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邏輯】一個重要的統計悖論
2020/07/09 11:49
瀏覽29,895
迴響33
推薦27
引用0

兩個多月前,我在留言欄(參見《我的新冠經驗》,第40樓)討論了培養推理能力的幾個步驟:首先必須熟悉邏輯敘述(Logical Statement)的基本規則,然後可以研究常見的狡辯術,再進一步則要瞭解常被用來欺矇外行人的假專業論述,例如統計。之前,我已經寫過《常見的狡辯術》和《統計與謊言》兩篇博文來介紹若干相關的細節,今天我想對後者做一個補充。

《統計與謊言》一文所討論的是有意用統計數字來撒謊的一些事例,但其實統計本身就蘊含許多陷阱,即使是誠實的研究人員也往往陷入錯誤的結論而不自知,其中很重要的一個誤區叫做Simpson’s Paradox(辛普森悖論)。這是選擇性偏差的一個特例;其他常見的選擇性偏差還包括倖存者偏差和Berkson’s Paradox

辛普森悖論最著名的案例來自一篇1975年發表在《Science》的論文(參見《Sex Bias in Graduate Admissions》,http://homepage.stat.uiowa.edu/~mbognar/1030/Bickel-Berkeley.pdf),文章對UC Berkeley在1973學年研究所招生的數據做了統計,發現男生的錄取率是3738/8442=44.3%,而女生則是1494/4321=34.6%。如果這個結果就這樣被媒體報導,幾乎可以確定校方會被嚴厲批評為性別歧視的男性沙文主義者,然而…

論文作者把錄取人數根據不同的系所細分開來。因爲系所太多,這裏我們只檢驗其中最大的四個,這時男生的錄取率是1123/2127=52.8%,女生是439/1101=39.9%,差距更大了!不過請看更詳細的資料:

系所

男生

女生

錄取

申請

錄取率

錄取

申請

錄取率

A

512

825

62.1%

89

108

82.4%

B

353

560

63.0%

17

25

68.0%

C

120

325

36.9%

202

593

34.1%

D

138

417

33.1%

131

375

34.9%

總計

1123

2127

52.8%

439

1101

39.9%

四個系所中,只有C略偏男生,而且差別很小,A、B和D都優先錄取女生,其中A對女性的偏愛程度極高,明顯不是統計噪音。

之所以會有這樣互相矛盾的兩種結論,在於決定錄取率的最重要變數其實是系所:A和B的整體錄取率是2/3,而C和D只有1/3。如果忽略這個主要變數,硬是把所有的數據叠加在一起,那麽真正影響男女錄取率差別的,就是他們的系所選擇偏好,而不是性別本身。

總結來説,辛普森悖論是主變數被忽略不計,直接將全部數據對次要變數做統計分析時,可能出現的是非顛倒。這似乎是個很簡單的道理,然而這個世界充滿了因爲對這個悖論無知而產生的錯誤結論,對政治、文化、經濟都有深遠的影響。

例如自由市場論者喜歡强調自由競爭,說這會讓能者出頭獲勝。但在自由市場經濟裏,能力並不是成功的頭號條件,資源和機運才是決定性的。像是Trump有何德何能,能在公平競爭下脫穎而出?他靠的是有錢可以雇人幫他考SAT、有錢可以請人幫他寫介紹信、有錢可以讓醫生僞造骨刺證明來逃避兵役、有錢可以收買地方政客、運氣好碰上民粹興起等等。

把人與人的競爭放大到國與國的層面,辛普森悖論也同樣被歐美宣傳體系利用來扭曲事實。國家的治理成果,其實主要取決於是否有足夠的人力、財力、物力、科技能力,以及將這些能力有效統籌運用的組織紀律。這些先進國家習慣了自身應對挑戰有充分資源(主要來自上代的掠奪)的優勢(包括能高薪養廉),反過來宣傳説他們的成功源自西式民主體制的優越性。這次新冠疫情是很無情的打臉;英美或許沒有自我反思的能力,但是廣大的第三世界自然會得到客觀的結論。

