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美國】有關Trump的一些新觀察
2019/09/01 06:23
瀏覽19,361
迴響5
推薦27
引用0

我在今年一月錄製《八方論壇》節目,討論華爲孟晚舟事件背後真相的時候,因爲和史東在節目前聊天,談到中美貿易戰,所以在節目結束前也換到這個話題,做了一些預測。

當時我認爲中國進入經濟遲緩比美國早了半年多,所以最好是不要急著談出協議,等到七八月美國經濟問題明顯化,Trump的壓力大增,談判的天平自然會向中方傾斜。這個預見已經準確實現了。

但是我也提到届時已經進入Trump這個任期的尾端,而Trump贏得連任的機會實在不大,任何美方的承諾都會在2020年底自動作廢,所以中方必須避免落入單方面承擔協議責任的窘境。這個分析同樣仍然有效;而實際上中方的談判團隊在Trump多次反復之後,似乎已經理解到Trump自己都大機率會廢除或違反協議的條款,對下一任美國政府更加不能寄予希望,那麽當然不會再急著在一張廢紙上簽字。

在更早的《Trump的權力萎縮》一文裏,我討論了Trump即將面臨司法、政治和經濟三方面的挫折,結果Mueller這個冥頑不靈的老秀才,明明有了Trump妨礙司法的明證,卻還堅持“刑不上總統”的原則,在報告裏拐彎抹角,就是不肯直白地做總結,事後還拿出“我要讓大家從證據自己做結論”的離譜辯解。這種政治性很濃的事件,印象比實質要重要得多;他不做結論,Trump的團隊自然會搶著替他來做。要指望一般群衆能自行做出理性結論,實在是荒誕不經的想法;他顯然又是一個被英美自己宣傳口號忽悠瘸了的白左。

Trump雖然在司法問題上有了僥幸,其他兩方面的環境卻如預測一般的大幅惡化。來自民主黨的黨爭,還算是符合美國政壇傳統,沒有人會覺得意外,但是隨著他連任的希望逐步降低,共和黨陣營的鬆動也對他產生了很大的壓力。

這個鬆動的壓力並不是來自共和黨仍然控制的參議院。在美國政體中,參議院天生就是設計來給人口稀少的鄉下州做政治舞臺的。共和黨在Nixon之後,與種族主義民粹結盟,勢力範圍從原本的北方工業州轉移到南方和中西部等教育、工業化和國際化程度低的地區。目前共和黨籍的參議員,絕大多數來自這些州,而有職位的領導團隊,更是全部來自鐵票區,所以他們有恃無恐,即使2020年大選共和黨慘敗,Mitch McConnell自己也不會有事。既然Trump對他們背後的主子,也就是土豪勢力的欲望予取予求,那麽自然沒有反叛的動力。

這裏我想插進幾句題外話:上周有台灣讀者在部落格的留言大駡蔡英文自私自利,不但無視國家的利益,連黨的利益也踩在脚下。當時我就説,這是英美政治體制内建的必然結果,不是蔡英文個人的問題。其實這種現象在歐美隨處可見,這裏的McConnell只是一個小小的例子。

大陸讀者則通常對英美體制有另一個想當然爾的誤解,就是以爲他們有像中共那樣的組織和紀律。其實英美的政治制度原本就是設計來作爲各方土豪分贓談判的平臺,每一個小集團都有它自己的小九九,所以權力核心是極度多元的,政策決定都是多方交涉妥協的結果,是各方利益暫時的共同方向,沒有什麽穩定性、前瞻性或持久性可言。

這裏的例子就是我接下來要談的《Fox News》。我在前文《21世紀的民粹》和《對八月12日八方論壇訪問視頻的一些補充》解釋過,Murdoch先後在澳洲、英國和美國走低俗路綫,不顧是非真假,藉著能讓讀者看得爽,很快占領市場額分,爲自己謀取了巨額財富。在實踐上,基本是鼓吹現代土豪的民粹路綫,所以他是腐蝕這些國家政治環境的重要推手。

但是和黎智英不同,Murdoch的主要動力只是要賺錢,他和掌握政權者(在英美是國際財閥)並沒有仇恨,只不過因爲他自己並不得利於國際貿易,所以不在乎和土豪結盟,搞仇外鎖國的民粹宣傳,但在同時他也可以藉著鼓吹削減稅率和福利來與國際財閥保持友善的關係。

我們如果回顧2016年的總統大選,就會注意到《Fox News》原本是站在共和黨建制派的那一邊,一直到Trump贏得提名,才趕緊做出急轉彎,大選後更開除了和Trump互懟過的名主播Megyn Kelly,迅速轉型成爲徹頭徹尾的Trump傳聲筒。這是因爲Murdoch在土豪和國際財閥之間,並沒有意識形態(Ideology)上的立場,純粹由瞬間的商業利益做導向。

隨著Trump連任的機率持續下降,《Fox News》必須準備重新與即將再度掌權的國際財閥勢力密切合作,這就使得他們忽然在Trump面前有了脊椎骨,開始對民主黨候選人做中性的報導,對當前經濟態勢也能説出幾句批評的話。Trump顯然無法適應這個新的現實,已經多次公開地謾駡《Fox News》的“背叛”。

