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偉中老弟 出身特殊 父親常熟 母為日裔.....
2016/06/16 13:42
瀏覽20,519
迴響0
推薦3
引用0
元禧評論
21.06.16
偉中老弟 出身特殊 父親常熟 母為日裔
欲毀車輪 卻受提拔 期盼臺獨 找對東家

中國國民黨 應除楊偉中

梅峯(中華家國黨 總管家)

要知道國民兩黨目前當然都是本土政黨,一個臺獨,一個獨臺,都早就放棄對大陸的主權,收回之壯志,只是對大陸的感情不同,自然對兩岸關係的處理方式不同,前者不忘本對大陸比較有感情,只是痛恨中共的一黨專政,恨鐵不成鋼!後者,則多數忘本,為了怕被吃掉,可以磕美跪日,去中國化,如果沒有中共恐嚇,隨時可以當美國人日本人,這就是兩黨主要之不同!

楊偉中當初主張臺灣獨立,且志在消滅國民黨,所以才會加入第三社會黨,近來也是因為現實利益才加入中國國民黨,所以對國民黨毫無一點感情,對國民黨的理念也根本沒有信仰,這樣何來依戀,且對離開國民黨毫不在乎,批評矛頭也全部指向國民黨,對民進黨則甚少,甚至要依他的意思,改中國國民黨為臺灣國民黨,請問這樣的人不開除他,留之會不成大患嗎!

民國一〇五年六月廿二日

偉中要搞政治 應當好好反省

梅峯(中華家國黨 總管家)
元禧與偉中老弟,好像在他大學時代就認識,那時他的左派朋友,元禧也認識一點,且與他特別有馬路緣,常常有機會在路上碰到,他在參加第三社會黨時,亦受邀請參加過一次元禧的家國論壇,爾後與元禧就永遠只是點頭哈拉兩句之交,大概與元禧不對盤吧!自然元禧對其言行,總會多了一些關注!

元禧總覺得他很奇怪,生平志願是要毀掉國民黨,但即使在這種情況下,還被金馬垃圾重用而發跡,當然啦!這是因為金馬欲利用他老婆選嘉義之故,但無論如何,人不該忘本,金馬對他總是有提拔之恩,否則他何能如此快速地擁有今天的鋒頭,可他卻老是打著藍旗反藍旗,因為搞政治最忌諱這樣失去立場吃裡扒外的言行!他到底想幹嘛?

甚且,他常常以他在藍營高層任職所得到的情報資源,信手捻來公開的去罵自己的東家,這更是犯忌,因為偉中老弟要是有骨氣的話,應該學習元禧,自己打天下,藍綠都罵,否則好不容易有了晉身的機會,既然選擇要投靠國民黨,即使真為黨好,也當在黨內說,怎能將公開詆毀黨的言行,變成自己吃飯的工具,成為親痛仇快的叛黨分子呢!

要知道這麼多年來金馬亂政,大家都知道,當初為何還要加入這個爛黨,他表面上為了老婆選嘉義,其實他自己亦承認,老婆根本對政治沒腦筋,所作所為都是在為他鋪路,既然加入幫派,當然要守幫規,要知道,有哪個黨是完美無缺的,連當黨員應維護黨的基本道理都不懂,如何在黨內發展,難怪藍營一直想要開除他!

他如果真又認為自己錯入賊船,要不就聯合黨內改革份子,在適當時機,公開與當權派搶位子,要不就直接退黨,學元禧自己玩,否則一定要國民黨開除他,那也是太不識時務,這樣搞政治,誰不怕他,就如同他說,他不適合做幕僚,只能自己打天下。

今天突然興起,就想起底一下他的出身,因為這常常嚴重影響一個人的政治立場,結果搞了半天,原來他竟然是中日混血兒,難怪他期望臺灣獨立,連岩里政男都想拉他過去,甚且元禧大學時,還與他姊姊認識!
在此告知偉中老弟,學長沒有惡意,早就想建議他,但苦無適當管道,就公開這樣說了,如果冒犯,尚請他的包涵!

民國一〇五年六月十三日

蔡正元駁楊偉中:皇民是事實 為何不能講?

