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歷史】【戰略】希特勒的戰略選擇
2020/07/14 11:29
瀏覽32,060
迴響15
推薦22
引用0

本周我在復習二戰歷史,尤其是從經濟和金融的角度來看希特勒的戰略選擇,現在把一些心得在這裏和大家分享。

希特勒在一戰後德國政壇的崛起過程,一般知識分子耳熟能詳,我不再贅述。在美國股市泡沫引發全球經濟大蕭條的背景下,原本就飽受英法欺凌的德國經濟一蹶不振,幫助納粹黨於1932/1933年的兩次選舉憑著不到44%的選票獲得執政權。

早先Weimar Republic已經計劃了大規模的赤字支出以刺激經濟,並且把主要銀行和企業國有化,希特勒繼承了這些公共工程以及其背後的推手Hjalmar Schacht,在1934年進一步提拔他為經濟部長,但是對國有化政策做了修正,允許企業原本的業主買回所有權。這並不是在放鬆對經濟的管制,剛好相反,是爲了將德國資本力量和納粹黨緊密地綁在一起,實際上對企業的監管控制比以往更加地嚴格和細密。

Schacht是一個稱職的經濟學者,在任内不斷推動國際貿易和國内工業的平衡發展,但是希特勒的經濟認知與他的政治觀點一樣,是極爲陳舊而扭曲的殖民主義和種族主義思維,其核心是所謂的“Shrinking Markets”:這個理論認爲隨著更多的國家完成工業化而躋身先進經濟體之列,國際上的原材料供應和工業品市場不止會因競爭而出現相對性的稀缺,而且1)因爲這些後進國家也會試圖建立本土工業,從而擠占從事第一產業的人口和土地,減低可出口其他國家的原材料數量,並且2)本土企業必然會享有政治優先,從而對進口工業品發生替代;其總效應是材料來源和市場規模在絕對值上也會減小。

根據這個理論,希特勒推導出兩個決策原則:首先,德國的經濟必須盡可能自給自足,避免依賴未來越來越困難昂貴的進口,而且必須接著減少技術外流來延緩後進國家工業化的步調,這個政策叫做Autarky。其次,因爲無論怎麽努力,德國的領土不可能完全滿足農產和礦產的需求,那麽只能就近占領資源豐富、工業化程度低的國家,將其徹底去工業化,確保原材料來源和成品市場。

這個希特勒準備占領並去工業化的國家,就是蘇聯;他所用的詞匯,是大家應該都聽説過的“Lebensraum”“生存空間”。換句話說,因爲德國是一個陸權國家,不能像西歐的海權國家那樣進行全球殖民,所以必須就近取材,在東歐建立殖民地,將當地人民轉化為農奴。這是希特勒從殖民主義出發而得的結論;有人把“Lebensraum”理解為種族滅絕,這是錯誤的。

與此同時,從種族主義的觀點,希特勒認爲蘇聯的共產體制比英美的資本主義還要更加猶太(一方面因爲Marx是猶太人,另一方面他同意資本主義會引發階級鬥爭,最終導致共產革命),所以才是Aryan民族的最大仇敵。至於英法,反而算是優等民族之間的小吵小閙,只要對方折服,德方洗雪了一戰失敗的恥辱,完全可以容許它們維持先進工業和不威脅德國霸權的國際優先地位。

基於這樣的理論基礎,納粹黨從一開始掌權就實行國家動員政策,整個經濟完全向軍事傾斜,Schacht屢勸不止。到了1936年,德國基本達成全民就業,照理應該轉爲消減赤字,重新平衡經濟,但是希特勒變本加厲,任命戈林草擬四年計劃,加速備戰(從這裏可以看出,希特勒原本計劃在1940年開戰)。這樣一來,留下兩個很大的隱患,造成日後戰略選擇上的極大困難,德國的最終失敗基本已被注定。

