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科研】留給人類的知識遺產
2018/04/08 09:09
瀏覽23,850
迴響14
推薦16
引用0

上個月,我在留言欄裏提到,我年輕時原本希望能在高能物理領域,為人類留下正面的知識遺產;後來發現整個學科已經成爲僵尸,在1974年之後的進步不大於零,反而是被超弦論者把持,成爲腐蝕物理界的癌腫瘤(參見前文《如何創造研究熱點和一些其他物理話題》)。那麽我一個後進,自然無力扭轉乾坤;現代社會,分工極細,個人的力量有限,有幸有不幸,在所難免。

但是我被迫轉行之後,仍然在一切大關節上堅持自己的操守,至少做到無愧於心。對一個受過完整現代物理教育,並且充分理解宇宙規模之宏偉、規律之奧妙的人來説,人生之渺小短暫自然不在話下;在這樣的背景下,思考自我存在的意義時,是很容易淪入佛道的“皆空”和“無爲”思想的。我卻選擇相信人生的過程,就是它的意義;換句話說,自我實踐,是正確的人生目的,而實踐的準則是為人類群體利益做出最大貢獻。當然這樣的結論不能由純粹邏輯獲得,但是我覺得這樣的人本主義思想,與道德和政治的基本定義和原則(都是社會公益的最大化)完全符合,所以至少從操作型的觀點來看,是最合理的。

一般來説我是個講求實踐效果的人,之所以最近會又想起這些抽象的問題,是因爲我年邁的父親在上月摔倒,從而全身癱瘓,至今仍在加護病房靠人工呼吸器維持生命。其實他從八年前精神就不好,不再能每年花六個月來美國與我同住。2013年,我終於決定利用小孩的暑假囘臺灣省親(正因爲那時讀了一個夏天的《自由時報》,被臺灣輿論的愚蠢程度震驚了,所以一年後才下定決心寫這個部落格),但是經過2014年和2015年(順便在臺北給了演講)同樣的旅程,因爲離婚和小孩上高中的壓力,在2016年之後就不再返臺。其實還有另一個原因,就是我父親在2015年已經完全失智,不但不記得我是誰,時常連我媽都不認識。我的人生哲學的附帶結論之一,就是人的自我在於他的心智;我父親的人生過程在三年前已經達到終點,即使他的皮囊還在呼吸。

所以我對自己在失去心智、到達人生終點之前,能夠透過這個部落格對人類社會做出可見的貢獻,是十分欣慰的。一旦小孩長成、離家上大學,就等父母過世,然後我的一生再無牽挂。剛好最近《BBC》有一篇文章,介紹一個大家從來未聞其名的加拿大人,我暗自佩服,覺得是位成就甚高的同道,所以在這裏簡單轉述他的故事。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到http://www.bbc.com/travel/story/20180321-the-secret-cherry-taking-over-canada 去看看英文原版。

故事發生在加拿大的Saskatchewan省,這是苦寒之地,比起西伯利亞,有過之無不及。最大的經濟問題在於無法從事一般的農業,所以到了1960年代,當地的大學開始和政府合作,試圖從西伯利亞引進超級耐寒的酸櫻桃(Sour Cherry,不是當水果生吃,但很適合加入糕餅或做成罐頭)。很不幸的,Saskatchewan省的冬天比西伯利亞還冷,這些引進的酸櫻桃樹很快都死光了,那個計劃也就一籌莫展,最後被迫放棄。

到了1983年,大學的研究人員忽然收到邀請,到醫院的加護病房去見一個垂死的老人,Dr. Les Kerr。Kerr博士並不是專業的學術人員,雖然他是園藝系科班出身,他一輩子都只為地方政府負責種防風林。但是他從至少1940年代就開始私下利用工作上的資源,一個人偷偷實驗配種開發新的耐寒品種,尤其是酸櫻桃。他既不求名、也不求利,只是默默地為改善當地人的生計而努力。一直到臨死,才終於召喚了大學人員,把私藏在育林場角落的新種酸櫻桃公諸於世。

Kerr死後,Saskatchewan大學的教授們發現他的新櫻桃正是大家夢寐以求了幾十年的完美品種,不但能輕鬆活過當地的寒冬,而且風味絕佳、色澤可人,連大小、彈性都是最適合機械化收成的。Kerr的櫻桃現在已經成爲Saskatchewan省最著名的特產、當地農業的主幹。不但未來無數的Saskatchewan世代,會繼續承受他的蔭澤,世界其他寒帶地方,也必然會受惠。大丈夫也,無愧其生。

