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金融】【战略】美元的金融霸权(一)
2017/10/31 01:53
瀏覽13,794
迴響5
推薦5
引用0

我在前几篇谈战略的文章里,好几次提到美元是现代美国霸权的基础,也是中共要打撃美国霸权的终极着力点。其实很多人都有这个印象,可是因为经济和金融专业性很高,细节很复杂,因果关系往往出人意料,所以美国到底是如何利用其金融霸权在全球榨取不义之财,一般的解释常常似是而非,或者不尽详实。当然我对这些成千上万的骗术也不可能完全了解,在这里只就我所看到那一小部分说一说。

在整个19世纪,国际金融所用的主要货币是英镑。到1890年代(这个时期的经济资料不太可靠,所以也有说是1910年代的),美国的国民生產毛额已经超过了大英帝国的总和,但是在此后的50年,英镑仍然是金融界的第一货币。这固然是受英国政治外交力量的影响,也有市场的惰性关系,但是其主要的原因是“网络效应”(Network Effect),也就是大家都用的东西自然特别方便,即使它并不是最好的。当初微软的视窗作业系统,就是靠这个效应吃下了整个个人电脑的市场。不过英国虽然因英镑的地位而受益,特别是可以用很低的利率来融资,在大部分的时间里,它占的便宜是有限的,这是因为当时的世界以金本位为主,霸权国家也不能乱印钞票。

经过两次世界大,英国国势的衰颓再也掩盖不住了。在诺曼地登陆后,德国投降已经只是时间问题,于是美国召集了所有44个同盟国的代表,在1944年七月于新罕普夏州的渡假胜地Bretton Woods的一家豪华旅馆里开了三个礼拜的会,会谈的主题就是战后的国际金融体制。参加会谈的国家虽多,其实真正的话题是英镑该如何为美元让位,所以实际上是美国代表怀特(Harry Dexter White,四年后就被发现是苏联的间谍,随即很及时地“心臟病发”而死亡)和英国代表凯因斯(John Maynard Keynes,大名鼎鼎的20世纪最重要的经济学家)之间的角力,其他的国家只是在旁帮美国掠阵。当时英国的战时经济全靠美国接济,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短,凯因斯知道不可能再维持英镑的国际地位了,因此他无私地建议创立一个全新的国际储备货币,由全世界共管。美国当然回答:“Absolutely No”,从而否决了这个正确的方案。Bretton Woods的结果是美元成了国际储备货币,同时建立了世界银行(World Bank)和国际货币基金会(IMF,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前者由美国人当总裁,后者的总裁由欧洲人选,但是总部也设在华盛顿,两者距离美国财政部不到半英哩,基本上都是后者的附属机构,受美国财政部长指挥

怀特(左)在Bretton Woods志得意满,凯因斯(右)虽然笑容满面,其实是大输家。还好凯因斯两年后就死了,没有见到美国背信忘义的下流手段。

在1950和1960年代,美元虽然是国际储备货币,但是Bretton Woods的规定是仍然依循金本位制度,一两黄金35美元,美国的联邦储备银行(Federal Reserve Bank)要多印钞票必须先买下额外的黄金,因此美国的金融霸权所占的便宜并不大。到1971年,尼克森觉得凭空印钞票实在是太方便了,所以片面撕毁了Bretton Woods协定。其他西方强权抗议之后,尼克森在当年十二月签了新的Smithsonian协定,哄骗列强说印钞票到此为止,只把黄金价调整为38美元一两。实际上联邦储备银行根本就没有关掉印钞机,到1972年,大家都知道被美国骗了,又拿他没办法,只好跟着也印钞票,于是1970年代就成了通货膨胀完全失控的十年。

John Connally,尼克森的财政部长。当其他国家向他抗议美国违反条约,乱印钞票的时候,他回答:“The dollar is our currency, but your problem.”(“美元是我们的货币,可是是你们的问题。”)把美国在外交上一贯的流氓心态,表达得淋漓尽致。