美國爲了彌補蓄奴和種族歧視的歷史包袱,廣汎采納了Affirmative Action(平權措施),也是利用辛普森悖論來為錯誤政策正名。學生的成績,其主要變數是天分和努力,忽略這些因素不計,直接針對種族這個次要變數來做文章,自然就導致更嚴重的歧視,只不過受害者換成了亞裔。

正因爲要做統計性的結論必須小心避免許多類似辛普森悖論的陷阱,醫學界堅持大規模隨機雙盲對照實驗其實是最基本的要求;這裏事先獨立決定的隨機取樣,就是爲了避免造成各種選擇性偏差,包括辛普森悖論在内。中醫教的信徒遇到盲腸炎或外傷時,並不優先去看中醫,只有在現代科學的能力極限外,才敢大肆吹噓沒有統計意義的軼事,這不但是不知避免選擇性偏差,而且是故意製造選擇性偏差,那麽顛倒是非自然難免,事實上顛倒是非正是他們的目的。

【後註一】博客這裏的留言欄,和我私下收到的通訊,都有質疑我對中醫評價的聲浪,我想在這裏分享一下我給其中一人的回信,解釋爲什麽我會説得那麽決絕、不留情面。至於一人單挑龐大的利益集團,我連美國霸權都公開批評六年了,難道中醫教自認勢力比美國更大嗎?

我明白有些從業的中醫其實存心很善良,只是誤入歧途,就很難跳出來。你看高能物理界多少人去追捧超弦這樣的僞科學?他們照理說是科學界的精英啊!很多中醫原本就不是做科學的,從這個角度看,我或許有些話説得重了;不過從國家民族的觀點,這是確確實實的極大隱憂,如果現在不改進,20年後隨著中國國力持續上升,全世界都會跟著搞這些無用的花樣,那時只怕枉死的人數要以百萬甚至千萬計。我支持中國崛起,是爲了全人類的福祉,不是要用中國版的愚昧和謊話來取代美國版。一般人看不清未來倒也罷了,我既然能預見這事,如果爲了怕衝突而退縮,就無法面對自己的良心。

你還記得幾年前有讀者羡慕我料事如神嗎?那時我就說世事看得太清其實是一個很大的負擔:一般人可以渾渾噩噩地過日子,我卻能確定真的危險和錯誤所在,再加上良心太好,不願意支吾過關,這輩子只好一直得罪人。

【後註二】醫學界一直都知道安慰劑(Placebo)對多數病患有明顯的“療效”(精確地說,是病患會主觀地覺得好些,但是疾病本身的進程並不受影響),但是最新的研究(參見《Placebos without deception reduce self-report and neural measures of emotional distress》,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467-020-17654-y)發現即使事先對病人聲明是安慰劑,也能同樣地減低主動病痛程度。很不幸的,人類心理天生就有很强的非理性趨勢,這種安慰劑效應導致全世界到處都有巫毉充斥的問題。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33) :
33樓. Kun
2021/08/12 20:15

剛好看到另一個活生生例子,在這裡分享:https://www.patreon.com/posts/ying-guo-phebao-54729624

這個圖表中間的數字是對的,作者依此數據算出了"Covid-19疫苗....令接種者感染後的死亡風險增加了431.25%"的結果,做出了"打疫苗風險更大"的荒謬結論。這個計算的問題出在決定死亡率的最重要變數其實是感染者年齡,忽略主要變數而把所有的數據加在一起,那麽真正影響死亡率的,就是他們打疫苗的比例,而不是疫苗本身。

好的,謝謝。很高興我的這篇文章對專業科研人士都有幫助。 王孟源2021/08/13 02:17回覆
32樓. 【無★言】家喻戶曉的中國人
2021/07/16 10:56
「正因爲中醫教每次做嚴謹的科學統計,有99.99%的機率得到負面結果(剩下的0.01%是青蒿素)」

由上文看來,先生似將青蒿素歸為中藥。

我查了百度,青蒿素之發現,乃先由古籍中選出可能治瘧疾的草藥,經萃取、分離、純化,得到結晶,試驗藥性,分析構造,做成衍生物,再試其藥性。前半段是現代的天然物分析法,後半段製成衍生物則是近代藥廠常用的方法,一來是要找出藥性更佳的藥物,二來是規避專利。很多西藥也是按這步驟得來。因此,很難說它是中藥。端視各人對中、西藥的定義吧。

