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美國】美國大選中的危險人物
2020/02/24 06:29
瀏覽29,119
迴響16
推薦23
引用0

上周有讀者在訪客簿詢問關於美國大選的最新發展,我回復說“Sanders是真正的社會主義者,是左右兩派財閥土豪都不能接受的候選人,所以他們事先就做了縱深防禦,明面上有Biden的所謂溫和派,暗地裏還插了一個假的社會主義者Warren來分散初選選票,Buttigieg原本只是備胎。結果Trump陣營集中打擊Biden,Warren背後的金主又曝了光(Buttigieg也一樣,但他的溫和派支持者不在乎),現在只能靠Buttigieg來吸取民主黨内溫和派選票,情勢危急,所以才會有在Iowa渾水摸魚的局面出現,未來也必然會有更多的陰招,包括由Obama出面“仲裁”,直接忽視普選結果都有可能。”後來覺得此事很重要,值得多所著墨,所以在此進一步討論。

Buttigieg從小是文科優等生,對政治特別有興趣,在高中時代認同了民主黨。當時年紀小,還很理想主義,偶像正是Bernie Sanders,憑著一篇誇贊Sanders的文章,獲得甘迺迪紀念舘2000年度的“Profile in Courage”大獎第一名,從此平步青雲,拿到了哈佛入學的門票。就讀哈佛期間,繼續走紀念甘迺迪的一整條終南捷徑,出任甘迺迪學院特別社團Harvard Institute of Politics的學生會長。畢業時是“Magna cum laude”,亦即成績名列前10%,並且跟隨著克林頓的前例,獲得了羅德獎學金到牛津讀碩士。

如同克林頓一樣,Buttigieg對拉關係、建履歷有高度的天分和努力。在前往牛津之前,他先花了一年在The Cohen Group(一家小型但是重要的國際關係和國家安全顧問公司,由克林頓手下的國防部長William Cohen創立)。在2002、2004、2006年的選舉,他也分別參與了幾個國會議員和總統候選人Kerry的競選工作,充任總部裏的年輕幹將。2007年碩士畢業後,在McKinsey顧問公司任職,接觸到更多的政商精英,包括健保公司、游説公司、軍火商以及國防部。

在2008年,Buttigieg留下一個很不尋常的記錄:他忽然到Somaliland“觀光”了24小時,還和當地的不具名高官(可能是“總統”)聊天,回來之後寫了一篇游記叫做“Tourists in Somaliland”“到Somaliland的觀光客”,居然立刻登上了《紐約時報》,而且不是旅游版,而是社論(參見https://thegrayzone.com/2019/12/17/national-security-mandarins-groomed-pete-buttigieg/http://web.archive.org/web/20191216074656/https://www.nytimes.com/2008/07/31/opinion/31iht-edmyers.1.14914273.html )。Somaliland是索馬利亞的北部省份,過去20多年來一直在閙獨立,2008年時有《Al Jazeera》報導說它企圖以讓美軍建立新基地(Somaliland緊鄰中國唯一海外軍事基地所在的Djibouti,兩國同樣扼守戰略要地亞丁灣)為籌碼,交換美方的外交承認。很巧的,Buttigieg的文章正是鼓吹這件事。在這裏我想提醒讀者復習《從Manafort案談起》一文;美國政要權貴為外國游説賺錢並不是共和黨的專利。

2009年,Buttigieg只有27嵗,但是履歷豐富、交游廣汎,在前一年到Somaliland出任務,證明他已經獲得民主黨幕後權力核心的信任,前途不可限量。這時他必須做一個選擇:可以繼續待在幕後,走Manafort的路子;也可以跳到臺前,自己出面競選公職,類似Pompeo在共和黨一步步爬升的過程。他選擇後者。在美國,權勢階級要辦什麽,都有合法的快速通道;參軍是政治精英履歷鍍金的重要手段,自然也不例外。Buttigieg雖然不像Pompeo是西點軍校的高材生,但素來與國防部有淵源,於是他一夕之間就忽然成了海軍情報部的少尉。因爲是後備役,基本不費什麽時間,更不影響他的政治生涯。

