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美國】【戰略】三談中美貿易戰
2019/05/15 05:42
瀏覽37,934
迴響41
推薦36
引用0

上周有幾位讀者先後在博客和私下問我對中美貿易戰升級的看法,原本我覺得這個新發展完全符合我去年的預測,所以無須另寫文章專門討論。但是史東先生隨即也邀我上節目談這個話題;我秉承内擧不避親的就事論事原則,著實對自己的先見之明大大誇獎了一番。沒想到我一直以爲沒有舊中國醬缸文化包袱的大陸觀衆對這種嚴重違反溫良恭儉讓精神的做法,比臺灣人反應還要激烈許多,使我大吃一驚。

我很喜歡我家現在養的這隻狗,因爲他就是溫良恭儉讓的化身。但是適合家狗的特性,不一定適合討論公共事務的高級知識分子。畢竟國事體大,誠實面對才是上策。如果現代的中國人,也是本能地偏愛像馬英九這樣溫良恭儉讓的表現,那麽中國社會的工業化和科學化,在精神層面上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至於中美貿易戰本身,它只是美國圍堵、遏制中國崛起的一個階段性戰役。中美的霸權轉移過程,目前才進行了不到一半,還有十幾、二十年才會塵埃落定。在那之前,不論黨派左右、社會階級,美國内部必然會爲了保護作爲世界霸主所享有的特權,而與中國做零和鬥爭。這一點,我已經在許多文章裏一再解釋過,而且給出了幾個詳細的例子(參見《從Manafort案談起》和《域外管轄權》)。

現在的貿易戰是Trump政權所選擇的鬥爭手段。它的特點是直接、而且是一對一的單挑。在美國可用的戰術之中,它算是效益很差、自損嚴重的一個選項,基本不可能被Trump的繼任者繼續采納。

再加上Trump喜怒無常、不學無術,其他美國總統不達摧毀中國發展潛力的目的不會放棄,他卻是不懂也不在乎。他之所以也反中,純粹是為了討好民粹來搞選舉。這就給了中國一個極佳的機遇。

我在去年已經解釋過,這個機遇在於,如果中方能夠儘快與Trump達成不傷筋骨的協議,那麽不只是可以在他剩餘的任期内維持穩定、有利的國際貿易環境,而且會把他“美國優先”的損人利己政策轉向針對歐洲和日本,從而逼迫歐日改采對華友善的態度,賜予中國在國際政治、外交層面的紅利,加速中國獲得既有國際體系内話語權的過程。更進一步,甚至可能幫助Trump獲得連任,那麽中國的這場戰略機遇期又可以延長四年。

中方的最佳對策在於儘快達成和解,並不是我個人所持的特別觀點,而是多數認真的分析者(包括中國的執政核心)都同意的共識。事實上中國政府也的確盡了力,在過去這一年多非常積極地與美方代表進行了十幾輪的談判,可以讓的利益都讓了。但是本周仍然發生變故,情勢急轉直下,美方基本抹煞了一切和解的努力,再度升級了這場貿易戰。

Trump爲什麽會在這個時節上突然變臉呢?美方的説法是中方有反復。姑且不論談判未定無所謂“反復”,中方的策略、目的和底綫都是從一開始就十分明晰而不變的,不應該有反復的行爲。反倒是美國人有做賊喊捉賊的習性,所以真正的動機還是必須在白宮裏面找。

剛好《紐約時報》(參見https://www.nytimes.com/2019/05/10/us/politics/trump-china-trade-2020-election.html )根據内部綫人的消息,指出過去兩周内,民主黨排名前三的總統候選人,除了Joe Biden之外,都公開抨擊了Trump對中國“過於友善”。Trump看到《Fox News》的報導之後,決心做出大動作,來獲得自己作爲反中大將的戰績。

但是這個反復只是前面提到的Trump喜怒無常、不學無術的一個隨機體現,真正可以預見的背景要素是談判拖宕冗長,始終無法達成協議。而其原因則是美方堅持要突破中方底綫,這是因爲實際執行談判的Lighthizer和背後的主要智囊Navarro,與Trump不一樣,他們真正想要置中國於死命,而所謂“鴿派”的Mnuchin和他背後的財團勢力並沒有出力阻止。

