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浮腫的屍體變多了
2015/05/06 06:36
瀏覽2,046
迴響16
推薦123
引用0

很少在星期日的早上有所作為,難得今天起了個大早,送兒子去和他同學會合後,就直接開車去平時採買的有機商店,沒想到撲了個空,距離開門時間還有二十幾分鐘,索性就在店家門口等待,順便翻翻目錄。說也離奇,車子不過就停在店家門口幾步遠,我竟毫無所覺車子被拖走,等回過頭時,已不見車子的蹤影,諾大的空位顯得異常,地上則一堆數字,心知不妙,狂奔至另一輛尚在搜尋目標的拖吊車,猛拍其車門追問:「黃線不是可以臨停嗎?為什麼吊走我的車子?」只見三個人坐在裡頭,靠窗戶的一位工作人員熱心的解釋:「雖然可以臨停,但是人要在車子裡」,我不死心:「可是我就在附近啊!」他接著說:「我們都會廣播,妳可能沒注意,現在趕緊去拖吊廠,一個小時內去處理開回,只罰六百元,超過就要八百元了!」當下心頭很不是滋味,美好的早晨,就這樣毀在粗心大意裡,不過也算學了經驗,就像有回把車停在停車格裡,照樣被開罰單,原來是我的車子逆向而停,這樣也不行?看來我的交通規則得重讀了!

說來最震撼的一幕是車子憑空消失的那一剎那,好失落,身外之物況且如此,如果是身上的一個器官不見了,會不會感到更可怕呢?一個朋友胸部老是長些顆粒狀的小腫瘤,從學生時代就陸續割除,卻還是不停的春風吹又生,好好一個女人的特徵,就這樣被弄得體無完膚,新舊疤傷不斷。她問我:「妳有沒有這樣的恐懼?有天胸部就被夷為平地了!」我想身為一個現代女人,這是揮之不去的隱憂與惡夢,就連美國女星安潔莉娜·裘莉也是割去雙乳為快,不願長期活在陰影之下,雖是預防之法,但終歸來說,她還是失去了,她爭取到的不過是個主導權,不希望最後變成待宰的羔羊,是的,在醫學面前,我們確實早已淪為刀俎上的魚肉。

在我小時候,生過一場大病,這疾病已經奪去村子裡另一個孩子的寶貴性命,所以我的父母非常的惶恐緊張,在醫院表明對我已無藥可醫的情況下,他們仍然鍥而不捨的載著我四處求醫,連針灸都試過,可惜我怕針,無法忍受它往身上扎的各種想像,說來感動,爸爸真的就不勉強我。也許是因為我已經嚐了太多的皮肉之苦,印象最深刻的一次,爸爸後來還不斷的提起,有個蒙古大夫,在我細小的手臂上不停的找血管要打針,試了不下二十回,爸爸看得都掉淚了,心疼卻也莫可奈何。

經過兩次剖腹產的好友曾告訴我:「在病床上是最沒有尊嚴的地方,不會顧慮到妳的情緒,也不會考量到妳對疼痛的忍受程度,顧不得妳的衣衫不整,冷不防地在妳尾椎補上一針,痛澈心扉,在手術台上更像是隻動物般地被對待,妳猜我怎想的?我覺得自己活脫脫就是頭母豬!」另一位好友,也是在生產的時候,才發現麻醉藥對她一點作用都沒有,眼睜睜的感受到醫生的每一針在她的皮膚上穿進穿出,那個痛到現在還記憶鮮明,堪稱是酷刑啊!而我更是在頻頻出入醫院之間,早早就有了灰色的人生觀,暗自下定決心:「若再罹患不治之症,就聽天由命,不再做困獸之鬥,更不願再做無謂的治療。」

當然隨著人生閱歷的擴展,不可否認的,我還是會反覆咀嚼這份決心的可行性,質疑自己的勇氣,果真會放棄最後的一線生機?有幸與外婆一席對話後,我更加的篤定與泰然自若了。大概是在去年吧,媽媽心疼生病的外婆沒人照顧,特地把她接到家裡來,我也樂得就近回娘家看外婆。兒時的回憶,外婆是精神指標,連結了表姊、表哥、阿姨、舅舅等眾多親戚,不管親疏,只要有外婆在,那就是個熱鬧豐富的溫馨團聚。多年不見外婆,再看到她時,已經是九十幾歲的高齡,躺在媽媽的床上是那麼的單薄與瘦小,早已不是昔時熟悉的壯碩身影了。

