一直念叨的“认知作战”。任何大陆的社会热点事件总少不了他们的声音,从新冠疫情、49中事件到这一次的河南暴雨,各种刻意制造的谣言不断地被喜欢阴谋论和有特定目的的人群在网络上传播,甚至可以出圈被外文媒体转述。1450在新冠疫情前期传播的谣言甚至导致更多地武汉市民涌向当地医院,恶化了当时武汉医院的交叉传染情况。

一方面来说,普通网民和老百姓需要对于谣言要有足够的警惕心理。另一方面,政府对于这种社会热点事件的反应能力和速度都需要不断提升,因为对手也在不断进步。当然依然有很多阴谋论爱好者和反共反华人士不断地信谣传谣,甚至可以自我鼓吹“谣言倒逼真相,当时我永远也不相信真相”,这些人也需要打击。

中宣部無力履行職責,是我們吐槽過幾百次的話題;請自行復習。 王孟源2021/07/27 07:49回覆
165樓. 芳草鮮美落英繽紛
2021/07/23 03:45
學者Kishore Mahbubani最近提到,德國前總理Schmidt在1998年聯合國討論會提出,應該要有一個人類責任宣言(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esponsibilities)與《世界人權宣言》相互補充,結果沒有一個西方國家附和。這個故事給我啟發。我認為人類責任宣言是很好的想法,可矯正西方國家濫用人權議題的歪風,而且特別適合由中國提出(內容需要重新擬定)。一方面它契合中國的文化(儒家)、國情(社會主義)、與國際理念(人類命運共同體),另一方面,許多責任具有普世性,符合人類的生物本性(如成年人對下一代的責任),提倡起來不難獲得非西方陣營的支持,也確實對人類整體有實際好處。請教先生的看法。
我對這事不熟,不過聽來合理。當然在中美已經撕破臉的前提下,執行起來可能不容易;但這是中方誤信英美外宣幾十年的後果,就在2017年整個華語世界還只有我一人敢説美國的對華政策就是“謀殺”,想要未雨綢繆實際上是沒有可能的。 王孟源2021/07/24 03:02回覆
164樓. wl5624492
2021/07/19 20:29
近期外交部一直猛批昂撒的血腥历史,碰巧加拿大又连续自爆,可见中央采纳了您的策略。惊讶的是今天"环时"做球给外交部(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kaT2HUkG58)除了德堡阴谋论外,更强调美方政治打压,不尊重科学,希望世卫公平对待溯源问题。您觉得这样的发言能否得到正面反馈?加上楼下提到的谭德塞改口,是否会很被动?

另,关于反驳假新闻,前几天外交部把彭博社的抗疫排名公然鞭尸是好的表现。最近又有外国网红被主流媒体扣上通中的帽子,其中一名德国女孩准备反告媒体。可否趁机把事搞大,用侧翼资助她打赢官司以打击媒体信用?

很抱歉,还有两件无关的事想请教您:一是【俄罗斯主权财富基金人民币比例被提至30.4%,完全剔除美元 】这代表中俄已经合作,又或者只是俄方的试探?二是阿富汗的局势。中方肯定不能往坟墓里跳,但最近发生的恐袭表明巴基斯坦境内也很不稳定,这牵扯到中方的生命线。中方又该如何应对?
我也注意到最近外交部終於開始拿Anglo-Saxon集團的歷史和文化來做文章;至於他們的靈感是直接來自我的建議(參見《再談Biden任期内的中美博弈等議題》),還是間接地經由多年來部落格對華語公共輿論的潛移默化、引發其他作者的轉述演繹,我們無法確定。
中方應對美方壓迫WHO的正確做法,是由國際性英文媒體(例如《RT》或《Grayzone》)出手,尋找必然存在的WHO内部良心人士,暴露美國政治壓力如何運作,並且與2003年Iraqi WMD劃上等號。
俄國央行去美元的過程醖釀已久,和中方沒有什麽關係;反而是後者慢了不止半拍(當然中俄國情不同,中方的去美元化不能從自己的外匯儲備做起,第一步重點是貿易和援助),顯然高層有必要對專業管理人員强調不能只看金融財務、必須服從大戰略需要的考慮。
Taliban如果完成統一,就必須從革命奪權轉爲治理發展的模式。20多年前,他們采取毛式思路(亦即理念空想壓倒現實真相,剛好也是臺獨的基本心態,所以才會有紅綠衛兵的先後對照),結果自然失敗(在軍事失利之前,經濟和内政已經出現嚴重問題和挑戰)了;這次捲土重來,似乎有些反思。若是他們執政後有心搞實際建設,又能維持政局穩定,那麽中方小規模謹慎合作是合理的。 王孟源2021/07/20 10:31回覆
163樓. 路哥哥
2021/07/19 08:23
WHO总干事谭德赛是不是被美国收买了?会不会造成大麻烦?
不是被收買,而是被脅迫了。我早説過,WHO的專家意見才是關鍵,中方必須動員外交和科研行業資源,支持鼓勵他們說實話。 王孟源2021/07/21 03:52回覆
162樓. AbzX5
2021/07/16 01:45

我有新的思路. 我认为过去"外宣"的说法太笼统了, 实际上外宣要细分为侨宣, 外宣, 敌宣, 三者传播规律都不同. (1) 海外华人与中国大多有联系, 熟悉情况, 主要障碍来自台湾资助的华文反中媒体, 侨宣的解决, 实际上有赖于习能否第三任期解决台湾问题(当然明显荒诞不经的法轮功主媒体保留效果更好). (2) 外宣对象主要是非英语国家和英语国家中对政治兴趣不大的民众, 对于他们, 要低调间接的表达出中国是个正常国家, 反衬出英文媒体报道中国的荒诞不经, 就算宣传成功了. (3) 最后才是敌宣, 也就是主动发动攻击的盎格鲁萨克逊国家精英, 对于这些人, 建议要上特殊手段, 需要向俄国借点人, 派出"白皮郭文贵"卧底搞乱地方阵营才行.