虽然大家一起印钞票,真正能从空气中挤出銭来的只有美国,这是因为只有美元才是国际储备货币,大家的外匯都必须是美元,也就是不论联邦储备银行怎么拼命印,其他的中央银行都必须照单全收,否则不但你的货币升值影响出口,对衝基金(Hedge Fund)可以借利率低的美元换成你的货币来炒你的地皮或股市(这叫做Carry Trade),泡沫爆炸以后烂摊子还是你的(日本就是这様被整垮的,所以中共不敢开放人民币自由兑换)。反过来,美国根本不收藏其他国家的货币,所以别的央行跟着印钞票来买美元,这些钞票就只能留在国内,直接衝撃物价,结果就造成这个很奇怪的现象:美国拼命印钞票,通货膨胀却发生在别的国家,而且越是财务体质弱的国家,受衝撃就越大。当然凯因斯作为一代大师,完全预见了这个问题,但是他低估了美国人的无耻程度,以为一纸协定可以把美国绑住,结果美国金融霸权稳固之后,就片面丢弃了他原本承诺的义务,从此可以随意做銭。这些銭当然不是真正无中生有,而是从全世界其他国家榨出来的,套句台湾人爱用的话,就是美国国库直通其他国家的国库,高兴抢銭就抢銭。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美国已经做了三轮的“量化寛松”(Quantitative Easing),实际上就是堂而皇之地大印美钞,到这个月底正式结束,总共印了五万亿美元,也就是抢了全世界五万亿美元;这数目比美国十几年争浪费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三万亿美元还要大得多。那为什么要停呢?有两个原因:第一个是虽然通货膨胀主要由其他国家消受,美国自己还是会受到间接影响。经过六年抢了全世界五万亿美元,美国的生產毛额年增率已经超出了3%,通货膨胀率虽然表面上还只有1%,但是它的反应是滞后于经济成长的;再印下去,通货膨胀率就有可能衝过头了。第二个原因是人民币在旁虎视眈眈,如果欺人太甚,只怕各国的中央银行都开始把外匯改存人民币。毕竟当初条约是美国自己撕毁的,现在美元作为国际储备货币纯粹是靠“网络效应”。

【待续】

发表日期 : 2014-10-02 21:29


3 条留言


学而时习之 留言 :

王老师讲的非常清晰! !

个人觉的在史密斯协议之后,应该加上牙买加体系,也就是取消金本位后,以美元主导的国际货币体系。

这样可能更全面些,也好理解其他文章提到的特别提款权(SDR)。 (2015-11-19)

王孟源 回复:

我觉得省略这些细节不妨碍理解歷史主轴。


世界对白 留言 :

今天在汉唐归来中看到转载这个系列,不过改名为“中共的崛起,产业军事金融缺一不可”又搜索了下,中华网也转载了。
military.china.com/.../20958654_7.html 借机温故知新了下。
PS:一两黄金35美元?调整为38美元一两?两处转载也是原文刊登的。 (2015-12-17)

王孟源 回复:

上周他们已经转载了《美国式的恐龙法官》。他们转载之前不先问许可,不太礼貌;转载时不列链接,不太友善。

一两黄金35美元,有什么问题吗?现在一两黄金1000多美元,美元膨胀了30倍。


世界对白 留言 :

没问题,怪我吹毛求疵了!忘了你们喜欢用十六两一斤这个计价单位。 (2015-12-18)

王孟源 回复:

英文的Ounce含义极多,既是容量单位,也是重量单位,而且不论是容量还是重量,各又有好几种不同的定义。用在贵金属上,一般指的是Troy Ounce,相当于31.1035公克。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不分類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5) :
5樓. sinianhe2
2021/10/21 15:33
一楼链接
“參見我在2019年12月1日在《觀察者網》上對紐約聯儲會主席采訪的一個留言評論。”——https://user.guancha.cn/main/child-comments?id=18831388
啊,既然你給了鏈接,我乾脆剪貼過來算了:
美聯儲的任務之一,是安撫市場情緒,所以撒謊或者答非所問是必要也常用的手段。例如文中被問到量化寬鬆,他卻大談國際溝通。被問到新的國際數字化貨幣,他就强調美元的優越性和美聯儲的必要性。
當然也有他不小心透露口風的時候,例如最後兩段明顯地是在討論過去三個月的Repo市場:Dodd-Frank這種限制金融業胡作非爲的法案,被他説成”使(提供穩定性和流動性)變得更加困難“,指的是Excess Reserve裏有4000-6000億美元其實是Semi-required,不完全能由銀行界自由花用,但其實流動性短缺的真正問題在於過去三年,美國金融界損失了15000億的現金給聯邦赤字和美聯儲,他卻不敢提,只在最後一段說以往的緊急程序,現在已經變成“常規程序”了。這真的是正面的消息嗎? 王孟源2021/10/21 23:35回覆
4樓. 薛丁格的貓
2021/08/10 22:40
特里芬困境(Triffin Dilemma)
王先生曾說,外匯市場有其慣性,使得越多人持有者,其成本優勢越大,例如:即便AB兩國間簽了貨幣互換協定,直接由A幣換成B幣的交易成本還大於A幣換美元、美元再換B幣。(希望我的理解無誤,若有還請指正)
因此想請教:
一、在此情形下,是否代表即便美元被踢下神壇,長期而言,仍只有某一單一貨幣能成為國際唯一或主要儲備貨幣(地位類似現在的美元)?
二、一種類似於SDR的一籃子貨幣有優勢嗎?全球的事物由幾個負責任的大國一起決定,從理論上來說,個人覺得更加合理也更有利於全人類。

