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美國】從Trump的支持率談起
2019/09/18 12:27
瀏覽21,454
迴響13
推薦28
引用0
上個月,《CNBC》刊出了一篇政治類文章《Trump is ruining our markets》(參見https://www.cnbc.com/2019/08/10/trump-is-ruining-our-markets-farmers-lose-a-huge-customer-to-trade-war----china.html),討論美國農民在過去這一年,承受了各種天災人禍,在貿易戰導致大豆無法出口,被大批堆存之後,偏偏又遭遇歷史性的水災,以致美國的農場主們面臨了1980年代以來最大的破產潮。

我以前曾經指出,美國主流媒體的專業性比台港要高很多,除了政黨鬥爭、財團利益和政治正確這三類偏見有優先權之外,一般的報導多半還算詳實,常有可參考的細節;這篇文章也不例外:雖然《CNBC》是《NBC》的金融新聞部門,而《NBC》是美國幾大電視網中最偏民主黨的一個,所以他們的記者會去寫這個題材,當然有唱衰Trump的用意,但是文章的内容仍然算是準確持平,到了最後一節,還抱怨了美國農民在被Trump落井下石之後,對他的支持率反而上升到79%。

如果讀者覺得79%太過驚人,Trump在本周才又公開在Twitter上吹噓他自己在共和黨人中有94%的支持率。當然事後有一大批美國媒體試圖去查證,卻始終無法找到這個數據的出處。不過《ABC》剛好有最新的民調出爐,他們的數字是83%!這依舊是非常高的支持率,尤其考慮到美國的政黨和歐洲不同,他們沒有黨員名錄、黨員證或黨費,所謂的“共和黨人”並不是“Party Members”,而是“Party Affiliates”,亦即是一般民眾自行在家中決定是否要和共和黨有“聯繫”(“Affiliation”)。所以不像英國保守黨黨員只佔了選民的0.3%,美國的共和黨人和民主黨人各佔選舉人口的30%左右。

換句話説,Trump在偏“保守”的美國右翼選民中,有普遍的扎實擁護。這當然並不來自他的執政水平,而是他在所有非理性政治手段上毫無節制地追求極端的結果。這裏我所謂的“非理性政治手段”,剛好就是前面所提的政黨鬥爭、財團利益和政治正確那三項。

歷史上,共和黨在小羅斯福的新政之後,曾經一度大幅萎縮;後來雖然利用韓戰和越戰時期的人民厭戰心態,選上了Eisenhower和Nixon兩任總統,但在國會裏卻依舊是常年少數。Nixon爲了扭轉劣勢,趁著Johnson任内“Great Society”(“大社會計劃”)企圖消弭種族歧視和階級貧困的諸般措施,所引發的既得利益的反擊,重新塑造了基本盤。一方面與白人種族主義以及基督教原教旨主義者結盟,在國際化、工業化和教育程度低的美國南方和中西部各州建立新的基地,逐步培養鼓吹有我無他的政黨鬥爭心態,另一方面通過立法,創造了游説工業,賦予財團直接干政以謀利的合法手段。

與其同時,一些有遠見的財閥投資設立了好幾個保守派的智庫,通過謊話重複三遍就成爲事實的機制,發明了與左派對立的另一套政治正確。至此,共和黨如鳳凰浴火重生,在其後的40多年裏,一步一步篡奪了美國内部的政治權、經濟權和話語權。但是民主黨雖然腐敗,還可以算是傳統意義裏,西方體制下的民主政黨,這是因爲至少在檯面上,他們的政策討論仍然必須以國家整體利益為前提;共和黨卻早已超脫這個範疇,成爲純粹為財閥牟求私利,同時滿足黨人宗教性狂熱的分贓平臺,即使是公開的言論也毫無顧忌,可以無視現實、空喊口號。

一個很典型的例子,是Reagan在1981年就職演説中的名句:“Government is not the solution to our problem; government is the problem.”(“政府不能解決問題;政府就是問題所在。”)這其實是藉由凸顯大規模組織必然會有的官僚現象,來欺矇百姓,從而掃除政府對財團的管制,使富人能爲所欲爲。

