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政治】談損人不利己
2018/11/11 03:38
瀏覽17,102
迴響14
推薦24
引用0

我在過去幾年已經反復論證過,現代人類社會充滿了非理性的因素,放任式民主(Liberal Democracy)自然會導致非理性的多數壓倒理性的少數。這種劣幣驅逐良幣的效應,在無監管的大衆媒體上也會同樣體現出來(參見前文《大衆媒體的内建矛盾》),所以指望靠輿論來糾偏是緣木求魚。

我以前還提過,政治的目的在於公衆利益的最大化。所以政治裏面的所謂理性,就是任何能夠幫助公衆達到整體利益最大化的心態、知識和思考能力,這要求每一個理性的成員都能原則上瞭解公衆利益背後極端複雜的方程式,包括所有相關的專業知識,並且在牽扯到自身得失的議題上,依舊保持客觀的態度。換句話說,他不只是位賢人,而且已經到達了聖人的門檻。指望多數民衆有這樣的素質,當然是不切實際的;一個奠基於如此不切實際的假設的政治制度,自然禁不起長期實踐的檢驗。

我在前文《放任經濟學的邏輯謬誤》裏,詳細討論了一個公衆利益最大化的簡單特例。但是即使在那個已經極度簡化的例子裏,只憑個人的理性+道德還是無法達到全局的最優解。然而一個系統(System)越複雜,求最優解就越困難,所以現實的政治社會問題絕對是遠超一般人的理解能力。可是不論是什麽樣的政治體制,要與先進的科技、複雜的社會、市場化的經濟相匹配,仍然必須容許每個公民相當程度的發言和爲自己做決定的自由和機會,這就對公民的素質劃上一條底綫。換句話説,一般公民或許無法對尋求和執行政治上的最優解有貢獻,但是至少他們不應該成爲阻礙。

上述的公民素質底綫,最最最最基本的,是不要損人不利己。

損人不利己,乍聼之下好像很容易避免,可是在現實裏卻俯拾皆是,這是因爲它並不等同於存心害人來自嗨;這裏的重點在於“存心”那兩個字。例如林義雄的堅持反核,其結果是臺灣在未來一代人的時間裏,因爲缺電會損失至少千億美元級的經濟產值,相當於2萬人必須因此燒炭自殺(假設負面後果由這2萬人集中承受,參見前文《政府的第一要務》)。實際上林不可能因爲經濟發展遲滯而獲利,而且缺電之後,緊急上馬的發電產能反而有更嚴重的空氣污染,他的肺也必須一起承受。顯然他並不是存心要如此;他的害人以自嗨只能是基於無知。(我並不是說每個核電計劃都必須無條件通過,而是應該客觀理性地分析評估;反射性的自動反對卻必然是錯的。)

除了無知之外,另一個常見的心理因素是無感,就是根本不在乎損人不利己的純粹負面後果。這一般是源自一個普世的心理趨勢:黨同伐異。我在前文《人類的起源》裏解釋過,人類演化的過程,絕大部分圍繞著不同幫夥(Band)之間的殺戮和競爭,所以心理上尋找認同和敵對,是演化的自然結果。如果讀者不認爲自己有這個心理趨勢,可以自問一下,是否有特別喜歡、支持的球隊或明星,是否對他們的競爭對手有敵意,以及這種黨同伐異的認同是否有任何理性的事實和邏輯基礎。

成爲球隊或明星的粉絲,雖然沒有任何理性的實際意義,但至少是一個相對無害的疏導。畢竟現代工業社會,人口密集,關係錯綜複雜,陌生人之間必須天天打交道、和平共處,和人類演化過程中遇到幫夥之外的人就必須小心提防、隨時準備動手的那種環境,已經天差地遠;這種原始的衝動不但無益,而且會有很大的害處。但是一般人一旦提到政治議題,依舊會被這個衝動所控制,不知不覺地劃下分界綫,然後進一步定義自己這一邊是好的、正義的,另外那一邊自然是壞人、邪惡的。一旦定義(也就是沒有事實、邏輯基礎的結論)了好壞,那麽雖然明知是損人不利己,也可以理所當然地、堂而皇之地做。

