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北美掀起新的淘金潮:一夜暴富者的淘金故事
2011/09/19 17:03
瀏覽1,962
迴響0
推薦26
引用0

文章來源: 南都周刊

核心提示:“克朗代克”不僅僅是河的名稱,同時還具有特殊的意義——它幾乎成了北美淘金潮的象征,一個世紀之後的今天,一場全新的淘金潮又在此蔓延開來,其幕後“推手”則是正瘋漲的國際金價。

我第一次見到肖恩·萊恩和凱西·伍德夫婦還是2005年。他們當時住在加拿大西北部城市道森,帶著兩個年幼的孩子擠在城郊的一個小屋里。

最近,我又重新拜訪了這家人,萊恩儼然一副成功商人的模樣,臨近深夜還在忙著接電話。他手舉著黑莓,對我說:“你看,這里現在已經有一百個區塊有開礦權了。”萊恩所說的開礦權是由政府頒發的,獲得者可以在50英畝的荒地上進行礦產挖掘。對於萊恩來說,一百個開礦權實在是小菜一碟。在隸屬於他的項目中,那些深埋在地下的金礦,估值已經超過了幾十億美元。

在育空地區,“克朗代克”不僅僅是河的名稱,同時還具有特殊的意義——它幾乎成了北美淘金潮的象征,而這個百年前的淘金潮雖然只持續了10年,但在加拿大甚至整個北美都是一段特殊的歲月。

一個世紀之後的今天,一場全新的淘金潮又在此蔓延開來,其幕後“推手”則是正瘋漲的國際金價。就在幾周前,國際金價一躍超過了1500美元一盎司。但十年前當萊恩剛剛發現金礦時,那里根本就沒人在乎黃金。

礦業食物鏈

1990年代,在不列顛哥倫比亞、阿拉斯加及育空地區,曾出現過一段菌類采摘熱。采摘者們往來於這片區域內,尋找雞油菌以及松茸等。交易商們在當地建立起小型收購站,然後再將這些菌類輸往巴黎和東京。

萊恩和伍德相識於1992年的菌類采摘季。當時的菌類采摘雖然有利可圖,但是市場需求並不穩定。萊恩是個揮金如土的人,常常在很短的時間內將辛苦所得花得一幹二凈,捉襟見肘的境況時常出現,兩人因此不得不找些臨時工作來維持生計。

兩人難道從來沒有想過挖金礦這個致富門路嗎?當然有過,但是想起來容易,做起來難。自百年前的那場淘金潮之後,好幾代礦工一直在搜尋黃金主礦脈的蹤影,但是無人成功。事實上在道森地區,已經很少能夠看見暴露在外的巖石,基巖上往往覆蓋著好幾英尺厚的泥土,其中很多土地屬於常年凍土。但對於熟練的采摘工萊恩來說,對當地地形、地勢的了如指掌是其尋找黃金的最大資本。

為了減少現金支出,伍德和萊恩搬到了一間被人遺棄的小屋。在寒冷的冬夜,萊恩常常靠在火爐邊研習老礦工們留下的開礦日記。到了夏天,萊恩則將自己采集的樣本帶到山下的懷特豪斯,拿給地質學家麥克·伯克看。

伯克很喜歡像萊恩這樣的探礦者,不斷提點這些探礦者是他工作的一部分。在人煙稀少的育空,20萬平方英里的範圍內只有3.5萬名居民。為了留住居民,當地政府費盡心機地推出了一系列經濟計劃,整個育空地區的政府預算也因此達到了十億加元,而鼓勵探礦者來此定居、勘探,也是政府振興計劃的一部分。

對於黃金產業來說,只有那些大公司才擁有實際正在生產的金礦,他們多為大型上市公司,其中包括必和必拓、淡水河谷以及力拓。而在這些大公司之下,存在著數以千計的小型勘探公司,一般負責籌集資金並跟蹤可能的黃金礦藏。而在礦業食物鏈的最底端,則是探礦者手中擁有的探礦權。一般來說,探礦者可以向勘探公司推薦可能埋有金礦的探礦權區塊,並因此換得現金及公司股票。

整個20世紀90年代,伍德和萊恩靠采摘菌類賺了一些錢,兩人也一直在進行探礦工作,但問題是在當時的市場上,很少有人對黃金這個商品感興趣。雖然與珠寶價值相似,黃金卻被視為鄉巴佬們的心頭之好,與股市也沒什麼相連性。而在曾經熱鬧一時的育空,也很難發現大型礦業公司的蹤跡。