共和黨總是拿政府效率低、浪費稅款為口實,但在事實上在Reagan之後,每任共和黨總統治下的財政赤字都大幅擴張,然後再由民主黨總統來努力平衡收支。既然共和黨人相信任何政府都是壞的,那麽自然沒有必要用心好好執政,結果就是共和黨政府的官員在選前痛駡腐敗浪費,選上之後馬上身體力行,要超越前任的腐敗記錄。很不幸的,馬英九和龍應臺取經拿回來的美式民主,就正是在70年代被共和黨和財閥智庫剛修正過的最新版。

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一個無知、無恥、無德的地產商人,才能不但贏得大選,而且上任之後,在黨内建立極高的聲望和權威。他因爲和Obama有私仇(參見前文《Trump的施政方針》),所以事事反其道而行,把Obama遺留下來的政策趕盡殺絕,這剛好滿足了共和黨人政黨鬥爭的欲望。他在滿足財閥土豪的私利上,即便是環保或減稅這類是非對錯簡單明確的議題,也毫無保留。做爲一個真人秀的明星,他對如何嘩衆取寵有極爲敏銳的嗅覺,所以像是美國第一、反移民和貿易戰這些右派民粹的常年訴求,他無所不用其極,自然更加取悅了他的基本盤。

從基層共和黨人,例如美國農民,的角度來看,Trump的所作所爲,滿足的是他們的政治正確,這是一種宗教性的道德信念,所以不論在財務上受了什麽損失,支持Trump仍然是高尚而且必要的。

本周《Reuters》上有兩篇新文章,分別討論了Trump政權在政策和執行上對農民雪上加霜的傷害。首先,爲了照顧石油企業的利益,取消了在汽油裏加生物燃料(Biofuel)的要求(參見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usa-election-farmers/many-u-s-farmers-fume-at-washington-not-trump-over-biofuel-trade-policies-idUSKCN1VV11U)。在美國,生物燃料主要是從玉米發酵而來的酒精,原本佔了全國玉米產量的1/3以上;一夕之間消滅了這個市場,對玉米農戶的打擊不言可喻。

其次,爲了彌補過去兩年中美貿易戰所引發大豆農戶的損失,Trump在去年發放了120億美元現金,然後今年又發了160億。第一年雖然手續生疏,至少還對頭對路,大部分的錢到了大豆農民的手裏。第二年,各種政治游説勢力有時間動員,例如種棉花的得州要求分一杯羹,結果是對棉花田的補貼反而比大豆高出四倍有餘(參見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usa-trade-china-aid/trump-trade-war-aid-sows-frustration-in-farm-country-idUSKCN1VY0ZT)。

在以上的兩個例子裏,美國農民都不責怪Trump,而把憤怒指向聯邦官僚體系。這在心理學上叫做“Cognitive Dissonance”(“認知失調”),也就是先入爲主的信念不可動搖,那麽事實和邏輯就必須被扭曲來適應迷信。認知失調是人類的心理天性,只有受過嚴格理性思維訓練的知識份子才有能力自我審查,超脫本能的局限。既然共和黨勢力原本就建立在右翼民粹思想之上,我們自然不能指望他們能有什麽理性思維能力,這也正是爲什麽Trump在2016年就發現“我可以在第五大道開槍殺人,也不會損失選票。”(“I could stand in the middle of Fifth Avenue and shoot somebody, and I wouldn’t lose any voters.”)

我想在這裏特別仔細討論一下中美貿易戰在共和黨人非理性認知下的發展和前景。對中國的醜化、敵化和妖魔化,是美國在最近十年少有的左右兩派同意的共識。下面這張圖顯示了美國民主黨宣傳旗手《紐約時報》在1998年以來,每個月最常評論的外國政府。很明顯的,從2008年五月開始,中國基本獨占鰲頭;這個關鍵時刻剛好對應著美國金融危機的爆發。

我在美國的切身體驗,是自那時起,美國的媒體、政壇和學術界,忽然火力全開,無分左右,一致咬定中國是世界萬惡的根源,所有中國的科技都是偷竊自美國,美國的一切經濟問題都來自中國的剝削。很明顯的,這是美國的精英們一個有組織、有系統的栽贓,目的在於一方面轉移自己引發金融危機的責任,另一方面因爲自身國力的衰弱,必須動員群衆對挑戰者做殊死鬥爭,以保衛做爲世界霸主所帶來的無數紅利。至於他們用來協調各方力量的樞紐組織,目前還無法確定是哪一個,但是絕對不是不存在,例如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CFR,對外關係委員會)就被瑞士宣傳研究所(Swiss Propaganda Research,參見https://swprs.org/the-american-empire-and-its-media/)認爲是專門設立來幹這種事的機構。