會如此請教,其實還有一個隱性的疑問:如果有一天人民幣成為單一或主要國際儲備貨幣,根據Triffin Dilemma,將無可避免地導致貿易赤字。長期來看,更可能打擊實體經濟,使國內經濟進一步脫實向虛,這是利大於弊?還是弊大於利?(我個人覺得如果以社會主義的角度出發,答案是後者)如果最終的答案反而是弊大於利,那麼是否有更好的解方呢?
1.不必然,尤其中美之間的敵意擺上臺面,或多或少的切割無可避免,隱隱浮現出兩個或三個陣營(現在中方的外交努力方向,不正是要把美國陣營做得越小越好嗎?那也是我寫《再談Biden任期內的中美博弈等議題 》的核心話題)是很自然的後果。國際儲備貨幣碎片化雖然在極長期來看經濟效率不是最高,但過度階段卻可以長達幾十年。歷史上最近的例子是一戰和二戰之間,英鎊和美元的額分上上下下,但基本在同一個數量級,達20多年之久。
2.這正是Keynes預見的解決方案;但如同80年前,美國人必然搗亂,基本不可能在下階段一步達成。中方或許可以預先打下基礎,不過成果是2、30年後才看得到。我一向不喜歡談那麽長遠的事,因爲它們的不確定性不是太低(例如美國必然衰敗,廢話)就是太高(美國衰敗的確實方式和時間,胡猜;要是20年後的細節都能預見,爲什麽不先處理未來一兩年的中美折衝?)。

要確保國家貨幣一家獨大,卻不反噬自身的實業,可以采用金本位(19世紀的英鎊)或半金本位(Bretton Woods系統下的美元)。但這在現代金融環境下,已經不可能行得通;就算行得通,也1)不完全有效;2)永遠會有誘惑,要把撲滿打破,獲得無限印鈔權。所以我的確贊成Keynes的跨國貨幣建議;在實際執行上,短期内讓歐元成爲輔助國際貨幣,等到美元獨霸的利益被削減到足夠程度,再和美國人交涉,建立真正的世界性貨幣。 王孟源2021/08/12 17:01回覆
3樓. 薛丁格的貓
2021/08/10 22:25
心得~
近日看了一些大陸的視頻,也與大陸友人進行了一些交流,有些心得分享,但因為本人不住當地,也沒有數據,所以以下發言難免有”我感覺”的成分,如有不當,請版主見諒並逕自刪除。
對於習近平主席上台後一連串的改革,從最初的反腐到最近的教育改革、反壟斷、加強監管等措施,普遍獲得人們支持(各世代都一樣),但因中國正逢將起未起、似強未強的階段而遭遇美英勢力全方位打壓,所以穩中求進至關重要,然而這也使得許多輕人覺得改革緩不濟急,其中又以一線城市年輕人抱怨房價過高、資產報酬率勝過勞動報酬率為主,例如:反正我努力一輩子也買不起一間城裡的房子,結甚麼婚?生甚麼小孩?不如躺平比較自在。甚至有人說,他可以理解香港年輕人的絕望感,因此被人利用去街頭上打砸燒,也不完全有錯。
關於這些現象,有幾點想法:
一、改革真的不是革命,必須很小心、一步一步來,否則只會適得其反,所以,如果有大陸的讀者在此,真的希望你們能夠理性、冷靜及堅忍。
二、種種跡象顯示,習近平主席所領導的中央政府,很努力地往正確的方向前進,有些項目之所以舉步維艱,除了冰凍三尺外,更有國際因素,舉例來說,年輕人最關心的房產價格問題,過於氾濫的流動性是原因之一,而這與美國濫印鈔票絕對脫不了干係。
三、儘管美國的年輕人也一樣因為階級流動困難而不滿,但美國可以透過三個套路輕易紓解內部壓力:(一)虛假宣傳轉移焦點(一切都是中國害的)、(二)國家發錢補貼(反正印美鈔幾乎沒有代價)、(三)望梅止渴(每四年一次狂歡,讓奴隸以為自己是主人,實則始終是資本家說的算)。以上三點都是中國不具備的套路,所以做好內部改革以免被民意反噬,可謂相當重要。