這裏就是我認爲中方策略失算的地方。去年美國原本先對1000多億美元的進口加了關稅,中方隨即對等反擊。然後美國又加了第二波的關稅,遠遠超出了美國對中國全年貨物出口貿易的總額,這時要再對等反擊,就必須擴大範圍,開始針對服務貿易和在華美商抽稅。中方最後的決定是擱置反擊、釋出善意,直接進入談判。其背後的邏輯,在於鼓勵美國鴿派制衡鷹派,用大量短期的利益收買財團勢力,以最小代價(貿易戰的任何打擊都會反擊自身)達成和解的目標。

但是我在美國住了30多年,對此地的政治、社會、民情有比較深刻的瞭解,所以在當時就可以判斷美國反中的情緒早已過了臨界點,所謂的鴿派和財團也已經決定必須不擇手段保衛世界霸權。換句話説,他們與鷹派的差異,不在於目標和方向,只在於手段和形象。既然Trump選擇貿易戰為打擊手段是既成事實,無法在他任内改變,那麽他們也只能樂觀其成,不會真正為中方緩頰。

所以中方要達成和解協議,唯一的通路在於自己不能怕痛,必須先打痛美國,而只憑大豆是遠遠不夠的。因爲如前面所提,大家都同意這場貿易戰有很嚴的時效性,那麽我的邏輯結論就是必須冒險立刻對等反擊。

我一向講究科學精神,既然邏輯有爭議,就等待事實來澄清哪一方的預測是對的。本周Trump的反復,證明了我的分析更接近事實真相。雖然在過去這一年中,Trump已經公開準備對歐日也展開貿易戰,所以在這個國際影響方面,中方的戰略失算沒有更大的後果,但是這是事先不可能預見的幸運機遇,不能用來為策略辯解。當然中方現在會亡羊補牢,但是Trump的一任就只有四年,浪費了一年時間,其他的損失還是在的。

依我在大公司工作的經驗,這種因爲對對手沒有足夠深入研究而錯失了最優解的責任,不在主管身上,而在於幕僚和智囊。在國際問題的範圍下,就是負責這方面的智庫。這是很明確的邏輯結論。因爲我表述的不是主觀偏好,而是客觀事實與邏輯推論,所以如果我的結論有錯,必然可以在邏輯推論中找出問題。但是這個推論很簡單,我重述如下:中方的目的在於儘早達成可接受的和解(事實證明大家都同意這一點,沒有爭議);手段則可以選擇是否先行對等反擊再進入談判,中方在去年選擇不做(也是事實,沒有爭議);本周的結果證明一年努力之後,目的沒有達成(又是事實,沒有爭議);最後才是邏輯上唯一可能有爭議的問責。我認爲責任在智庫上,如果有人不同意,就必須論證責任到底在哪個其他人身上。部分大陸觀衆只管批評我自大狂妄,卻避免回答這個問題,就純粹是無賴式的人身攻擊了。

如果我們接受中國智庫有改進的餘地,那麽實際上改進的方向在哪兒呢?其實從三年多前開始,我就已經反復討論過一些建議(參見《回顧洞朗事件》),也就是一方面必須延攬學術界之外,有不同政商背景的知識分子,另一方面國家應該立法資助,從學校開始,培養國際問題專家,並在畢業之後,鼓勵他們參與當地外交和政商的工作。我心目中的榜樣,就是美國在1958年(請注意,美國確立世界霸主的地位,發生在1956年的蘇伊士運河危機)所訂立的NDEA(National Defense Education Act,國防教育法案)。

地球沒有世界政府,但是最强大的國家自然要承擔世界大部分的治理責任。美國雖然在這個任務裏嚴重藏私,但是早年在執行資源上並沒有掉以輕心,除了NDEA之外,還有一系列的Endowment和Agency。中國在國力逐步超越美國的過程中,應該吸取這次的教訓,學習美國的經驗,未雨綢繆,對未來特殊人力資源的需求,早做準備。

【後註一】正文裏面有一個邏輯細節沒有講清楚,造成一些讀者的困惑,我在這裏補充一下:本文的主旨是去年中美貿易戰剛開始的時候,中方因爲沒有對美國内情做出正確分析,浪費了一年多的努力,這個論述是完整而自洽的。至於中方是否應該對等反擊,那是一個邏輯上獨立的議題,不能與前者混為一談。換句話説,中方固然有浪費了一年然後再對等反擊的選項,也可以一開始就確定無法和解,但是仍然決定不對等反擊。所以正文的總結是,“如果要盡速達成和解,那麽必須先對等反擊”,而不是只有後面那半句“必須先對等反擊”。