2010年,Buttigieg第一次競選公職,沒有選上印第安納州的財務長(State Treasurer)。次年,他再接再厲,終於成功當選South Bend(人口:10萬)市長。因爲軍事履歷的政治加分,最好是要在前綫待過,他在2014年特別請了七個月的假,真的到阿富汗去服役。雖然沒有經歷戰鬥或冒險(不過得以與CIA合作,參見https://thegrayzone.com/2020/02/07/pete-buttigieg-cia-afghanistan/ ),事後仍然獲頒一個許多普通士兵出生入死都夢想不到的中級勛章(Joint Service Commendation Medal)。期間還被邀請成爲Truman Center的董事;這是民主黨負責“國家安全”的一個外圍組織,實際上是兌現美國霸權來為外國客戶提供有償服務的白手套。另一位知名的董事,是Joe Biden的兒子Hunter Biden,也就是Trump疑心在烏克蘭撈了不少錢的那一位紈絝子弟,後來因此引發了彈劾案。這年Buttigieg還只有32嵗,但已經和前副總統的家族平起平坐,不再只是跑腿,而可以圖利自己了。

Buttigieg從一個小城的市長跳級參與2020年的民主黨總統初選,原本應該不是指望要一舉脫穎而出,而是打打全國性的知名度,為出任部長級官員或州長/國會級別選舉做準備。但是建制派的第一人選Biden本身包袱很多、魅力不足,又遇上對右翼民粹反動的社會主義風潮,很快被拉下神壇。這時就必須由假冒社會主義的Warren和“溫和派”的Buttigieg接棒,阻攔Sanders通往大選之路。於是這兩者都獲得了民主黨大金主的慷慨捐款,其中Buttigieg收穫尤其豐富而明顯,例如Black Rock基金的Kaczmarek等等。不過最值得注意的,還是來自美國情報界(包括CIA和軍事情報單位)、國務院、國安部幾乎所有民主黨籍要員的公開支持(Endorsement);對一個從未在聯邦政府任職的年輕候選人,實屬罕見。

我預期Sanders在民主黨初選的領先會逐步擴大,類似Iowa Caucus的亂局也就很可能會持續出現。Iowa初選的問題核心在於所用的計票軟件是由一群克林頓的幕僚開發的,他們領導人的配偶則正在Buttigieg競選陣營裏工作。結果在幾天混亂之後,Buttigieg硬是壓倒民調遙遙領先的Sanders拿到民主黨州黨部官方認證的最高票。近年《Facebook》宣稱Stalin說過,“投票不重要,計票才要緊。”(“It’s not the people who vote that count; it’s people who count the votes.”)這已經被公認是僞托;美國做票的傳統歷史悠久(參見Edgar Allan Poe的死因),這句話其實有可能是19世紀美國地方土豪發明的。

不論如何,即使Sanders在七月初選結束時有最多的票數,民主黨還有黨内大佬出任的Superdelegates(超級代表,佔總代表人數15%)可以平衡修正;如果這樣還不足以推翻普選結果,臨時更改規則,甚至忽視既有程序,由大佬們直接另推候選人都是有前例可循的;事實上在1960年代之前,這種Brokered Convention(用台灣俚語,就是密室裏搓圓子湯)才是常態。

如果Sanders能克服既得利益者的層層阻撓(包括各種造謠污衊,例如昨天《紐約時報》剛剛引用CIA消息報導,俄國人正在暗中支持Sanders,參見https://www.nytimes.com/2020/02/21/us/politics/bernie-sanders-russia.html ),成爲民主黨的總統候選人,那麽不論最後誰當選,都是全世界的福音。Sanders專注在内政改革,美國政商精英必須分神對抗,只怕無法全力對外搜刮掠奪;Trump則笨拙自私,到處霸凌,反而加速霸權的衰落。真正危險的,是民主黨建制派,尤其是和宣傳顛覆專業戶(CIA和國務院)淵源很深的Buttigieg,才是Hilary的Spiritual Successor(精神繼承者)。