首先,德國的財政赤字無限增長,在和平前提下基本無法善後;戰爭不再只是一個選項,成為無可避免的終局,連預定的開戰日期都無法延展。希特勒留給自己的唯一自由選擇,是提早發動戰爭。然而更嚴重的問題,在於德國難以囤積足夠的戰備石油。這一方面源自外匯的欠缺,另一方面則是英國有意多方阻撓。後來在1939年九月對波蘭開戰的那一天,德國的石油存量居然只夠四個月的正常使用。

Schacht在1937年憤而辭職,從此納粹德國失去專業的經濟管理能力。1938年九月慕尼黑協定,張伯倫顧全大局,容許希特勒在兼並奧地利之後,又吞下捷克的蘇台德地區。這是英國的真正戰略底綫,等同承認德國復興,接受其重返一流强權之列。照理德國應該適可而止,多花幾年積聚國力,尤其是利用與英國和解的氣氛,大量囤積石油和其他戰略物資,並發展相關科技,尤其是合成燃料(Synthetic Fuel)。但是半年後希特勒就撕毀條約,兼並了整個捷克。這一方面是波蘭不斷挑釁,希特勒怒而興師,決定提前一年開戰,所以乾脆先占領捷克,但是另一個考慮,卻是捷克國庫的黃金和外匯儲備,這正是前面所提納粹德國財政管理不善的惡果。

一旦開打,英國當然封鎖來自海上的原油進口。這時希特勒還盲目樂觀,認爲一旦法國軟服,英國會主動重上談判桌;這可能是他沒有在Dunkirk趕盡殺絕的主要原因。然而希特勒在英國人眼中已經全無信譽可言,英國政壇沒有任何力量挑戰丘吉爾的强硬政策。還好蘇聯參與瓜分波蘭之後,成爲進口石油的替代來源,小產油國羅馬尼亞也倒向軸心國,德國能勉强滿足石油需求量的一半。

但到了1941年夏天,德國和占領區的經濟困難和資源短缺再也拖不下去,希特勒又一次被形勢逼迫,在盲目樂觀的前提下,把僅存的兩個月石油存量拿出來豪賭,發動了對蘇聯的侵略戰爭,企圖在年底前就打下烏克蘭這個蘇聯的穀倉和高加索產油區。當時參戰的150+個德軍師之中,只有20個裝甲師和10個摩步師;這並不是德國工業沒有能力生產更多的坦克和卡車,而是連這麽一點機動力量都沒有足夠的汽油可用,開戰後後勤供應不上更屬常態,嚴重影響部隊的戰力和速度,這是德軍沒能速戰速決的主因。然而戰事拖得越久,燃料短缺越嚴重,越須要孤注一擲做不智的戰略和戰術冒險,最終在Stalingrad輸個精光。

以事後諸葛亮的眼光來看,1936年的四年計劃是希特勒失敗的起點,他把自己的退路封死了。正確的大戰略,是在經濟上聽從Schacht的建議,建設健全的金融財政,平衡赤字,賺取外匯,預先囤積巨量的原油儲備,並且加速投資合成燃料技術。如此一來,在外交上就有餘裕可以勒馬於慕尼黑協定,然後慢慢與英國鬥而不破,逐步爭取更高的國際地位,同時靜待波蘭自己發瘋作死到沒有盟友願意出手救援的地步。

當然,我們研究歷史的主要意義,在於以史為鏡。英文有一句類似的成語:“History does not repeat itself, but it rhymes.”(一般被僞托出自馬克吐溫,其實是1970年代才出現的)説得更明確:歷史不是簡單的重複,但是總有許多可借鏡的教訓。80多年前德國挑戰霸主英國,不出意外地與現代中國崛起威脅美國霸權的過程有些共通之處,尤其健全自身經濟、完善資源儲備、穩扎穩打、鬥而不破,依舊是新興强權崛起的正確戰略。有趣的是,一旦我們深入觀察細節,就會發現類同當年希特勒的,反而是當代的美國,而中國則被後者當成當年的蘇聯一樣,是殖民掠奪和種族歧視的雙重目標。

