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外交】【經貿】後新冠世界(一)
2020/05/20 09:36
瀏覽26,678
迴響20
推薦25
引用0

雖然新冠疫情還只進行到第二幕,距離疫苗接種所承諾的大結局還有半年多,但我們已經可以確定它必然會帶給人類社會冷戰後30年來最重大的歷史轉折。我個人估計,如果中方能夠步步爲營、始終采行最佳策略,這個疫情危機將會加速美國霸權衰弱達五年之多。我想寫一系列的分析文章來討論這些挑戰和其應對之策,這是第一篇。

首先我們檢視政經層面的大趨勢。有學者宣傳“去全球化”,但是我覺得這個標簽容易引起誤解,有詳細討論的必要。

世界貿易史上的最近一波全球化浪潮,其實經歷了三個階段:它起源於1950年代西方資本主義陣營為了在冷戰對峙中强化自身經濟實力而做出的互相開放,這個政策方向使這些國家得以從新的技術發明中汲取最大的利益,例如大幅降低遠程運輸成本的標準集裝箱和70年代開始的數位化記錄與通訊。到了80年代,英美的財閥成功扭轉了二戰後的社會主義改革,走上去工業化的道路,將製造業批量外包,國際貿易從已開發國家之間的合作,向新興工業國在中低端產業上擔任供應者地位的局面轉化。1990年前後蘇東集團的崩潰,以及中國的改開政策,帶來了國際市場規模和廉價勞動力的斷崖式增長(Precipitous Rise),使得歐美財團的利潤空間更加寬廣,於是在國際規則和政策上也更加積極地推動高低分工。

從這個簡單的歷史回顧,我們可以看出所謂的“全球化”,其實至少有政治和工業兩個層面:最早二戰後的美歐日自由貿易合作純屬美國政治主宰下的先進工業集團内部的互惠。其後英美因爲國内階級鬥爭的結果,才決定了可以放鬆工業技術的壁壘,對後進國家釋放了中低端產業,將第三世界囊括到國際工業品的生產鏈之中。冷戰的結束,則解除了政治上把國際經貿體系分割為兩個互無交集集團的必要,進一步擴大了自由貿易的紅利,老工業國得到前所未有的利潤,開發中國家則獲得建立自己工業能力的機會。

當然這個進程不可能無限延續:後進工業國不會永遠滿足於低端技術,它們持續發展的結果,是產業升級,而這最終必然會擠占先進國家的利潤空間。尤其中國的政策執行效率遠高於歐美的預期,2001年才被准入WTO,七年之後的歐美金融危機已經凸顯出被中國超趕的危險。

我在2009年就注意到美國開始有系統地對内對外進行全面反中宣傳,這應該是《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和它的姐妹組織背後的建制派政經精英,爲了維護美國的國際特權和經貿利益,未雨綢繆,預先創造對中鬥爭的民意基礎(參見《從Trump的支持率談起》);其目標顯然止於遏制中國的技術、經濟和軍事實力成長,從而容許這些精英繼續搜刮全球。事後證明他們不但嚴重低估了中國,也低估了自已國内藍領階級民粹的怨氣和力量,養虎爲患,在2016年的大選後完全失控,Trump不但要打擊中國,而且把政策方向擴大到要逆轉全球化,這並不是美國政經精英的初衷。

從前面提到全球化的兩個層面來看,美國建制派精英希望扭轉的,是中國在工業技術上的升級發展,以及它所帶來的國力軍力增長和國際地位上升;他們並不計劃要在政治外交上也倒轉時鐘,重新劃分出冷戰式的兩個集團。Trump所代表的民粹則不在乎細分這些差別,要求全方面地回歸80年代之前美國主宰世界的格局。

當然,願望是一回事,現實又是另一回事。2001年的911事件和2008年的金融危機,兩次破壞了美國出手絆倒中國的機會,到2020年中國的經濟規模已經顯著超越美國,軍事實力也增强到美軍無法在區域戰爭中獲勝,而全面戰爭又會是兩敗俱傷的地步。美國能力可及的,反而只是拉著最親密的小弟來與中國做出切割。很反諷地,這剛好與政經精英的原計劃相反。

所以我並不覺得“逆全球化”是適當的詞匯,“中美脫鈎”更爲貼切。Trump在年底的大選並無絕對的勝算;如果他獲勝,必然會强力快速地建立以五眼同盟為核心的反中集團,如果Biden當選,則會采取迂迴間接的手段,試圖拉攏更多國家來站隊。