今天的中國政府,也許是因為內部待改革之項目眾多,且每項都是難啃的硬骨頭,因而始終不能在打擊美元這一項目上多下心思,但美元霸權的結束,卻恰恰可以讓國內的許多改革事半功倍,不僅如此,在對外關係乃至人類全體福祉上,也都是有利無害的好事!至於策略,對岸的朋友們啊,難道連毛澤東曾說的”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都忘了嗎?
不錯的Cliff Notes;新進讀者可以參考。 王孟源2021/08/11 01:51回覆
2樓. AbzX5
2021/05/21 06:28

这种货币战似乎更类似寡头博弈而不是理想的自由市场. 有的博弈论(Stackelberg games)会区分主导者(leader)和追随者(follower), 美国既然印钱成本为 0, 弹药量无限, 那么自然是拥有先手优势的市场主导者, 其他弹药有限的国家自然是追随者. 美国几乎可以坐庄炒任何东西, 先慢慢将资金注入市场标的, 等到追随者跟风后, 迅速撤离, 让跟风者接盘虚高的资产. 这里的关键在于信息的不对称, 追随者就算明知资产价格虚高, 也不能准确预测价格何时回落, 而主导者本身就控制着大量资金的进出, 他当然提前知道什么时候价格会回落.

这里要假设(1)能调动大量的资金到显著影响市场价格(2)能以比价格下跌更快的速度撤离. (1)对于美国来说似乎不难, 由于缺乏金融的专业知识, 请问现代金融市场的流动性能否支撑海量资金做(2)? 不知我的粗略理解是否正确.

是的,的確是像玩Texas Holdem一樣,你的技術再好,如果對方的資金比你高出無限倍,每一手都可以All In,你要獲勝的牌運很快就隨指數而成爲無限小的機率。

好在美元在全球貨幣的市占率只有60%,所以其他國家若能敵愾同仇,本錢上的對比是3比2,而不是。我所一再强調的策略,是提醒其他國家,提前避免最危險離譜的美元資產,不要重蹈2008年的覆轍,那麽美元收放循環的力量就無法完全轉嫁國外,當一個全力運行的熱機,功率輸出跳脫,那麽被釋放的能量自然會把熱機自身扯成碎片。

王孟源2021/05/26 09:52回覆
1樓. 世界对白
2019/12/03 18:12
2. 您在文章中说08年到15年美国QE做了5万亿美元的QE,也就是堂而皇之地从其他国家掠夺了5万亿。可是这里有两个问题:1)据我所知欧洲、拉美各国以及日本都受08年次贷危机的影响极其严重,这些国家的央行都同步做了量化宽松,日本还做了QQE。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受影响的主要是没做量化宽松的国家么:比如中国就从08年不到2万亿增长到15年的4万亿?2)对于这些国家的影响,一般是丢给他们一个难题:是选择通货膨胀?还是影响出口?像中国这样有资本流通管制的体制,是不是不大会受到carry trade的影响?但是为什么说是掠夺了5万亿?这里面的逻辑可否请孟源老师详细解释一下呢?

美國財政和貨幣政策的掌權人和圈内人,絕對不會正面回答這類問題,都是顧左右而言他。參見我在2019年12月1日在《觀察者網》上對紐約聯儲會主席采訪的一個留言評論。

至於正確的答案,正文和留言討論早已反復論證。我對懶得看完博客就急著發問的巨嬰沒有好感,所以也不想在此塞一個奶頭安撫你,自己用心好好閲讀吧。別人把智慧經驗寫下來,所花的工夫遠大於你去學習所耗費的。

王孟源2019/12/04 03:11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