在這樣全民已被徹底洗腦的背景下,Trump基本沒有與中方完全和解的餘地。目前中國能夠希望的,是Trump在美國經濟下行壓力已經顯現之後,對消費品加徵關稅的政治反彈力量大於反中宣傳的價值,那麽就可以試圖反轉自今年六月G20會議兩方休兵之後,Trump怒而興兵、慍而致戰所加碼的關稅。我認爲這是對中方本周開始購買一些美國農產品的正確解讀。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基礎科研】LIGO是怎麽回事?
下一則: 【英國】談Brexit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3) :
13樓. K.
2019/10/25 01:45
.
您看到這篇文章了嗎:
https://user.guancha.cn/main/content?id=189819

這個人對中國的了解超過99%的西方人,但是:

1、即便如此,他依然寄希望於用一些小伎倆(實行某些細枝末節的政策)來建立對中國的永久優勢,而不是像我之前說過的,像對付蘇聯時那樣整個精英階層作出實質性的犧牲,這反映了西方人對中國人的蔑視(實質是種族歧視)有多麼根深蒂固

2、他說中國的最終目的是向世界收租,問題是,這不正是美國正在幹的事情嗎,先不說這中間的虛偽,他沒有意識到這裡有深層次的自相矛盾:美國為了對付中國,只能加大對世界征收的力度,這會讓世界更早地覺得,與其向美國交租不如試試中國這個新霸主,他甚至說與其讓中國竊聽你們不如讓美國竊聽你們,這顯然不能說服世界

3、同上,美國實際上沒有辦法說服世界,向自己交租比向中國交租要好,因此現在其實是在採用一種恐嚇策略,通過把中國描述得暗無天日來讓世界懼怕美國被中國取代的未來,他還看不起這種策略,儘管長遠來看,謊言無法維持,但在謊言崩潰之前,這種策略比他的策略有效得多

我想說的是,西方人,即使對中國了解到這個程度,也很難擺脫種族歧視的偏見,將中國過去的一些由於發展不足或者發展階段不同導致的問題當成中國民族性中固有的問題,這就是一種種族歧視,不過一部分中國人也抱有這種自我歧視的思維,所以我覺得他除了偏見之外可能也有被這些中國人忽悠瘸了的因素

我想這種族群之間的人我意識,來自西方的一神教傳統,也就是舊約聖經裏那個自私、善妒、殘忍的上帝。

他的確是爲了保護美國不合理的壓搾,必須排除中國合理的競爭勝利。這是西方人的通病,中國人越早瞭解,越不會有不切實際的期望。

王孟源2019/10/25 12:24回覆
12樓. desertfox
2019/09/22 02:58
To K:我覺得跟互聯網無關. 在美國新移民所謂的溶入主流社會對大部分移民來說是很難的. 溶入大致上只是一個適應的過程而已, 真正的溶入是談不上的. 因為你適應得再好, 但因為你的膚色人種不同, 沒人會當你是自家人, 除非你特別優秀又政治正確.問題就在於沒有所謂單一或獨特的美國文化. 在這個民族大融爐裡, 不同的文化都保持其獨立性, 並且不斷地延伸到下一代. 簡單的說我認為現在的美國真正會講愛國的只可能是白人, 這是因為他們自認為是這個國家的主體, (雖然他自己之間也有矛盾) 但跟什麼光冕堂皇的理念或價值觀沒有關係. (我認為國家認同最基本的條件應該就是族裔的單純) 而對其他的族裔而言, 所謂的愛國僅僅止於守法然後繳稅, 為的是保護他們自己在這裡生活的權益而已. 我有一個墨裔的女同事, 是在這裡出生受教育然後從空軍退役, 她跟我很熟, 我上面的說法是獲得她認可的.  我同意你的地方是拉丁裔人口繁殖太快, 人多力量大, 十幾二十年後說不定 Mass Shooting 的受害者都會變成白人了. 我那個女同事有三個孩子, 最大的已經投軍, 最小的才兩歲, 他們的父親都不同.
美國的第一代和第二代移民還是不一樣的,其差別主要在於基礎教育裏的洗腦。 王孟源2019/09/22 12:18回覆
11樓. K.
2019/09/21 15:49
..
我沒提仇外,是因為仇外僅僅是一種轉移視線的戰術,依然不能營造民族認同感。中國又不像蘇聯那樣明確表示與美國為敵,仇外宣傳缺乏根基,不可能永久持續下去,美國需要用行政命令限制中國商品已經很能說明問題了,仇外宣傳連讓美國人及美國公司主動拒買中國商品都做不到