不過這種衆叛親離是個人自我利益最大化的必然結果,Trump基本沒有可能靠嘴炮來扭轉。要根治,必須先解決連任問題,而促成當前Trump競選危機的,還是我在本文開頭討論的經濟情勢。

這裏並沒有什麽新鮮事,我在過去三年已經反復解釋過,Trump治下的經濟繁榮外貌,基本是繼承了Obama修養生息的餘廕,大幅減稅只會產生虛胖,一年之後反而會開始有泡沫爆破的危險,現在就是承擔後果的時候。

Trump一輩子都沒有過承擔後果的經驗,每次破產,倒霉的不是老爸就是投資人,現在有了總統的大權,更加不肯面對現實。既然過去11年來美國深層集團(Deep State)的反中洗腦使得中美貿易戰不可能有受民衆歡迎的妥協,那麽就只好去找聯儲會的麻煩,想要藉著減息和貶值來刺激經濟,撐到大選之後再發生衰退。聯儲會主席當然知道這會使泡沫爆破的後果更加嚴重,所以雙方就僵持不下了。

處於這種困境之下的Trump,自然只能重拾他一輩子唯一的技能,也就是撒謊。首先他在上周被記者逼問貿易戰進展的時候,隨口編出中方主動哀求重啓談判的故事,以製造他仍然是“Winner”(“贏家”)的假象;然後他開始把在中國有投資的美企當作替罪羔羊,命令他們撤資。這個命令被美國媒體多方嘲笑之後,Trump當然是繼續加注,指名道姓地說通用汽車把工廠遷到中國是叛國行爲,必須立刻回歸。

其實通用從來沒有把美國工廠遷到中國,它在中國的產能原本是100%在當地零售,到了去年才有一型別克開始回銷美國,但是它佔通用在美國銷售額的1%還不到,基本可以忽略不計。既然通用在中國的工廠是純粹賺中國人的錢,那麽就沒有所謂的叛國或造成美國的就業損失。如果通用被迫關廠撤離中國,它的市場額分自然有中國或歐洲的廠商來繼承,美方的直接損失必然遠大於中方。

中國政府在一年半前沒有采納打擊通用的方案,是基於商業信譽的考慮;不過我覺得如果這個打擊是當初對等反擊的一部分,那麽可以解釋成外交原則問題,對信譽的影響應該是有限而且可控的。當然這需要極遠的預見和極快的決斷,一旦錯過短暫的時機,就不再名正言順;在當前中方只能以靜待變的環境下,也不再有出手升級的理由。

這些道理Trump知道嗎?我覺得他和通用互懟不是最近才開始的,所以相關的背景事實必定已經有人解釋給他聽過,他只是不在乎而已;反正他的聽衆不懂,那麽他推諉卸責的目的一樣是達到了。英美政治體制長期演化下來的Asymptotic Limit(漸近極限,亦即任何偏差的產生必然是短暫而且越來越困難的)必然是要不斷取悅人口中最愚蠢、最不理性的那一部分,這又是一個例子。即使國際財閥勢力在2020年重奪政權,也不可能扭轉這個事實。

總之,Trump在經濟上短視近利、作繭自縛,在未來這一年,除了繼續指望聯儲會的拯救之外,也沒有什麽解決的良策,所以他可能會在外交上謀求突破,以製造一些正面的公關。

回顧他任期内的外交政策,一開始氣吞山河,對北韓、伊朗、委内瑞拉、古巴等等國家都裝出一副隨時可以動手掃滅的樣子。不過他的個性向來是色厲内荏,所以我早就判斷那應該是裝腔作勢,實際上他非常懼怕軍事衝突。後來他對北韓翻臉如翻書,基本證實了這個懷疑。

他還雇用了極端鷹派的Bolton來當國家安全顧問。Bolton的哲學是外交問題沒有海空軍的一頓狂轟濫炸不能解決的,如果有,就送進陸軍去趕盡殺絕。和Trump自己的外交哲學一對比,我們可以看出Bolton只不過是他用來恐嚇對手的幌子,不可能真正決定政策方向。

本周消息傳出,Trump正試圖與阿富汗的Taliban談判和解,Bolton自然是極力反對阻撓,結果堂堂的國家安全顧問居然被排除到内部會議之外,連備忘錄都差點沒拿到。合理的預測是,如果Trump繼續追求外交上和解的政績,Bolton很可能會被掃地出門。

既然Bolton是個幌子,那麽當初雇用Navarro是否也只是極限施壓的一個手段?我覺得這很可能正是Trump的初衷,不過後來美國的反中民意和中方的原則意志都遠超他的預期,騎虎難下,只能不斷加注,把美國在經貿上的籌碼全部浪擲出去。

