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是治療還是傷害?
2019/08/20 09:50
瀏覽2,035
迴響10
推薦104
引用0

今早閱讀格友解曼曼的文章
http://blog.udn.com/mmchieh/128479490

希冀能集思廣益,覓得良方,共治疾苦,於是轉貼回覆於此,內容如下:


我也是個懼怕手術的人,手術本身不可怕,可怕的是往後所帶來的後遺症,有可能比現在的生活品質更差,這便是我的考量。曾經因狂跳有氧舞蹈,而導致半夜膝蓋痛醒,醫囑說要休息,我還是沈迷於其中,不肯放手,直至有天突然在舞蹈教室裡不能走路了,才嚇醒我,乖乖地在家做瑜伽復健了三個月,不敢再跳一支舞!康復之後,我改往瑜伽發展,膝蓋再無痛過!所以極力鼓勵您嚐試瑜伽看看,希望能對您有幫助。

動刀對身體而言,是件大事,一刀下去,無返回之路,一個護理師告訴我,手術除了考量成功的機率之外,還需評估年紀,是否能承擔手術期間的失血量以及具備術後恢復能力!有個朋友的太太,幾年前腳痛得厲害,都排好時間要開刀了,卻在最後一秒臨時取消!朋友鬆了一口氣,說很開心當時太太沒有動刀,她這幾年爬山之後,情況已好轉。

很怕說這些話得罪醫界的朋友們,有人責怪我,這樣新手醫師沒機會排刀練習了!我並非危言悚聽,真危急到生命的存續,當然手術會是最快速的方式,但若是有其他方式得以解決的話,以我的淺見,手術當屬下下之策。

前些時候,我一個好友在浴室跌倒傷到脊椎,全家人皆認同醫生的建議開刀, 後來她採納我的看法,先休養一些時日再決定開刀與否。結果一個禮拜之後就能下床走動,她頗震懾於身體的自癒力,驚喜於能免除開刀之苦。

看過一本書:〈你其實可以不用開刀〉哈維·畢格森 Harvey Bigelsen(Doctors Are More Harmful Than Germs)一位良心醫師的貼心囑咐,這一說下去文章就又長了,哈哈.....不多言,請您三思,尋得良方,早日康健!

▲摘錄由國際生物牙醫與生物醫學院院長約翰·派克斯·特羅布里奇(John Parks Trowbridge)前言所述:「我們和惡魔豪賭,看看能不能贏回健康的人生。我們重新拼揍、組合、更換,結果往往不是完整的人生;以醫學行話來說,就是慢性疾病、後遺症接踵而至。沒有人能夠在手術後全身而退,手術、受傷或創傷後的身體,必定會有所損耗。
看完這本小書,當你被推進手術室,被醫囑、護士、麻醉師、外科醫師團團包圍時,不妨想想:誰才是在你人生中操刀、執掌大權的人?」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知識學習 健康
自訂分類:思維
上一則: 觸事昏迷
下一則: 陌生人
迴響(10) :
10樓. 雲大少爺
2019/09/02 13:03

如果對開刀心存疑慮~先採取保守治療

譬如復健~藥物...

但如果一直未好轉~不開刀~只是更傷害自己

謝謝雲大少爺,您所言甚是:「但如果一直未好轉~不開刀~只是更傷害自己」,我們都希望隨著時間,病灶能有轉機,或者可以逐漸好起來,可是往往難順人意!尤其是當病情一天比一天加重,那心情必然如熱鍋上的螞蟻,此時上刀山下油鍋皆可,恨不能將病痛一除為快,何況現代麻醉技術高明,很少人會懼於開刀。

所以這多少還是仰賴一點運氣,不見得是強烈地規避反對,而是突然就不用開刀了,這才是最沒心理壓力地躲過,是很令人開心的事。我一個朋友就是如此,原本排好要放療改善腫瘤傷口,雖不是開刀,但亦會傷及附近的細胞組織,甚至危及心臟。可是不知何故,院方一直沒來電通知確切日期,朋友等了一個月的時間,才想要打電話去抱怨,但繼而一想,也許別的病患比她更需要,所以就不計較了而繼續等待。

後來等到醫院來通知時,她的傷口已經自然癒合,無需再借助放療,可說是慈悲心幫人幫己,少去一個折磨苦難,而且是自然而然,沒有絲毫的勉強。如果一開始就斷然拒絕醫師的放療建議,可能終日惶恐不安,憂慮病情失控,在心情影響病情之下將更糟。因此,除非有足夠的自信心,否則還是接受醫囑治療比較安心。

自我判斷很難、很苦,即便是有醫學背景的人,在面對自己的疑難雜症做出決定時,依然是兩難的.......