財政管理混亂、軍事預算過大、赤字無限增長、外交傲慢貪婪,還只是三流治理能力的通病,美國真正嚴重的問題,在於它還重蹈了希特勒在思想和戰略上的覆轍。

在思想上(如果讀者認爲Trump不配叫做有“思想”,請看看Niall Ferguson的説法,參見https://www.belfercenter.org/publication/america-and-china-are-entering-dark-forest),美國同樣執迷殖民主義,希望繼續獨霸先進科技能力,不容許挑戰者建立自己的高級工業,試圖强迫後者回歸低級代工的地位。爲此,美國也采納了希特勒的兩個策略:一方面追求自給自足,要求企業產能回歸,另一方面則全力阻攔扭轉對手的產業升級。這裏唯一的差別是美國人不只準備使用武力,而是從外交、法律、經貿、金融、宣傳等全方位出手,而且有著以往成功瓦解其他挑戰者的經驗。

在戰略上,希特勒無視自身的致命短板,不未雨綢繆,一味盲目樂觀。美國人也是一樣的,只不過納粹德國的罩門在石油供應,而現代美國則極度依賴美元的國際儲備貨幣地位。美國的長臂管轄、經濟制裁和濫印鈔票,無一不是在催促全世界趕快推翻美元的地位,卻沒有考慮到一旦失去了美元的購買力,美國自然也不再能夠維持軍事、外交、經貿、金融和宣傳上的力量。

希特勒的軍事冒險,不只為德國帶來極大的災難,而且是數敗俱傷、終結了西歐主宰世界200年的歷史。當代大國之間的直接軍事衝突,在戰略核武器的背景下,代價遠遠更高;雖然這也大幅減低了美國動武的動力,但中方並沒有真正達到核武平衡,考慮到現代美國所展示的與希特勒相似之處,開戰的可能性依舊存在。這是一個很大的隱憂,應該儘早彌補。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5) :
15樓. 世界对白
2020/08/07 06:57

有网友在环球时报记者帖子下面@老王,希望获得答案。

个人认为就是全球化是否还能继续下去的话题,之前是实体经济和虚拟金融方面的,这次会不会把网络信息正式带入国家主权的范畴?全球化是不可逆的,但今后几年内主要经济体间对将如何处理这些争端?

大哉問。長期來看,新通訊科技、新產業鏈模式和新增財富的確是推進國際間政經整合的强大動力,不過...
首先這並不保證會是全球化,基於主權意識的地緣政略考慮,使得大型區域板塊更加可行。其次,整合不必是完全或絕對的。以汽車產業爲例,20世紀末有幾個并購的嘗試,並不太成功;本世紀比較流行的是中等程度的聯盟,例如Renault-Nissan-Mitsubishi。航空公司之間也自然形成了幾個大聯盟,聯係更鬆散些。
目前歐盟把握英國脫歐的時機,把重點放在内部整合,這會形成最緊密但也是最弱小的主要集團;美國企圖組建反中聯盟,這天然必須是中等緊密的主僕關係;中國則是尋求相對單純的經貿合作,所以可以在第三世界廣汎搜羅對象,然後以鄉村包圍城市。
未來20年國際關係的主軸是霸權交替,也就是親中集團逐步分解、吸收、壓倒親美集團的過程,歐盟基本保持中立。中國確立領導地位之後,我希望它能以理性、互助、公平的原則,持續推動全球的進一步整合,但中國必須先解決自身内部的許多問題(例如我多次討論的學術腐敗和教育公平問題),所以目前言之過早。 王孟源2020/08/12 15:32回覆
14樓. 貓靈子
2020/07/21 22:15

  個人認為:目前中國方面該採取司馬懿對付諸葛亮北伐的方針,可以在戰術上吃一點虧,但必須要在戰略上逐次消耗對手的進攻能量.美國目前的罩門實際上就是在美元信用上面,但川普政權濫用美元來處理問題(包含昨天的宣示,估計要多印7兆元的美鈔),外交上又公開訛詐與欺壓自己的小弟,這實際上都是在減低美元的信用,對美國非常不利,而此低智慧的傢伙還拼命去做?真令人啼笑皆非!