现阶段中宣部没有专门外宣机构, 只有国新办和CGTN负责外宣, 建议成立专门机构负责对外三宣才能把工作做好.

你的看法我不同意。
首先外宣針對的目標受衆,僑民無關緊要,敵方不可能接受中方説辭,只有歐、亞、非、拉這些第三方才兼具價值和可行性。其次在内容上,雖然針對第三方,依舊要和戰兼顧。和平議題又分内外:國内的進步和富足(這又分親善和敬畏兩種效應,參見上月的討論),以及對外一帶一路的雙贏;與美宣對戰也分攻守:進攻是揭Anglo-Saxon和Fake news的瘡疤,防守是聯合全球良心和專業人士,對抹黑謠言見招拆招。正因爲内容的類別已經太多,在目標對象上必須精簡,否則徒然亂了自己的陣脚。 王孟源2021/07/16 02:52回覆
161樓. 大一統理論
2021/07/07 18:03

看到樓下討論一篇很有意思的觀點「以社會主義為招牌的政權成立至今有超過100多個,為什麼只有中國能把經濟發展水平持續提高?並在未來30年可能超過西方」主要原因在於1.古巴、朝鮮、越南、南斯拉夫、蘇聯,並非他們不想持續提高到超過西歐北美的人均所得,但是他們經濟內循環的規模支撐不了「全產業鏈在國家內部」發展,比如說古巴在1960年代是一個很有理想的政權而且在教育和醫療方面讓許多脫貧,識字率大幅度提高,但是不管醫療和教育制度在先進只要碰到鐵一般的經濟規律「規模報酬遞增」大產業航空、電子、重化工業在內部發展就不可能,因此古巴如果沒有蘇聯核導彈支撐安全,他支撐不過1960年代就會被美國入侵,而且就算靠地緣政治活了下來,古巴人均GDP一直沒有破1萬美元的原因在於美國經濟制裁因此只能搞搞旅遊業,如果沒有這種制裁封鎖讓古巴經濟在全球自由分工可能人均GDP超越歐洲小國和新加坡不是難事,前蘇聯和20多個國家人口規模5億搞了一個產業鏈相互分工的經濟互助發展委員會「簡稱經互會」分工下古巴才能發展,這也是北韓70~80年代人均生活水平比中國高「經戶會一垮」北韓就被中國超越而且北韓沒石油,而經戶會整體人口規模一直都沒有超過西方和全球化分工的產業鏈,,蘇聯是這100多個國家人口規模第二大的約3億多還是無法超越西方整體分工的規模和精細化程度,人口規模有多重要舉個例子民航工業日本有約1億多人口一直有能力造出大型運輸機,但是卻不可能在民航客機市場超過空巴和波音,不是日本不想而是就算造出來只能做內銷單位成本太高沒有競爭力,這裡中國是唯一超過人口規模10億等級的國家因此才有可能在國家內部搞全產業鏈做內銷市場活下來突破西方封鎖和科技制裁,前蘇聯一樣受到巴黎統籌條約制裁,很多精密數控機床都要依賴進口,這裡「一國社會主義」和「國際社會主義」之所以在蘇聯剛成立托洛斯基和史達林發生路線之爭原因就在於這裡,蘇聯經濟內循環的人口規模不可能超過西方時間一長就會落於下風,而一旦老百姓感受到生活水平不如西方下意識憑直覺會懷疑體制,而不是去分析經濟學規律「分工決定產業鏈精細化程度」規模報酬遞減程度和產品的單位成本,而人口又決定分工

2.這100多個國家有些是在很落後地區建立的,比如阿富汗、非洲等等很多是依造蘇聯模式在建設缺乏體制創新,比較特別是南斯拉夫的鐵托,南斯拉夫基本國策是兩邊搖擺一般靠向蘇聯一般靠向美國等西方,所以在兩邊都要到不少物資和技術人均GDP有超過蘇聯,但是他的基本缺陷在於南斯拉夫地方分權的架構在鐵托一死南聯盟就分裂了(後來又有北約入侵)

離題太遠了,到此爲止。 王孟源2021/07/08 08:56回覆

西方制裁是一個外來因素,但絕大部分“社會主義”國家的内部組織和政策選擇也有嚴重問題:你不能說大躍進和文革是外加制裁的必然結果;Stalin的殘暴、Khrushchev的莽撞、Brezhnev的腐敗和Gorbachev的天真幼稚也不能怪到英美頭上。事實上,領先團隊對後來的競爭者無所不用其極地打壓,是自由市場的必然現象,有智慧、尊重科學思考原則的領導人,原本就應該把它納爲主要考慮,事先根據客觀環境來決定發展步調和方向;我不是還特別寫了《恐龍的起源》嗎?當然,這依舊是件極爲艱巨的任務,所以才會比革命奪權困難罕見得多;不過那不正是我所説的重點嗎?

至於你談體量,則完全Off the mark;剛好相反,越小的經濟體,越容易致富,畢竟真正賺錢的,不是完整的工業體系,而是有利基的高端服務業,尤其是金融,香港是很明顯的例子。小國既然不可能支撐全產業鏈,硬去追求,本身就是個錯誤。

王孟源2021/07/08 00:30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