台灣也有依古籍提煉藥物的事跡。有一位教授,按古籍的方法,提煉出一個物質。記者問他,何以別人試了都未成功,他卻成功。該教授答道,古籍諄諄告誡,整個過程不能加熱。他提煉出來的物質,是蛋白質。蛋白質怕熱,一加熱就變質(有如煎雞蛋,透明的液體蛋白,加熱就成白色固態物)。他用冷萃取的方法,而提煉出該蛋白質。

在近代化學萌芽之前,全世界用的都是草藥。在西元前五世紀,西臘醫生已知道從柳樹皮有止痛退燒之功用。隨著科學日益發達,我們可以分離、純化、分析由草藥中提煉出來的化合物。如今我們知道從柳樹皮中提煉出來的水楊酸有止痛退燒之效,而水楊酸與醋酸的化合物,就是阿斯匹靈。

屠教授分離分析青蒿素,那是五、六十年前之事。如今,中藥仍充斥大量的漿湯丹丸膏散。大陸甚且種植了一大堆中藥材,以便中醫按古法炮製成各式丸散。不懂何以不用科學方法,分離出有效成份,而以化學方法合成。這似乎比種植要省時省力多了。
如果有一般人接受的字匯定義,我往往偷懶,不再重複贅述。所以我說“中醫”,指的是所有古代中國醫學嘗試的遺留(Legacy);如果要談現代無數學術界内外的騙子靠文化記憶來哄錢的行爲,才另外定義“中醫教”。
正因爲他們以騙錢為目的,所以不但沒有必要做研究改進,而且“原裝正版”反而是他們吃飯的重要招牌噱頭。 王孟源2021/07/17 02:56回覆
31樓. AbzX5
2021/07/02 03:18

提一件和中医相似的事情: 气功以及后来的法轮功. 气功实际上民间宗教, 武术, 中医的集大成者, 宣称练习气功不光是练武术, 还能医疗, 还能提高社会道德. 改革开放初期, 中国大陆曾经兴起过一阵气功热, 连钱学森这样的人都要研究. 虽然钱学森也许想用科学的方法来测试是否真有特异功能, 然而各种"气功大师"很快就冒出来骗钱, 愚弄大众, 其中不少还披着发扬传统文化, 能强身健体的名号, 王先生曾写过民国时代编出来中医和武术的神话以振奋民心的事, 我认为就是历史的押韵. 当时中国正处于信仰真空, 经济科技与美国差距极大, 主政者对于这些东西是剿是抚, 一直意见不一, 可能还是想借助神话和宗教信仰来稳住局面. 然而, 到了90年代后期, 中国要加入世贸组织, 社会也要进一步发展科技,  不能再允许这些荒唐的东西毒害愚化社会了, 加上法轮功越来越难以控制, 高层才终于下了决心要铲除法轮功, 结果法轮功逃到了海外成了一个大麻烦. 可见, 当社会的信心越发坚固,科技经济越是发展的时候, 上层对这些骗人东西的铲除就越坚决, 反之则越犹豫不决. 借助历史神话来振奋稳固社会, 只能解一时之需, 终究要在酿成大祸前铲除.

因此, 我建议, 在建言打击中医腐败集团的时候, 也许应当策略性的多用法轮功的教训来做警示, 并建议在社会信心和科技经济发展条件具备的今天, 坚决拆分中医.