童空心2019/09/11 10:01回覆
9樓. 盹龜雞~ 台北玫瑰園 春報喜
2019/09/02 12:40

身體需要我們溫柔待它 , 痛到 難忍受了 會是有原因,得找專家看治。多看兩位醫師 掌握狀況  是有必要的。

我們的身體也具有自我療癒的能力,總是希望 能以耐心調養正常, 少去開刀的風險。

一位美國好友, 為著外翻腳嚴重, 二腳趾搭大腳趾 腳痛難忍 去開刀。

開刀過後 腳底脂肪被切除, 少了可以緩衝的舒適感,再沒辦法走遠,兩年之後 二腳趾又搭上了, 真讓人氣結啊。

謝謝盹姐,很開心您的來訪,還與我們分享您周遭發生的開刀憾事,的確令人不捨,繞了一大圈又回到原點?直覺這刀苦似乎是白挨了,去了珍貴的腳底脂肪,大概沒法恢復了吧?如您所述:「一位美國好友, 為著外翻腳嚴重, 二腳趾搭大腳趾 腳痛難忍 去開刀。 開刀過後 腳底脂肪被切除, 少了可以緩衝的舒適感,再沒辦法走遠,兩年之後 二腳趾又搭上了, 真讓人氣結啊。」

我年輕時候也愛穿高跟鞋,左腳亦是外翻得厲害,現在幾乎都穿平底鞋或是球鞋出門, 舒適多了。很慶幸自己及時回頭,沒有繼續讓雙足受累,外翻的外觀上依舊不好看,沒有因為我改穿無跟的鞋子而有所改善,像是樹木長岔了般的畸形模樣,但只要不痛,維持目前的狀況我就心滿意足了。很多人也勸我去治療,以為只是矯正,從您這兒我才知道,原來也有可能嚴重到須開刀的程度,挺可怕的。人生若能重來一次,我應該可以省下很多錢,少了高跟鞋的花費,哈哈.....

誠如書中所言:「一位好的外科醫師會耳提面命地與病人強調,不要對術後生活抱有太大期待,因為身體往往不可能回復到健康時候的狀態。」好好珍愛身體,我始終相信祂具有無限的可能......

童空心2019/09/10 10:00回覆
8樓. 亞魯司基
2019/09/02 08:14
可以引用嗎?

早安    童空心

這篇文章,可以引用嗎?

祝安康

謝謝亞魯司基的抬愛,非常歡迎您的引用,這是我的榮幸喔!開心 童空心2019/09/08 18:24回覆
7樓. 和煦秋陽(品茗)
2019/09/02 00:04

開不開刀   要視病情而定   該開刀就不必猶豫

當然對自己的身體狀況要徹底了解   也很重要

謝謝和煦秋陽,您所言甚是:「開不開刀 要視病情而定 該開刀就不必猶豫 當然對自己的身體狀況要徹底了解 也很重要」,的確,當病情急需開刀不可時,病人的心情肯定是沈重,迫切渴求治療的意願相對高昂,很少有心思再去考量其他的治療方式,除非是怕痛的人,例如我.....又或者是看過周遭有人因開刀後遺症所苦,才會起戒心。

無論如何,當一刀下去之前(如書中所述:不管是外科醫生沿著喉嚨放置釘合器,或是用腹腔鏡在腹部鑿洞穿孔,還是用手術刀畫破肚皮),都是極度考驗著病人的信仰與其對持刀者的信任,我覺得院方有義務與責任給予病人充分的資訊,比如手術風險層級、術後復原程度,以及鼓勵病人提出疑問,且不用因此感到卑微或是慚愧,本來醫學對一般人而言就是一門複雜的學問。所以我總希望自己是幸運的人:可以遇到能以簡單明嘹的話語解釋病情的耐心醫生!大笑

