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基礎科研】大對撞機不是好的基礎科研項目
2019/04/08 04:37
瀏覽11,179
迴響7
推薦16
引用0

最近兩個月,煩心的事特別多,也就無暇照顧部落格。不過與政策直接有關的話題還是出現了兩次,我不願錯過對人類社會有貢獻的機會,仍然寫了文章來評論,都直接發表在《觀察者網》上。現在把更新過的版本也轉錄在此;這是第一篇。

============================================

今天收到《觀察者網》的科技編輯邀稿,希望我能針對中科院高能物理所所長王貽芳受《科學大院》采訪的一篇文章做出評論。王所長這篇文章東說一些、西說一些,乍看之下好像有點相關性的議題,但是仔細一想,和他最終的結論,也就是要建大對撞機,沒有任何邏輯因果關係。我這篇評論也就只能隨著王所長的意識流寫法,東說一些、西說一些了。

首先,我也來定義一下什麽是基礎科學:其實很簡單,就是沒有明顯立即的應用,只爲了科學理論自身達成邏輯自洽、完整而做的研究。請注意,沒有明顯立即的應用,只是一個必要條件,而不是充分條件。

事實上如同我在許多舊文章裏解釋過的,絕大多數應用科學的研究計劃,成功的機率都在10%以下,而且比較複雜一點的題目,都需要許多階段的逐步預研、演進並建構支持的臺階。所以在《科學大院》的引言中提到的載人飛船、月球探測、量子通信,其實都不是基礎科學,而是在不同的階段的應用科學;換句話説,它們並不挑戰或創新理論基礎,純粹只是解決工程上的實踐問題。

定義搞清楚之後,我們可以開始試圖澄清王所長文章裏因爲語義學裏的不確定性而混肴的議題。他說“不要以是否有用來判斷”如何“均衡支持基礎研究”,然而基礎研究先天的定義就包括它沒有明顯立即的實際應用,所以在邏輯上他的這個説法完全沒有意義或内涵,那他爲什麽要這麽説呢?我想是針對他在過去三年推銷大對撞機所面臨的反對聲浪。

以我個人爲例,實際上我並不反對基礎科研,大對撞機雖然沒有實用價值,也不是我批評它的原因。我以前之所以曾經强調大對撞機在工業技術上的引領效應其實微不足道,純粹是爲了回應王所長自己在這方面所做的誇大宣傳。真正的批評重點,在於大對撞機本身不是一個好的基礎科學,這是因爲它背後根本沒有任何合理的科學理論。

過去30多年,高能物理界信誓旦旦,用來向歐美政府保證會發現Higgs以外的新粒子的理論基礎,如超對稱,已經在Tevatron、LHC和上百個其他實驗撲空之後,完全破產。既然大對撞機沒有理論依據,又比其他基礎科研貴千倍以上,自然不是好投資。

王所長試圖把這種批評,轉化為“是否有用”,然後再蛻變為“沒有實用價值”,這是我在三年前就已經注意到的辨證方法,當時我說他“玩弄語法”,其實在英文裏,這叫做Strawman Attack,是狡辯術的典型伎倆。

王所長接著說,“不能盲目跟風”,並且解釋了他指的是,美國將一半的基礎科研經費集中投資在生命科學研究上,而中國的相關人士想以此為參照,來爭取更多的經費。其實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美國人的政策選擇固然不能盲目照抄,但是參考價值總是有的。生命科學界所需的資金比起大對撞機只是零頭,背後的理論卻是絕對扎實。

而且王所長自己用來吹噓大對撞機的人才、工業技術、儀器發展、整體水平等等連帶引領的附加效應,實際上在高能物理方面早已脫離現實,不再有效,但是在生命科學方面卻仍然極爲顯著。這是因爲生醫界的所謂基礎研究,如細胞作用、蛋白質結構等等,離實用也只有兩三步的距離。相對的,大對撞機一方面是既有加速器的放大版本,本質上沒有改變,所以培養出來的並不會是全新的技術,而只是更大、更貴的部件;另一方面太過專精,沒有工業機器與之類似,也就不可能有廉價的技術平行轉移。

王所長在細節上所犯的錯誤太多(例如“只知道燒煤的人是沒法做出蒸汽機的,必須要有熱力學理論的支撐”,然而蒸汽機的發明比熱力學理論早了近兩個世紀,所以除了熱力學理論之外,蒸汽機的發明人顯然還需要時光穿越機),我實在無法一一列舉,而且我也不想陷入細微末節的泥淖,這裏我只專注在與主要論述相關的邏輯謬誤,例如他一方面說基礎科學水平的提升,帶來歐美國家的崛起,另一方面卻又說不要以是否有用來判斷。但是帶來國家的崛起,本身就是最終極的實用價值,這顯然是極大的矛盾。