中醫、氣功和幻科(幻想出來的科技;很不幸的,中國正是把科幻搞成幻科了)都是兼有1)落後時期的群衆心理需要;2)騙子見機擴大宣傳;3)年深日久,全國接受為“常識”、甚至“文化”。這其中幻科的歷史最短,所以也最容易更正。要打破中醫教對全民思想的枷鎖,只怕非得有最高層領導認識到其危害才有可能;我們盡人事罷了。 王孟源2021/07/03 13:02回覆
30樓. 楊光
2021/04/29 00:27
論中醫藥科學化的重要性與非科學化的危害3
再舉現代醫學植物藥發展的一個例子,說明成分清楚的重要性,1960年代後期,美國國家癌症署進行大型抗癌物質篩選計劃中,發現一個由太平洋紫杉(Taxus brevifolia)樹皮所提煉而得到的粗萃取物,它具有對抗P388鼠白血病細胞株的活性,科學家分離出該萃取物中的活性分子paclitaxel。因Paclitaxel是有細胞有絲分裂的抑制劑,可阻斷細胞於細胞周期之G2與M期,故可控制不受限制大量製造的癌細胞。當初發表後,仍出現許多的困難待解決,包含此成分不可放在PVC的容器,賦形劑的副作用,直到1980年代此藥才開始進行臨床試驗,整整20年的研究與探索,直到現在還是許多癌症治療藥物的選項,真正的科學化是要這樣做的,你不能拿樹皮去抗癌阿。

再說再現性的問題,藥品做人體試驗時你不能說張三李四有效,到王五陳六就沒效,然後說這是體質或各種差異,所有的條件是必須事先說清楚,哪種人可能有效或沒效,研究者必須以科學的方式說明清楚有效的條件或無效的因素,最簡單的就是大型雙盲臨床試驗。這些試驗也不是亂槍打鳥,必須要有事實與邏輯,才能展開。現代醫學至今仍有些藥物無法很精準的說明藥品的機轉,但進行過具規模的人體試驗後,仍然可以上市。我看過一篇偏頭痛生物製劑新藥的大型試驗,光是部分結果的誤差可能達到50-60%,因為沒有比較好的客觀的指標(頭痛並無任何MARKER可追蹤)可以評估,只能用個人感官疼痛指數生活影響指數來評估,結果雖然沒有七八成的療效,只有三四成的療效,但醫學界也認同這種結果,因為他們是在科學的原則下討論與運作,清楚表述指數與誤差的緣由。所以中醫藥不純化清楚真正活性成分,又或各種原因不進行臨床試驗,真心不是理由,永遠得不到結論。


中醫藥的研究得由國家來主導,並以科學的精神來探討。短視近利,放任自由市場只會孳生更多中醫教的土壤


基於上述三個原因,個人認為中醫藥真的只能由國家來主導,是專有特別的"基礎"科研項目,要正確的的解讀這些古書的文字,但不能期待這些研究能有很卓越的療效,或許免疫提昇可能有所建樹。個人其實蠻認同先生,目前中國是有先進國家前人的工業化腳步可走,走來算是沒啥彎路。可是未來各領域已無前路可循,醫學也是一樣,沒有扎實的科學論證與邏輯,幾乎很難走下去,想仿都沒得仿,學術界求知求真是沒有捷徑的,是不斷瞎子摸象來的,中國學術界的假大空只會離真正應用更為遙遠。西方醫學界花了近30年的功夫得到抗癌藥紫杉醇,中國身為未來強權,沒有理由不科學化中藥。

另一方面,當中醫藥不科學化,人性會將它帶向宗教式的崇拜;就好像台灣南部的地下賣藥電台,影響了許多老人,生病不去看醫師,先吃各式解毒丸(以中藥之名),兒孫阻止時,甚至說出不吃這些會死掉的言論,最後洗腎、延遲就醫造成不可逆等傷害,勞民又傷財,國家又得花更大的代價來治療。台灣因為選票與政治正確完全禁止不了這些產業,希望大陸以此為鑑,秘方科學化或證偽後,去蕪存菁方是真醫學。


個人從這部落格得到許多觀點,智慧上也算有所成長。在台灣,看著周邊的人沉溺於認同錯亂的世界裡,非常痛苦。我個人感覺通常先生會疾呼的,都是還能挽回或能作為的,是想救中醫來著的,如果像台灣沉痾難返的狀況,就無需再提起了。

中國雖然在外交宣傳上,沒有采納正確的策略,但在許多内政改革上,有著很强的活力。和世界其它工業國家相比,還是遠遠優越的。我只是覺得世界需要一個真正的燈塔,而不只是靠比爛勝出的霸主。
台灣的確是沒救了;但是比起在美國說實話有實際危險,還算好一級。 王孟源2021/04/29 02:33回覆
29樓. 楊光
2021/04/29 00:23
論中醫藥科學化的重要性與非科學化的危害 2
其二中西文化背景差異很大,可能僅能由中國人來解讀與研究中醫藥