  一言以蔽之,司馬懿是靠耗光蜀漢的糧草來取勝,中國則必須要動用手段,設法加速美元信用的崩解.但是目前來講,加速生產核武以示強,並大力進行內政改革是第一要務.

是的,Trump輕裝冒進,中國軍事建設的目的在於保證底綫不被突破,反攻則應該是中歐外交合作和打擊美元霸權雙管齊下,可以反過來包圍美國的突出部,達到完全殲滅的效果。 王孟源2020/07/22 00:57回覆
13樓. 狐禪
2020/07/19 14:16
天擇之下,存活者不必然是最好的,但一定是最佔資源的。有資源者氣長,氣長者得永生。這是莾夫智力所不及的。只是代代有莾夫,沒有前輩會指點,因為都死光了。
是的,所以演化利基先占先得,後來者即使有功能優勢通常也必須等到原本的霸主自行消亡才能取而代之。最明顯的,是大型陸上草食動物之爭,一開始是兩栖類(Amphibian)為霸主,然後爬蟲類(Reptile,包括Anapsid和Pelycosaur)興起,接著先後是Dinocephalian和Dicynodont(哺乳類的兩種遠房親戚),其後是恐龍(Dinosaur),最終才是哺乳類(Mammal)。這裏每一次的霸權交替,都是Mass Extinction Event(集群滅絕事件)的後果,例如爬蟲類取代兩栖類,靠的是演化出蛋殼,所以不必囘水裏下蛋;這乍看之下是壓倒性的優勢,但實際上還是必須等到Carboniferous Rainforest Collapse(CRC,石炭紀雨林崩潰事件,3.05億年前)才完成。結束Pelycosaur的是Olson's Extinction(2.73億年前),終結Dinocephalian的是Capitanian Mass Extinction(2.6億年前),Anapsid一直拖到Permian-Triassic Extinction Event(二叠紀-三叠紀滅絕事件,2.514億年前)才完結,恐龍則到Carnian Pluvial Event(CPE,2.3億年前,我曾撰文介紹)才取代了Dicynodont,至於6600萬年前的Cretaceous-Paleogene Extinction Event(白堊紀-古近紀滅絕事件)更是大家耳熟能詳的事。
所以霸權交替,有新興能者固然重要,最要緊的前提還是既有霸主的衰亡。 王孟源2020/07/20 00:39回覆
12樓. K.
2020/07/17 11:58
.
@alzmskxn

你要知道国共内战的前面一半时间在一个【没有深入了解的旁观者(※重点)】看来,都是国军有优势压着共军打,甚至还占领了延安,甚至到1948年11月看起来还是势均力敌,结果1949年1月就全面崩盘,1949年4月就渡江战役

在这种情况下你要美国人在1945年就作出你说的判断,这不是判断,是算命
好了,這事我已經評論定調過了,討論到此爲止。 王孟源2020/07/18 00:02回覆
11樓. 贞曜
2020/07/17 09:00
以史为镜,当初的德日,今天的美国,都败落于无视各种风险,一厢情愿押注在最优可能暨极小概率上。以色列对风险的感知一流,应对策略却一直相当激进,火中取栗已成惯性。至于波兰,我很难理解,或许是恰好没有被历史绞灭的幸运儿。从这个教训出发,中国最大的风险一是无法遏制美国最后疯狂的冲动,二是无法遏制公众舆论的喧哗戾气,这两点不加以弥补,就是自愿参加俄罗斯轮盘赌。
你説的大致都對,就是最後那句有關“無法遏制公衆輿論的喧嘩戾氣”說反了,那是民粹政府的最大弱點,中國體制的優勢之一,就在於政府真正在乎的是人民的福祉,而不是人民的意見;前者是政治的真正目的,後者卻是資本家、野心家和邪教領袖可以輕易操弄的。 王孟源2020/07/17 10:16回覆
10樓.
2020/07/16 17:07

@K.