【後註一】今天是2020年三月1日,Buttigieg宣佈退出競選。這並不是意外,因爲昨天Biden才在南卡的初選中依靠黑人選民的支持獲得大勝,重新成爲建制派的希望所繫。正因爲Buttigieg是近衛親兵而不是獨立候選人,所以在幕後大佬急著集中力量打敗Sanders的當下,他必須領頭示範,讓路給Biden。

【後註二】今天是2020年三月2日,Amy Klobuchar也急著在超級星期二之前宣佈退出競選,並且立刻擁護(Endorse)Biden。Buttigieg隨即也宣佈給予Biden他的Endorsement。這種棄卒保帥的運作,很明顯地呈現出建制派對各個候選人的幕後操弄。只有Warren因爲是假激進派,分散的不是Biden而是Sanders的選票,所以必須繼續留在選戰之中。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下一則: 【工業】【能源】再談氫經濟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6) :
16樓. magkey
2020/03/21 01:19

今天看到abc做得一个关于trump政府对抗疫情的措施是否得当的民调,竟然还有55%的人是支持trump的。

https://abcnews.go.com/Politics/coronavirus-upends-nation-americans-lives-changed-pandemic-poll/story?id=69696172  

看起来在股市跌得一塌糊涂,疫情也不受控制的情况下,还有这么多人会这么说,只能说明trump基本盘非常稳固。我想今年他的机会似乎还是不小。

群衆是愚蠢的,我還能說什麽呢?
不過到年底情勢每下愈況,愚民總還是要發泄的;這也是爲什麽Trump未雨綢繆,已經準備用中國人來背鍋。 王孟源2020/03/24 05:47回覆
15樓. 大粉红
2020/03/04 15:14

现在看起来Biden赢初选的概率很大了。按理说Biden对上川普本来没啥赢面,但是如果选前真的经济崩溃或者疫情大爆发,sleepy joe还真是可能白捡个总统。王老师能不能说一下Biden上台对中国的影响,继续TPP吗?

Biden應該會複製Obama的外交戰略。
Buttigieg和Hilary一樣,是民主黨幕後財閥的直營門市部,Obama和Biden只是加盟店。如果Biden真的因爲經濟態勢,誤打誤撞地上臺,對中國的打壓會是慢性而間接的,那麽應該會緩不濟急,唯一的真正危險來自歐洲的反應。 王孟源2020/03/05 01:08回覆
14樓. magkey
2020/03/04 13:10
超级星期二已经基本落下帷幕,Biden的表现超出预期,这也主要得益与Amy和Pete在最后时刻的退选,Bloomberg也没法分流足够的票数。Sanders虽然今天和Biden差不会太多,最终在初选结束时也有可能比Biden拿到更多的delegates,但是以今天表现来看,Sanders几乎不可能拿到1991票,在超级党代表出来之前结束战斗。而且根据调查显示,Biden在迟投票的选民中支持率是高于早投票的选民的,意味着在往后的初选中,Biden的表现可能比超级星期二更好。我感觉Sanders的机会已经非常渺茫了。
不是“遲投票選民“,而是“遲決定選民”,亦即到最後幾天才決定投給誰的。這群人正是對政壇形勢沒有什麽研究理解的所謂溫和派,是英美幕後財閥能左右選舉結果的中堅力量。
美國的社會主義青年,連在左翼的45%人口中,都達不到半數,民主黨自然會繼續留在建制派手中。這也示範了爲什麽西方民主制要做政策修正,都是不可能的事,更別提體制革新了。這是因爲在大衆傳媒完全滲透社會每一個角落的今日,不論事態多麽明顯嚴重,要讓多數選民對提倡改革的“激進派”產生疑慮依舊極爲容易。還是那句老話:群衆是愚蠢的;現代英美的政治體制、社會規範、教育内容、意識形態、媒體宣傳,無一不是爲了確保集體智商向最低的成員看齊而設計的。 王孟源2020/03/05 01:13回覆
13樓. magkey
2020/03/02 11:56

这也很好地解释了Biden为什么对前几个州不太重视反而直奔南卡,恐怕他早就知道只要他在南卡表现不错,Buttigieg就会退选。现在Sanders的希望在于Bloomberg有可能会死磕到底,和Biden瓜分建制派的选票。从民调来看Bloomberg并不会弱于Biden太多,两个人谁都不会轻易退选。这样Sanders大有可能坐收渔翁之利。如果他们之一退出,Sanders想要突围可就困难许多了。