民國一〇五年六月十三日 聯合報 記者程平╱即時報導

國民黨政策會執行長蔡正元。報系資料照

國民黨中央政策會執行長蔡正元對國民黨各議會黨團下達命令,要針對洪素珠事件相關議題對地方首長提出質詢。國民黨前發言人楊偉中在臉書批評,認為蔡正元之流多次散播的「皇民說」,卻藉「洪素珠事件」的傷痕搞黨派惡鬥,呼籲國民黨主席洪秀柱「懸崖勒馬」。

對此,蔡正元在受訪時表示,他講的是歷史事實,為何二二八能講,皇民就不能講?蔡正元說,二二八本省人不過死了一、二百人,外省人死了三、四百人,二二八都能講,有十二萬當日本皇民為什麼不能講?蔡正元並說,叫什麼「中」的應該改成叫什麼「臺」,整天胡搞瞎鬧,他對這種人沒什麼興趣。

楊偉中爆藍將發動政治鬥爭 蔡正元:我下令的

民國一〇五年六月十二日 聯合報 記者鄭媁╱即時報導

國民黨前發言人楊偉中今在臉書透露,國民黨中央鐵了心要利用「洪素珠事件」,下令各議會黨團下周起全面發動政治鬥爭。國民黨政策會執行長蔡正元表示「是我下令的」。記者林俊良/攝影

洪素珠辱罵老榮民事件引發爭議。國民黨前發言人楊偉中今在臉書透露,據中南部藍營地方人士提供訊息,國民黨中央鐵了心要利用「洪素珠事件」,下令各議會黨團下周起全面發動政治鬥爭。國民黨政策會執行長蔡正元表示「是我下令的」,地方上都有人講過類似的嚴重歧視言論,當然要處理、治療,「有什麼不對?」
楊偉中指出,黨中央已下令各議會黨團發動質詢,針對洪素珠所提的「中國難民論」;蔡英文總統的「流亡政府論」;前總統李登輝與臺北市長柯文哲的「臺灣人是日本人論」;以及「去中國化論」、「中華民國非法軍事佔領臺灣論」,要求各縣市政府所有官員表態立場,並發表黨團聲明譴責,更要求各縣市制定「反歧視自治條例」。

楊偉中說,臺灣社會確實存在一些極端、惡質的歧視言行,但其中,許多打著支持洪秀柱、支持深藍路線旗號人士的言論,同樣充斥族群歧視、仇恨,卻從不見洪秀柱與國民黨中央出面制止、反省,「這是怎樣的雙重標準?」他也質疑,將個人言行無限上綱、擴大為藍綠鬥爭,這就是洪秀柱所說的「停止內耗,中止撕裂」、讓「臺灣社會不再仇恨對立」?

楊偉中表示,朝野與社會各界同聲譴責洪素珠的言論,但國民黨中央不曾克制、反省如國民黨政策會執行長蔡正元等之流多次散播的「皇民說」、近日的「親臺獨的中國難民說」;卻藉「洪素珠事件」的傷痕搞黨派惡鬥、謀政治私利,難道不該同樣被譴責、唾棄?呼籲洪秀柱「懸崖勒馬」。

蔡正元表示,皇民一詞是客觀的歷史事實,沒有對錯與否,「有何歧視言論?有什麼好害怕的?」對於楊偉中指國民黨中央雙重標準,蔡正元反問,為何二二八事件、促轉條例就可以提?歷史事實有什麼好撕不撕裂;他也質疑,楊偉中怎不幫九成八沒當皇民的本省人說話、專幫兩趴當過皇民的人講話?

千山萬水 我走到第三社會

楊偉中(第三社會黨發言人,蘋果日報)

民國九十七年元月七日

從小,我就以為我生長在一個純外省人的家庭中。廿歲那年,才很偶然的得知了自己身世的另一面。原來,我的血脈中流動著中國和日本兩個民族的血液。中國的這一支脈,是因為抗日戰爭最後輾轉來到了臺灣,日本的這一支脈,則是因為日本關東軍在中國敗戰,一個軍官的家庭骨肉離散,最終也來到臺灣。兩邊原本似乎是分屬於仇視敵對的兩個民族,在臺灣這個島嶼,卻結合孕育出新的一代。

知道自己獨特的身世後,一方面是自豪於家族歷史彷彿東亞近代史的縮影,另一方面,卻也深深地惋惜︰那個時代特定族群的特殊氛圍下,家中雖沒有仇日、恨日的教育,但日本因素一直是無法言說的禁忌,我失去從小深刻認識另一種文化語言的機會。

骨肉至親猶生憾恨

至於我的另一支所謂外省血統,又是一段複雜的感情與思想纏繞。家中並沒有太多崇蔣、愛蔣的教育,在一個相對開放的環境中,高中的我,接觸了臺灣史、鄉土文學、中國近代史和左翼文學,更碰觸到了馬克思思想。大時代衝擊下,「反國民黨」和建立一個平等社會,成了我的理想。

建中的畢業紀念冊上,我以中國左翼詩人艾青的詩句「為何我的眼裡常含淚水,因為我對這土地愛得深沉」,表達我對本土與人民的感情。每頁日記上,我寫下了「臺灣要獨立、獨立救臺灣」的口號。我和父親發生嚴重的爭執,一次爭吵中,我質問父親︰「為何你們來臺灣卌年,卻不愛臺灣?」這個質問多年埋藏在我的記憶深處。