外婆花了很大的功夫才認出我來,一陣寒暄之後,外婆告訴我:「孩子,妳知道我有多煎熬嗎?我身上的每一個地方都在痛,站著痛,坐著也痛,躺著更是痛,沒有一個晚上是可以安眠入睡的,身上所有的器官該壞的都壞得差不多了,偏偏只有這顆腦袋還這麼清楚,可以細數與飽嘗每個痛點。每天祈求菩薩快帶我走,這個心願已多年卻不能得,我的苦難何時才是個盡頭啊!」我聽了好難過,勸媽媽還是把外婆送回醫院,與醫生商量是否可開止痛藥,給予她一些緩和醫療,類似安寧病房的照護,在我眼裡,醫院只剩此處是最顯人性化與肯以病人的意願為重的了。

最近正在看一本書:偽善的醫療(KNOCKING ON HEAVEN’S DOOR),作者是Katy Butler,文中提及青木新門(Shinmon Akoi)所寫的《納棺夫日記》:「此書正是作者在一九八0年代從事日本佛教喪葬工作的回憶錄:當我前往山麓的農家,總是見到看起來像是枯枝.....的遺體........這種農村老人的遺體......有種類似蟬蛻空殼般的乾燥印象。但是隨著日本經濟的高度成長,枯枝般的屍體漸漸不多見了......從醫院抬出來的,是一具具泛黑的雙手佈滿慘不忍睹的點滴針孔痕跡,時而在喉嚨或下腹部還垂著管線的浮腫遺體。那樣的遺體不管再怎麼看,都......像是劈裂活樹般的不自然印象,而不是給人如同晚秋枯葉散落那樣的自然感受.......

從來沒見過這樣赤裸裸的現身說法,寫實到令我一陣心驚膽跳,隨之還有著欲嘔想吐的不適感。有人說:屍體會說話,從屍體中看到受苦的證據,顯示出環境的日益變遷與惡化,活著的時候,我們承受經濟與社會上的壓力,臨死前還得再奮戰一番,直到所有急救器材的輪番上陣無效後,才准許我們離世!何時我們才能醒悟?真正的主角是病人,既不是醫院的流程,也不是醫生的判斷,更不是住院代號,生命怎能單單以心臟跳動為唯一的努力目標?更多的是該顧及到病人所負載的痛苦與手術後的生活品質,盲目的追求醫學奇蹟,卻忽略人壽有限的事實,也許這正是我們反被其害的主因!能否讓死亡也像出生一樣的自然而然?讓呼吸的停止也像出生時的第一口呼吸一樣的水到渠成?不再認定死亡是失敗與羞愧!

作者Katy更進一步指出:「一九九七年發表於《美國老年醫學會期刊》(The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Geriatrics Society)的一項研究指出,在某間醫院接受訪談的重症病患中,有三成表示他們「寧願死去」,也不要在護理之家永無止境的活下去。這種想法對他們的醫師或至親而言都是始料未及的。在另一項研究中,則有百分之二十八的心臟衰竭病患聲稱,他們寧可健健康康的享受一天就好,也不願像現在這般再苟延殘喘兩年。」聞之心酸,我的外婆就是一例,肉體上病痛的折磨與摧殘,往往讓人有生不如死之嘆啊!

希望我臨死之際,能遠離手術室金屬器具碰撞的聲音,容我安心等候且平靜的退場........

花苞花殘應該是對等平衡的,無損曾經存在與綻放的事實.......(文字&拍攝:童空心)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幽谷
上一則: 心虛
下一則: 一杯溫開水
迴響(16) :
16樓. Jenny***
2015/05/26 18:34
朋友的媽媽有糖尿病

只是因為血壓高去醫院做個檢查.

後來因為腎臟切片的點無法止血.....

弄到最後住進加護病房.腎臟割掉一顆.洗腎.

肺塌陷.氣切.身上一堆管子.

加護病房住了一個月.病危放棄治療.挪到觀察室讓她好跟親友一一告別.

可是.離開加護病房後.慢慢的老媽媽竟然好轉.現在吵著要回家包粽子.

我們開始懷疑加護病房那一個月到底是怎麼回事?