上述的現象,不只是隨處可見,而且已經成爲現代民粹政治的主要動力。在李登輝挑撥之後,臺灣政壇的核心議題只有統獨,而統獨的根本,就在於黨同伐異。歐美也是一樣的;不同的國家有不同的分裂界綫,或許是宗教,或許是種族,或許是語言,藉口更是花樣百出,什麽犯罪傾向、勤勞懶惰、愛國愛鄉、歷史正義等等,不一而足,但是實際上都只不過是黨同伐異的遮羞布。就連現在美國對中國發起的貿易戰,雖然其本質是霸權的爭奪,但是美國霸權的紅利是由1%獨占的(參見前文《從Manafort案談起》),然而美國的99%民衆無分政黨左右,依然普遍支持損人不利己的對華鬥爭,其心理基礎也是黨同伐異。

我和兒子聊起這事,說從Trump的民調始終還有40%左右的鐵板後盾,可以簡單估計出美國右翼的損人不利己者至少有多少。既然左翼的非理性程度基本相當,那麽我們可以大致估算美國人中的損人不利己者佔總人口不少於80%。我兒子說或許如此吧,但是這個比率在中國不會更高嗎?我也回答說或許如此吧,但是中國的損人不利己者不能選出Trump這樣的領導來決定國家政策。

這個國家體制的對比,上個月的《The Economists》(《經濟學人》)有一篇文章(參見《China is misreading Western populism》,https://www.economist.com/china/2018/10/20/china-is-misreading-western-populism)也討論到了。當然,《The Economists》是典型的先預設立場、然後黨同伐異的西方媒體,所以邏輯一講就歪了。它的重點說一個好的政府應該是“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民有、民治、民享”),而西方政府自然是民有和民治的,中國卻只有民享。

《The Economists》並沒有解釋爲什麽西方政府是“民有”的,而中國不是;這顯然是因爲理性的解釋不存在。“People”很明顯地指的是全民,所以像是英國這樣的階級社會,和美國的財閥獨霸,都不能算是“Of the people”;只有真正以全民平等為執政目的、以扶貧解困為第一要務的政府,才是“民有”。

至於中西之間“民治”和“民享”的對比,就比較靠譜了;但是那篇文章仍然說西方政府因爲是“By the people”,所以自然有Legitimacy(合法性),中國反之。我覺得這個論述十分可笑,正是一個前面提到的,全憑定義,所以沒有事實和邏輯基礎也直接達到的結論。既然一般公民沒有治理國家的能力,强行讓他們決定國家機器的操控細節,除了瘋狂之外,有什麽“合法性”可言?醫院並不由病人治理,航空班機也不是由全部乘客來共同操作,難道國家級的政治運作比它們還要簡單許多嗎?醫院的目的,顯然是要幫助病人康復,航空班機則是要將乘客安全運送,國家的政治是爲了整體利益的最大化,在以上所有的例子裏,成敗的標杆都是衆人是否享受到了應有的服務。換句話説,“民享”才是政府好壞的正確衡量標準;炒作“民治”這種“程序正義”的議題,只能是忽悠愚民的口號。

【後註】這次臺灣的選舉,民衆自嗨的程度,又創新高,我很有感觸。在民粹環境下,選舉不但是黨同伐異的體現,它本身就是刺激黨同伐異本能的極大動力源。換句話說,選舉是比體育競技還要極端的黨同伐異安慰劑;所以事後和體育勝敗一樣完全無效、無影響,是自然的結果。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4) :
14樓. 游客 越雷
2018/12/16 10:48
那么,王先生,你的意思是5G的争夺对于中美争夺霸权的影响不大(或者说权重不大)反而是孟晚舟女士事件的发展造成的影响(中国的手段和决心)可能更大一些?
不是。我的意思是5G沒有太大的社會利益,主要就只是廠商的商業利益;那麽與其讓歐美企業賺,不如讓技術更好的華爲來賺這筆錢。 王孟源2018/12/16 12:07回覆
13樓. 游客 越雷
2018/12/15 23:20
对了,王先生,超大有人说外国现在连4G都没有普及,所以现在说5G只是表姿态,将来还有可能。
我想问一下,外国4G到底怎么回事?什么发展情况?如果是这样的话,现在五眼及一些国家封杀华为,也是损人不利己的行为吧?而且是那种故意为之的。
链接在这里https://lt.cjdby.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516658&extra=page%3D1&mobile=2

