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國際】全面國力提升的又一個小體現
2019/08/31 05:15
瀏覽10,138
迴響6
推薦21
引用0

昨天國際象棋界的Sinquefield Cup完美收官。Sinquefield Cup是每年例行的國際頂尖大賽之一,由Rex Sinquefield創立。

Rex Sinquefield是指數基金(Index Fund)的發明人之一,成爲億萬富豪之後,衣錦還鄉回到Missouri州的St. Louis市,除了專心收買本地政客以推行為自己減稅之外,主要的業餘嗜好就是下棋。在他的資助下,很快地,一向在美國以治安惡劣排名第一而聞名的St. Louis市,也成爲國際象棋在美國的第一重鎮。

在今年比賽開始之前,大家並不能確定誰會勝出。這是因爲現任世界冠軍,挪威籍的Magnus Carlsen,雖然在實力上比其他頂尖高手(Super Grandmaster,超特級大師,不是正式頭銜,一般用來指等級分在2750以上的頂尖棋手)明顯高出半截,而且在過去這一年表現極佳,在上個月達到世界歷史巔峰的2882分。但是本月初同樣在St. Louis舉行的快棋暖身賽中,他忽然失常。頂尖棋手對陣,心理因素很重要,一旦連輸幾場之後,就容易失去自信,反而更難表現出自己的正常實力。

的確,在這次Sinquefield Cup總共11天、11輪比賽的前半,表現最突出的是上一任世界冠軍,印度籍的Viswanathan “Vishy” Anand。他幾乎每一場棋都在中局就取得勝局;這在現代頂尖高手的對戰中,算是非常罕見。年輕一代的高手經過過去20多年的電腦輔助訓練,在防守能力上比起前一代棋手(如Kasparov)有突飛猛進的提升,以致於近年來絕大部分(75%-80%)的棋局都以平手告終。

很不幸的, Anand老是在終局失手,被對手扳平,所以到最後幾天,領先的反而是穩扎穩打的丁立人。丁立人,現年27嵗,是當前中國最强棋手,以2812分排名世界第三。他的棋風不像Carlsen那樣天馬行空、才華橫溢,而是以防守嚴密、計算精確著稱,在去年創下了連續100場不敗的世界記錄。

但是Carlsen今年正處於職業生涯的巔峰狀態,目前有連續90場不敗的戰績(正常時間,不算快棋)。在Sinquefield Cup的前半還被對手有意封鎖,一直打平。到了最後幾天,對手們因爲無望奪冠,開始願意放手一搏,他的實力得以展現,在前天最後一輪比賽之後,他已經追上了丁立人。

所以昨天Carlsen和丁立人必須對下快棋來決定冠軍誰屬(Tie-Breaker)。事先幾乎沒人看好丁立人,這是因爲Carlsen不但是快棋專業戶,有2900+的快棋等級分(Rapid/Blitz Elo Rating),而且成年(2008年)之後,還沒有輸過任何一次Tie-Breaker。

但是出乎衆人意料,他們打平了兩局Rapid Chess(每人一小時)之後,丁立人在接下來的Blitz Chess(每人五分鐘)連勝兩場,非常風光地奪得冠軍。尤其是最後一局,Carlsen狂風暴雨似地傾巢而出,眼看著就要吃下丁的Knight,結果丁在幾秒内就下出一手極難想像到、以退爲進的妙手,立刻轉守為攻,兩人再對殺幾手之後,Carlsen又威脅要將死(Checkmate)對方,丁再次下出一手以退爲進的好棋,Carlsen只能棄子投降。網絡上圍觀的幾十萬國際象棋迷們立即爆炸開來。

我想上一次中國棋手在國際上這樣揚眉吐氣,是1978年劉文哲和荷蘭特級大師(Grandmaster)Jan Hein Donner在Chess Olympiad的對戰。Donner在戰前語出不遜,嘲笑中國在國際象棋上的弱勢。的確,中國沒有那個傳統,又剛從文革復蘇出來,全國連一個International Master(國際大師,比Grandmaster低一級)都沒有。

但是劉文哲沒有氣餒,從一開始就全面搶攻,只下了20手就將死Donner。這不但是一場Miniature(微盤,國際象棋在25手内決勝負就叫做Miniature;對高手而言,輸一局Miniature是很丟臉的事,所以往往在勝負已定之後,還會想方設法拖到第26手再認輸),而且因爲劉文哲在第16手上犧牲了皇后(Queen,國際象棋裏遠遠最强力的棋子),這也算是棋界所謂的Immortal Game(不朽之局,即在中局早期就以犧牲皇后而得勝)。有興趣的讀者,可以搜索“Chinese Immortal 1978”。