謝謝Jenny***,看到妳朋友媽媽的遭遇,直覺就是一場冤枉的災難,最近正在研讀日本慶應大學放射線科醫師進藤誠的著作,裡頭就有一段說明高血壓的標準都是人為,每年都刻意的降低數據,變成人人都是高血壓,降高血壓藥的銷售量因而瞬間劇增,可想而知也就增加醫院與藥廠業務的收入,這似乎已成了一貫的伎倆。由於書不在手邊,否則可以把這段原文詳列。他還說到,老人家的血壓會隨著年齡的增加而增加,這是身體自動調節的正常現象,因為血管壁已漸失彈性,收縮能力逐漸下降,勢必要提高血壓才能維持正常的運作,若刻意服用降血壓的藥物,反而會減短壽命。很令人震驚的真相,讓我非常佩服進藤誠醫師的勇氣,能言他人之不敢言,更是個有良心的好醫師。他甚至進一步說,只要身體沒有不舒服,沒有必要做健康檢查,因為有些健康檢查的過程與儀器,更容易讓人置於險地,也許這就是妳朋友媽媽會在加護病房一個月的最好答案了! 童空心2015/05/28 08:59回覆
15樓. 風樣女子的瘋樣
2015/05/16 18:50
祈求:
幸福地老去,尊嚴地死去。
謝謝扇語,想必妳又經歷一段暗無天日的忙碌日子了,許久沒有妳的動向,希望妳一切順心如意。若要如妳所說的:「幸福地老去,尊嚴的死去。」唯有健康的身體一途,所以趁著妳還年輕,務必多多保養身子,還是那句老話:不熬夜,多喝水喔! 童空心2015/05/17 12:51回覆
14樓. 淵靜 / 身體欠安離開
2015/05/14 14:34
逆向停車被認定為"危險停車",原因:下一刻妳得先逆向行車方能抵達順向車道,因此,遇到交通警察,一張罰單是跑不掉的事。
謝謝淵谷,你更狠,還給「逆向停車」更大的罪名:危險停車!哈哈.....不過你說的真的是太有道理了,我受教了,沒有錯,逆向停車彷彿是預告即將犯規,這鐵定饒不了。不禁想起有回在台北開車,明明就有禁止迴轉的標誌高高地掛在上頭,我卻偏偏來個大動作的迴轉,而更巧的是,對街還站個警察,可想而知那警察有多麼的生氣,以為我在挑釁,二話不說就臭著臉給我開了罰單......白目駕駛,百年難得一見!尷尬 童空心2015/05/15 08:27回覆
13樓. 一畝桑田
2015/05/12 14:11
逆向而停

我也不知道逆向而停會受罰,

交通法規多如牛毛百姓多為無心之過,

大作涵蓋幾件人生大事,

能讓我一口氣看完就是佳作。


謝謝一畝桑田,我也是被開罰單,才知道逆向而停是違法的,著實讓我狐疑了許久,所以特別寫出來提醒大家注意,如你所說,我的文章涵蓋幾件人生大事,除了生死醫療觀,能多些生活日常訊息的傳遞,也是我的方向,很高興你把它點了出來,你定然與我一樣,很認真的在看待每一件發生的事!當然,能讓你一口氣看完與肯定,更是我的榮幸,這股激勵的力量可以讓我連續寫上十幾篇文章都不嫌累了,哈哈........ 童空心2015/05/13 07:56回覆
12樓. Siena
2015/05/11 14:57

我不是否定妳的感覺和看法,只是提供另一些觀點.....

尤其喜歡妳最後的三句話,充滿對生命的包容和優雅。

謝謝Siena,妳實在是太客氣了,否定我的感覺和看法也沒有關係,我應該已經成熟到可以接受不同的觀點與看法,相信我,我全都歡迎,真的!送妳一個可愛的貼圖娃娃,祝福妳今天快樂豐收~三太子愛 童空心2015/05/12 08:33回覆
11樓. Siena
2015/05/11 14:55

這篇文章很有趣: 為什麼我希望75歲就死,但人生百態,人人又不同。

我姐夫的母親90多歲了,前些年發現肺內有一個3公分的腫瘤,外部看來圓潤規則,應該是良性的,她的五個孩子,其中四個是從事醫學相關行業的,五個孩子都反對母親進行手術,但母親自己堅決要開刀,因為她很想“再活很久”,後來開出來,腫瘤的內部核心是惡性的, 外部是良性的包裹住了,她好慶幸自己“提前”做了處理。

有些人60歲已經垂垂老矣,處處倚老賣老,也有人80歲了,仍然對人生充滿好奇和希望。

格友也寫了這篇:老天使 ,遇上這樣的老人家,多具鼓勵性的善緣啊。

人人不同,而且自己也是會變的。最重要的,人必須身心保持輕盈,然後放開心胸。  

肉身難得,靈魂不滅。  

謝謝Siena,好久不見妳了,很開心又能看到妳的見解,讓我在寫作上有更大的視野與回饋,剛剛我已迫不及待地欣賞了妳介紹的兩篇格友們的文章,果然溫馨有趣,也很能激勵人心。其實,任何階段的年齡層都有求生的權力與慾望,這絕對不能抹殺掉,所以我在發文前頗為掙扎,很怕誤導讀者,以為死亡是唯一的解決方式,但若仔細品味其中,不難看出我的用心與著眼點,還是在於面對死亡的勇氣,那才是整篇文章的精神所在,在極力撇開醫學的冰冷之後,我們將見到內心最深處的渴望與期許,一個無痛、人本的小小要求正逐漸竄起........ 童空心2015/05/12 08:27回覆
10樓. Celine (好累的一學期)
2015/05/11 04:41

心有戚戚焉、、、

曾經和孩子們提過類似的想法  ─  希望自己能 gone in peace,但他們正在學習生物醫學所以更難接受。最近嘗試給他們一些 scenarios, 比方說如果他們發現馬麻這樣那樣了,馬麻希望他們如何處理、、、可是很難繼續因為孩子們難以承受想像那些 scenarios.