從中國的觀點來看,Trump不擇手段地撕裂中美關係在短期内的衝擊很大,但是中方在外交上反制的勝算也高得多,這是因爲澳、新的經濟高度依賴中國市場,只要及早適度做出提醒,它們内部的經濟利益集團自然會出手壓倒意識形態上的偏見。英、加兩國對美國吃人不吐骨的做法也有若干認識,中方如果能在外交宣傳上少犯些低級錯誤,把宣傳聲量專注在羞辱打擊它們國内反中的民粹力量(例如編纂宣揚這些人自相矛盾的言論),要維持它們的中立並不困難。

Biden政權則會是個完全不同的挑戰:在中美經貿關係上,中方已經無法再信任美國的供應鏈,民主黨主政會給予中國更多的時間、按照自己的節奏來進行脫鈎,大幅減輕經貿政策的難度。然而在外交方面,建制派的“巧實力”手段能動員更多更高階的國外帶路黨,所以中國在合縱連橫上所面臨的壓力也就更廣更複雜。

這裏法國會是關鍵。新冠疫情之中,西方對中方防疫過程污衊得最起勁的,法國是五眼以外之最。這是因爲法國政府固然如同大多數歐洲國家,有對自己執政不力推諉卸責的動力,它同時也是歐盟的兩個核心國家之一,一向視東歐和南歐為自己的禁臠,對中國染指這些國家早有不滿,偏偏又不像德國對中國市場有極大的依賴。再加上法蘭西民族的歷史傲慢,對暴發戶先天極度反感,所以無分官民左右,所有的媒體一致無法接受中國防疫成功的事實,千方百計地要為自己的認知失調(Cognitive Dissonance)來自圓其説。

然而這並不代表法國會心甘情願地站到美國那一邊。美國在法國人眼中,一樣是暴發戶。Trump的民粹訴求,也只有反移民一項在法國有市場。Macron的理想是强大獨立的歐盟,而不是一個跨大西洋的反中聯盟。中國應該好好與他溝通,讓他理解建立大歐盟的真正障礙在於美國而不是中國。如果中國能夠獲得法方的諒解,那麽維持歐盟與中國的經貿關係就會水到渠成。畢竟主動撕裂全球經貿體系的是美方,中國只要在戰術上讓歐洲保持中立,就是戰略上的勝利。

有評論說中國應該順應逆全球化的趨勢,避免繼承美國在國際貿易上的“最終買家”(“Buyer of the last resort”)地位。我覺得這句話既對又錯:對,是因爲美國能維持巨大的貿易逆差,與美元的國際儲備貨幣地位互爲因果,中方在中短期内沒有這個條件;事實上由於中國製造業十分全面,也沒有這個必要。錯,則是因爲這和“逆全球化”沒有什麽關係;中美脫鈎之後,美國製造業不可能大規模回流,它仍然會是全世界的最終買家,中國依舊可以在繼續推行與其他國家貿易自由化的同時,維持進出口的收支平衡。以越南爲例,它可以說是美國眼中最適合取代中國組裝廠的進口來源,但是它所需的零件和原料必然大部來自中國,中方所貢獻的產值比例沒有理由不能持續上升,中國對外貿易的自由化也仍舊是正確的方向。

“去全球化”這個標簽的另一個負面作用,在於誘導大家很自然地拿“戰間期”(Interwar Period)來做類比。但是這裏有幾個很重要的差別:首先,當時的世界貿易分裂為許多個幾乎完全獨立的山頭,而目前我們面臨的是美國針對中方的定向切割,所以這次的分裂不是多元,可以只是二元的。其次,當年的工業技術集中在歐美少數國家,現在有若干工業能力的國家普遍得多,供給和需求散佈得更廣,要依托這些政治外交上基本中立的新興國家來維繫國際自由貿易體系,其可行性遠非100年前所能想象。最後,上世紀一戰前的所謂全球化,主要是水平方向的分工,在產業鏈的垂直方向,遠遠不及今日的互相依賴程度;所以任何主動拆解這個國際分工體系的企圖,都會有更大的效率損失,而在中美脫鈎的前提下,盡可能維護效率增益的動力,也就絕對不容忽視。