當然,我個人覺得對等反擊是正確的策略,但是在這個問題上,目前正反兩面都還無法做出絕對嚴謹的客觀邏輯論證,所以必然是一個半主觀的判斷。讀者如果有相反的意見,只能等待未來的事實證據分辨誰是誰非。

反對對等反擊的論點,是怕Trump繼續升級。但是事實上我們已經看到在中方選擇不對等反擊之後,Trump仍然在昨天封鎖了華爲,而這正是留言欄裏讀者所列出美方最可能的升級手段。我在留言回復和去年的文章裏,都已經解釋了,中方在整個貿易戰裏最大的危險,是沒有利用各種交涉所爭取來的時間,好好地培育自己的替代產品。高通之類的美國公司,很簡單就可以用合資的名目,占用國家的資源,反過來打壓本土產業。如果Trump真的升級到全面封鎖高科技,反而是中國的契機,强迫中方把資源專注到正確的方向,所以短期固然會有痛苦,長期來説卻是大大的好事。

【後註二】張文木教授是一位有真才實學的戰略學者,他的著作對我的思維有很大的影響。他在2019年七月21日發表一篇短文《學者要知亡國恨》(參見http://www.guancha.cn/ZhangWenMu/2019_07_21_510307.shtml),結論如下:“國家的命運不能靠空話支撐,更不能靠“八股”支撐。現在有些文章,擺了一些情況,後又指出它們的發展有三種可能性,結論是機遇與挑戰並存。至於問題如何解決,它告訴你將“有待於進一步觀察”。這跟沒說一樣。你家裡著火了,你妻子問你怎麼辦,你說有三種可能性,行嗎?孩子丟了,你說有待於進一步觀察,行嗎?這都是不行的。學者也要知亡國恨,大宋王朝的崩潰,這種不著邊際的學問對此要負大部分責任。”

這正是正文前兩段所討論的,我批評中國智庫只會寫八股、說空話,而讀者竟渾然不覺問題之所在,反過來怪我自大。其實稍微受過理工科教育的人,就應該知道一個科學論述,必須是可以證僞的。把所有的可能未來和因應方法列舉一遍,實際内涵是零;只有把優先順序指明了才有意義。每次我說某個策略優於其他,就有一大堆噴子說每個策略都被中國智庫提過了,讓人啼笑皆非:這裏的重點是優劣關係,不是對策略的列舉描述,因爲後者是剛進智庫頭一年的大學畢業生都做得到的。所以中國智庫固然是亡國學者充斥,其背後的支撐則是只喜歡清談的無腦亡國讀者所縱容。

【後註三】今天是2019年八月10日,《CNBC》(美國NBC集團的金融新聞部門,一般新聞則由《MSNBC》負責)刊出一篇文章(參見https://www.cnbc.com/2019/08/10/trump-is-ruining-our-markets-farmers-lose-a-huge-customer-to-trade-war----china.html),其中討論了Trump的貿易戰如何使同時也面對著許多天災的美國農民,陷入了水深火熱之中。但是文章最後卻感嘆,Trump在農民之中的支持率,反而上升到79%。

這正是我在正文裏提到的,美國對自身國民洗腦的效果。自2008年金融危機,美國意識到無法依靠公平競爭勝過中國,爲了保護世界霸權所帶來的諸般紅利,必須把中國視爲頭號敵人,集中全國力量共同打擊。於是所有媒體轉移目標,從Al-Qaeda改爲中國(參見前文《Trump的權力萎縮》裏的附圖),火力全開地抹黑。至今成效卓著,全美公認一切邪惡、問題與困難都來自中國;農民只不過是比較單純、愛國的一個群體,所以不管自己如何受損,也要支持中美之間的鬥爭。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41) :
41樓. 南山臥蟲
2019/09/22 13:45

這一篇寧南山文章,應該是最新鮮出爐的了。於其中段部分,談的是對貿易戰前景的看法,但較為悲觀的。

https://mp.weixin.qq.com/s/_-0dT7eUszf_mVWNWpojnQ

其中主要觀點(之一)包括:

//从5月31日到现在已经三个半月过去了,为什么我国还迟迟没有行动出台该清单?