所以只能多運動,照顧好自己,其他就交給 my higher spirits 嘍。ROES無言...

謝謝Celine,說來我嘗試的努力還不比妳少,也是曾經和孩子們討論過死亡大事,例如提醒他們要多珍惜親人共處的時光,畢竟我們做父母的會先走一步,只是這句話一出口,孩子們就抗議了,認為我很悲觀,故意要讓他們悲傷、不開心,還會怪罪我破壞氣氛,所以久而久之,我也鮮少再提這個話題,但是在耳濡目染下,我相信孩子們應該是明白我的個性與心願的,可能得等到他們再大些,我的白髮再多些,也許他們才會認真思考起這一天到來的可能性了....... 童空心2015/05/11 08:33回覆
9樓. 明明明
2015/05/09 18:52
˙˙˙

懷胎十月是一個母親多麼神聖偉大的生命延續啊 母親節快樂 我的拉手文也交券啦 同學晚安

謝謝明明明同學,相信你的拉手文就是你的心血結晶,也可說像是母親懷胎般的珍貴醞釀,但還好不用到懷胎十個月才面市,否則我大概要認定你是準備潛逃了,哈哈.......每回見到你就想開你玩笑,同學就是有這樣的氛圍,可以讓我不顧禮數的為所欲為,同學多包涵了!搞怪(咧咧)

童空心2015/05/10 11:20回覆
8樓. reaizuguo*一代良相😻
2015/05/09 07:02
浮腫的 ...

拖吊車輛怎會跟後面的話題扯在一起?
呵呵,還是作家厲害。      

後半段的話題,讓人又想到老祖宗“天人合一”的智慧和中醫的哲理
西醫的發達似乎是在延長人體受罪的時間
怪不得聽說有退休的西醫寫書,稱西醫是一場騙局,其中也包括與藥商的勾結。
      一個西醫博士要求取消西醫! 
      西醫, 一場百年的騙局
不禁讓人懷疑,悴死是禍嗎?
還有人以不看醫生,作為保持健康的法則,信乎?

謝謝reaizuguo*,你真是太厲害了:「浮腫的....拖吊車輛怎會跟後面的話題扯在一起?」一眼就識出我的詭計,哈哈..... 說個祕密,我在寫作文章最感快樂的點就是想寫什麼就寫什麼,你應該看得出來,我很想寫拖吊這事,但又不相關?沒關係,就是有辦法讓它連結在一起,哪怕只是一絲絲,多包涵了!得意

另外你提的:「西醫,一場百年的騙局」,我可說是太贊成了,真高興你給我一個機會把這樣的觀念稍微提到,我最近正在研讀日本醫界的良心,本身就是日本慶應大學放射科醫生,行醫治至今超過四十年的近藤誠所寫的書:「不被醫生殺死的47心得」、「不被癌症醫生殺死的20忠告」與「癌症治療前該知道的七件事」,內容所述非常中肯與令人震撼,目前還沒有全讀完,但可以先分享書中一個資訊,相信可以改變很多人的觀念:「高血壓有九成以上原因不明。而且日本也沒有關於降低血壓可使死亡率下降,或減少心臟病、腦中風發生率的實證資料。成年之後,動脈會逐漸老化、變硬,將血液送出的力量相對減弱。因此,為了將血液不斷送至腦部和手腳的每個部位,血壓會隨著年齡的增加而上升。如果使用藥物讓血壓下降,就可能造成失智或腳步蹣跚。」如何?相當精采!

童空心2015/05/10 11:08回覆
7樓. 小心
2015/05/09 05:32
對對對,就交給老天吧!自己對每天交待乾乾淨淨就可以了!
謝謝小心媽,妳說的太對了:「自己對每天交代乾乾淨淨就可以了」,我們所能掌握的就只有當下、眼前,未來何苦操心太多?如果能過好每一天,每一天都心安理得、每一天都是一個新的開始與結束,那人生肯定是紮實與無憾的,死亡就不會再是困擾我們的可怕敵人了....... 童空心2015/05/10 10:41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