至少在歐、美、韓這些國家,4G早於中國。

5G原本就是個空殼技術,實際上的使用體驗比起4G來,遠遠沒有2G到3G或再到4G的進步那麽大。美國政府的反中戰略者不懂技術細節,全凴過去20年的經驗來推斷。不過電信業爲了廣告價值,還是必須花錢更新,而5G的專利稅比4G高很多,幾乎達到3G的水平,這對高通非常重要。

王孟源2018/12/16 03:22回覆
12樓. 膠柱鼓瑟
2018/11/24 23:47
回響
1.法治人治本就是西方設定的偽命題,用以作為名詞武器
世界上所有法律只要最後是人來執行,就是人治,而人永恆是一種有情緒、有成長經驗、有立場的動物。一個家裡遭三次小偷的法官遇到偷竊罪絕對儘可能往重判,而一個從小爸爸是小偷的法官,也許偏向體會底層人的苦悶而有一種同情。這兩人執法內容會一樣? 鬼才信

而司法人員有收賄的、想謀官的、想從政有想法的,這些爛人爛事也不必再多說。

有一天都是機器警察在蒐證在辦案,法庭都是人工智能在審判,到那天再來講法治,也許我會信。


2.皇帝制或準皇帝制的缺點在沒監督,或下情上達的管路被宦官和權臣切斷,有可能造出怪物或廢物

然而很多人忽略科技物品進化的影響已經造成人類社會的改變,國際與國內資訊大流通的時代,大量網路化和微型拍攝工具的社會,其實天然產生一種監督力,因為任何小的狗屁事或狗屁官,幾個人偷拍偷錄音的一點材料,迅速可發酵成一個輿論事件。再怎樣集權的皇帝其實也必須在意悠悠眾口和國際影響,而被迫要出來處理。 而宦官蒙蔽聖上視聽的可能性也早是笑話。

所以很多人沒發現(或是發現了但不願意承認) 就是一種科技化的帝王,反而成為當前缺點最低的制度配方,擁有集權的高效率,卻又有一些民情監督的內在邏輯,同時又沒有過度監督超載的社會撕裂,無止盡嘴皮抬槓、內鬥仇恨的壞處。以及戰略中斷、外行人上台的國家級風險。


而其實歐美的民主也沒造成消除貪腐,只是造成潛水艇要潛更深一點,用稍微更隱蔽的更煩的路線來貪罷了。

法國和東歐就不必說了,義大利和希臘西班牙也不必說了,至於非洲和南美、南亞那一大票臭不可聞的民主國也早就是沒人敢提的範例。甚至日本和韓國的財閥圈,華爾街中一大堆退休官莫名其妙能去上班領「巨薪」,這些事情總很奇妙的在台灣主要媒體被大部屏蔽(不論藍綠)。
網絡媒體的政治監督效果,有幾個很嚴重的問題,所以在放任式民主下才反而成爲幫凶。除了我在前文《大衆媒體的内建矛盾》裏論證過的毛病之外,這裏再針對中國式體制下的環境做兩點補充:首先,它是果而不是因,是有理想、有能力的上位者有心聽取民情才能正確運作,否則敷衍搪塞很容易的。其次,它只對完全沒有專業内涵的議題有效,像是公務員傲慢怠工;稍微複雜一點的事,就很難靠民情來推動;例如高能所的王貽芳被曝露是個國賊之後,還不是繼續花公家的錢和美國來的詐騙集團廝混?即使在產業升級這樣核心的執政議題上,地方政府老是和外國企業勾結,騙取中央的補助、打擊真正的國產技術,幾十年下來,不是反而越演越烈嗎?
王孟源2018/11/25 03:08回覆
11樓. 膠柱鼓瑟
2018/11/23 08:28
民主
民主可以簡化成一句話,就是外行領導內行
醫生在手術檯上不能獨裁決斷該切哪裏,該打什麼藥,必須要外面全部家屬外加一百個路人一起擠進手術室,大家投票決定該切哪裏。