那个时候大规模介入内战对美国备战压力肯定是有一些的,不过我们这里的讨论前提是如果美国完美地没有战略误判,那它就绝不会等到渡江战役前几个月才准备介入的。45年夏天二战才刚结束,大量的军事装备与官兵还在现役,处于活跃状态。即使是刚刚退伍的士兵也能够作为有经验的后备力量随时返回岗位。“不亚于二战的动员”实在是说得严重了,日本45年在中国大陆战场的军事力量恐怕最多只有其三成半左右,但很遗憾的是当时国军共军实力加起来都依旧无法在不借助外国力量的前提下将其驱逐出国内,只能形成僵持状态。美国二战规模的动员是针对至少一半的德国和意大利军事力量加上大半的日本军事力量。而内战中还要此消彼长地减去立场变化到对立面的国军,所以所需要的动员规模真没那么大,可能最多只有二战的15%。

美軍在1945年春,歐戰勝利在望之際,已經軍心浮動,上至總統、下至列兵,沒有人願意為完全無疑義的結果發生更多的傷亡(這個現象在《Band of Brothers》裏有觸及)。一旦復員開始,基本不可能再重新全面徵兵。後來韓戰無預期地打成大規模戰爭,也只能勉强重建10個師,就這樣還促成杜魯門提早退休。
另外一個很多人不明白的事實,是當時歐美對中國的鄙視極深,尤其在1944年日本駐華占領軍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地傾巢而出(Operation Ichi-Go),孤注一擲想要優先打垮國軍,結果得到重大進展,讓蔣中正臉上非常難看。當然這裏有國民黨自己腐化的因素,但當年即使在事後,美國人依舊沒有看出日軍絕望到放棄華北鄉下來打通平漢/粵漢綫(這背後的戰略考慮是臺海周圍的海運路綫岌岌可危,所以日本陸軍希望建立從廣州到朝鮮的陸路交通),才是國軍戰事不利的真正主因。
再加上中國根本不算一個工業國,所以同盟國沒人把中國當一回事,唯一的例外是小羅斯福,在他的堅持之下,“美英蘇”變成“中美英蘇”。他死後馬歇爾繼承遺志,中國才能成爲常任理事國。這並不是他們有什麽非理性的親華心態,也不是中國有什麽戰略價值,而是國民黨被視爲一隻忠實的狗,等同於讓美國的票數和影響力加倍。當然英國人完全心知肚明,作爲交換,也把法國拉進安理會,這才有了現在的五常。
所以指望美國在1947-1949年直接出兵干涉國共内戰,是只有事後諸葛亮才想得出來的事。 王孟源2020/07/18 05:34回覆
9樓. desertfox
2020/07/16 11:16
歷史上以小博大獲得成功的例子很多,譬如大英帝國的興起是從擊敗無敵艦隊開始。 這裡面最主要的當然是戰爭指導必須正確,然後很多方面就是靠對方的失誤。我的意思是說德日兩國在二戰不見得就必然失敗,這中間有很多我個人馬後炮的如果和如果,然而我認為其一旦實現,戰爭的結果或許就會不同。 德國這方面是他們潛艇戰術的最終失敗,如果從一開始就將其視為重點,加大潛艇的生產(德國在戰爭末期的軍火生產是成倍於戰前)讓他成為遂行戰略企圖的主要武力,那俄國在剛開始的大失血之後可能就恢復不過來。英國的情形也是一樣,沒有美國援助的話英倫三島可能連飯都吃不飽。這裡另外的一個如果是,德國在雷達的發展上能夠跟上英國,那他潛艇的的損失就不會那麼大,不致於希特勒最後放棄這個窒息敵人的戰術。(另外德國潛艇的無線電密碼很早就被破解) 日本人在潛艇戰術上犯的錯誤更大,一昧的只想攻擊美國的戰艦而忽略他的運輸船團,可笑的是二戰時日本的潛艇是最優秀的,尤其是他們的魚雷。另外日本在攻略上的失誤大家一定都會想到偷襲珍珠港了。為什麼不直接佔領?又為什麼連油庫都忘了炸?最後中途島的慘敗當然是因為日本密碼被破解的關係,(最後是因為山本五十六被殂殺才想到這個漏洞)然而美國海軍在這次作戰的勝利也有相當運氣的成分。(沒有協調之下,一支魚雷機中隊的胡亂攻擊把零式戰鬥機都吸引到低空)。 一總的說,美國這個民主國家的兵工廠是二戰同盟國最終獲勝的支柱,但是以他的位置,距離歐洲和太平洋戰場都相當的遙遠,如果德日兩國能夠成功遂行截斷戰略的話,結果就很有可能不同。