這是很大的利基也是缺點,上面提及中醫書籍全都由中文書寫紀錄,中文字的特性,對懂中文的人來說,很有可能今非昔義,會造成許多的誤區,增加許多困擾,但對中國人而言也不是不能克服,由專人研究翻譯典籍即可;但對西方研究人員來說,這幾乎是天塹,因為語言的隔閡很深,你要他們了解金木水火土或是其他中醫所提及延伸的意義,這幾乎是天方夜譚。我有姪子是華裔,他可以理解一石二鳥的字面意義,但你要他了解衍伸意義非常難。若以糖尿病來做討論,中醫典籍黃帝內經·奇病論中提到消渴症(糖尿病)過:此肥美之所發也,此人必數食甘美而多肥也。肥者,令人內熱,甘者令人中滿,故其氣上溢,轉為消渴。景岳全書:消渴病,其為病之肇端,皆膏粱肥甘之變,酒色勞傷之過,皆富貴人病之而貧賤者少有也。西方研究者假如看這些典籍大概率無法解讀,但中醫藥相關背景且具有生化生理知識的人,至少可以猜個七八成。現代醫學則花了約20-30年的時間迄今,從認為糖尿病大部分是遺傳,修正為胰島素阻抗,再到肥胖的脂肪細胞引起一系列發炎反應造成阻抗的機轉,解釋並說明清楚。當然我們現在得以事後諸葛的探討中醫典論正確感到很驕傲,但以過去迷霧來看,假如20年前中醫藥的學者有發現解讀這段古籍的意義,並嘗試以科學的角度認真探討這些典籍,如今不是可以站在世界醫學的前沿。


其三是解鎖中藥成分是苦功但很必要,因為它是再現性的必要因素。

先生寫得很好,「醫療程序和藥物准用,爲什麽中醫和中藥不須要通過同樣的科學檢驗和標準?連成分與標識一致,都沒有要求,這哪裏是人命關天的醫療事業?根本就是爲所欲爲的官定邪教」。我這邊以此延伸做個補充,在現代醫藥學討論中,有兩個很重要的因素,就是「成分清楚」與「再現性」,這兩個因素是必須且不可忽略的。一般人不太明白成分清楚的重要性,但相關專業單位卻不能草率了事,因為這是人命關天的事。以眾所皆知的中藥人參為例,已知所含皂苷成分已多達四、五十種,這還沒討論裡面所含多醣體跟其他類成分,更何況中藥材還有地緣與氣候的差異造成所含次級代謝物成分濃度上的差異,你要如何標準化每批的藥品品質,要如何說明再現性的問題。我本身是學生藥(天然物化學)的,這門學科有大半是很基礎的,就是將某個有興趣的中草藥予以分離純化後得到某些成分物質並以結構鑑定,這是個苦功活跟技術活,動輒1-2年來解鎖成分與建立分離純化方式。近年來因為學者難以以此升等,幾乎沒什麼市場,也因此許多研究者開始跳過這階段,直接濃縮成粗萃取物(crude extract)去進行試驗,國外個別期刊為了生存,似乎也接受並發表。我個人覺得只是又回到非科學化的原點,一樣你會去吃柳樹皮粗萃取物來退燒嗎?!近期也看到台灣有給了一個中藥處方的藥證,是一個多中藥的方劑,整個配伍方給一張,我也有只能無語。在台灣,我看過的近20年的大型中藥研究,通常都風聲大雨點小,領了很多經費,都草草發表幾篇文獻了事。
是的。光有實驗,並不自動成爲科學;實驗設計必須能解答關鍵問題,排除疑點和不確定性。只有徹底驗證過成分和機制的每一角落,才能確認療效(有時因爲人命關天,在有緊急需求的前提下,不得不放鬆標準,但這只是暫時性的權宜),這也是屠呦呦的真正成就。否則印度的牛尿已經經過幾萬億人次的實驗“證明”,其“實用經驗”遠超任何中醫教的處方。
至於中醫教徒對印度人能輕鬆地譏笑,自己同時卻犯上更離譜的錯誤(至少喝牛尿不影響生態),這種百步笑五十步,雖然是常見的人性,但也是絕對的愚昧。 王孟源2021/04/29 02:35回覆
28樓. 楊光
2021/04/29 00:19
論中醫藥科學化的重要性與非科學化的危害

