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英國】脫歐鬥爭的細節
2019/10/04 12:08
瀏覽18,410
迴響12
推薦18
引用0

我在《談Brexit》一文中,詳細解釋了脫歐鬥爭的幕後推手。至於鬥爭本身,則相當複雜,而且變化很快,我原本不想討論太多的細節,以免搶了新聞記者的飯碗。不過最近的中文媒體老是抓不住重點,讓我看得心急,所以在這裏簡單陳述一下最近英國政壇在脫歐議題上的攻防運作。

新首相Boris Johnson至今提出七個法案全軍覆沒;上周被最高法院以11:0判定欺瞞女王、違法關閉國會;本周又被挖出在倫敦市長任内對美籍情婦做利益輸送;自己黨内有10%的議員公開抗拒黨紀;而他居然主動將叛將踢出黨外,從而失去國會的多數。在正常時期,這些事隨便哪一件都可以危及首相職位,但是十月底的脫歐期限就在眼前;Johnson原本就無德、無才、無恥,靠著把新聞娛樂化、做脫歐土豪的臺前卒子而發跡,現在繼續賣命演出,幕後的老闆們自然不急著換人。

但是他面對的對手,不只是愛國議員和教育程度高的留歐派選民,還有實業家以及倫敦銀行業的金融勢力(請注意,“金融”這個詞匯指的是銀行業;在美國,他們和國際資本通常沆瀣一氣,和土豪也沒有絕對的矛盾,但是在英國,由於在脫歐這件事上有嚴重利益衝突,他們和土豪資本卻是對立的)。原本幾個反對黨互相敵視,Johnson想利用他們的不和,讓無協議脫歐矇混過關,但是反脫歐派幕後的力量也很强大,硬是逼著那些政見南轅北轍的反對黨做出妥協,其結果是九月中國會關門前所通過的Benn Act。

Benn Act的正式名稱是European Union(Withdrawal)(No.2)Act 2019,由工黨的下議院議員Hilary Benn(雖然名字叫Hilary,卻是男人)提出。它要求首相在十月19日之前,要嘛有脫歐協議法案通過國會,要嘛得向歐盟申請延期。

所以今天出現的頭條新聞說“英國提交脫歐方案”,其實背後的用意和字面上的意思剛好相反,Johnson根本沒有意願要和歐盟達成任何協議,其原因是歐盟絕對不可能接受北愛爾蘭和愛爾蘭之間有海關,英國選民(包括北愛爾蘭)則絕不可能接受北愛爾蘭和英國本土之間有海關,那麽英國本土就必須(暫時)繼續維持與北愛爾蘭=愛爾蘭=歐盟相同的法律制度,這也包括了反逃稅條例。很不幸的,避免反逃稅條例正是英國土豪們多年來努力對右翼愚民洗腦,鼓吹脫歐的真正動機。既然Johnson是他們的人,他奮鬥的唯一目標就只能是無協議脫歐。

Johnson提交協議方案,正是爲了能無協議脫歐。這是因爲他絕對不希望向歐盟申請延期,否則不但幕後的土豪不答應,已經被洗腦的右翼選民也會拿他當出氣筒。但是既然Benn Act已經由女王批准,成爲正式法律,如果Johnson拒不執行,他有大機率會被送進牢房,甚至失去議員資格。他的幕僚和一批律師經過許多天的Brainstorm(一般翻譯成“頭腦風暴”,但這是完全錯誤的;這裏的“Storm”不是“風暴”,而是“突擊” 或“强攻”的意思,就像“Storm the castle”是“强攻堡壘”,不是“用風暴去吹城堡”,“Stormtrooper”也不是“暴風部隊”,而是“突擊部隊”,原本來自德文“Sturmtruppen”; “Sturmgewehr”就是“突擊步槍”,“Sturmgeschutz”是“突擊炮”),發現唯一能合法避免延期的辦法,就是提交一個協議方案,然後設法讓它通過國會。

這好像是自我矛盾,其實有個精微奧妙之處。Benn Act只要求協議通過國會,卻忘了這和協議成爲法律現實是兩回事。這是因爲那個協議本身只是脫歐過程中所需法條的一部分,還有一系列既有的歐盟法律必須被新法條取代,如果這些新法條沒有在十月31日的脫歐期限前成爲法律,那麽整個程序就不成立,脫歐自動成爲無協議的。