直到去年七月初,罹患癌症的父親病重,一度瀕死緊急送醫。彌留狀態的父親反覆說︰「我要回到臺灣的故鄉。」這句話,在人生的最後廿天內,父親在安寧病房裡又說了多次。父親生前沒有交代什麼,只有多年前就準備好的簡短遺囑︰不發訃聞、不辦告別式等。「要回到臺灣的故鄉」,可以說就是父親的遺言。

父親的遺言,就像一記重錘,擊中我的胸口。我猛然想起當年對父親「不愛臺灣」的指控,深夜裡,我反覆思索,淚流滿面。父親過世後,我才第一次閱讀他的著作文章,對他的思想,有了相當不同的認識。當年我基於素樸的土地之愛來指責父親,卻完全忘記要認識、理解他的生命歷程、情感和思想。

由「愛」出發,卻走到「誤解」與「偏見」,這是多麼深刻的悲哀。我想到這幾年來,臺灣特定勢力進行的種種政治操弄。以骨肉至親,猶生此種憾恨,何況是互相隔膜的不同群體?難道在同一個島嶼上共同生活的你我,不是兄弟姊妹,竟是不共戴天的仇敵?

族群幽靈盤據臺灣

看著快滿周歲的小女兒,按照臺灣主流的族群論述,她的體內流著三種血液︰「外省」、福佬和日本。看著她的涕淚、看著她的笑顏,在小小的斗室中,小女兒是我們夫妻倆的至愛。但是,如果藍綠永無止境的惡鬥,我們豈不就要眼睜睜看她長大後,被政治撕裂得血肉模糊?她,難道還要走那條包括我在內,幾代臺灣人民走過的荊棘路?

族群政治、統獨爭議、藍綠惡鬥的幽靈,始終盤據在臺灣上空。除非我們找到驅魔除魅的良方,而且以果決的行動加以實踐,一個民主平等的新社會,將永無誕生之日。所以,我走進了第三社會,作為第三社會黨的不分區候選人,和夥伴們一起推動這場「第三社會運動」。

我只願我和父親之間的憾恨,永遠不在下一代身上複製。我只願小女兒長大以後,能永保現在的歡顏。

一顆堅毅的心臟停止了跳動……


我敬愛的父親,臺灣非洲研究先驅楊逢泰先生,於二〇〇七年八月二日凌晨三時卌一分在天主教耕莘醫院新店總院安寧病房去世了。

父親過世帶給我的打擊,真的超乎了預期。在這裡,我無法完整地表達我的震驚、憾恨、傷痛與思念。我只能簡單、強做冷靜地寫寫一點點東西,讓願意了解父親的人,非常初步地認識父親,也能讓有心人能在這裡得知父親過世前後的一點點基本的情況。

父親是因為攝護腺癌併骨轉移而過世的。癌細胞對骨骼的侵蝕吞噬,帶來的是錐心刺骨的疼痛,但是堅毅的父親從來不曾為此呻吟呼喊過,直到最後一刻。他的堅忍,甚至讓粗心的我,幾乎不曾察覺他病情的惡化,不確知惡性腫瘤對他造成的苦楚。

父親臨終前,我們全家:母親、兩個姐姐、以真和出生未滿半年卻享有父親深厚的愛的小女楊頎,兩位如家人般的姐姐的友人:Wendy 和樂靜,以及細心照顧陪伴父親的看護阿娣都圍繞在父親身邊,向父親訴說我們對他的敬愛,並送上最後的祝福。我的手,一直在父親的胸膛,感受了父親呼吸與心跳從衰弱到寂滅的整個過程,我的另隻手,握著父親的右手。他先是緊緊握著我們,後來逐漸放鬆了下來,在最後一刻,他又重新握了一下我們……

父親一生清廉、耿直、寡言,他要求我們不辦告別式、不登報,當然不收任何的奠儀,要用最簡單的形式安葬在他「臺灣的故鄉」(這是父親病中的用語)。所以,我們遵照他的遺願,不辦公祭等儀式,遺體火化之後將以最自然的方式(樹葬或花葬)葬在新店四十份公墓。在一個月左右後,我們會在教堂舉辦一個小型的追思禮拜,表達我們對他的思念,記述他一生的奮鬥與貢獻……

父親大半輩子都奉獻給了學術界教育界,他在政大先後擔任社會科學資料中心主任、圖書館館長(兼)、外交研究所所長、訓導長、東亞研究所所長,之後則於文化大學中山學術研究所擔任所長。他是臺灣最早開始系統研究非洲的學者,先後撰有《加納的民族主義運動》、《非洲問題論叢》、《民族自決的理論與實際》、《南部非洲問題論叢》、《西洋外交史:正統主義和民族主義時代》、《非洲問題專集》、《西洋外交史:兩次世界大戰時期》等著作,譯有《一九八O年代非洲:一個危機中的大陸》等書。他是我知識啟蒙的導師,給我了最好的閱讀環境,教導我寫作,開拓我的視野,他的藏書培養了我對中國歷史和國際問題的興趣。