因為本身是藥學背景也是剛好唸中藥相關研究所,個人很贊成先生的中醫藥"科學"化。因為我的老師應該是在70年代從北卡藥化所畢業後,回國試圖從生化解讀中醫藥知識的先驅。那個年代生化是最高端的知識,能試圖以此背景解決中醫藥問題的人才,在當時絕對是最頂尖的,但路走得並不順遂。知道先生因為中醫藥的問題受到很多誤解,故以這篇實務上的討論與分享,讓大家能更清楚明白中醫藥不科學化的危害與科學化的重要性。

其一以現代醫學定義,中醫是哲學而非醫學或科學,中藥仍處於草藥醫學的階段。

中醫因為古時沒有條件與背景,為了更好的說明與紀錄,只能形成一種觀察與經驗上的總體哲學,這是無可厚非的演化。就像古時西方巫醫,用樹皮與青蛙眼球之類的治病,去記錄其劑量與成分是為經驗醫學。以這個角度來看,中醫無疑是先進的,因為它形成了自洽的哲學。然而當現代醫學演進,西方人從柳樹皮中抽提出有效成分水楊酸,金雞納樹皮中提煉出有效成分奎寧,至今數百種的小分子藥物已開發成藥品讓人類使用。你能想像如果現代醫師為了退燒開出柳樹皮給你,回去自己煮來吃,你會同意嗎?當1921年Frederick Banting與John Macleod首次成功從狗身上提取到了胰島素得到諾貝爾醫學獎;今年已是2021年,但前幾天朋友還傳給我一份濟生腎氣片之類的中藥,號稱可以不透析不洗腎,百分之百痊癒腎病,要我判斷是否合理,我看了一下成分居然還有狗腎、驢腎等..,整整100年的落差阿,我們仍在原地自滿這些是千年傳承,偉大的中醫。我認為這就是利用人類想獲得救瀆或治癒的心靈脆弱,妥妥的是中醫教的典範。當然整整兩千多年傳承下來,仍有許多具有研究意義的方子,但這僅是先人留給我們寶貴的經驗遺產,是經驗書、是紀錄本,僅此而已。如今當我們已經有解剖學、基因學、生化學、免疫學等知識背景,若沒有以現代醫學去分析與改進了解這些經驗筆記,是我們炎黃子孫的恥辱,而不是驕傲。一顆降血糖效果優異的西藥METFORMIN,副作用少又有各種好處,你要吃一大包的中藥,還不確定是否能維持血糖恆定,這不是很荒謬嗎?

謝謝。
我對能用基本邏輯證僞的東西,通常就不會想要浪費時間去研究其細節(西方宗教是例外,因爲那對理解西方文明很重要)。不過對教育普羅大衆,你這類的詳細敘事是有價值的。 王孟源2021/04/29 02:09回覆
27樓. 何求谓我心
2020/09/15 08:14
这里有篇文章可以揭露国内中医教泛滥到何种程度https://mp.weixin.qq.com/s/vuv8biZFlF0iZgAP5fO_JA我想除了大众对中医的迷信之外,医疗教育系统的腐败对于中医教也有促进作用,这些画符治病的医生在今天居然还能招摇撞骗真是令人愕然。很多人把反对中医和反中划上等号,这又证明了先生所说大陆一些民众和台独分子在某些方面并没有本质区别。
最近和西方僞史論者打了交道,真正可以確定他們和美國、台灣的民粹是一丘之貉。例如有人宣稱金字塔是僞造的,說沒有鐵器不可能切割石塊:把自己主觀無知放大為客觀不存在是愚蠢,沒有搜索網上到處都有的資訊是懶惰,既無知又懶惰還敢公開妄下斷言是傲慢,愚蠢、懶惰、傲慢,不正是美國和台灣反智文化的特徵嗎? 王孟源2020/09/21 23:39回覆
26樓. 興中居士
2020/08/13 23:12