從他所給的例子,第一類是17世紀的牛頓力學以及19世紀的熱力學和電磁學,它們似乎是基礎研究,但是它們可以直接用在新的發明上,和實用頂多只有一步之遙,所以以21世紀的標準來看,也算是典型的應用科學理論。其實,那時並沒有基礎和應用科研之分,我們覺得它們算是基礎科研,是因爲它們主要促進了“科學理論自身達成邏輯自洽、完整而做的研究”,但是當時物理才剛啓蒙,這些低垂的研究果子也有明顯而立即的實際應用。時代變了,連語義都不同了,自然不能引用來做因果結論。

王所長給的第二個例子,是Tevatron“帶來了超導磁鐵技術的突破與普及”,這又是天外飛來的時空穿越:當時的主流超導磁鐵(Nb-Ti)是1962年發明的,Tevatron計劃卻是1968年才開始紙面作業,1981安裝超導磁鐵,1983年建成。Tevatron固然是當時最大的超導磁鐵用戶,但是它的貢獻在於花錢量產,而不是科學技術上的突破。

王所長的第三個例子是萬維網由CERN的一個職員發明,這是高能物理界用了幾十年的公關套路。我在三年前已經公開指出萬維網和高能物理沒有邏輯上的因果關係(Causation),純屬偶然的連帶關係(Association),就像愛因斯坦在專利局任職期間發明了相對論,並不代表專利法有益於研究重力。當時有媒體特別去詢問王所長的回應,但是顯然他覺得這個已經被反駁的論點,仍然適合回收使用。

至於說“基礎科學還給西方帶來了科學的方法論”,也就是邏輯推理和歸納。考慮到他剛剛示範了如何忽略和扭曲邏輯推理和歸納,我覺得是個讓人啼笑皆非的莫大諷刺。

王所長文章中的另一個主要邏輯矛盾,是他一方面强調“基礎科學的競爭也是國力的競爭”,“美國的大科學裝置…給他們帶來了巨大收益”,一方面卻特意不提美國在1993年裁掉了自己的大對撞機計劃(SSC)。如果大對撞機會有巨大的收益,爲什麽美國不做?爲什麽歐洲做了卻什麽都沒拿到?爲什麽王所長自己連一個確實的論述都擧不出來?所謂的人才和儀器的引領作用,既然一個大對撞機的錢足夠做大約1000個生命科學上的實驗,也就可以發展1000個方向上的人才和儀器,那爲什麽要浪費在一個連理論基礎都沒有的項目上?

我一向强調,必須從事實和邏輯出發,來決定自己的立場,而不是爲了其他的原因先決定立場,然後再去找理由。要判斷這兩種態度的差別,當然很容易,只須要仔細檢驗證據是否存在和邏輯是否嚴謹。像是美國的情報系統指控華爲的產品有後門已經有三四年了,華爲在海外有幾十萬臺機器,程序碼也願意讓人檢驗,到現在美國人還提不出實證,那麽就反而證明他們是在無中生有。

鼓吹大對撞機也是一樣的:高能物理界已經推銷了30多年,反對的意見在三年前就明白發表,至今王所長還是找不出邏輯自洽的説法,連被反駁過的論點還在回收使用,這豈不也是他由立場決定説法的證據嗎?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7) :
7樓. 世界对白
2019/05/01 22:54

杨振宁:大型对撞机盛宴已过,从30年前开始就已走在末路上    https://www.guancha.cn/politics/2019_05_01_499982.shtml    

“我的看法完全没有改变。”杨振宁最后直截了当地说:“我懂高能物理,我认为你不要走这个方向。”

杨老真乃国士也!