和父親的關係中,憾恨實在太多。絕不是父親對我的愛不夠,不是他對我不夠包容,父親給了我無比深厚的愛,尤其是多年來一直包容這樣叛逆、乖張、有時荒唐,有時偏激的我。我的深深的憾恨,是由於我的自私與任性,讓我對父親付出太少、表達太少,陪伴太少。唯一稍堪安慰的是,由於以真的來到我家,由於楊頎的誕生,讓父親少了個遺憾。父親在他生命的最後階段,用盡力氣,給了以真和楊頎,他豐富的愛。父親在臨終前的幾小時,還看著病床前電視中的以真。我定要告訴楊頎:爺爺的操守、爺爺的學識、爺爺的信念,當然,還有爺爺對她的無盡的愛……

被稱為「叛徒」的日子 前國民黨發言人楊偉中心路歷程專訪(上)

by: GayoHuang 民國一〇五年元月廿九日


圖片:本次特別專訪國民黨前發言人楊偉中,到底一路走來是什麼樣的心路歷程?

雖然大家朗朗上口「國民黨不倒,臺灣不會好」這樣的口號,但未來仍作為臺灣第二大黨的國民黨,目前搖搖欲墜,究竟會走向何方?這個近百年歷史的黨,到底出了什麼問題,讓眾人跳船的跳船,有心改革的年輕人反遭黨內大老撻伐?

這一波國民黨改革呼聲中,前國民黨發言人楊偉中可以說是相當特別的一位。過去曾有深厚的學生運動與左派運動背景,卻跌破眾人眼鏡加入國民黨;選前周子瑜影片造成的風波中,楊偉中突然在臉書上發文「我是臺獨分子」,隔日辭去國民黨發言人位置。

近日以來,楊偉中作為改革派的要角,積極提出各種改革方向,質問黨內大老,也因為這樣大動作詢問,被黨內批為國民黨的「叛徒」。作為前國民黨發言人,楊偉中到底怎麼看待這個已經相當老邁的政黨?連續兩次大選慘敗、失去民心的國民黨,到底有沒有改革的可能性?

被稱為「叛徒」的日子
 
高中時期,就經常閱讀制憲立國相關文章,大學時期也積極參與學生運動,作為學運世代的一份子,楊偉中的學識受到許多人的肯定。畢業後,曾深度參與臺灣勞工運動,擔任不同工會要職,也曾擔任工人民主協會執委。看似以社會運動為主的人生,卻在 二〇〇六年有了大轉折。

「要說被當成『叛徒』的話,很早之前就開始了。」二〇〇六年,楊偉中與時任年代主播、耐斯集團之女的陳以真結婚,並在君悅飯店舉行婚禮。其中,由於贈禮中的畫冊序言以及婚宴場地,過去參與左派運動的夥伴認為,楊偉中的行為是對左派運動與階級的背叛。婚宴鬧得沸沸揚揚,過去工運的夥伴甚至發表聲明,登上壹週刊,楊偉中相當無奈。

「現在的臺灣還是革命的年代嗎?」楊偉中認為,也許工運人士,和作為資產階級、耐斯集團老闆之女陳以真結婚是件值得辯論的事情,但他同時也好奇,這樣的標準在主流社會有什麼樣的意義?若是戰爭時期,兩軍對壘,與敵方女兒結婚,是罪該萬死;但在現代社會的時空背景,這樣的「背叛」又是什麼意思?面對過去戰友的批評,楊偉中也只能尊重。


圖片:楊偉中與耐斯集團之女陳以真結婚,被戰友認為是叛徒/來源:以真小客廳部落格

搞政治,得要找到自己的地盤
 
曾經,楊偉中以為自己會一直從事社會運動下去,妻子陳以真也相當支持他從事社會運動。雖然自己有許多朋友都在民進黨,但楊偉中從未有機會到民進黨工作的念頭。二〇〇八年,楊偉中參與第三社會黨的運作,擔任發言人,但第三社會黨在選舉中並未奪得席次。二〇一一年,楊偉中接到來自國民黨黨部的電話,讓他相當訝異。

在這通電話之前,楊偉中對於政治已有自己的想法。他內心清楚自己並不是幕僚型的角色,「幕僚這樣的位置,經常要把老闆的政治生命想的比自己重要,況且老闆要是出問題,連你都會倒楣。」楊偉中笑說:「我自己就是粗枝大葉的人了,但要做幕僚的人,要幫老闆想的很周延,我大概沒有辦法。」