至少日本人是有很大的機會可以做到的,但可憐日本人死腦筋,攻略上太謹慎,武器運用上也死板。德國人後來也跟進發展雷達,連圖紙都送給日本人,但他們還是相信貓眼,直到最後貓眼拿濃霧也沒辦法才識相,但太晚了。而在太平洋的島嶼上建造機場他們連推土機都沒有⋯還有美國人發明了V T信管…美國飛行作戰滿30次就回國任教不像德日最優秀的飛行員大多都是戰死為止,作戰經驗沒法傳承… 我會提美國地理位置這一點是覺得中美現在的衝突如果最後會導至武裝衝突,這同樣也是美國的一個弱點,也就是兵力投送的距離太遠了。而以中共現在軍事的發展,除了東風21D東風26,再加上殲20,美國人對於中國大陸東岸的縱深打擊應該是沒有可能。而在南海也是一樣,在那種封閉型的海域𥚃人家有七個島嶼,你搞兩艘航空母艦到那裡瞎逛,真要打就是找死。所以那當然是引誘東協國家站出來跟中國作對而已,也就是川普為了選舉所擺出來強硬的姿態,不會有什麼結果的。 最後講到核戰,我只想講,連以色列都有300枚核彈那中共何止?尤其是日本核原料的儲存短時間內就可以將之發展成核武,那中共除了嚇止美國的那份核武之外,難道不會為日本另外準備一份? 中共所有的計劃都有常時性,所以習近平才能夠坐享其成,我只希望他不要頭腦發熱,要尊重集體智慧,在困難的時候能夠做出正確的決定。
我以前也喜歡去想像許多“What If”的脚本,看看有沒有什麽偶然事件可以造成不同的結果,但在二戰這件事上,越是詳細地瞭解了歷史進程,越明白除非希特勒或裕仁能有100%的後見之明,能做出嚴重違反常理的決定,否則他們的失敗是一開戰就已注定的。這是因爲兩邊的資源和實力太過懸殊,美蘇可以一連做出100個低效的決定,而只是延緩勝利一年半載;相對的,德日在100個決定裏只要有10個不是最優,就會面臨極爲惡劣的後果,然後後世讀者自然想要挑出這10個事件來反復討論。它們的確是真實版本的歷史裏,德日失敗的過程和方式,但如果他們沒有犯這些錯,一樣贏不了戰爭,只不過是多拖一段時間,期間必須做更多的決定,而這些決定不可能全是最優解。
以色列對戰略危險的認知是世界第一的;中國在一年前還在談中美夫妻論,完全不在同一個層次。 王孟源2020/07/16 14:19回覆
8樓. 恪远
2020/07/16 05:57
王先生,你提到中国与美国并没有真正达到核武平衡,在数量上差距巨大,需要尽快弥补。前段时间中国外交部军控司司长傅聪明确透露,美国核弹头数量是中国的20倍,也就是说,中国核弹头是290枚左右。仅从数量上来看,这差距实在太大。主流媒体中也有要求尽快扩大核武库的声音。比如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呼吁中国核武库尽快扩容到1000枚。而美国在与俄罗斯进行削减核武器谈判的同时,明知中国核弹头数量与他们两家差距巨大,不可能参与的情况下,却不断呼吁中国加入谈判,甚至强行制造中国缺席谈判的假象(国旗事件)。
我的问题是,美国这一系列看似荒唐无耻的表演,是不是暗含某种以进为退的深意,就是故意在国际舆论层面扩大影响,给中国制造压力,你参不参加削减核武谈判随你,但你不能再继续扩大核武库了,否则对美国和俄罗斯太不公平。
是的。
其實美國人這樣施壓,正是公開宣示,他們在中美全面對抗的背景下,仔細檢驗雙方實力對照之後,認爲核武的不平衡是有助未來勒索甚至戰爭獲勝的重大美方優勢,所以必須在中國彌補之前,趕快固化。
真正驚人的是,中國民間似乎有成千上萬的專家,自認對核戰略有遠優於美國專業精英的經驗、瞭解和計算,不必反駁簡單明瞭的事實邏輯,光凴隨機堆砌幾個詞匯就足以斷言這個不平衡不會有實際後果。這樣把感性的藝術性思維,用來批判冷酷的政治現實,在每個議題都會出現,似乎是中國文人最流行的嗜好。 王孟源2020/07/16 06:51回覆
7樓. K.
2020/07/15 17:04
.
@alzmskxn