最近Johnson的妙計被泄露出來,由前首相John Major代表留歐派出面點明批評。但是事已至此,Johnson也沒有退路,只能硬著頭皮繼續走下去,至少要讓脫歐派選民覺得自己已經鞠躬盡瘁。結果是,被許多香港青年視爲天堂的英國政壇,其實正在上演一場超現實(Surreal)的悲喜劇(Tragicomedy),似乎自相矛盾的(Paradoxical)的怪現象層出不窮:支持無協議脫歐的議員準備對協議投贊成票;反對無協議脫歐的準備對協議投反對票;Johnson根本不在乎協議内容是什麽,隨便亂編的結果是居然建議在北愛爾蘭的兩邊都設下海關(不過它們會是“數位邊界”,所以不會有任何不便;至於“數位邊界”是什麽,爲什麽能避免不便,那就只有天知道了);而最應該反對這些海關的北愛爾蘭政黨DUP卻表態支持這個協議。這是因爲DUP現在名義上還是Johnson的盟友,他們計算這個協議不可能通過國會,所以暫時可以做個人情,給Johnson一個面子。

不過實際上十月底脫歐基本是無望了。反無協議脫歐的議員在本届國會佔多數,又有最高法院的背書,要讓脫歐延期是板上釘釘的事。接下來很可能會在十一月或十二月舉行大選,這個大選的結果也就是未來劇情發展的最大變數。照理説,脫歐派在2016年公投前的承諾已經全部跳票,謊言公諸於世(例如“不會無協議脫歐”,“不會有海關”,“不會有經濟代價”,“不會有社會紊亂”,“不會有法律問題”等等),不論大選還是公投,理性的選民都應該會嚴厲地懲罰他們。但正如我已經一再論證,非理性民衆不但佔大多數,而且越是被打臉,對過往錯誤就會越堅決地固守,所以目前的民調居然還是五五波;這也是爲什麽正反雙方都願意舉行大選的原因。

【後註一】我忘了在正文裏提起,兩個多月前,留歐派曾爲了脫歐謊言把Johnson告上法庭,結果英國高等法院的法官明確裁定,官員沒有法律義務對民衆說實話。當然這個博客的長期讀者,必然已經熟悉這個西方制度下的規律,但是它被正式明文宣佈出來,還是蠻有意思的。

【後註二】我在2019年十月24日,錄製了一個新的《八方論壇》節目,進一步討論了更多的細節。因爲我在節目裏批評了一些“亡國學者”,結果果然有人不樂意,在Youtube開駡。不過他們這次不是說我“以偏概全”,換成了“格局太小”,宣稱脫歐明顯來自世界霸權的爭奪和文化自負。

其實對英國稍有點知識的人都應該知道,2015年大選中,脫歐根本不是重點;一直到2015年十二月的民調,請大家猜一猜,把“與歐盟的關係”視爲重要議題的選民有多少?1%!那麽2016年二月,國會忽然就急著通過脫歐公投的法案,難道是英國人都有健忘症, 霸權戰略考慮或文化傳統每兩個月一變?

還有更重要的,是脫歐派在公投通過之後,撕下以往的假面具,全力追求無協議(No Deal)脫歐。這個現象,除了土豪理論之外,實在無法解釋。

像這些考慮,如果不知情,就沒有資格評論脫歐;如果知道還嘴硬,就是睜著眼睛説瞎話。我一再强調,知之爲知之,不知為不知;沒有足夠知識和能力的人,硬是要胡扯,就是污染公共論壇,不是知識分子之所應爲。

【後註三】我在留言欄裏說,“土豪當然不是脫歐的唯一動力,甚至不一定是最大的動力,但卻是過去四年的決定性關鍵所在”,這裏我想給出確實的數據:在2015年十月,支持脫歐的民意是30%出頭(參見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vXig8vrpIU),到了2016年六月公投就成了53%,所以土豪的貢獻是20%。這是在一月到六月的五個月發生的轉變,力量不可謂不巨大。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宣佈】讀者須知
下一則: 【軍事】從美國看閲兵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2) :
12樓. magkey
2019/11/01 11:53
谢谢您的解释,所以ATAD其实并没有推动脱欧公投的发生(即使没有ATAD,公投这件事很可能还是会发生,只不过可能没有那么快),但是ATAD成为了脱欧成功的关键导火索,这么说逻辑就完全通畅了。
如果沒有ATAD,公投不一定發生,即使發生也絕不會通過。ATAD把土豪拉進了戰綫,一舉擊潰了理性主流,然後土豪一直主導著過去四年的鬥爭。 王孟源2019/11/01 12:07回覆
11樓. magkey
2019/11/01 08:42
对于16年的脱欧公投,我还有一件事情不理解,不知道能不能请王先生解释一下。卡梅伦在13年就已经承诺过,如果大选获胜,会在不晚于17年的时间内发起脱欧公投(https://www.bbc.com/news/uk-politics-21148282),那是不是意味着在2013年前英国的富豪们就已经意识到ATAD的威胁呢?如果是的话,那有没有证据印证这一点呢?