【後註】我說的實話,必定會得罪人的;尤其我對沒有是非善惡觀念的人深惡痛絕,而這些人自然是讀了再多的事理,也不會被感化而醒悟。

最近有幾條留言很是可疑,似乎是要引誘我或其他讀者到虛假的鏈接去,我一直都是直接刪除。今天居然有想用我未來的工作機會來拐騙的。雖然孟子說君子可欺之以方,我對詐騙術卻有天生的敏感,連在華爾街我都看得比別人清楚,幾個不入流的臺獨想設套,未免太小看我了。

不過這種事浪費我的時間精力,所以我把留言的資格又提升到UDN賬戶,這樣一來,至少他們不能再假冒別人的名號。大家包涵;問題出在互聯網是匿名的先天弱點上,沒有完美的解答方案。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不分類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4) :
14樓. 世界对白
2019/11/08 15:47
(二)换个角度想,就是每个国家、民族和文明都是有其存在的意义的,没有西方文明的话世界上的文明现在可能还是分裂的,在那种程度上说即使是没有战乱,人类可能也是没有前进的,至少西方文明的存在使世界文明成为互相交融的大的整体,当然人类能够进入工业文明也是西方的一大贡献,西方偏激进东方偏保守,从根本上说这可能是因为地理差异造成的契约精神与农耕文化的差别,中国的文化与社会现在生机勃勃,充满着向上发展的活力,我觉得也是与近代历史的遭遇是密不可分的,或者这样说,中国现在的活力是东方文明受到西方文明的冲击之后的理性的丰富与提升。
   说完曾经与现在,我们往未来去看的话,人类社会总是需要东西方文明相互协调相互团结才能进步、才能发展,想请问王先生对这种在未来东西方文明所扮演的各自的角色又怎样的见解?或者对以上的观点有怎样的批评指正,感谢王先生指教!

歷史只發生一次,我們沒有改動它的可能,所以我覺得去討論不同文明的功過好壞是歷史專業的責任,其他知識分子應該專注在瞭解社會經濟演進的規律,以作爲未來政策的參照,一般人則知道如何避免重蹈覆轍就可以了。

面對現在和未來,人爲地去強分東西文化,更是走上歧途。正確的著眼點仍舊只是公衆利益的最大化,亦即個別文化的組成部分是否合理高效。其實這個道理,鄧小平早就用很通俗的話説出來了:“黑貓白貓,抓到老鼠就是好貓”。

王孟源2019/11/09 01:34回覆
13樓. 世界对白
2019/11/08 15:45

代发网友提问:

王先生您好:
   (一)从欧洲航海事业兴起开始到现在,世界文明在这几百年里激烈碰撞、角逐。欧洲曾经称霸世界的国家早已烟消云散,现在的霸主美国似乎也是要进入衰败的倒计时了,对于中国来说,虽然国内外的某些势力仍在持续捣乱,但是中国的发展大势依旧是稳定前进,不为所动。
   孙中山先生曾经讲过的,中国是王道文化,西方是霸道文化,这两种文化体现在世界最强国身上是最明显的,近代的几个做过世界霸主欧洲列强对待世界上的其他国家的模样我们都有目共睹,其实在某种程度上来说,美国相对其他曾经的霸主只是因为他的体量更大了,所以他可以称霸的时间比之前的霸主都要长,在世界掠夺的利益比其他的霸主都要多,而他的制度文化都与其他西方国家同根同源、有着密切的联系,现在美国为了自己的霸权地位不择手段,也是在最后挣扎着维护所谓的自己国家的利益。孔夫子讲,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与西方国家的为己利益不惜一切的损害他国利益的做法的差别我想是不言而喻的,我们也可以有理由相信中国成为世界最强国的时候不会像西方列强那样践踏和平与他国利益,就像孙中山先生所讲的王道文化那样中国届时定会以仁道感化而团结世界,当然所谓“道德感化”也只有当中国成为世界最强国时才可以谈的,在弱小的时候谈就像鸦片战争、八国联军的时候那样毫无意义可言。

12樓. 南山臥蟲
2018/06/21 11:08

王兄久未蒲頭, 貼點資料上來先.

科技日报斥科研领域“帮派”怪象:占山为王,圈子间不时“火拼

http://www.guancha.cn/industry-science/2018_06_21_460814.shtml

11樓. 愚者
2018/06/19 22:37
王兄,安好!