但是萊恩並不理會這樣的形勢,投資者可能對黃金興趣不大,但對他來說,這可是埋在地下的金錢。擁有此種想法的還有安東尼·丹絲奇尼斯,這位身形瘦長的魁北克人是萊恩的摯友,在他看來,冬天是進行黃金勘探的最好時節。因為克朗代克流域沖刷出的黃金多是沙金,它們大多藏身於河流底層或低窪地帶,與石沙混雜在一起。到了冬天,河流會結上厚實的冰塊,膽大的勘探者敢於利用這段時間,鑿開河上的冰塊並鉆進河里掘金。

這種做法瘋狂且危險,因為在冬天育空地區的冰層厚達8英尺,而在冰層之下還有8英尺的泥水。如果要實踐這樣的做法,必須經過慎重的調查以及仔細的碎石抽樣。但是與之前那些被淘金熱沖昏頭腦的人一樣,丹絲奇尼斯為達目標可以置生命於不顧。他用斧子和鏈鋸開鑿冰塊,然後將纜線插入河底並用繩子纏住自己的腰,縱身一躍跳進冰水之中。

起初的幾次實踐並未取得任何成果,為了朋友的安全,萊恩加入了丹絲奇尼斯的行列,當後者跳入冰冷的河水時,萊恩就站在岸邊牽著繩子做保護。男人們的行徑讓伍德十分擔心,她最終說服萊恩脫離丹絲奇尼斯的瘋狂之舉,而後者則最終在一次嘗試中喪生。

在這之後,萊恩和伍德搬出了簡陋的小屋,萊恩開始能夠像一名真正的地質學家一樣,利用電腦上的地圖進行數據搜索和整理。好學的萊恩很快發現了一個不錯的采礦點,那里離道森30英里。為了進行土壤采樣,兩人將所有積蓄投了進去。他管這個采礦點叫做“幸運喬伊”。在伯克的幫助下,萊恩將采礦權賣給了溫哥華一家小型勘探公司,這家公司又轉手將其賣給了大型礦業公司肯尼科特。在肯尼科特的地質學家幫助下,“幸運喬伊”的礦藏初步估價為十多億加元。

一夜暴富的淘金者

在完成“幸運喬伊”的交易之後,萊恩沒有停下腳步,而是繼續尋找更多的金子。“要麼翻倍,要麼一無所獲。”伯克如此評價萊恩當時的行為。但是萊恩並不覺得這是一場賭博,他系統地進行勘探,每年要進行數以千計的土壤抽樣。隨著勘探的深入,萊恩意外在懷特河沿岸發現了一處地勢較低的裸露石英,在被炸開的新鮮巖石切面上,能夠清楚地看見斑點狀的黃金。在此發現之後的兩年,萊恩和伍德賣出了十多個礦權。

隨著事業的發展,萊恩和伍德也在逐漸擴大自己的隊伍,2005年夏天,兩人手下一度擁有15名工人。但對於當時的萊恩來說,很難界定自己家庭的富裕程度。有時,他覺得自己確實變成了有錢人,畢竟沒人能夠像他一樣買下一架直升飛機當做交通工具。

但是萊恩對於探礦已經心生厭倦,於是派工人重新進行菌類采摘工作。在現金收益方面,菌類和黃金有相似之處。菌類是易腐品,而黃金可以長期保存,兩者的市場價值時好時壞。采摘人收獲的菌類,其價值往往由買家的心情、訂單數和經濟景氣度決定,黃金也是如此。一直以來,萊恩都以樂觀著稱,但是他日漸對黃金價值產生了質疑,他弄不清楚這種大自然賦予的礦藏確實如此珍貴呢,還是僅僅是投機商炒作的結果。

雖然萊恩意欲重新投入菌類采摘,伍德卻覺得其中的經濟效益並不高。此時,一個全新的想法開始在她腦海中展開。

羅伯·麥克勞德在溫哥華擁有一間名為“全金屬礦業”的勘探公司,常常會有一些探礦者手拿閃亮的石頭來到他的辦公室,並聲稱自己發現了黃金。對於他們中的大多數,麥克勞德常常一笑置之。有一天,麥克勞德接到一通來自道森市的電話,電話那頭的女人正是伍德,她告訴麥克勞德說,自己在當地擁有好幾塊探礦權區塊。在隨後雙方的見面會上,麥克勞德見到了伍德和萊恩準備的懷特河流域土壤樣本,後者提供的數據翔實而準確。對於麥克勞德來說,這樣的探礦權區塊具有極大的吸引力,他想拿下它們。