劉文哲是中國第一個戰勝特級大師的棋手,後來得到國際大師的頭銜,並且出任國家教練,對現在中國在國際象棋人才濟濟的局面(尤其在女子賽上,世界頭幾名都是中國籍的),有很大的貢獻。

不論如何,丁立人這次的表現令全球刮目相看,他成爲明年挑戰賽(勝者可以挑戰Carlsen的世界冠軍頭銜)奪冠的熱門人物,而且距離超越美國籍的Fabiano Caruana,晉身世界排名第二,也只有一步之遙。

國際象棋是一個小衆的娛樂,而且中國是後來者,但是劉文哲、丁立人和一衆女將的表現,使得關心象棋的歐美人士習慣於中國在國際上的領先地位,這正是所謂的軟實力;對中國的國際地位,會有間接的影響。這個影響雖然不大,但是幾千幾百個類似的傑出表現叠加起來,就會有顯著而重要的廣告作用。中國國力的全面發展,最終還是必須轉化為國際話語權和行動權,這些廣告的意義也在於此。

有誰推薦more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6) :
6樓. 無知者,無畏
2019/09/03 17:14
關鍵是要敢於征戰!

大陸有兩個很有意思的體系,一個是科教體系,另外一個是官僚體系,這兩個體系中都有很明顯的兩個極端傾向,一部分親西方親到沒譜,另一部分則是民族主義。

先說科教體系,這個體系中的兩個代表是:北京大学体系和中國科技大學(安徽合肥)體系。

a.北大这个体系集中了中国最顶级的人文及自然科学精英,全国招生生源也是全国最顶端的中学学子(應是中學生中千分之幾的頂級精英才有機會入讀北大),但是由於這個體系是源自司徒雷登的燕京大學和5.4運動以來對德先生和賽先生的頂禮膜拜,可以說崇洋媚外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在科技上和人文上鮮有成就。

b.中國科技大學(含早期的哈爾濱工業大學)的招生對象,應是頂級的4%以內的中學生,也算是非常優秀,但是遠未及北大生源。但是這個學校很有特色,她來自軍工體系,最初立校的很多系主任和政委(這些學校的系,在共軍的體制裡面相當於師一級,系主任和政委最少是大校,通常是少將甚至是中將)都是從朝鮮戰場回來的將軍,他們跟美國人面對面地較量過,對美國的軍事實力算是知根知底,而且最大的一個特點,是這群人有卵,敢跟任何人較量,再加上兩彈一星的很多功勳科學家都在這裡任職任教過,所以他們培養出來的學生,跟北大的完全不同,在任何地方都敢橫著走路(是屬於敢於征戰的一群人),所以在過去的10到20年間,中國科技界最主要的成就,基本上都來自這個體系。

它們的官僚體系內部也大同小異,絕大部分官僚都來自北大(廣義的北大體系,各個重要的綜合類大學)體系和師範體系,所以官僚體系裡面,有卵的人不多。而且有明顯的地域特色,東南沿海的人,比較滑頭沒卵,內地,西部的人比較有卵(鄧黑貓,習大大都是西部的,江胡都是東南部的人)。

我所認識的人中間,也證實了這一點。當然,這裡說的是比較普遍現象,不是絕對真理。

一個國家的興起(或者是復興),一要有實力,另外一個,也要敢用實力才行,習是屬於比較敢用實力的人,也就說習是比較有卵,敢用實力,敢於征戰的人。

白左的政治正確是不能談Stereotype。其實如果只把Stereotype視爲統計上的趨勢,小心不强行應用到每一個或特定的個體上,是討論若干議題時不可或缺的事實要素。

你這裏講的就是Stereotype。我剛好有一個身邊的反例:我在哈佛物理博士班,有一個同年但不同組(他是固態實驗,我是高能理論)的大陸同學,他是科大出身,但是在政治上完全相信英美那一套,1989年五月底還特別回去搞串聯。他囘大陸做生意快20年了,我們現在還有聯絡,他仍然認爲美國是天堂。

當然,理科出身的,不一定關心人文社會議題,那麽就容易被表面的宣傳迷惑,畢竟英美的那一套比起中宣部還是要高明許多的。

王孟源2019/09/04 01:30回覆
5樓. 無知者,無畏
2019/09/02 11:29
其實是一個信任問題

海外華人中間,有非常好的國際政治背景和素養的人,其實不少的。經濟的,藝術的,媒體的,教育的,也都有。

中共在總結了前蘇聯和前南聯盟的經驗教訓以後,對海外華人人才引進的態度是審慎,這跟他們歷史上審查所有離開組織一段時間的人的方法一樣,擔心敵方勢力滲透進來。

海外華人中間也是魚龍混雜,他們開放的所謂「千人計畫」的確網絡了一大群技術方面的人才,但是也砂石具下,不少人僅僅憑借學位證書(並無多少實際能力)混了進去,但是對政治,媒體,意識形態方面的人的引進就非常不成功,得到重用的人非常少。