這件事上,我的名氣地位遠遠不夠,只能在細節上講理,那麽就只對高能物理之外的科研人員有作用。楊先生的地位聲望極高,可以直接影響官員的理解,剛好和我互補。

他年紀很大了,高能所那些人一定是天天指望他壽終。還好十四五的規劃也就是這兩年的事,大對撞機若是連預研經費都拿不到,那麽十年之内就不可能上馬。

我注意到中國網絡上,原本對楊先生有很多詆毀的説法;大對撞機的論戰似乎使不少人回心轉意,正面認識到楊先生的成就和人格。這算是一個附帶的收穫吧。
王孟源2019/05/04 04:33回覆
6樓. 世界对白
2019/04/27 01:35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364015869503485#_0   发布了头条文章:《想参与大型对撞机之争?先搞清基本背景 | 袁岚峰》

这波攻势蛮凌厉的,弄来“中科大胡不归”看来是针对民间舆论。

十四五將界,他們急了。

不過經過過去三年的論戰,科研界已經大致看穿他們的把戲,我覺得他們這個大忽悠會越來越搞不動。

王孟源2019/05/04 04:25回覆
5樓. 世界对白
2019/04/23 11:04

https://user.guancha.cn/main/content?id=104737&s=syfwqtzr    王贻芳又开始到处忽悠了,还是没啥新鲜玩意。

中国花360亿建造大型对撞机,到底值不值?

顺便带一句,王先生怎么看几天前解放军军演时电磁压制台湾雷达?

沒有動員到各大媒體正版,我也就懶得評論。

國軍一向是接受美軍上一代的老技術裝備。這一直到20年前還可以以質制量,因爲當時共軍武器落後美軍兩代以上;10年前,共軍只差美軍一代了,對臺就有了數量上的純粹優勢;現在共軍軍工技術已經要和美軍平起平坐,國軍質量都差一代,根本沒得玩兒。

王孟源2019/04/24 14:32回覆
4樓. 人類歷史的終結
2019/04/17 01:00
一千多年来,没有人可以改变穆斯林,只会被穆斯林消灭,除非比穆斯林更加的杀戮。整个古兰经把穆斯林置于高人一等的特权和统治地位,使得穆斯林可以获得巨大的政治经济和意识形态特权利益,宣扬仇恨杀戮,政教合一,万恩归主,宗教认同,排斥异己,根本没法改变,即使很世俗,也可能一夜之间回到中世纪。青海甘肃宁夏云南新疆的穆斯林都出现极端化和原教旨主义化,而且出现比较严重的认同问题,在骨子排斥异教徒,虽然表面上没啥问题,但是暗地里小动作不断。欧洲一旦伊斯兰化,恐怕将极大激发伊斯兰教的势力和扩张欲望。对伊斯兰教的低估和错误认识是一个大问题,一旦如此,恐怕世界将逐步伊斯兰化,根本不可逆转。
我想21世紀的兩大超强(中美)對Islam都有很深刻的警惕和防範。歐洲已在迅速衰落,如果真正伊斯蘭化,那麽只會更加無力影響世界格局。 王孟源2019/04/17 05:48回覆
3樓. 無知者,無畏
2019/04/16 17:02

的確要遏制這種大聲地吵吵鬧鬧要奶吃的人,在中國目前這種狀態下,的確非常不合適把大量的資金投在已知的沒有任何收穫的高風險領域。

我看過此君的一些演說,對一些不明就裡的文科生的確有煽動性,我擔心中國高層一些沒有理論功底的文科生會上他的當,把大量資金給他打水漂。

支持王兄從理論上駁斥此君的一派胡言。

從理論角度,我寧可只就事論事,這件事其實已經討論得很清楚了。

但是從現實考慮,只要他還當所長,還在忽悠政府,就永遠有對國家做出嚴重損害的可能性,那麽我也只好和他周旋到底,直到徹底消滅他的公信力。
王孟源2019/04/18 04:49回覆
2樓. 人類歷史的終結
2019/04/13 09:45
我们所正在研究伊斯兰化问题,目前有一个基本共识:人类历史的终结最有可能的是伊斯兰一元社会。恐怖主义根源是伊斯兰教教义,土壤是清*寺,保护伞是资产阶级及其知识分子。伊斯兰不是宗教而是政教合一的神权战争文化意识形态,它的威力在于它改变人的社会认同和价值体系。不知道王先生对这个问题有研究么?
歷史上Islam的傳播靠武力征服,到現代則靠移民和人口擠壓,基督教式的傳教基本不存在,所以衝突會有的,但是征服世界就言過其實了,事實上只有歐洲有伊斯蘭化的危險。 王孟源2019/04/14 01:31回覆
1樓. 人類歷史的終結
2019/04/10 20:21
还是踏实做科研的好,切莫太空洞
問題是這些人入錯了行,高能物理是死巷子,若非轉行,就只能靠忽悠公家的錢來過好日子。 王孟源2019/04/11 05:34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