朋友常說我想太多,也許真的是神經大條一點、不怕痛的人比較乾脆灑脫吧?懷疑

童空心2019/09/05 23:28回覆
6樓. Sir Norton 妙腿如仙
2019/08/26 13:04
您想要傳達的,大概是: 多採聽第二、第三個專家的意見,才拿個主意。我們可以舉證更多的它例,延誤惡化,卻因為當開刀不開。

謝謝Sir Norton,您所言完全正確:「您想要傳達的,大概是:多採聽第二、第三個專家的意見,才拿個主意。我們可以舉證更多的它例,延誤惡化,卻因為當開刀不開。」當開刀而不開,有如延誤就醫,有時甚至過了黃金時期,連開刀的最後機會都沒了。就比如,腫瘤還小的時候,趕緊開刀切除,如果不願開刀,任由其長大蔓延,將威脅到重要器官,那即便是開膛剖肚也無法挽回頹勢,只能再縫合,宣告無法手術!尖叫

所以要不要開刀這個問題很沈重,與人生中的大事無異,都會面臨「抉擇」這個關卡,這才是我的著眼點。當我們選擇開刀的時候,意味著得全然接受手術過程中的風險與術後的後遺症。選擇不開刀,則不是不作為,而是去積極尋找取代開刀的治療方式,密切觀察效果,同時承受病情可能的惡化與不治,對自己的身體要有異於常人的信心與了解,才有辦法走這條自覺之路!不容易!

得說實話,把身體交給醫師是好辦多了!想另求醫治之道,避開切割之苦,那可惶恐多了!是吧?大笑

童空心2019/08/28 22:37回覆
5樓. 小小茉莉
2019/08/23 17:40

空心下午好

當年我也是剖腹產 也不是怕痛 (不會痛因為我打了無痛分娩)

剖腹的原因是產門不開 奮戰了很久 醫生說羊水破了怕會感染 只好上手術台 

我自然產的同學 生完後三天就能趴趴走了 恢復得很快 所以他一口氣生了三個壯丁 很厲害吧

謝謝小小茉莉,看您的敘述,我應該也是一樣的情形,感恩上天,都讓我們度過了俗稱的鬼門關!聽說,在古時候,這就是難產的一種,幸好現代醫學發達能開刀,否則還不知會有怎樣的結果?生孩子真的不容易,吃的苦不少,相信您應該也在背部脊椎處打了麻針吧?回想起來,還真佩服我當時擁有的勇氣,更沒有閱讀太多的相關報導,否則可能上不了手術台,嚇都嚇死了! 

為了孩子,我們的確都冒險了!

童空心2019/08/25 20:50回覆
4樓. 亞納
2019/08/23 01:04

我贊成妳的看法

以自己及親人的經歷

許多手術都不是必要的

謝謝追尋,看到您這話:「以自己及親人的經歷 許多手術都不是必要的」,我的內心很澎湃!一直在想,為何我們的想法跟醫師有這麼大的差距,僅管彼此都是朝著讓身體邁向健康的目標?有一回因病,醫院力勸我開刀,我遲遲沒有下定決心,從此以後,只要病情加重,我就後悔當初沒有開刀,一旦病情穩定,我就僥倖開心,心情就在其中擺盪不已。

從中可以明顯看出,實際上,身體有如氣候,每天都有不一樣的狀況,就如同瑜伽老師在上課前提醒我們的:「每天都要視體能而為!昨天能做的,今天不一定能達到,仔細觀察傾聽今天身體的能耐!」所以,去看醫師的時候,往往就是我們狀況最差的時候,得到的醫囑也將是最嚴苛的。然而,別太洩氣,也許經過幾天,身體又好了一些,這是極有可能的,我總是對自己的身體寄與無限的希望與倚重!

醫師面對的病人太多了,滿滿的病例檔案中,消化出來的就是成功比例的呈現,而我們就只有一個身體,交付出去的是我們的僅有,慎重的程度絕對高出很多,這是沒法相提並論的。一次的手術,就是主動迎接一個風險,每每到醫院,看到那麼多病人在手術房與死神交戰,我都衷心祈求上蒼眷顧減輕其苦痛。很難過您與親人都經歷過手術,相信經過這些,您更能體會到身體的珍貴,期許我們大家平安健康,遠離世間磨難........

摘錄書中一段話與您分享:「記住,在做任何侵入性治療前,務必確定其他方法都已用盡,迫不得已才選擇這種治療。也許對您而言這是件小事,但對身體來說卻是事關重大!」

非常感謝有您的來訪與分享,我受益了.....