與中國無關,在沒有互聯網的時代,外國移民來到美國之後必須一直接觸主流文化,即使有一些母語報紙也少到不能改變整體趨勢,除非他願意一輩子窩在華人街這種封閉小社區里,所以移民或快或慢早晚會被主流逐漸同化,但互聯網使全世界連接到一起,現在一個移民即使身體在美國,頭腦也可以一直與母文明保持深厚聯繫,亞裔人數畢竟太少,拉丁裔早晚是大問題(或者已經是了)

拉丁裔其實也有幾十種不同的文化,就像亞裔不是鐵板一塊。

美國從來就不要求文化融入,只要抓緊基礎教育和大衆媒體,自然不會有來自内部的意識形態上的嚴重挑戰。這是美國精英吸收60年代經驗之後,尤其重視的事。

王孟源2019/09/22 12:17回覆
10樓. K.
2019/09/21 06:30
.
有一種說法我覺得比較合理,由於美國是一個移民國家,國民來自全球各個民族,它沒有天然的民族主義凝聚力,必須造出一個意識形態目標來代替民族主義

過去的美國夢、現在右派的山巔之城、左派的政治正確,都是這種背景下的產物,但問題是過去美國夢可以用實際派發經濟利益來背書,現在上層階級越來越不願意分享利益,只能在意識形態上拉得越來越遠以彌補這一塊缺失

然而強調意識形態則必然導致意識形態的極端化和僵化,更不用說美國有左右兩個意識形態,這些都會反噬美國自身,但是不這麼做也沒有別的辦法(在精英不願意讓出利益的情況下),可以說是一種必然的結果
仇外是最方便的做法。右派是對所有的外國都敵視,左派則是選擇性地找中俄的麻煩。 王孟源2019/09/21 06:41回覆
9樓. 貓靈子
2019/09/21 05:39
王兄,其實現在最感騎虎難下的,恐怕就是川普。發動戰爭?他沒這個興趣,想透過貿易戰讓中國屈服?習近平與中共的決策高層不答應,對內威脅聯準會降息?聯準會看起來也是在應付應付。川普看起來表面風光,透過推特不斷的張牙舞爪(外加謊話連篇),但當關稅造成的美國物價上漲(美國的通膨比中國與歐洲低)與人民痛苦指數上升後,他連任的麻煩就大了!雖然我私下替這個老蠢蛋拉了10票,百分百同意他的連任!這是有益於全球人民(但不利美國人民)的重大事業。
大選還有一年多,有很多機會出意外,但是目前來看,Trump連任確實不樂觀。 王孟源2019/09/21 06:40回覆
8樓. desertfox
2019/09/21 00:29
我在想,美國在六零年代有規模龐大的民權運動以及反赿戰示威,這以後雖然還是有些社會運動和騷亂但都零星短暫。其原因應該就是王先生本文所談的財閥養仕而形成無形的控制網(媒體,金融,文化,學術,法律⋯)其嚴密的程度已經不可能會有由下而上的改革。


財閥中猶太人(Khazarian Jews)應該是主體,他們人口少智商高,尢其是在歐洲歷經劫難後就變得赿來赿精明和自私。在來到美國這個多種族的國家後為了自保自然就在台下翻雨覆雨無所不為了。(在單一民族的國家𥚃他們恐怕是沒搞頭的)我認為美國的外交政策政在很大程度上是受到他們的影響。當然,他們也會有左右派之分,後者是比較支持以色列的。一總説來美國這個世界第一強國的對外,在我看就是猶太人的與世界為友或為敵,而一切都只是為了他們自己的利益。至於對內,因為掌握了輿論,反猶太的浪潮早已消停自然安全。而美國總統包括川普在內都是他們的傀儡。