海外華人中間,也有很多有能幹本事的人因為缺乏引薦渠道而報效無門,說到頭,這是一個國際人才的舉薦和甄別問題,也是一個忠誠和信任問題。

這個我完全理解,再加上官僚體系必然有的武大郎效應(高我者不用),所以最好的解決方案是讓中國自己慢慢從内部培養年輕一代的外事專家。與此同時,海外華人在體系外發聲,偶爾能有影響就很好了。 王孟源2019/09/02 12:10回覆
4樓. 貓靈子
2019/09/01 06:51

  根據個人體悟,道是規律與方法。對付歐美的話語權攻勢與反攻的正確方法,和當初共產黨在內戰時與國民黨搶話語權的方法,其實截然不同。共產黨對於國民黨那套,有極為深刻的理解與有效的反制之策,而對於現在歐美社會脈動的理解,則十分貧乏,與之搶話語權,實際上是搶不過的(因為知敵的基本功沒練好)。

  可笑的是大陸人裡少數的還有點見識的人(網友)對此也一知半解,老是拿國共內戰時爭搶話語權的套路來批評自家的中宣部(不諱言,中宣部始終拿不出正確的反擊手段,只能被動防守),這就是無知兼可笑。其實本貓後來也發現,所有各類博弈較量中的輸家,其失敗常常在最簡單的基本戰略的選擇上就出了問題!

有瞭解才能有診斷,有診斷才能有預後,有預後才能有處方。所以對歐美社會的深刻瞭解,不但是反制他們宣傳的前提,也是做出最優政策選擇的必要條件。 王孟源2019/09/02 01:10回覆
3樓. 貓靈子
2019/09/01 06:09

關於軟實力的提升和話語權的爭奪,一步步的培養人才與深入對手腦海是上策,有了可驗證的實力,才能讓對手尊重,不敢有侵犯你權利與挑釁的舉動。

現在中國對外的瞭解和宣傳,都近乎於零;光是埋頭幹實事(如一帶一路),反而被污衊,這就事倍功半。宣傳與實踐必須並行,缺一不可。 王孟源2019/09/01 06:20回覆
2樓. 狐禪
2019/08/31 13:33
 如果這位丁先生願意替大陸哪家補習班做廣告,那必定全國學生,老師,家長,馬上都知道他是誰了。國家固然可以多元舉才,但社會的集體認知還是相當狹窄的。這也可能是媒體自甘墮落的原因。
主要是宣傳部門和媒體,都缺乏熟悉歐美社會的人才。連對歐美都如此,更別提亞、非、中東那些國家了。這也是爲什麽我一再建議制定中國版的NDEA(國防教育法案)。 王孟源2019/08/31 13:49回覆
1樓. 世界对白
2019/08/31 10:27

恭喜丁立人!不会下国际象棋也不知他是谁故百度了一下,操作之前已大约知道什么情况,果然除了新华社新媒体有报道,余下就是新浪体育频道,另外的新消息则是8.16号的了。

为什么会料到是这种局面呢?我玩桥牌,极其业余的那种,在网上打了大几万副,胜率不足60%那种。之前痴迷时正直中国女队参加威尼斯团体赛(2009年),一群人守在外国直播网站(好在还有中文解说)见证了其首次夺冠!内心激动万分,可之后几天连专业的体育报纸都没刊登这消息。因记不得太清年份,查了一下,发现百度词条关于威尼斯杯最后更新停在好几年前,连2017年女队再次夺冠都没刊登,艹!

这种软实力的宣传,真的不在一个频道上,根本没弄清欧美主流看重的是什么!北京电视台体育频道好几年了,天天早晚两次播放“欢乐二打一”(最低级的那种纸牌游戏,带彩头的)楼下几处街心公园一天到晚都聚集着这项运动的积极参与者!

國際象棋在西方知識份子的圈子裏,有非常特別的地位:它是唯一能上臺面,被認爲是正當智力活動的游戲(Game)。我自己就是在哈佛博士班,看同學們在辦公室裏面下而開始學的。

在增進軟實力這件事上,我相信知道丁立人是誰的美國人,比聽過李克强或范冰冰的,要多很多。
王孟源2019/08/31 13:59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