圖片:過去深入參與社會運動,楊偉中曾以為會持續下去。/來源:以真小客廳部落格

然而,楊偉中認為,若有心進入政治領域,自己的政治生命要如何延續,依然是現實的考量。因此在抉擇的過程中,並非純然期待他人給予位置,而是要有自己的地盤,還有影響力。

當時國民黨黨部所提供的工作位置是中央廣播電臺的副總臺長,這個邀約對楊偉中相當有吸引力。

中央廣播電臺以前是一個「對匪宣傳」的機構,現在依然對中國宣傳。在央廣,有法輪功的節目、王丹的節目,楊偉中認為,自己過去擔任記者時期,曾多次與中國NGO工作者交流互動,也認識許多中國自由派知識分子,同時也相當重視臺灣如何在「和平、讓利」之外,對中國社會發揮影響力,因此對於這份工作很感興趣。

「讓國民黨從深藍變成彩虹」 光譜的移動是有可能的嗎?
 
央廣的事情尚未談妥,就臨時發生變數:王昱婷辭去青輔會主委。內閣多出了位置,馬英九改詢問楊偉中是否有興趣,原先楊偉中也同意到青輔會就任,但當時的行政院長認為楊偉中學歷不足,只好作罷。對於學歷事件楊偉中沒有怨言,但當時他發現在學歷事件上,金溥聰是相當開放的人。

楊偉中回憶,首次與金溥聰見面,楊偉中認為應該把話講開,便和金溥聰直接說明,自己在二〇〇八年並非投給馬英九,同時從小到大自己的願望是消滅國民黨。沒想到當時金溥聰說「沒關係,年輕人都是這樣。」讓他有點意外。金溥聰也不要求楊偉中入黨,只是希望能與楊偉中有不同的合作方式,讓國民黨的光譜可以更加繽紛。

到底自己要在什麼樣的位置發揮影響力,楊偉中早有自己的想法。

他會接下央廣工作,並不是為了替人輔選、也不期待可以往上爬。「在搞政治的同時,你本來就要想到你自己大概會到什麼位置上,如果你可以接受只到某個地位,那沒有關係,就去。」同時,金溥聰在他擔任央廣副總臺長期間,僅要求讓央廣運作穩定,並且指示法輪功的節目要保住,其餘全部讓楊偉中自己發揮。楊偉中認為這樣的條件他可以接受,便接受這份工作。


圖片:楊偉中(右二)擔任央廣副總臺長/來源:中國晚報
 
陳以真被要求下鄉選立委 艱困選區不容易要資源

擔任央廣副總臺長沒多久,隔年便是立委選舉。在國民黨黨內初選提名過程中,有些人認為陳以真適合選舉,便聯絡陳以真,希望她到嘉義縣山區的艱困選區,與民進黨的陳明文對決。

楊偉中認為地方派系的板塊,並不是簡單的藍綠可以劃分。陳明文雖然是民進黨的形象,但使用的也是過去國民黨固樁的方式,組織票相當穩固。陳明文所有的幹部過去幾乎都是國民黨的。楊偉中認為,說穿了,國民黨在嘉義沒辦法選上,並不是因為不夠本土,而是因為派系沒有搞好。


圖片:陳以真對戰民進黨陳明文/來源:聯合報

是否要參選立委,楊偉中與陳以真討論很久。當時仍是主播的陳以真,沒有繼續往上成為電視臺主管的企圖心,對於政治也沒有想法。楊偉中認為,由於自己在國民黨的位置,之後可能會被要求替其他人輔選,與其這樣,不如替自己的老婆輔選,也可以穩固在國民黨的位置。面對遲早要代替國民黨參選,比較起不分區立委可能會因為黨意被免職,競選區域立委的好處在於,自己和地方勢力爭取得來的選票,更能夠自主運作。幾經討論後,陳以真決定參選嘉義立委。

事實上,陳以真參選的決定並不得到耐斯集團的資源挹注。雖然許多人認為耐斯集團之女會有許多支持,但對於商人而言,從政會打壞過去與政治人物之間的平衡,陳明文過去與耐斯集團也有友好的關係。雖然陳以真挺住家中的壓力參選,但耐斯集團與陳以真切割到底。

沒有錢固然難辦事,但楊偉中笑說:「兩次選舉下來,唯一的好處是沒有人會說你買票。反而是有人會跑來跟你說:『你要是票買下去你早就贏了』。」
 
不想和國民黨掛在一起 選贏就是要保持距離

楊偉中認為,臺北打選戰的邏輯,會以為主播很有名,網路上的討論就是一切,但實際上到了嘉義,根本沒有人認識陳以真。

相對而言,陳明文在地方上組織穩固,不會有人告知陳以真要參加活動更不可能介紹她上臺,他們只能自己挨家挨戶拜訪。但陳以真相當認真,地方活動不邀請她上臺,她做了手舉牌,在各種祭典、活動上,舉著手舉牌,站在路口揮手,一揮就是三、四個小時,甚至開車到阿里山上,就算只有三、四百票也一一拜訪。這種土法煉鋼的方式讓大家傻眼,讓大家覺得很稀奇,慢慢開始有人會到競選總部來擔任志工。