一個人每天除了八小時睡覺外最多時間待的就是企業公司裡,佔你人生時間大部分
而發現沒? 企業是完全不民主,言論也不自由之處,你罵老闆或是老闆空降當總經理的兒子,能力很差卻拿了太多分紅,被他們聽到,多數正常情況下你應該就是死定了。然而從沒任何一個人(包含西方人)認為這有什麼問題,甚至西方媒體從不敢公開討論或輕微觸碰這問題。

他們從不敢談「經濟民主」 發現沒?? 這才是最大的秘密

佔領華爾街曾經就快觸碰引爆到這不能引爆的討論了,所以必須趕緊轉移焦點,說成是外面某個國家搶了你們的蛋糕,而不是你每天都見面的老闆,和他20歲就開法拉利的太子。

而為何不敢談,因為內心深處都知道行不通

我創一家公司,裡面組長課長、襄理、經理、CEO所有幹部都是員工一人一票選的,甚至老闆也能選,選個新的把我趕走。每個人自問,這公司股票你敢買嗎? 我教你怎樣當選,你只要在造勢晚會上講每周放假5天,所有底層人員薪資從22K加到22萬,老的退休的再加發退休金5000萬 ,你講完你就當選了,而且可以一路當選最後選上老闆,信不信??

而公司財報年底出來會是怎樣、股價剩多少,那都跟你無關,反正你當選了,沒有歐債風暴但有公司債風暴,破產倒了,又怎樣,你任期已經結束很久現在別墅坐享鉅款養老,最後抬轎的倒楣鬼看是誰,反正不是你。

但這間公司的下場不是重點,重點是社會上不會再有任何創業,因為開公司變成世界第一大倒楣鳥事,當員工太爽,大家當員工就好誰要當老闆。他們心裡深知這一點導致社會崩塌,所以行不通,所以「經濟民主」永遠要避免防堵其進入討論。


公司或國家都只是一群人類組成的團體,本質根本沒兩樣
鴻海集團全球員工上百萬,超過不少小國人口,郭台銘好像沒舉辦任何普選投票選任何職位,使用自由言論罵他的好像也都是砍掉。從沒西方人講過鴻海是個失敗公司、會完蛋公司。

而現在有個人口50萬的小國實行帝制,一定會有西方人出來講你不對,你要改。真是怪哉,也許國王該趕緊宣布改制,我不是一個國家我是一間公司,搞不好瞬間解套咧~信否? 哈哈
這個比較,是有其意義的,但是它只達到:“西式民主天生低效”這個結論;我們以前已經進一步論證了“西式民主必然會腐化”,這篇正文又討論了西式民主從容並放大人類損人不利己的惡劣趨勢。

當然這並不代表集權體制必然優越,但是很明顯地,集權容易有高效率,也方便遏止百姓互相傷害;真正的問題在於它的腐化。

我個人認爲(每次我說“個人認爲”,就代表我無法提供嚴謹的邏輯論證,所以以下的結論只是一個可能性高的假説)能自我修正因而對腐化完全免疫的體制,是不存在的。請參考我以前有關“法治最終還是人治”的文章;換句話説,腐化是普世問題,要扭轉其趨勢而做出自我更新,永遠都要靠有理想、有能力的人來與既得利益者做鬥爭。不同的體制,會給出不同的勝負機率,但是成功與否終究是沒有保證的。

例如中共,在習近平和王岐山上臺之前,腐化的趨勢已經開始而且蔓延一段時間了。習近平被選爲繼任者,絕對不是體制因爲反腐改革而特別挑選他;相反地,如果他提早露出全面反腐改革的決心,幾乎可以確定既得利益者不會容許他上臺。他在掌權之前,必須非常低調,而且仍然經過了險惡的政治鬥爭,整個過程其實是相當驚險的。不過至少中共的體制容許他上臺並且持之以恆地改革;西式民主下,像Renzi的遭遇卻是體制的必然,所以我不懂臺灣選民一而再、再而三地找新的救世主來自嗨能有什麽實際結果。
王孟源2018/11/24 00:21回覆
10樓. 貓靈子
2018/11/15 22:37
損人利己是常人理性的抉擇,捨己為人是感性與理性交織下的產物(不單純是聖人才有的行為準則),損人不利己則是一種常人在心理上的補償作用(見不得別人好),感性的成分居多,也是不理性的作為,可惜的是這種人在人類裡面佔絕大多數。正因為實際上選擇損人不利己的人太多,所以導至民主政治常常最終會變成民粹政治。
事實上,黨同伐異是一個非常强烈而普遍的人性弱點;光凴它,就可以斷言放任式民主是行不通的。這也是本文的主旨。 王孟源2018/11/16 06:27回覆
9樓. 愛、勇氣、希望
2018/11/13 09:55
謝謝王大哥,最後一段非常受用 
我從幾年前就想討論“民有、民治、民享”這個話題,但是一直放著,等到《經濟學人》的歪論出版了,才真正忍不住。 王孟源2018/11/13 12:51回覆
8樓. jasonchengqs
2018/11/12 14:48