【後註】今天(2020年五月25日)消息傳出,歐盟的外交部長(Foreign Affairs Chief,參見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20/may/25/asian-century-marks-end-of-us-led-global-system-warns-eu-chief)在對德國外交部給演講的時候,說出“...the end of an American system and the arrival of an Asian century. This is now...”“美國體系的終結和亞洲世紀的到來,現在正發生在眼前”。

歐盟的有識之士已經準備好要和美國脫鈎,以便從中美衝突中脫身,謀求最大利益。這實在是中方在外交上主動出擊的絕佳機會,在氣候變化、自由貿易、取代美元、節制美國長臂管轄上都大有可爲。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20) :
20樓. caspase
2020/05/31 05:01
今天有两则非常重要的消息,一是默克尔拒绝下个月到华盛顿参加G7峰会,二是习近平将于9月14日到莱比锡出席欧盟峰会。默克尔提前表态中欧关系是本次峰会的优先议题,未来六个月内将为中欧关系定调,强调欧盟必须有统一的对华政策。
这段时间新冠和种族暴乱之下,TRUMP倒行逆施的恶果正在被无限放大,任何一个脑袋正常的政治家都能看出美国加速衰败已经是进行时。我隐约感到习近平访德将是一个堪比尼克松访华的重大历史性事件。所谓欧盟对华统一政策,其实说白了就是德法不满中国在东欧和南欧挖他们墙角,届时肯定会要求习近平让步,保证德法独享欧盟的特权,以换取共同抗美的共识,习近平肯定是乐意奉陪的。趁它病要它命,这真是千载难逢的天赐良机!
希望如此吧。
歐洲人心思變越來越明顯,我已經寫了多篇文章和評論來提倡中歐聯盟;但是如果我是習近平的幕僚,其實會進一步建議簽署中方對歐洲完全開放服務業以交換歐盟對中國開放工業品進口的全面自貿和合作協定。中國從美國的服貿進口接近600億美元,來自香港的超過1000億美元,加起來剛好彌補歐盟對中國的貿易逆差。
不過不論中歐能馬上談出多少協議,我想中芯的光刻機在習近平訪歐之後會有轉機,畢竟歐盟和美國切割、向中國靠攏,Trump限制半導體生產設備外銷,等同是自我割喉,AMAT、KLAC的股價要完了。 王孟源2020/05/31 14:38回覆
19樓. MAXWELL
2020/05/28 23:03
请教王兄,中法都在非洲有很大的利益,法国在非洲的影响力不是中国能比的,而且在非洲留有大量驻军,控制了不少资源丰富的国家,虽然在对非洲的影响力和控制力方面中国不如法国,但是在未来对于非洲的开发上,中国还是很有优势的。中国能不能与法国合作,共同开发非洲,然后让渡一部分利益给法国换取他的支持。
法國的舊殖民地也就是北非和西非,法國自己拿不出足夠的資金來支持他們發展經濟,政治上又受白左影響不能再公開玩傀儡游戲,所以也就只能派兵維和和競標一些工程。中國只要尊重法國政經大佬揩油的權利,很容易和平共處;對地方強豪拿回扣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應該算是中企的傳統技能吧,你看在中亞不就和俄國合作愉快嗎? 王孟源2020/05/29 11:58回覆
18樓. 無知者,無畏
2020/05/25 20:13
說說澳洲的美國情節

安格魯.撒克遜的五仔爺,就算澳洲是美國最忠實的狗,這是他們的『狗道』,也是五仔爺中排華最嚴重的國家。

以我在澳洲生活了將近20年的所見所聞,他們自己一直以為是這五仔爺的老二(他們自稱老二,實際上真不是)而自豪,普通民眾並不把老爺子英國放在眼裡(自大加記仇吧?),他們一直都是以美國為他們自豪的依據,所以基本上是唯美國的馬首是瞻。

澳洲獨處於太平洋西南岸,民間跟五仔爺中間的三個(英美加)實際上來往都不多,多數人的旅遊目的地通常是紐西蘭和印尼,但是他們真的看不起紐西蘭是事實。

澳洲最近10年,去工業化問題嚴重,福特,三菱,豐田,和本地的霍頓汽車幾乎完全關閉了生產線,只剩下一部分重卡和特種車工業,有採油氣,但是本地最後一家煉油廠大致7年前關閉,現在所有燃油都來自新加坡和馬來西亞,澳洲基本上沒有石化和自動車工業,造船業也凋零。現在這裡只剩下農業,畜牧(肉,奶製品),礦業和極少數本地建造業,工業,基本上只剩下維修和保養。

從這裡你可以看出,在不遠的未來,他對中國工業品的依賴會怎麼樣?