圖片:不知如何進行選戰,陳以真在嘉義大士爺活動上揮手/來源:陳以真粉絲頁

楊偉中認為,大家對於口水戰還是反感的,因此在選戰過程,選擇用比較客觀理性的方式陳述嘉義縣的政策。好幾次黨中央希望他們北上開記者會,和陳明文對罵,他們也都婉拒,希望能夠跳脫過去的謾罵政治,在策略上希望陳以真能盡量避免落入對打的狀態。

作為千金小姐,又是國民黨提名立委,這樣的做法聽起來難以置信,但艱困選區所得到的資源並不想外界所想像的動輒幾千萬。很多資深前輩叫楊偉中和黨中央談好價碼,但楊偉中與陳以真在國民黨內資歷尚淺,也不敢跟黨中央開口要資源,甚至也無法和黨部要到民調資料。楊偉中開玩笑說:「我這種等級,連離職要資遣費都不敢。」到了選前十天,楊偉中拜託吳敦義,才得到封關民調。

雖然最後選輸,但陳以真因為卓越地提升得票率,後續被延攬進青輔會,擔任最年輕主委。

加入國民黨,是為了幫愛妻陳以真鞏固政治地盤──前國民黨發言人楊偉中心路歷程專訪(下)

by: GayoHuang 民國一〇五年元月卅一日 國民黨、政治

圖片:前國民黨發言人楊偉中,到底怎麼思考國民黨的改革之路?/來源:風傳媒
 
「一家不能任二職」 彷彿宮廷規定

二〇一二年,陳以真出任青輔會主委,此時,楊偉中並無正式工作。

這是馬金時期黨內時的不成文的文化,屬於「同一家」的人不可以在黨內同時擔任要職。楊偉中認為,雖然在民主政治底下,老公是老公、老婆是老婆,哪有什麼「同不同一家」,但這是國民黨內一種政治潛規則。楊偉中雖然可以理解,但當時即便要在國民黨以外的地方找工作,也需要先和上面打過招呼。楊偉中笑說:「那時候岳父就常覺得我為什麼都不去找工作,我也是啞巴吃黃蓮。」

誠然陳以真被安排到青輔會,有選舉上的考量,但楊偉中認為,青輔會也是一個很適合陳以真的位置。陳以真在各地舉辦青年交流營隊,舉辦在地文化導覽團,同時也舉辦兩岸交流營隊,邀請中國非營利組織團體、學者,針對中國民間社會改革方向進行討論。

「畢竟如果臺灣的經驗可以讓中國變成更民主、進步的國家,對臺灣也是好事,也許中國民主之後也就不管你要不要獨立,或是我們可能透過一個民主的方式決定臺灣的方向。」陳以真甚至舉辦反核青年營隊,邀請反核團體演講,讓楊偉中捏一把冷汗。

楊偉中說明,雖然青輔會對府方而言不是重要的部會,國民黨中央也不太會注意到這樣的活動,但也曾經被關切過。

當時,馬英九想要接見青年團體,對於政府官僚而言,青年團體自然是青輔會負責。楊偉中笑說,陳以真也沒有跟他討論,就自己找了反國光石化的環保團體、反廿二開關心青年勞動的團體青年九五陣線。名單一開上去,府方馬上有人打電話給楊偉中,質問為什麼要找親綠團體。「我也是很無奈,名單是陳以真決定的,又不是我叫她提,我根本不知道也沒參與討論,而且那些是社運團體,也不是親綠團體。」

圖片:陳以真任青輔會主委,四處舉辦營隊/來源:陳以真臉書
 
要求進行兩岸紅利分配研究 府方:「抱歉,沒有這個缺」

經歷過幾次來來往往的電話關切,楊偉中更加確定自己想做的並不是幕僚。「反正國民黨那些人在乎的是老闆的形象好不好,會不會被老闆罵。他們沒有很在意怎麼跟民間社會開啟對話。」在裡面親身感受到黨內的政治邏輯,楊偉中並不積極爭取其他位置。

由於青輔會在陳以真接任後的十個月將會改組,府方致電詢問陳以真卸任後是否願意到行政院雲嘉南辦公室擔任執行長。對於政治路尚未想清楚,陳以真並未確定是否要接下這個位置。由於楊偉中當時沒有工作,楊偉中認為自己也許可以去接任雲嘉南辦公室副執行長。這樣的工作分配在溝通上出了些問題,最後演變成「陳以真是執行長、楊偉中是副執行長」的情景,楊偉中被府方責備、媒體也大肆報導,最後也不了了之。