王老师说的很好。

人说到底是一种高级动物。损人不利己只是一种动物天性的相对含蓄和“高级”的表现。鲁迅说中国历史里都是吃人两个字,恐怕“吃人”这两个字是全世界通行的逻辑。放任式XX的道德代价,就是放任人这种动物的“恶”的天性。在管束之后的放任,起初可以带来一些红利。但当人性中的“恶”觉察到管束的解除之后,只能是逐步走向对于“恶”的全面屈从。一个具体的观察可以从所谓的“一人一票”得来。起初的票选或许还是有很大理性因素(可以算作走向共识),逐步便会有人操作(个人/团体的私利的觉醒),再到形成利益团体或者财阀政治(一部分人的恶),最后就是煽动民粹(集体的恶)。

你評論的邏輯主軸沒有問題,但是“吃人”和“人性本惡”的推理步驟跳得太大,我自己不覺得有足夠的證據來下結論。

其實我覺得人性就是演化過程留下來的心理趨勢,是在一個過往環境中部分優化的自然結果。所謂善惡,卻是相對於現代社會的整體需求,條件改變了很多,所以有些還合適,另外的就不合時宜了。

不論如何,我們是這個星系歷史上理性發展程度最高的動物,並且憑藉著理性創造了能支配整個行星的文明。如果在公共事務上,還不能用理性(亦即根據事實與邏輯的考慮)來避免心理趨勢的錯誤影響,那麽被淘汰不但是理所當然的,而且也是有利於人類全體的一個結果。

王孟源2018/11/13 01:53回覆
7樓. 无奈的小猪
2018/11/12 14:25
由于TG在官方上的舆论导向是极为克制甚至是滞后的,我个人认为中国民众的“极端指数”只会更低,更何况是在整体国力稳定向前的情况下。我很好奇你儿子认为“中国的应该更高”的依据在哪里?国内也有和您一样出身物理的经济学者陈平先生,他有一篇文章就是提到过美国枪击案爆发时他在美国和他的女儿讨论了当时的事件,女儿言论中对这个事件并不以为然而且对美国的制度信心十足,且和您的儿子一样对中国持质疑的态度。我觉得似乎出身于中产以上且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人,目前来看对美国的制度和未来还是信心十足的吧,而且中国总免不了躺着也中枪。

陳平老師的女兒,到底被美國内部宣傳洗腦到什麽程度,我無法置評,但是我兒子絕對已經是免疫了。我以前曾經在留言欄提過,他在學校常被老師和同學圍攻,就因爲他知道1)美國的國際政策是極端自私的;2)美國的歷史有很多扭曲、自我美化的結論;3)美國的現行體制主要為財閥服務;4)改革是不可能的,因為美國公民的平均素質低下。

他之所以會忽然提起中國,我想有兩個原因吧。首先國際關係是我的研究興趣之一,以往我多有為中國辯解澄清的言論;既然我們父子之間在擡杠,他自然會想要戳我的痛處。你如果有撫養16嵗小孩的經驗,就會知道他願意和我擡杠幾句,還算是給我面子的。其次,我們在上個月有另一場討論,話題是前面提到的公民素質;當時我就說中國剛開始工業化,人民還沒有完全適應工業化、城市化社會的足夠時間,所以在現代公德的標準下,可能還比不上臺灣,更加比不上歐美了。

不過我那時所說的“公德”,其實範圍比這篇正文討論的“損人不利己”要大得多,絕大部分是有關於“大損人、小利己”的自私行徑。本文受篇幅所限,專注於最離譜、最不理性的人類心理趨勢。如果我們擴大範圍,去考慮一切以私害公的行爲,自然會是一場全新的討論。