那麼澳洲的優勢是什麼?本地土壕把持的一些行業還是很厲害的,比如,金融(四大銀行-西太-WestPac,澳紐-ANZ,英聯邦-commenwealth,國家銀行-NAB)資產巨大,本地建造,食品加工(奶製品,肉類等),四大礦山(BHP,Rio Tinto等)個個富可敵國,以及默多克的新聞集團基本上控制全澳的主要媒體,所有這些勢力,都跟美國關係密切。你說,澳洲能不跟美國跑嗎?

澳洲的政治光譜,也很有意思,體制內的建制派,被媒體嚴重洗腦的普通屁民,本地銀行和金融機構,學術機構(含大學),本地建造業等,這些領域的人,都有嚴重意識型態自豪感和種族優越感,對中國和華人非常不友好。對中國相對友好的,主要是在對華貿易中獲利的商界精英(本地供應鏈和大型銷售網絡的擁有人)和農牧業。本來礦山應該對中國有好感(他們每年從對華出口的礦產貿易中獲益數百億),但是實際上不是,這群人最操蛋,到處鼓動反中排華,他們是急先鋒,所以我預判,他們的礦業會被中國清算。

本人對澳中關係持長期負面研判,一直要等到耗盡他們身上最後一條褲衩(光腚子),或者是美國在中國的長期競爭中落敗,徹底失去種族優越感和制度自豪感,才會平等看待中國和華人。

最重要的因素是Murdoch從澳洲發跡,所以右翼民粹的歷史最久、影響最深。再加上地廣人稀比美國人均資源還豐富,從來就不必有尊重知識的文化傳統,紅脖子人口占比全球最高,所以搞種族主義比美國更肆無忌憚。 王孟源2020/05/26 03:00回覆
17樓. ant
2020/05/24 09:49

再說法國人。

先聲明,我無意把自己呈現的像很懂外國文化。但可能我的表現讓一些外國人覺得可溝通,且每次旅行我都喜歡跟當地人聊天,美國朋友中有些是歐洲背景,所以我知道一些皮毛,或聽到看到一些東西。我看到的是庶民百姓的想法,不代表法國政府的思維,但我認為仍有影響並供參考。

提到法國,當然就馬上想到他們的社會革命是歐洲最血腥的。一直到今天,法國人反叛的血液似乎仍存在,罷工像家常便飯。在法國時,我問了當地人他們為啥罷工,罷工讓那些人拿到他們想要的嗎?當地人也說不出個所以而然,反正就是造反有理。這次沒到達目標,下次再來。

在將近一世紀不當世界老大後,法國人才似乎終於了解自己在世界上的地位。法國人,在歐洲國家是英文說的最差的國家之一,這是因為很多法國人仍認為法語是世界語言,仍以為他們在輝煌的殖民地路易年代。就算大部分,尤其是中/青年法國人開始學英文,他們對法國文化仍是很驕傲的。不要提美國這個暴發戶,就連英國人在他們眼裡仍是鄉巴佬。而俄國,根本是遠在天邊的原始部落群。

那是否有哪個國家人讓法國人看順眼的?有,出乎意料的,法國人認為日本人和他們是一幫的。他們崇拜日本人的匠氣精神,年輕人喜歡日本漫畫和藝術,中年人認為日本人對食物料理和紅酒的吹毛求疵就如看到法國人他們自己。我個人認為法國人是被他們自己的影子誤導,以為日本就是他們的影子,卻不知道他們以為的日本,不是真正的日本。但情況就是如此。

至於澳洲,我記得1990年剛到時,市面蕭條,雪梨市區的中國城到處都掛著賣房子/店面的通告。我在2002年離開的,當時澳洲的經濟受到中國的帶動,房價在一兩年間漲了一倍。現在,常有人跟我說若我回去,一定認不出雪梨。澳洲現任總理並不受歡迎,就如 Trump 第二。我想若不是經濟還好,已經下台。

澳洲是個白人社會,幾十年前曾有惡名昭彰的白澳政策。他們祖先是英國罪犯,但他們總以英國人自居,又以美國最堅強的盟友自傲,卻瞧不起自己旁邊的紐西蘭。自以為自己站在道德高處,但澳洲附近的小島國就不那麼認為了。除了運用澳洲與周圍國家的矛盾,中國必須把澳洲打回 1990 年的情景,讓他們知道吃果子是要把樹頭的。