这是十几年前发明的一个梦话,最根本的是介入中国内战需要美国做至少不亚于二战的动员,也远非一年后的朝战可比,即使美国能下定决心(不可能),从淮海战役结束到渡江战役只有三个月,美国也不可能来得及反应,这也是毛说的,抗日战争急不得,解放战争拖不得

直接介入雖然需求宏大,但如果領導階層真想做,可以製造個藉口,先小規模試水,以欺瞞民意,然後才步步升級,像越戰那樣。
這裏的問題在於冷戰圍堵策略在1947年才提出,當時還沒有成爲正統理論;杜魯門又不是史達林,沒有搞戰略權謀的腦細胞;再加上國民黨的貪腐在美國普遍被深惡痛絕,所以根本就沒有政治共識。
然後當然還有形勢急轉直下,更加沒有時間讓美國人形成共識的問題。麥卡錫的“誰丟了中國?”純粹是事後爲了鼓動民粹的傻話,和事先會如何做決定完全是兩回事。 王孟源2020/07/15 22:44回覆
6樓.
2020/07/15 12:57
从政治的角度看,历史中美国最重大的战略失误之一可能是没有在渡江战役中替国民党政权守住半壁江山。如果美国真的当时达成了划江而治,这对美国的好处甚至远大于帮国民党政权统一全国。一旦出现这种级别的分治,可能共产党政权就会像朝鲜和民主德国一样失去改革开放的基础(一开放劳动力就跑光了)。同时国民党政权由于只占有半壁江山,出于军事上的压力也必须被迫过度依赖美国的支持,而不会出现土耳其这种盟友出走的情况(土耳其这件事证明美国的盟友只要自己愿意,跳槽成本比想象的低,特别是旁边还有俄国接壤本身又有一定体量的那种盟友)。同样的战略误判也发生在中国大陆身上,就是南北越的统一,只不过这个误判代价不算很大。综上,可能现在美国也不希望朝鲜半岛统一。
我在五年前的博文就明確說過了:當今世界不願意看到南北韓統一的,就只有北韓和美國。 王孟源2020/07/15 13:04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