只看“損人不利己”的極端心理,當然在中國因爲政策的管制,並不明顯,但是這不代表人民沒有這個潛在趨勢。臺灣其實是中國文化和中國民衆的小縮影,90年代政策一變,結果如何,大家有目共睹。

王孟源2018/11/13 01:27回覆
6樓. desertfox
2018/11/12 02:59
照我看在美國國內盡是損人利己的事; 譬如擁槍的風氣歷久不衰, 在槍擊案層出不窮的情況下人人自危, 結果是買槍自衛的人更多, 製造槍枝的廠商生意不歇. 反正死的是別人. 再說加州的野火更是讓我感冒; 因為前兩天的 Woolsey fire 燒到我家西邊一千多公尺的地方. 我上班上到一半匆匆趕回家很狼狽. 我在想, 美國的無人機可以精準的鎖定運動中恐怖份子的車輛然後擊毀它, 那麼對於地面的火點因為有強烈的熱輻射源怎麼可能做不到如法炮製, 在野火剛開始的時候就以滅火彈或呼叫消防直升機/大型的滅火機來撲滅它? 這套系統從人造衛星開始到分佈各地的無人機和地面消防防單位花費不多, 因為除了無人機其他都是現成的, 運作起來可以保證沒有野火蔓延. 那為麼不這麼做?我的想法是 因為這裡是全美最富裕的加州, 因為它每年有四億4千萬美元的消防預算(大部分用來救火還可以追加), 所以加州的消防員平均一個火季有可以有七萬美元的加班費, 因為頻繁的火災保險公司可以多賣火險, 因為房屋建材公司可以多賣防火的磚瓦, 建築公司也可以多蓋重建的房子. 而媒體可以多做這方 面的廣告 (這是因為近代的媒體已具有唯恐天下不亂的本質, 完全沒有良心). 一總而言; 這一切都是因為一小群人為了私利而犧牲大眾生命財產的安全. 這次火災的損失還沒有完全的統計因為還沒收尾, 但是看看去年加州火災的損失統計吧: 燃燒面積5600平方公里(六分之一的台灣), 死亡47人, 財產損失一百八十億美金.年年如此到底有完沒完? 我很不喜歡川普, 但他昨天又發火了, 說是加州再不想辦法解決野火的問題他就要停止聯邦對加州在這方面的補助. 說良心話, 關於這點, 我贊同他.
你説的沒錯,損人利己的事遠遠更多更普遍,畢竟每一個經濟上的交易,買方和賣方在價錢上都是零和游戲。但是損人利己還是理性的,所以至少理論上可以靠談判妥協來解決。而這種談判妥協,是所有正常政治決策過程必經的細節。你對周邊的不滿,反應的是美國政治僵化所帶來的無力感,它在邏輯上是政治僵化的後果,而政治僵化的原因卻是體制加上人類的非理性因素。

非理性的損人不利己通常是無解的,就算等到老一批非理性的人死光了,也不見得下一代會有更多的理性。實際能改的,是體制,但是美國人把自己的體制神化了,所以這也成爲不可能。那麽結局就只有在緩慢或者迅速衰落中選擇一項。
王孟源2018/11/12 04:43回覆
5樓. 天下為公
2018/11/11 15:32
正如王老師您在前面文章所說的一樣,我很是擔心台灣民粹政治一直就這麼墮落下去,整個台灣意識形態完全畸形化之後很難想象統一的方式會多麼殘酷

目前中共無暇旁顧,還沒有開始嚴肅考慮統一的問題。我以前説過,照最合理的方案來看,統一必須等到2025年之後;現在中美撕破臉了,原本應該是把統一再往後推幾年,但是Trump一再對歐洲挑釁,如果美歐的同盟真有了深的裂痕,那麽反而會把統一往前推,我們必須等到2020年大選後,局面才會澄清。

軍事統一是短痛,臺灣的自行墮落害死的底層民衆卻更多。我現在真正擔心的是統一後的佈局是否合理,如果不是,那麽經歷武統就成爲無謂的犧牲了。

王孟源2018/11/12 04:36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