法國人喜歡反權威,源自兩百多年前的法國大革命事後被神化。其實它是東施效顰:美國大地主搞革命是爲了擺脫英國控制,獨占整個大陸的資源和財富;巴黎的一些窮人跟著亂起鬨,最終還不是便宜了軍閥?
法國人的教育體系與衆不同,特別强調抽象哲學和標新立異,不過至少階級特權問題沒有英美嚴重。
澳洲是中國崛起過程中,獲益最大的國家。這是因爲它在上世紀末去工業化之後,經濟產出集中到農礦,剛好和中國互補。問題是澳洲的右翼民粹比英美還厲害,中國以爲能夠在商言商、單純經貿互利,卻沒有預料到澳洲紅脖子會得意忘形,對内搞種族歧視,對外是帝國主義。繼續扶持巴西、阿根廷這類替代供應商是絕對有必要的。 王孟源2020/05/24 11:06回覆
16樓. desertfox
2020/05/23 20:42

以我身在美國的所見所聞,川普政府應付新冠疫情的所作所為用荒腔走板都不足以形容他的應對失措,説是掉鏈了還差不多。各國看在眼裡就是世界第一强國的勢微,以是美國霸權的衰弱勢不可免。前幾天在觀網看了下面這一篇深有同感(除了最後一段似嫌畫蛇添足),不知王先生的看法如何

https://www.guancha.cn/WangXiangSui/2020_05_19_550844.shtml

美國在歐洲纍積的威權還是很高的,像是荷蘭就不敢賣光刻機。此外一般國家的政府可以常換,外交大戰略的慣性卻很强。再加上中方的宣傳羸弱,手段不夠靈活前瞻。我覺得指望歐洲人自己覺悟,緩不濟急,若是Biden當選,阻力又要上升,所以雖然長期看好,短期的折衝交鋒還是得加把勁。 王孟源2020/05/24 03:14回覆
15樓. 大一統理論
2020/05/23 11:53
美元霸權還能支撐多久?
請問王博士認為美元世界貨幣儲備地位還能支撐多久? 有一種評論認為美國不能和歐洲和日本央行一樣實行負利率;如果實行負利率,將會沒有外國投資人願意購買美國公債,美國國內儲蓄率也比較低 日本大多內債不一樣,但是美國的公債殖利率扣除現在的通貨膨脹實質利率上已經是負利率, 那麼這些國債的最終買家為什麼要去購買他? 是不是有可能跟委託投資的職業經理人的道德問題有關, 類似雷曼兄弟這樣 拿別人的錢去冒險, 如果是一種龐氏騙局的融資那最終是由誰來承擔這個後果? 是美國那些退休基金金和儲蓄者還是外國央行和金融機構? 因為美國國內持有美國國債的規模比國外更大不是嗎? 再來一個問題是最近美國制裁華為,不能使用任何有關美國的技術, 如果ASMLEUV光刻機和晶圓代工美國都限制使用結果會如何?中國又該做出什麼樣的反制呢?
美元被美國政府多方濫用,在近年已經走向極端,如果用戶有自由來選擇,早就換用其他貨幣。但是這裏不但有店大欺客(一個供應商對應幾十億用戶)的問題,還有規模、體系、習慣、方便等等因素。簡單來説,美元作爲國際儲備貨幣,是人類史上最大的托拉斯。偏偏這個世界沒有全球政府,國際法是由霸主説了算,所以這個托拉斯不但不受法律規範,反過來還有著絕對的政治、外交和軍事上的鞏固支持。
要打破這個托拉斯,必須正面和側面多方向進攻。我在考慮是否寫一篇博文來專門討論。 王孟源2020/05/24 03:30回覆
14樓. wjinu
2020/05/23 11:30
獨立調查

回復desertfox 

謝謝你的提醒, 我原本也想修改留言但發出後好像就不能改. 下次會更加小心.

如果如magkey提出的, 澳洲的獨立調查針對病毒"來源"導致中方的反制, 那我就可以理解為什麼中方並沒有對其他美國盟邦行動. 在我看來英國(於香港事件)和加拿大(華為事件)更值得中方出手.

今天英澳加又對香港版的國安法發表聯合聲明, 這些西方國家對中國的指指點點真的不值得中方有所實際動作嗎? 