很好的問題,你是學國際關係的專業嗎?

我在正文裏已經解釋過,英國因爲舊日的帝國榮光和Continental Balance of Power的戰略傳統,一向有和歐洲大陸作對的動力,但是在2016年之前,這只是老年昏庸的選民喜歡幻想的事項,出力推動的Nigel Farage被公認是瘋子。

但是英國從70年代加入歐盟開始,就因爲這個扭扭捏捏的態度,可以不斷向歐盟勒索,獲得了不可計數的特權,所以主政者總是容忍並且利用這些要求脫歐的少數,每隔幾年就可以和歐盟重新談判一次,以謀取進一步的利益。

Cameron在2013年的承諾,只不過是這一個傳統的再一次體現,當時根本沒有人當真,不但他有很大機率食言而肥,就算真有公投,也沒有人相信會通過。

總之,脫歐這件事的確萬分複雜,土豪當然不是脫歐的唯一動力,甚至不一定是最大的動力,但卻是過去四年的決定性關鍵所在。早先只有選民中少數的怪老頭在做夢,政壇主流容忍他們,只是爲了定期向歐盟勒索。即便是到了2015年,反移民成爲歐洲右派的主要訴求,英國民意對脫歐的支持率還是顯著低於50%的。換句話說,大家承認反移民是主流力量之一,脫歐卻是那個方向的極端,脫歐公投必敗,但可以安撫反移民勢力。

一直到ATAD通過之後,脫歐勢力被土豪緊急接管,這才有了出乎所有旁觀者意料的一連串結果。否則Cameron承諾的是2017年底之前舉行公投,爲什麽到了2016年二月就急急忙忙地的通過公投法案?這正是因爲Article 50有兩年的緩衝期,在2016年一月ATAD剛出版的時候,預計在2019年一月1日生效,所以不能等到2017年再公投。等到2016年下半,ATAD被發現有漏洞,必須有晚一年的ATAD 2來彌補,土豪才容許May慢吞吞地在2017年三月啓動Article 50。

王孟源2019/11/01 11:47回覆
10樓. magkey
2019/11/01 00:00
现在大选日期已经确定了,12月12日进行大选,英国人的命运将交给一次coin flip来决定了

這是沒有辦法的事。

留歐派内部的基本矛盾,在於實業家和金融界對工會勢力也極爲厭惡,所以不可能支持工黨,結果自由民主黨看到機會,覺得提前大選很方便去挖工黨的墻脚;剛好蘇格蘭的SNP前黨魁在明年初必須上法庭面對性侵犯的指控,SNP急著在醜聞占據媒體頭條之前就先大選完畢,結果兩者合謀贊成十二月大選,工黨這隻鴨子就這樣被趕上架了(當然工黨内部也有矛盾,所以原本態度就是模擬兩可)。

我個人覺得國家面臨生死存亡的關頭,在位者應該以大局為重,但是西方民主體制,先天就會挑選最自私、最無恥的候選人,然後再給予他們更自私、更無恥的激勵條件;這次自由民主黨和SNP的表現,其實算是情理之内。

王孟源2019/11/02 00:23回覆
9樓. 南山臥蟲
2019/10/19 22:12

一如王兄所料,小丑首相一輪政治表演之後,協議還是過不了英國下議院。

那麽,當地土豪的最後一擊,會是掀桌子提前大選了?