有个问题想请教一下王先生,Sanders前几天刚刚公开表示如果中共发动武统台湾,他绝对不会坐视不理,这样强硬的表态固然有收买温和派人心的因素,但也透露出他的对华政策是十分强硬的。这样比起来,是不是Trump连任更有利?我很担心如果Sanders上台,外交上重新启用奥巴马那套策略,再把TPP搞起来,甚至如果RCEP到时没有在那之前谈妥,也有被搞黄的风险。

Biden直奔南卡是因爲他的民調崩盤,唯一剩餘的號召力來自他是Obama的副總統,而只有黑人才吃這一套。南卡是民主黨初選時間表上的第一個黑人州。
建制派當然也希望Bloomberg早早退選,但是他有本錢任性到底,所以什麽時候知難而退很難説,不過至少應該會先等著看超級星期二的結果有多慘吧。
Trump是The Devil We Know,而且花招已經出盡了,所以大家都會有他連任更有利的想法。其實中國政府在貿易戰停火協定做了很多讓步,給我的印象是他們預期Trump有可能落選。這倒不是完全沒有道理的。
我個人覺得Sanders以工會的利益優先,不一定會想要加入TPP。他對台灣這樣的美式民主政權有原則上的支持,但中方原本就沒計劃在2024年前動手。Obama是認同建制派的人(不過是半路加入的僕從軍,不像Buttigieg是正規軍親信),他的政策最終是為精英大佬們服務,所以必須消耗國力來維持霸權。我不認為Sanders會浪費資源在霸權上,他應該會大幅削減軍費,並裁撤海外基地,這對世界和平是好事。 王孟源2020/03/03 03:03回覆
12樓. magkey
2020/03/02 07:27

最新消息是Buttigieg宣布退选了

https://www.nytimes.com/2020/03/01/us/politics/pete-buttigieg-drops-out.html  

可能的原因是Biden在南卡的表现不错,土豪们决定还是把阻止Sanders的赌注压在他身上比较合适。

正是如此。一般有點獨立性的候選人在贊助金彈盡援絕之前,不可能急著在超級星期二的兩天前放棄;Buttigieg剛好相反,他原本就是建制派大佬的備用棋子,現在Biden有起色了,絕對要在超級星期二之前離場,以避免分散選票。 王孟源2020/03/02 11:24回覆
11樓. 狐禪
2020/03/01 14:18

9樓 回版主

"Political animals"破題第一個例子,就點出選民傾向以執政者做為社區動亂的消災祭品(類似台灣燒王船的習俗)。這固然無腦,但卻是人類社會的通性--認為在這種狀況下「該做些改變」。川普現在正是怕這個。

這個效應的結果,就是每次選舉換一個新的救世主;我以前寫過專文討論了。 王孟源2020/03/02 02:26回覆
10樓. 貓靈子
2020/03/01 06:34

  如果可能的話,讓Sanders這種真正的社會主義者上台,可能對美國或是對世界都比較好.美國做為一個強國,現在真正該注意的問題反而是國內的貧富不均,而不是國際上的霸權.中國想要與美國真正分庭抗禮,甚至是爭霸,都還需要點時間.美國與其讓一個笨蛋(川普)或是三流陰謀家(Buttigieg)去主導,還不如暫時重整旗鼓,解決國內隱憂後再重新出發.

  真正的大國爭霸,應是在制度的效率上做競爭,誰能提供國內民眾與國際上的僕從國更大的利益?嘍囉們才應該追隨這種老大.美國川普總統的所作所為,其實比水滸傳裡的梁山好漢還有所不如,換了個三流陰謀家,狀況搞不好更壞.

  至於美股的崩潰極可是雪崩的第一步,接下來有大機率會造成經濟衰退,個人認為是市場還是了解實情,沒有實業支撐的泡沫總會破掉,看誰比較倒楣而已,雖然這幾天,個人就在透過操作vix指數賺錢(剛好就抓在開始崩盤的當天).但必須同意的是,假設民主黨後頭的金主所支持的Buttigieg真的打敗Sanders(黨內初選)與川普(大選)上台,整個世界格局將會有大幅度的改變.如果是Buttigieg當選,而民主黨又在國會選舉大有斬獲時,中國搞不好要面對美國種類繁多的陰招.