原因并不复杂,一旦我国出台该清单,则意味着两国贸易战的范围扩大了,以前只是互征关税,另外处理下高通。

现在如果出台了该清单,把多家美国企业列入不可靠实体清单并且进行制裁,则意味着双方对抗的规模在扩大,那么不可避免的,我们需要考虑美国对我国不可靠企业清单的“反报复”措施。//

//根据2019年8月30日《华尔街日报》的报道,中国政府已经在摸排中国主要科技企业对美国元器件的依赖程度,这充分的说明,中国已经在为不可靠实体清单出炉之后可能面临的后果在做预案。//

當然,中方將不可靠实体清單引而不發的原因,既有可能是主動(或者預判對方)要掀桌子;亦有可能僅僅是未雨綢謀,只是作最壞打算的被動防御而已。

又,不可靠实体清單似乎是個很不錯的大殺器,如何用法,王兄有何高見?

我以前説過,這個貿易戰的考慮是有兩個層次的:

首先美國的民意已經被洗腦,所以善了的可能性很低,那麽像是為中美經濟分裂做準備,是第一天就應該開始的。

其次,在這樣的背景下,要避免無限升級,就必須早早出手,打痛美方。一旦因循姑息,讓衝突逐步上升,反而損失行動的自由。現在連一個不可靠實體清單都拿不出來,就是這個窘境的效應。

王孟源2019/09/23 01:27回覆
40樓. oboe
2019/08/27 23:17

我的本意並非直指作業系統。因為大眾對作業系統的使用慣性很強,另推作業系統恐怕不易快速見效。

但是MS Office這類辦公室軟體其實重點只在於"用慣了",如果規定中小學教師只能教授自由軟體 (如 LibreOffice),甚至政府部門間的一般文書只能採用指定的自由軟體,不但省錢,避免了盜版問題,政府更可鼓勵/贊助民間組織投入心力。當應用程式逐漸豐富,且有學校老師引領入門,使用人口越來越多,就可能由量變導致質變,最終為推動自主的作業系統打下基礎。

這是更爲簡單容易的做法,中共爲什麽不做,的確是很難解釋的。 王孟源2019/08/28 01:09回覆
39樓. oboe
2019/08/27 06:24

請問,針對中美的貿易戰,如果大陸政府開始推動自由軟體,禁止在中小學開課教授微軟等公司的商業產品,是否會有殺傷力? 謝謝!

你指的是自主作業系統?早該如此。 王孟源2019/08/27 07:48回覆
38樓. 游客 越雷
2019/08/24 20:12
王先生,中国对美国汽车加税了,这是链接https://m.guancha.cn/internation/2019_08_23_514990.shtml
不过现在加汽车的税是不是有点马后炮了?顺便再问一句,王先生,您之前说的“美国经济将在第三季度开始衰退”的预测还是否有效?

美國的經濟已經到衰退的邊緣了;我連月份都預測正確,自己也很滿意。

Trump現在真是黔驢技窮、色厲内荏;連一般消費品也加關稅,今年聖誕節購物季一定會讓老百姓怨聲載道。所以他想撐也絕對撐不過12月。我覺得是遠在那之前他就必須找臺階爬下來了。

王孟源2019/08/24 20:29回覆
37樓. 虐猫狂人薛定谔
2019/08/16 03:19
想问王先生,中国如果用自身的制造业和实体经济作为担保,让人民币国际化,这样的道路是不是可行?
這正是過去10年,中國央行的政策方向之一,但是國際金融市場的慣性很強,中國又不能完全自由化,所以先讓歐元興起或許是比較實際的目標。 王孟源2019/08/16 05:07回覆
36樓. 南山臥蟲
2019/07/16 10:32

//我喜歡自己從First Principle來做推理//

授人以漁。

王兄若有心力,於適當時機,不妨隨意拿幾個現成例子,集中示范指導一下這種判別和推理的方法,善莫大焉。

這五年250多篇文章,還示範得不夠? 王孟源2019/07/16 23:38回覆
35樓. fff
2019/07/14 21:25

王博士: 

以前看到你的留言提及陳平的經濟看法與你相似.

看了幾篇觀察者網的陳平文章, 發現陳平推出專著 - 代謝增長論:技術小波和文明興衰.

網上可查詢到該書的各目錄之名稱.