英國内部現在亂成一團,美國要求他簽的貿易協定基本就是一個不平等條約,英方正在極端猶豫之下。這時候中方給壓力,不但英國必然無暇反應,而且會有很强的反效果,只能靜等他們自己沉澱出共識(如果能有共識)。
加拿大的地緣和經貿都和美國綁在一起,在孟晚舟事件之後,中方也已經嚴厲反應,沒有後續的惡心行動。
澳洲對中國的經貿依賴極深,卻在種族主義民粹和冷戰式外交敵對態度上高度認同美國,已經很明顯是美國最忠心的狗。不打他不但沒有天理,而且是主動放棄糾正愚行的機會,中方其實可以用上更強的力道,這也是正文提到此事的涵義。 王孟源2020/05/24 03:44回覆
13樓. desertfox
2020/05/23 07:19

回十三樓

很抱歉,你所提的問題很含糊籠統,我相信王先生也不曉得你到底想問些什麼。是不是可以再重新整理一下?你的提問裡面有很大的矛盾,因為中共擺明的是在修理澳洲而你最後又提到這樣做如何改善中澳關係?我不相信你連國與國之間的交往唯有現實這一點你會不清楚,

好像是台灣讀者,只好多給耐心。 王孟源2020/05/24 04:08回覆
12樓. magkey
2020/05/22 23:24

关于新冠的独立调查,其实澳大利亚一开始喊的版本,和最终提交到wha的动议,还是有差距的。在澳大利亚一开始的提议中,说的是调查病毒起源(The Australian prime minister, Scott Morrison, has defied China and defended the “entirely reasonable and sensible” call for an investigation into the origins of coronavirus, as the international political fallout over the pandemic deepened.原文在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20/apr/29/australia-defends-plan-to-investigate-china-over-covid-19-outbreak-as-row-deepens),后来提交到wha的版本是说要调查全球面对疫情的处理方法(Member states have adopted a resolution to investigate the global handling of the coronavirus pandemic.原文在https://www.dw.com/en/who-members-agree-to-independent-probe-of-coronavirus-response/a-53496467)。

我的理解是,两者虽然都是独立调查,但是两者是有区别的。调查病毒起源,隐含的意思是“病毒起源的国家要对这次疫情负责”,这在人类历史上是没有先例的,除非能查出病毒起源于实验室,不然不论病毒起源在哪里,都是天灾。这个调查多少隐含着要将天灾归罪于中国的意思。而调查全球面对疫情的处理,则是反思我们各个国家和who面对疫情的处理办法有没有问题,对每一个国家都是平等的,对后者自然是没有任何道理反对。

是的,這種已經被其他評論者和媒體仔細報導過的簡單事實,沒有什麽疑惑可言,讀者應該自行搜索訊息。我的時間精力有限,寧可專注在複雜難解的話題上。如果看來好像我在下沒有根據的結論,必然是博客已經反復論證過的,事實證據和詳細的邏輯推論都擺在舊文裏,這也同樣是讀者的責任去閲讀吸收。 王孟源2020/05/24 03:57回覆
11樓. wjinu
2020/05/22 21:53
獨立調查
剛剛的留言好像沒有成功送出, 如有重複請刪除.


王博士你好. 近來國際上對新冠病毒來源的獨立調查聲浪越來越大, 但中方的反應卻讓我很費解所以想請問版主的看法.


澳洲政府於四月公開要求對新冠病毒來源的獨立調查, 中方駐澳大使第一時間拒絕並質疑澳洲的動機, 同時間暗示將打擊了澳洲對華的口. 我的看法是雖然澳洲背後的動機不單純, 但並非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去制裁澳洲 (之前禁用華為, 間諜事件反而是更好的施力點). 同樣是要求獨立調查, 中國駐英國大使上週卻聲明支持, 加上這周WHA上的調查提案也獲得中方支持.  官方不同調的反應是否又是一次外交失誤所導致? 


更有可能的會不會是中方決定要對澳洲這個美國的小弟開刀, 就像這一個月中方逐步實施了對禁止澳洲牛肉進口, 實施農產品關稅等措施. 如果這個方向確認了, 我們將會看到越來越多中方對美的間接反制? 這種明顯的選擇性外交策略對於改善中澳關係看起來並不會有任何的幫助. 




一隻每天吃你喂食的野狗,忽然跳出來咬你,我的反應是去找球棒,不是擔心它的感情。目前中方只是說今晚狗糧會少給一點,這其實是太客氣了,大機率必須後續升級。 王孟源2020/05/24 04:04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