Trump所代表的右翼民粹和Buttigieg代言的建制派精英,都是寧可犧牲國家利益也要打壓霸權挑戰者來保護權貴的特權。Sanders雖然受白左理念影響,但是最高的原則還是全民利益的最大化,那麽中方自然可以找到妥協的餘地,對全人類也是最佳的出路。 王孟源2020/03/01 07:21回覆
9樓. 狐禪
2020/02/29 16:05
有兩本書可以對照著看:第一本是“Against democracy"(https://www.amazon.com/Against-Democracy-Preface-Jason-Brennan/dp/0691178496/ref=sr_1_2?keywords=against+democracy&qid=1582962495&s=books&sr=1-2),第二本是"Political animals"(https://www.amazon.com/Political-Animals-Stone-Age-Brain-Politics/dp/0465033008/ref=sr_1_1?keywords=political+animals&qid=1582961999&s=books&sr=1-1)。前者從政治哲學角度討論如何補救現在民主的缺失,後者則從認知神經學的觀點,來說明現代政治選舉的眉角。而後者認為前者的方法不會有效,因為人性疏懶的天性。這些都是有意思的觀察,值得留心。
其實説來説去,還是群衆的素質不夠,有一半智商連100都不到,而公共事務的治理中有太多尋租的管道,有錢有權的人不但能欺瞞選民以自肥,而且必然挾持民意來打擊改革力量。 王孟源2020/03/01 07:16回覆
8樓. 游客 越雷
2020/02/28 23:39
抱歉,王先生,我不知道这个留言是留在新冠肺炎那篇文章下比较好,还是留在这比较好,我就姑且留在这吧:
王先生,这几天美国股市连续下跌,有没有可能会使川普唯一重视的“股市牛市”神话破产,导致连任失败啊?还是说还能再缓一缓?
股市本身沒有足夠的影響,但是股市極可能是雪崩的第一步,接下來有大機率會造成經濟衰退,那麽Trump連任就比較渺茫了。 王孟源2020/02/29 05:23回覆
7樓. K.
2020/02/27 20:33
.
是不是可以這麼理解,美國現在不是兩個黨,而是四個黨,分別是共和黨建制派、共和黨激進派、民主黨建制派、民主黨激進派
當然,現在一個黨確定了候選人,黨內另一派的選民還是會捏著鼻子投票,但是在兩黨建制派和激進派越來越分裂的背景下,這種情況還會持續多久?而且這個背景產生的原因及未來的趨勢是兩黨激進派越來越多,這樣持續下去建制派總會面臨壓制也壓制不住、收買也不願收買的狀況
例如,Sanders今年在初選中大勝,但是最後被黑箱政治換成別人,支持Sanders的激進派選民能接受嗎?就算這次能接受,這種情況還會持續多久?
比你說的,還要複雜一些:必須先考慮另一個維度,也就是草根相對於(政商)精英,然後前者再分爲“溫和派”和“激進派”。所謂的“溫和派”或者“中間派”,其實就是願意聽從精英掌控的媒體宣傳的一般群衆,而“激進派”則看出大衆傳媒是假新聞,所以依賴網絡上的新信息通道。當然網絡上撒謊更加無節制,所以才會產生茶黨。左派現在還有些理性,但是像是仇中這種無分左右、全面洗腦已經大功告成的議題,也不能指望他們能跳出那個大坑。
2016年的大選,是現代美國政治的分水嶺,正在於這一點:Hilary對決Trump,38家全國性大衆媒體有36家支持Hilary;在以往這樣一面倒的宣傳優勢,必然會產生精英所希望的選舉結果,但是實際後果大家都知道的。
至於這次Sanders如果被做掉了,那麽Trump連任的機會自然大增。民主黨草根再怎麽不滿,也沒有用,因爲他們佔人口總數不到一半,而美國警察動手維穩的實力,其實是世界第一的。 王孟源2020/02/28 04:07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