一般媒體爲了填充版面,必然是專注細微末節上,那麽對複雜的事件就完全沒有預測能力。

你如果看懂了正文,就會知道我解釋的是幕後深層真正的實際動力,所以不管表面上花招怎麽搞,結果不會變的。

王孟源2019/10/20 00:58回覆
8樓. 虐猫狂人薛定谔
2019/10/17 10:45

Boris突然花钱在这么不靠谱的科研上,想了半天,除了傻好像也没有其他可能的解释,花这钱看不出他要利益输送什么特定群体。

https://www.theneweuropean.co.uk/top-stories/boris-johnson-nuclear-fusion-1-6309123


Benn Act把無協議脫歐的路堵死了,現在Boris Johnson既不想坐牢,也不願意延期,只好緊急搞出一個協議來。一開始是雙邊界,後來發現是要先過歐盟這關,所以放棄北愛和愛爾蘭之間的邊界,把英國本土和北愛之間升級為全邊界。這同時也容許英國本土立刻躲避歐盟的避稅條例,可謂一舉兩得,至於一國兩制,那也無可奈何了。

他現在爲了讓這個協議過國會這關,各式各樣自相矛盾、全不靠譜的承諾飛來飛去,就像量子速讀一樣;你所舉的這項,只是各種畫餅充飢的一個例子,是他放烟幕的障眼法的一小部分。

王孟源2019/10/18 00:36回覆
7樓. 南山臥蟲
2019/10/06 21:30

有個狗急跳牆的想法,既然英國土豪於此事所涉極巨,會不會集資巨款,通過某白手套行賄該小國元首(或直接決策人)?即使過後東窗事發,調查過程必定冗長,相關人等,早作鳥獸散矣。

(當然,我這是參考了烏克闌政府的前科德性,未必有一一對應的可比性)

目前脫歐派主要勾搭的目標是匈牙利。不過匈牙利總理Viktor Orban地位鞏固、大權在握,遠遠還沒有到必須撈一票走路的地步,所以更大的可能是Orban利用這個機會勒索德法,藉著威脅要否決延期案,强迫歐盟取消過去幾年的制裁(因爲匈牙利違反民主,干涉司法)。 王孟源2019/10/07 12:31回覆
6樓. 南山臥蟲
2019/10/06 13:28

又有一說, 脫歐派可能直接或間接影響歐盟內其中某小國, 使其投反對票, 令歐盟不能接納英國的延期申請. 

越來越好玩了.

早有此説法,但是一個還想留在歐盟的小國,爲什麽會受連大選都不一定贏得了的英國政黨收買呢? 王孟源2019/10/06 21:11回覆
5樓. 沈亢
2019/10/06 08:44
英国的政治经济已经因为脱欧事件陷入僵局,我认为不排除第二次公投的可能性。第二次公投很可能导致英国留欧。
三年前我已經説過,要重新公投,就必須先有大選,留歐政黨獲勝,才有可能。 王孟源2019/10/06 09:44回覆
4樓. 芳草鮮美落英繽紛
2019/10/06 04:47
從小被灌輸民主投票是少數服從多數,長大後才認識到,真實世界上根本沒有機制或誘因能確保”服從”這件事會發生。當關於整個群體的事情需要(遠)多於一半的人齊心去做才能完成,但只要(遠)少於一半的人不參與或抵制就會失敗時,採用所謂民主投票的方式就只會製造問題而無法解決問題。更不用說根據Arrow's impossibility theorem,投票決定出的”多數偏好”和”少數偏好”,只是投票規則和解釋方法產物,其有效性要參與者們主觀接受才成立(簡單來說就是要自欺欺人),根本沒有客觀數學上的可排序性。
所以英美在20世紀,用他們霸權的成功範例來吹噓他們的制度優越性,根本就是顛倒因果。他們是先奪得霸權,有了不斷來自海外的利益輸入,才可以暫時延緩壓制資本主義市場經濟和民主選舉體制的内建腐蝕效應,同時忽悠其他强權,或瓦解(如蘇聯)、或削弱(如德、日),反過來維持他們霸權的長久。 王孟源2019/10/06 06:04回覆
3樓. K.
2019/10/06 04:24
.
從您的上一篇Brexit文章開始我就有問題想問,您說的這些英國土豪是否有Plan B?如果真的31日脫歐、年底大選全都失敗,他們打算怎麼辦?他們應該不會沒有為這種情況做準備

另外,留歐派的精英應該也不至於蠢到看不出這一層關係,既然現在的對立已經如此激烈,為何他們不對這一點大加宣揚?
土豪的Plan B是Nigel Farage,不過這一輪的反避稅條款暫時是逃不過了。

留歐派當然反復宣傳過,否則我一個外人怎麽會知道呢?問題在於沒有“確實”的證據。像是《Daily Mail》從一個主婦刊物轉變成脫歐急先鋒,我看得很清楚,但它不是白紙黑字一句話可以解釋給一般人懂的。

Trump的所作所爲,全都是爲了自身利益來忽悠群衆,他的支持者不也是視而不見嗎?
王孟源2019/10/06 05:59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