童空心2019/08/24 12:38回覆
3樓. AL
2019/08/22 12:16

有時候非開刀不可,老媽媽尾骨因為拿重物碎裂,碎片又掉在神經上,腿腫又痛的無法走路,作息全亂。先打止痛針,吃止痛藥,完全沒效。好在,一個月後,有脊椎外科醫生的🔪,取出碎片後,六週後傷口癒合,完全沒有問題。好在有外科醫師。

現在換膝蓋和髖骨關結的人體新零件,手術成功率很高,醫生朋友形容,術後如割盲腸,有兩三天因為麻藥和傷口不適,一星期後就好很多了,兩三個月後,人舒服了,痛的記憶就淡了。

謝謝AL,看到您的留言,我真是羞愧有加,其實我是沒有立場說不開刀這些話,第一我本身並非專業人員,第二我沒有膝蓋開刀的經驗,不足以諫言建議,在此慎重地向格友解曼曼說聲對不起,希望她遵從醫囑,好好治療,早日恢復健康,無須介意我這局外人的看法。

事有輕重緩急,生病亦是如此,外科醫師有他們的特長領域,這點我非常尊敬,人一生中誰能擔保永遠無恙?靠的就是醫院的及時協助,我時刻感恩銘記在心。如同您所述:「 有時候非開刀不可,老媽媽尾骨因為拿重物碎裂,碎片又掉在神經上,腿腫又痛的無法走路,作息全亂。先打止痛針,吃止痛藥,完全沒效。好在,一個月後,有脊椎外科醫生的🔪,取出碎片後,六週後傷口癒合,完全沒有問題。好在有外科醫師。」我完全信服,也贊同開刀的成效與震懾於現代醫療的進步。

推薦一本書,只是多打開一扇窗,一個不同的視野,沒有強加之意,請多包涵!微笑

童空心2019/08/22 15:24回覆
2樓. 小小茉莉
2019/08/21 14:21

空心下午好

我也贊同不要隨意動刀 除非是不即刻動刀會影響到生命安全 要不然盡可能採用其他非侵入性的治療方式 

醫生具有救人的神聖使命 所以很多人會相信醫生給的建議 認為動刀可以快速改善身體不適的症狀

現在的人很不耐痛 像生產只要時程久一點 醫生就會建議剖腹產   

當然為了孩子好 很多人會選擇剖腹 或是為了給孩子一個好的生辰八字選擇開刀

開刀很快 但術後帶來的後遺症才是最最讓人難受的

我永遠記得生產完排氣後可以下床那一霎那 我真的是痛到唉爸叫母ㄚ....

謝謝小小茉莉,您說的很對:「我也贊同不要隨意動刀 除非是不即刻動刀會影響到生命安全 要不然盡可能採用其他非侵入性的治療方式」,印象中一次去大醫院做切片檢查,這是我平生第一次聽到「侵入性」這三個字,一開始沒有概念,後來上了診療台才知道有多煎熬,那位幫我做切片的醫生被我罵得莫名奇妙!

其實該怪我自己,沒弄清楚。這「侵入」二字取得好,就是醫療器械進入到受檢者肉體內的器官組織血管等等,不是僅憑借外表的判斷而已,那當然痛,錐心撕裂之痛,剎那間,身體不再信賴,彷彿我離棄背信於祂,身心驟分為二,靈魂被迫逃離,狼狽不堪!痛哭

經您一提:「現在的人很不耐痛 像生產只要時程久一點 醫生就會建議剖腹產」,我才猛然發覺:我也是剖腹產!不過不是因為痛,而是一直使不上力,努力了半天毫無進展,醫生才放棄我的!聽過很多婆婆媽媽的建議,還是自然生產最好,然而,人還是受制於很多的條件,非得走這條路,可能也無所謂的選擇機會吧?懷疑  童空心2019/08/22 11:02回覆
1樓. 心念
2019/08/21 09:31
很認同…
謝謝親愛的心念,很開心有您的認同,坦白說,沒人出聲,我倒是心虛怯場了!有時候,說出內心真正的想法,是需要很大的勇氣與堅持,但願一切都美好,大家都能做出於自身最適的抉擇! 童空心2019/08/21 09:42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