陳以真不願出任雲嘉南辦公室主任,府方改詢問楊偉中有沒有其他想要的工作。

想做的事情一直很明確,楊偉中提出兩項職務:

一是回到民間媒體工作,或是繼續在央廣任職,處理對中國節目;

二是,楊偉中發現,雖然臺灣和中國往來日益頻繁,卻並未有兩岸政策紅利的研究平臺。

「舉例而言,虱目魚的契作是否真的惠及地方基層?政策反應如何?實際運作狀況好不好?」楊偉中認為「以兩岸關係應平等的角度來說,不論是海基會或其他團體,應該有官方機構或研究單位進行計畫」。

兩岸的紅利分配不均,要有產業政策評估。楊偉中提出自己的想法,但只得到府方高層冷冷一句:「我們沒有這樣的平臺,你想清楚再來。」楊偉中有些傻眼,「失業是很痛苦,但我也沒有要人家賞碗飯吃。」
 
陳以真參選要資源 決定入黨擔任發言人

隨著二〇一四的選舉到來,黨中央期待陳以真再次挑戰嘉義的意圖越來越明顯。回憶過去陳以真競選立委缺少資源,楊偉中考量,「搞政治還是要有自己的地盤」,如果真的想要取得國民黨的協助,勢必得要與黨中央打好關係。他掙扎許久,在 二〇一三年六月加入國民黨,十月,擔任馬英九競選黨主席的發言人。


圖片:楊偉中出任國民黨發言人/來源:中央通訊社

「這樣的決定當然是很痛苦的,畢竟當發言人,你自主的空間本來就比較少。」楊偉中自嘲,「至少就任時期躲過馬王政爭,不用陷入對峙局面」發言人的位置需要面對媒體,他也有心理建設,發言人的位置本身就不是改革者的角色。楊偉中僅能在每一次撰寫發言稿時,盡可能降低與人打口水戰的成分,期許多一些建設性討論。

發言人的任期結束後,原先要回嘉義替陳以真競選,但府方臨時開缺,詢問楊偉中是否有興趣短期在總統府工作,再轉往央廣,重回媒體職務。對於這個安排很滿意,滿懷期待的楊偉中,在二月廿日辭職,先回家陪伴家人、協助競選事務,並等待復職。

在即將進入總統府的前幾天,二〇一四年三月,發生了三一八事件。
 
「我們總要回頭面對自己」 國民黨惹怒太陽花世代

一看到學生衝進立法院,並開始長久靜坐,楊偉中知道,國民黨勢必無法處理好這個局面。對於馬英九,楊偉中認為,

「馬英九是個非常堅持自己理念的人,他很相信他所相信的。馬英九很認真,他有讀書,覺得服貿是該做的事情。他看那些報章雜誌,覺得全球趨勢就是這樣,所以他覺得就是要通過服貿,他也覺得他都溝通了,沒有黑箱。… 但是他不知道現在對於全球化貿易的反省,同時,我二〇一三年也提過了,國民黨這裡、臺灣政府這裡,對於紅利分配、對於兩岸關係,我們要建立這種平臺。但國民黨當時直接說,『我們沒有這個平臺』,二〇一四年,果然就發生太陽花了。」

果然,不論是總統府與行政院,都沒有準備好與民間社會對話。「黃國昌是我大學學弟,他當學生會長的時候,我是學術部長,這些人身經百戰。」楊偉中說,「林飛帆、陳為廷也都是你給他舞臺,他有能量,會發光的人。那你行政院沒有想好你要怎麼面對,你怎麼贏得過這些人?」加上馬王政爭後,國民黨分裂,楊偉中當時認為,整個風向對於國民黨非常不利。

縱然黨內有人期待將學運學生棄之不顧,就會自己鳥獸散,但沒想到,三二三當天學生們攻進行政院。看網路新聞直播,楊偉中知道接下來國民黨做什麼都無法挽回了。楊偉中解釋,就法律上而言,攻進行政院就只能讓警察驅離,不管哪個國家都一樣。但驅離,就必定會流血。「我很難想像如果蔡英文當總統,行政院被佔領她會怎麼做。面對這件事情,最好的處理方式是,你一開始就不要讓局勢糟糕到會衝進行政院。」

身在嘉義,楊偉中徹夜看著網路直播,從群眾靜坐直到最後警察驅離的流血畫面,楊偉中內心百感交集:

任何一個學運出身的人,都不可能不去面對自己在這個時候是什麼角色。這已經和選舉無關,不是這次會選輸的問題。

你參加野百合就知道,每個踏入廣場的人,從此以後他的人生關懷就不一樣了,不是嗎?更何況他被你鎮壓?野百合發起很多是學運老鳥,但三二三很多是學運一般群眾,他人生第一個公民課就在那裏,你沒辦法跟他解釋國家機器的運作,他人生第一次接觸就是棍棒打下去。往後 廿年,這些人都還可以投票,他會記得這件事。你國民黨惹怒的是一整個世代。