Dr. Kerr的努力與貢獻在先進國家曾是普遍的現象,華爾街的功利主義,已經削減這種現象很多了。 可惜的是,在東方世界裡,並不常見,希望能在可見的未來,富強後的中國能有類似的現象發生。 近日才知道王先生這兒的真知灼見,會常來學習!
10樓. terence wang
2018/06/18 10:40
先生在本篇算是聊聊先生的個人生活經驗了,很平易近人,但裡面許多觀點都有非主流的大智慧存在,我目前也是在皆空與無為的階段,還無法像先生一樣去選擇生存是有意義的,我甚至還在思索知識存在的意義,知識的留存有如一把劍,對後代好壞難說。雖說如此,但還是會期待先生的篇章,期望從中找到更上一層樓的雲霧消散感。謝謝先生。
9樓. 草山
2018/05/13 10:31

高能物理今天情況,楬振寧早預見矣!萬事隨緣祝王兄方程早曰出世,誰説天下只能有楊_Mi11s方程?

海濶任魚躍,天空隨鳥飛!轉行與否隨緣吧!

8樓. 一只熊猫的理想国
2018/04/11 10:03
我非常期待能在更多地方听到您对时政的见解,我个人觉得您是非常适合在智库发挥您的才学的。您说大陆没有人员正式和您接触,我想主要原因是您平时不上媒体,也没有参加过两岸的学术研讨会,所以可能在大陆学者中您的知名度并不太高。我相信您是个很有抱负的人,所以我觉得您可以尝试联系一些经常到大陆参加学术研讨会的台湾学者,看看能不能让他们介绍一下,邀请您来大陆参加一些学术活动。

其實教書和智庫各有它們的負擔:前者必須照看小孩子,後者則一天到晚都在自我營銷。兩害相權取其輕,還是教書比較輕鬆一點。

我天生是喜歡做實事、講實話的人;那些應酬往來,很累人,我在金融界的時候就是能躲就躲,現在年紀大了,更是只想有清靜的環境來想通事理。

王孟源2018/04/12 02:49回覆
7樓. 南山臥蟲
2018/04/10 12:40

//至今只有幾位教授非正式地詢問我的意向//

言下之意, 若條件許可, 王兄願意回大陸甚至香港生活?

我已經50幾歲了,沒有什麽挑剔的本錢。

如果我父親過世,只須要照顧我媽,那就更加方便了。

王孟源2018/04/10 12:51回覆
6樓. 興中居士
2018/04/10 01:38
先生的淡泊与宁静在下确实佩服。难道中国国家智库决策机构没有找过先生吗?还是您都拒绝了,不要人夸颜色好,只留清气满乾坤。

首先,請大家不要以爲我是Spock。日常起居裏,我也常常會有情緒;只有在評論大事的時候,我才能用心排除非理性的情緒影響。

至今只有幾位教授非正式地詢問我的意向,沒有任何機構出面。其實我沒有中國籍,所以可能根本不被考慮。

王孟源2018/04/10 05:43回覆
5樓. zjtzlhlhs
2018/04/09 00:47

其实我一直觉得,只要认同进化论,那么一个必然的逻辑推论就是生命本身除了单纯的自我复制之外并没有任何的目的或者意义可言。

不过我并不就此认为人生就是没有意义的。如果人类文明作为一个整体在宇宙中的存在是有意义的,那么作为个体的人也就是有意义的。虽然所有的意义归根结底都是人自己创造出来的。

----------------------------------------------

另外,刚好还一个有趣的想法想要征求您的看法:

只要不接受“无中生有”,人类对于世界本源的探求从本质上而言就是无望的,从逻辑上就是一个彻底的死结。

面对这种死结,基督教会搬出上帝,如果问他们上帝从何而来,他们会说上帝一开始就在那里。同样地,物理学家搬出了奇点,在大爆炸之前时间、空间乃至物理定律都不存在(因此也没有所谓的逻辑可言),对奇点来源的追问是没有意义的。换句话说,面对终极的追问,物理学家和基督教一样给出了“不可知论”的回答。

我在正文裏,大概沒有解釋清楚,這裏再嘗試一次:人生的意義,在宇宙宏觀之下,的確是不存在的。但是個人可以自由選擇自己相信的意義,從而主導人生的方向;不同的選擇,對人類社會有不同的影響。我選擇產生最大的正面影響。這是我說“操作型”的意思。 王孟源2018/04/09 08:44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