但是在之後的電話中,伍德卻拒絕了麥克勞德的提議。兩年多來,伍德一直在學習如何看清勘探市場的繁雜,她不斷買進賣出這些公司的股票,同時仔細研究這些公司的高層並分析它們的資金結構。兩年的學習使得伍德練就出一雙“火眼金睛”,能夠清楚分別不同勘探公司的好壞。

伍德告訴麥克勞德,他們需要找一家新的勘探公司合作,這家公司最好沒有做過其他投資項目,並且只和萊恩一人合作。在麥克勞德的記憶中,還真有一家能夠滿足伍德全部條件的公司。這家名為“地下資源”的公司由一位名叫艾德里安·弗萊明的澳大利亞人開創,本意是主攻新西蘭和澳大利亞的勘探業,但是看了伍德的報告後,弗萊明立刻改變了初衷。伍德向弗萊明提出要求,希望能夠在交易第一年從公司拿到50萬股,同時抽取4%的專利稅以及15萬加元的預付現金。

他們的項目很快受到外界的關註,很多新公司也在他們周圍建立自己的區塊,希望能夠借著“地下資源”的好運,發現一些礦藏。不得不說,萊恩確實有些特殊之處,這點弗萊明也承認。但對於一個上市公司來說,不能完全只靠一名探礦人作決定,所以弗萊明將地質學家里卡多·普瑞斯內爾招至麾下。

有了普瑞斯內爾的學術知識,伍德的現實主義,弗萊明的世俗以及萊恩的天賦,這個團隊完全有能力發掘更多的金礦。但是事與願違,他們沒能等到這樣的機會。2010年12月,弗萊明忽然接到來自金若斯黃金的電話,這家大型礦業公司意圖收購“地下資源”。雖然後者潛力巨大,但是在金若斯這樣的大公司面前,也只能算是一只待宰的羔羊。

“搶奪土地的遊戲”

金若斯對“地下資源”的收購交易總價將近1.4億加元,而萊恩和伍德也從中獲取了600萬加元。受到萊恩等人的影響,越來越多的探礦人和勘探公司來到育空地區尋找機會。萊恩和伍德也在繼續自己的事業,開拓更多土地。萊恩對這一切早已熟能生巧,但是與勘探公司的合作也在不斷考驗著他的耐心,因為很多公司並未雇傭地質學家,即使買下了探礦權區塊,也不知道該從何下手。

今年4月底,萊恩和伍德將育空地區所有尚未簽訂開發合同的探礦權區塊合並在一起,其總面積達到了1300平方英里。他們利用這一大片“處女地”和多名投資者展開了合作。作為交換,萊恩和伍德獲得了2000萬加元的現金收入以及一些公司股票,同時也得到了足夠的勘探支持。他們與這些投資者成立了一家名叫“萊恩黃金”的新公司。對於未來,萊恩既有期待也有危機感,他認為在育空地區未來會有更多的人來做探礦權的開發,“這是一場搶奪土地的遊戲”。

萊恩估計,到今年夏天將會有140多家勘探公司來到育空。對此,他早有準備。在剛剛過去的這個冬天,萊恩一直忙於帶著團隊進行仔細研究和考察。在萊恩看來,金價不會永遠這般穩健,總有一天會跌下來。對此,萊恩也已經做好了萬全的計劃,如果那一天到來,他決定重操舊業,回去繼續采摘菌類。

而伍德則開始不斷回憶過去,回憶二十世紀90年代末的那些快樂日子。那時候的道森市,很多人都在懷特河沿岸居住,支起一個帳篷便是一個家。那個時候美元價格堅挺,邊境檢查也不似如今這般嚴格,如果時值節慶,朋友們之間還會在圓頂山下翩翩起舞,而當年的菌類采摘仍舊受人追捧。但是不過幾年的時間,一切都變了,恐怖分子襲擊了紐約世貿大樓,邊境檢查因此更加嚴格,燃料價格一並飛升,育空的菌類采摘業亦逐漸萎靡,只有萊恩的探礦事業卻越做越好。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