最近有人揣測他會利用臺獨來進一步施壓;我覺得這是多慮了。他連小國都不敢打,和中國發生直接軍事衝突,絕對是他無法承受的心理壓力。此外,他不但不相信白左的那一套,連拿來當遮羞布都不屑一顧,對港獨事件無感就是一個例子。台灣對他來説,只不過是高價武器的傾銷市場,其他方面大家就不用多想了。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5) :
5樓. 游客 越雷
2019/09/11 13:32
王先生,观察者网发了一条关于索罗斯的新闻,这是链接https://m.guancha.cn/internation/2019_09_11_517417.shtml内容大意是索罗斯说特朗普搞贸易战,搞华为,搞中国大陆是正确的,希望特朗普不要停止对大陆的贸易战。
我觉得有点不对劲,感觉索罗斯这篇文章有些“拱火”的意思,索罗斯应该知道相,特朗普这样打贸易战来瓦解大陆,明显不如希拉里当初的“软实力”还有ttp和ttip好用。我知道索罗斯肯定讨厌大陆,而且希望大陆瓦解,但是这篇文章似乎只是那中美贸易战当背景,来断特朗普和红脖子的退路,让他们找不到台阶下。王先生,您是怎么看这条新闻的?
猶太財閥對美國政壇有完全的掌控,使得以色列得以爲所欲爲;那麽你想美國即將失去霸主地位,他們的反應是什麽? 王孟源2019/09/12 00:09回覆
4樓. 愛、勇氣、希望
2019/09/11 09:42

不出王大哥所料,太厲害了。
期待王大哥有機會也能多多與大陸的智庫學者們交流,相互激盪一下,共同為中國復興盡一份心力。

我並不預期任何中國智庫會聯絡我。

如果他們有能力和風氣來招募天下賢才,現在就應該有足夠的人才來做這些判斷,也就不需要我。如果他們有需要,就代表他們沒有能力接受這樣的人才,自然也就不會來找我。

王孟源2019/09/11 09:49回覆
3樓. magkey
2019/09/11 01:39
不出王先生所料,bolton已经离职了
Trump向來心口不一,他說不在乎和Taliban和談,就代表他在乎得很。

我在正文裏解釋過,他的貿易戰踢到中國這個鐵板,連他自己也知道是無解了,所以Trump真的很想從阿富汗撤軍,創造一個政績。這次因爲一個自殺炸彈就取消和談,他事後必然後悔,然後遷怒主張取消的人。
王孟源2019/09/11 02:04回覆
2樓. 0xe4b880e59bbde4b8a4e588b6
2019/09/04 17:16
最新消息是国泰航空董事长史乐山已经辞职,王先生在上次八方论坛的预言成真了 😁
真正重要的新聞是林鄭放棄了引渡條款。

我在視頻中解釋過了,因爲香港的整個經濟都是建基於法制差異,這個條款威脅了無數中產階級和上層階級的生計,因而中間派也支持了暴亂。下一步的邏輯很簡單,就是釜底抽薪已經成爲不得已的必要,但是做得實在慢了些。這可能是内地的官員原本沒有瞭解到它的嚴重性,現在終於有人提醒。我的視頻不一定每個人都看了,但是正確的論點被點明之後,自然會有很多其他評論者模仿采納,然後代爲傳播;例如暴亂幾個月之後,這兩周總算出現了一些討論香港經濟基礎的文章。

我以前説過,中國的聰明人很多,有時我不須要把預後和處方都拿出來大肆宣傳,只要把正確的診斷說出來,接下來的邏輯推演自然有其他人能做。

其實這次的經驗告訴我,不要把全部的分析說完,留下幾步推理給圈内人,他們沒有了NIHS(Not Invented Here Syndrome,非我發明的不用症候群),反而更有動力去傳播正確的思想路綫。這和《如何創造研究熱點和一些其他物理話題》裏楊先生因爲把可以做的研究一次做完,所以自然沒有人給他Citation的現象,是同一個道理。
王孟源2019/09/05 01:39回覆
1樓. 爱妮
2019/09/03 21:53
揭制中国崛起,是美国共和党,民主党的共识。Trump的策略是:语言上恐吓、经济上搞贸易战,科技上搞制裁,国际上围堵,媒体上搞造谣,然后,就是打香港和台湾牌,目的只有一个就搞垮中国或让中国臣服。Trump故意搞极端的鹰派团队,恐吓中国,还有其它国家。但是,朝鲜的金三胖和伊朗打下的无人机,就拆穿了Trump表像纸老虎的本质。美国衰败,也是美国精英的衰败。现在的美国,早就没有二战时的罗斯福等领导人和政治精英,冷战时期的里根,政治战略家基辛格,布热津斯基等政治精英,这才是美国未来衰败的根本。这里还有一个关键因素:美国的政治制度需要改革,否则,以后会有越来越多像川普这样的人做总统,出会现逆淘汰人才。
其實Trump搞國際圍堵,專注在制裁華爲,而華爲所代表的科技制裁,其本質也是貿易性的。所以説來説去,他就只有貿易戰一個正面衝鋒,被殺得尸橫遍野是理所當然的。

至於台灣和香港,那就真只是國會、國務院和一堆專搞民主化的NGO/Endowment的狗改不了吃屎,並沒有Trump的授意。
王孟源2019/09/04 04:17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