請問博士該書是否有價值買回一一細讀? 本人教育背景為半數學系半物理系.

感謝博士的回答.

抱歉,我喜歡自己從First Principle來做推理,所以一般不會去讀長篇大論,也就無從評論其這本新書。 王孟源2019/07/14 22:09回覆
34樓. new-yorker
2019/06/11 09:28

https://mil.news.sina.com.cn/china/2019-06-10/doc-ihvhiqay4618384.shtml 

China Solidifies Dominance in Rare Earth Processing (UPDATED)

http://www.nationaldefensemagazine.org/articles/2019/3/21/viewpoint-china-solidifies-dominance-in-rare-earth-processing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rDeB86YpV4 

似乎稀土這張牌是可以打的。美國多的是輕稀土,中國是重稀土。中國雖然沒有壟斷儲量,但是後期處理的生產能力都被壟斷了。



打,當然可以打,但是效果不會好。日本是一大用戶,有十幾年的備用庫存;美國只要向日本買成品就行了。

長期來看,重稀土也可以從釷礦開采,只不過以往沒有去研發罷了。中國的釷存量可只有印度的零頭。

王孟源2019/06/11 15:23回覆
33樓. 世界对白
2019/06/02 14:15

这场贸易战来得正当其时!之前大陆这边已经开始膨胀,跑偏了。玩金融创新,搞素质教育,有的省份高考都可以选择不考物理,英语卷面分比数学还高。。。正如任正非老爷子十几年前判断的一样,没卖给摩托罗拉,那就必将有一天迎来恶战。之前钱多了,没员工愿去非洲艰苦地方,而如今反倒是士气高涨。也正如习大大非要加建一艘“大葱号”航母一样,看来是兵棋推演早就算到某个时间节点到来时,想躲是不可能的。这一战对深化改革和现政府持续执政都算是利好,而川普满世界乱打王八拳只会透支美国的信用。

另外,不知王贻芳还是否有脸满世界忽悠“全世界科学家团结起来,为人类进步贡献一份力量”O(∩_∩)O哈哈~

是的,連高科技禁運,長期來看都是好事,那麽在其他方面凝聚人心、團結抗戰,當然是更加有益。

不過王貽芳這種人,腦袋已經壞了,只怕是改不過來。

王孟源2019/06/02 14:49回覆
32樓. 吳其東
2019/06/02 08:17

綜觀歷史,全面戰爭中最終勝利的國家,往往並非一出場就智慧精明、所向有功,反而往往是笨拙遲鈍、屢犯錯誤,屢受損傷,然後慢慢吸取教訓,學習壯大者。遠者如漢劉邦之對楚項羽,古羅馬之對迦太基,近者如二戰中蘇聯之對德國,美國之對日本,皆是如此。在中美對抗中,美國已稱霸八十年,整個西方則更稱霸達三百年,而中國不過剛剛開始出場,對現代國際環境的戰術還處於摸索學習階段,笨拙遲鈍、屢犯錯誤,是本該如此,在所難免,所以不必過於心焦與憂慮。倘若即使如劉邦、羅馬、蘇聯在戰爭前期所蒙受幾乎滅頂的損失,尚且無礙於最終勝利,那麼今日中國所經受的挫折,實在不足掛齒,反而是學習成長所不可或缺的養分。未來中國的王業,按中西方歷史的常例來看,應該至少有二到三百年之久。那麼今日所需受挫學習的奠基時間也少不了要幾十年。所以從宏觀來看,這些歷程都是很健康而且必要的。

如果天意要先生出山貢獻,自是可喜。即使一時不許,甚至始終不能,先生也可不妨放寬心情,微笑旁觀。歷史有它的軌道,該來的還是會來的。

歷史上新興的强權,都必須經過一段廣收天下英才的時期;連美國在100年前,一戰到二戰之間,Harvard和Princeton這些學校往往以三倍的薪水來招收西歐的學者們。

中共的體制,對非國民人才的融化吸收,先天不如美國這樣的移民國家。這個弱點目前體現在智庫上,未來可能也不會有完全的解答,所以我在正文中,才會又提起NDEA。

至於我個人,三年前對大對撞機有了進言的機會,就已經心滿意足。今年在華爲事件和中美貿易戰的發言,都算是錦上添花。

王孟源2019/06/02 12:57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