是的。本文講的主要是右派的洗腦;白左則是被主流媒體(由另一批財閥控制)誘導,越來越偏越傻,越脫離現實,以致失去了中產階級和下中產階級的支持。

猶太財閥平時各搞各的,但是一旦有共同利益受到威脅,他們有很強的機制能團結分工合作。

王孟源2019/09/21 03:40回覆
7樓. 东湖人
2019/09/19 14:56
在洗脑式的美式宣传支持和经济越来越可能失控的情势之下,中美之间越来越可能不免一战,而这一战的起因最大可能是台湾。正如王兄所言,2025年再动手,中共的赢面会大得多,所以我怀疑川普在取得连任后,在经济越来越无解的情况下,会提前引爆台湾炸弹。
不會的。美國精英目前的共識,是要傷害中國,而不是要同歸於盡。軍事衝突的代價太高,中美雙方都不會主動尋求開戰。 王孟源2019/09/20 04:51回覆
6樓. 游客 越雷
2019/09/19 09:31
王先生,群里有人问:川普在农民的支持的这么高,那要是任内没有爆发经济危机的话,民主党会不会威胁川普的总统连任?会是什么人,怎么威胁?
然后是我个人的问题:王先生说的“川普的减税和放松监管的药效只能持续到第三季度”,第三季度是指七八九月吗?川普说十月会有新的谈判,川普是不是有比之前大的可能松口?(可是大陆应该知道川普不靠谱,不会答应签协议)。还是说您意思是美国很有可能在九月到某个时刻爆发经济危机?
还请王先生赐教。

我所說的第三季就是現在。並不是美國經濟進入自由落體式的衰退,而是有明顯的徵兆指出高增長期已將結束,相當於一年前我寫印度的經濟問題:It's the beginning of the end.

Trump至今還沒有真正被民意懲罰,但是他在過去三個月威脅要再加的關稅,會是加在消費品上,所以必然會產生更大的反彈。考慮到美國經濟整體的弱勢,他有可能會做出部分妥協。

Trump玩弄黨爭,固然給他很高的右派支持率,但是也帶來更高的左派反對力量。我仍然認爲他的連任並不樂觀。

王孟源2019/09/19 09:50回覆
5樓. magkey
2019/09/19 07:59

王先生您好,您曾经多次提到过2008年5月这个时间点,您也说过2008年金融危机是中美霸权交接的开端。这主要是站在美国的角度上看的,而站在中国的角度,2008年也是非常重要的一年,上半年国内几次大型的自然灾害,下半年北京举办了奥运会,使全国的民族情绪高扬。根据我看到的一些民调,香港人对中央的支持度也在2008年前后达到顶峰。中国的对外宣传一直是很弱的,但是如果要挑一次成功的对外宣传,那我想一定是2008年的奥运会。

我一直在想,2008年中美同时发生这种大事,是单纯时间上的巧合吗?汶川地震我想应该只是一个巧合,但是奥运会和金融危机之间会不会有什么深层的联系呢?

我等有人問這個問題很久了。

五月是汶川地震,八月是奧運,但是六月和七月呢?還有從2009年三月開始至今的對中國的不斷“關照”。

個別事件只能解釋很小一部分的資料。

王孟源2019/09/19 09:12回覆
4樓. ethan
2019/09/18 22:09
王博士,借着这篇文章我想问一下,Nixon修法建立Lobby Industry具体的是哪一些法律。我在和我的美国朋友和在美华人聊到美国的问题的时候我一直都有提到是Nixon执政的时候Lobby Industry开始蓬勃发展,因为您在不止一篇文章中提到过。我也自己尝试简单的搜索Lobby Industry和具体法案之间的关系,但是似乎相关的信息都已经被过滤掉了。Wikipedia上甚至只是提到政客的旋转门一直都有,但是以前政客只是不齿与商界为伍,我认为单纯从道德上来讲不能解释为什么七十年代以后Lobby开始大发展,应该是有具体的法案或者deregulation。我有一个在Michigan Law刚毕业的律师朋友,我也向他请教过,但是他也不清楚,相反,他给我的信息是因为六七十年代有大量的立法工作,所以Lobby是作为legal advisor以提供咨询工作开始起步和发展的。这其中的细节还请您不吝赐教,谢谢!
我的説法,根據的是Paul Krugman十幾年前的一篇文章,不過現在找不到了。

一般公認,現代的Lobbying Industry,起源於1972年設立的Business Roundtable。

你如果有時間,可以看看《Lobbying America: The Politics of Business from Nixon to NAFTA》這本書。我自己沒有讀過;你如果喜歡它,我們可以後續討論。
王孟源2019/09/19 01:20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