回歸到自己,你可能三一八不想發聲、三二三不想發聲,但四分之一原本要你去府方就職… 說真的,我不是什麼咖,沒有人會逼問我對這些事情的看法。可是只有你自己,你要回過頭來問自己,當你自己是個從那裏(學生運動)走過來的人,你永遠要問自己你是誰──你無法迴避。

在臉書上發表譴責國民黨的發言,還不等楊偉中自行辭職,「大概一、兩個小時之後,府方就打來說『你不用去(總統府)了』。」


圖片:三二三事件,楊偉中臉書動態譴責行政院。/來源:民報
 
「國民黨就像瘋人院」  中間路線遭黨內冷凍

為了避免落人口實,雖然陳以真也在網路發表譴責驅離的動態,卻並未被撤銷嘉義市長的提名。然而,選戰過程中持續被黨中央冷凍。所幸過去擔任發言人期間累積的情誼,還是有少部分友人去和黨中央協調,拜託給予陳以真一些奧援。

「那時候真的很扯,我們甚至沒錢做選舉看板;黨中央一給我們錢,我們就立刻去買看板廣告。」楊偉中慶幸自己當時保有擔任發言人時的人脈,在太陽花熱潮後,國民黨中央冷靜下來,認為嘉義這一席需要拿下,終於在後來開始給予補助。

楊偉中相當感慨,當時走在路上,曾經遇到路人跑來告訴他「國民黨裡面現在只有你講話能聽」,就連陳以真生病看醫生,醫生都表示,自己是深藍鐵票,但近幾年來已經不知道要如何和親朋好友拉票,「只能期待你和你老公好好努力。」聽到這樣的話,楊偉中無法感到開心,更多感到無奈。

楊偉中也坦承,選舉過程,網路鄉民「支持陳以真就是支持馬英九」的策略在嘉義無效,最傷害選情的反而是連戰等人的「混蛋說」、「皇民說」。一旦落入藍綠對決、口水謾罵,陳以真形象再好,提出再多政策,也無計可施。


圖片:陳以真在嘉義競選,刻意不掛黨徽,避免落入藍綠對決/來源:民報
 
想改革被批沒有政治倫理  萌生退意只盼仁至義盡

二〇一五年,朱立倫擔任黨主席,延攬楊偉中重任發言人。然而,眾人不會輕易忘懷國民黨過去所犯下的錯誤。二〇一六總統大選,國民黨再嚐敗果。

楊偉中認為,雖然選輸,但這次朱立倫擔任黨主席,並且參選總統,有朱立倫自己的難處。不論是誰當黨主席,選舉期間最重要的是穩固各派系,黨主席的一舉一動都會惹來非議,更遑論積極提出改革策略。楊偉中在選舉過程試圖扮演改革者的角色,在朱立倫每次的發言框架下,盡量提出改革的可能性。

在反課綱期間,楊偉中向教育部建議要與學生們開啟對話空間,以及後續處理方式,殊不知教育部在反課綱事件上越演越烈,又發生佔領教育部的事件。當時楊偉中已萌生退意,但也覺得,至少還是待到選後,不要隨意跳船,對國民黨「仁至義盡」,再來考慮是否要針對改革事宜發表意見,於是楊偉中決定在選後再提辭呈。

沒想到,選舉慘敗過後,國民黨各大老在改革路上仍喊空話。「洪秀柱說要找回國民黨的核心價值,可是那個『核心價值』是什麼?」楊偉中質疑,從馬英九時期就說國民黨的核心價值,但從未聽到有人真的說明何謂國民黨的核心價值。

圖片:面對黨內改革浪潮,國民黨下一步會往哪去?/圖片:聯合新聞網

很多國民黨大老對楊偉中的批評嗤之以鼻,近來邱毅與王炳忠也在媒體上對楊偉中酸言酸語。楊偉中持續向黨內大老提問,包含有意參選的洪秀柱、黃敏惠、郝龍斌等人,「黨產也好、改名也好、黃復興黨部也好,」楊偉中無奈表示,「這個改革的時刻,如果你出來把你的改革方向講清楚一點,就是國民黨內的清流、希望,可是不知道為什麼,這些大老們竟然都不會接球。」

對於未來國民黨會如何發展下去,楊偉中不抱持太大期待,認為若是黨內大老持續忽視改革聲音,無法提出解決方案,就只能成為一個更大的新黨。這個過去被眾人視為邪惡巨獸的大黨,如今搖搖欲墜,失去平衡,沒有人知道會倒向何方。楊偉中認為自己也只能做到仁至義盡,企盼國民黨能正視自身問題,否則只會讓支持者與民眾失望。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