王老师能否帮助晚辈掌握更多的“事实”。我很好奇王先生所提及的皮肤保养品除了Moisturizer和Sunblock之外都是骗人的。 在鱼龙混杂的保养品市场,诸多的toner,facial cream,ensence该如何分辨是否为虚假宣传呢,谢谢老师。
都是騙人的。
學術界内部有公論;當然商業界不會容許任何科普,但互聯網的特色就是每一個小組群都可以有自己的角落,問題只在於去找出它來,然後有能力讀他們的論文。 王孟源2020/08/14 01:08回覆
25樓. 愚者
2020/08/09 01:16
王兄安好!
中醫藥被王兄放在「邏輯」再加上統計悖論的論定上,可真是體無完膚啊! 但,也無話可辯,更是無理可申。1.龐雜、自我矛盾偏多系統存在,千年來很多學者真的建立各種系統解釋,還互相扞格。2.沒有基礎科學支撐,何況科學精神、態度與方法等。3.沒有市場,相對西醫。4.資源就不夠,談何系統化研究呢。5.功利主義誤導等等…. 王兄特別提及個人體驗,也就是單一有效案例,就算是數字甚大,卻因為無效案例沒有紀錄,不被重視等自我證偽的程序迷思,反而可能是未來更大災難的伏因!只能完全同意。 重建中醫藥,似乎無解!立夫先生留在台中的中國醫藥大學,整體檢視各科期望整合之企圖早就不存在了;以及諸多嘗試著以現代基礎科學如化學(必安與順天)、物理(北科大電磁針灸)、生物各方面等等的單兵科研,試圖解開任一環節也都失敗了。海峽那邊的,看來也一樣的,還加上數據灌水,鐘南山都得認,怎會有機會呢? 屠嗷嗷的研究是中藥與中藥理?還是化學、藥化及藥理總和?身為中國人的基礎醫學研究人員,只有無力與悲哀!
我反復地說,科學是方法和態度、不是人員和題材,這是很重要的基本觀念,尤其在中醫這個議題上,我的核心評論是目前的中醫不是科學,其含義就是中醫人員沒有把科學方法和態度應用在中醫這個題材上。換句話説,這是可以改的,而改進的方向在於把精力和資源投到證僞上去。這裏真正的難處,在於行業本身不但沒有動力去改,反而有很多既有的利益和慣性去反對改革,所以唯一可行的道路是由政府强制推動,不過在高官們普遍信仰中醫教的背景下,這也是可能性極小的事。 王孟源2020/08/12 14:20回覆
24樓. 乌鹊南飞
2020/07/20 06:39
我是没想到为了中医能吵这么久,任何接受了现代教育的人都应该明白中医是胡扯。但是我讨厌那些双标的人,一方面揪着中医的辫子不放,另一方面又对西方的伪科学产品爱不释手(例如,化妆品)如果你相信耶稣却批评中医不科学,如果你相信化妆品能补充胶原蛋白却指责中医是骗钱玩意,那你只是别有用心而已(不是指您)这种人往往借着批评中医,鄙视中国社会、文化,当然,也不会忘记攻击一波政府。往往很难直接反驳,就像那些利用华为251事件来合理化甚至美化美国对中国打压的人一样。by the way,我亲身体验的中成药感觉还不错,比如感冒颗粒(这可能是中国销量最大的药品了)有人可能会说感冒自愈或者有效成分是颗粒里面添加的西药成分以及草药含有的麻黄碱,但是有一回我感冒只吃了西药的伪麻黄碱,只能缓解症状,足足病了七天,完全是自愈的。还有康复新液(蟑螂提取液)在我崴脚的时候效果也不错,我从科学的角度完全明白中医整体是胡扯,但是我自己体会的还是让我有点惊讶。是因为中成药是通过千万人检测的方剂,所以效果有保证?还是什么别的原因?也许您能帮我解惑?
化妝品是人臉用的油漆,卸妝就沒了;你想說的應該是皮膚保養品,那其中除了Moisturizer和Sunblock之外都是騙人的。
有很多人炒股賺錢,並不代表期望值是正值;最終還是要和賠錢的平均過。 王孟源2020/07/20 10:06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