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2018/03/21 00:10
瀏覽2,477
迴響14
推薦108
引用0

前些時候,親朋好友不約而同的分享她們恐懼的事情。每個人內心何嘗不會有?我曾經怕的東西可多了,舉凡蠕動的生物,都讓我不安,毛毛蟲?蚯蚓?無需親眼目睹,就字面或是聽到類似名稱即渾身不自在,以前還會發抖尖叫呢!不過,隨著時間的過往,人生路上遇到的與之相較,可顯得凶險多了,牠們只是長得難看,與人何干?除了生存的威脅之外,其他顯得微不足道,自身養成的癌細胞 ?那才是驚悚!猶如在身體裡平白無故養了一堆恩將仇報的小惡魔,讓人寢食難安。一位朋友就曾跟我分析過癌症的大不同:「一般廣為人知的就是奪取養分不斷增生、形成巨大的腫瘤;另外一類則是不停的吃,把周遭的組織啃食得一乾二淨,吃完了,再往鄰近其他地方繼續分食身體,至死方休!」(這僅僅是閒話家常,無關醫學知識),我常納悶,這些癌細胞可否有思想?何苦苦苦相逼、玉石俱焚而亡?能跟它們談條件嗎?想來是痴人說夢話!就算前面句子連寫了三個「苦」字,一樣不為所動吧?

下雨過後,經常有機會在山上看到又胖又長的蚯蚓在地上爬行?以為是山上的土質特別營養,如果舅舅在場,一定要說是肥美了,他常吹噓在他們的年代生吃過蚯蚓?但我老覺得他是騙人。也有人說這不是蚯蚓,而是馬路?連名字都怪,還好,久而久之便見怪不怪了,然而,看到蛇就沒這麼輕鬆了!有回在要跨過一根枯黃的樹枝的同時,那樹枝竟然動了起來,還呈S形的扭擺方式,但也就動了那麼一下,牠就又回到固定不動、橫在路中間的狀態。嚇得我不知所措,不知道是該跨過去?還是等牠走開?如果跨過去,牠會跳起來猛咬我一口嗎?諸多揣測之下,令我不敢輕舉妄動,一隻腳就這麼抬得高高的懸在半空中?忍不住默念:「老兄,你都露餡了,幹嘛還繼續偽裝啊?你們的SOP(標準作業程序Standard Operating Procedures,常縮寫並簡稱為SOP)不都是在被人識破之後,便迅速爬回草叢嗎?你怎麼還是呆呆的待著?如果我是獵人,早把你抓走了!你的夥伴們沒有一個是像你這樣反應的,你是真笨呢?還是故意嚇唬我呢?」見牠依然如故,我只好自求多福,來個閉眼躍過!說時遲那時快,當我越過後再回頭看牠,牠亦一溜煙的跑走了!這.....誰才是新來的?進退的時機與節奏全錯!哈!

想起英文班同學Maggie第一次與我上山也碰到了,她當時正一腳要踩下去,還好及時拉住她,否則後果不堪設想。雖然第一時間蛇就跑開了,她依然驚魂未定,搖搖晃晃的幾乎失去重心,原來大家遇到蛇的反射動作都是一樣?皆是金雞獨立之姿?又剛好都是右腳?難怪走在後面的山友,一看我們的動作,便直截了當的問:「走了嗎?」

朋友在山上買了棟別墅,羨慕之餘,忍不住要問:「有蛇闖入嗎?」她笑說:「常常一起床到廚房,一開門就見到好幾條直挺挺、兀自矗立的蛇,還好有紗窗隔著,然後就有雄黃酒喝了!」哇!我能想像那種景象,應該是眼鏡蛇吧?不過,聽她提到雄黃酒,以為是泡蛇之酒?查了一下維基百科:「雄黃酒,是用研磨成粉末的雄黃炮製的白酒或黃酒,華人一般在端午節飲用 作為一種中藥藥材,雄黃可以用做解毒劑、殺蟲藥。於是古代人就認為雄黃可以克制蛇、蠍等百蟲,「善能殺百毒、辟百邪、制蠱毒,人佩之,入山林而虎狼伏,入川水而百毒避」。在白蛇傳的故事中,變成人形的蛇精白娘子不慎喝下雄黃酒,失去控制現出原形。古人不但把雄黃粉末撒在蚊蟲孳生的地方,還飲用雄黃酒來祈望能夠避邪,讓自己不生病。從現代醫學的角度來看,雄黃是一種含砷的化學物質,本身具有毒性,食用可能會對人體造成損害。」另外一個住在山裡的朋友則習以為常,他說:「每天都會從門前經過,好像特意來跟你打招呼似的......」這個有趣,把蛇當老鄰居了!

當然,蛇算是遙遠,如果不與山為伍,蛇不足為懼,反倒是牠們比較害怕人類吧?人類可比蛇來得複雜多了,如同幾位親友提及最懼怕的,竟然是枕邊人?父母至親?抑或是成年子女之言行?難以想像,卻是不爭的事實。我的心得是:恐懼鮮少單獨存在,大多伴隨依賴,若要無懼,先無「賴」吧!也許內心深處真正害怕的不是「那個人」,而是「獨立」之必要!距離是一道安全防線,無距生懼,無處容拒,加重悲劇!望受擾者早日突破迷霧,來日無畏不誤!

↑這是我的得意之拍,還用來當手機的背景桌布,英文班同學Anny眼尖,一眼瞧出它的美,喜獲知音啊!(文字&拍攝:童空心)

↑跟Maggie說,要帶她去看花椰菜,她好奇的驚呼:「這裡有菜園啊?」是的,還是滿滿的整山呢,只可惜是樹,不是花椰菜,夠像吧?我妹妹Amy是第一個稱這兒為花椰菜,每次上山一定路過,算是我們的通關密語吧!(文字&拍攝:童空心)

↑這些都是山路上隨處可見的枯枝木條,看到特別纖細的要留心,極有可能是蛇族偽裝,牠們身上的顏色已發展到以假亂真的爐火純青之境界!唯有皮膚的光滑度是其破綻,可想而知,這要多麼的全神貫注才得以識破!我一路上不看風景,只管死盯著地上,兼具少言慎行,與初來乍到時的聒噪得意模樣盼若二人!沒辦法,機率問題,常爬山,這方面的風險相對提高,不得不低頭。(文字&拍攝:童空心)

↑聽說這山裡最多的便是青竹絲,果然鮮豔耀眼,從旁走過,你絕對不會錯過,套句英文就是:You can't miss it!也就因為牠遠遠的,我才敢大膽拍牠,否則手機豈不抖落?曾一度想再靠近一點仔細觀察牠?還是別太認真,小心引蛇上身!(文字&拍攝:童空心)

↑春天真的來了,山上已然萬紫千紅,我和Maggie走著走著,不自覺地就被這綻放的花朵給吸引來,太迷人了!(文字&拍攝:童空心)

↑看了遍地的花美人,我們最終還是覺得這花最美!難怪Maggie的家的裝潢主色就是白色,果然清純脫俗,耐看!(文字&拍攝:童空心)

↑這是歸途的臨別一瞥,當下不覺有異,回來再看則如獲至寶!是的,曲終人散之時,就該有這份靜謐,你是否已同我置身於那無聲之曠野?放空所有,一切歸於沉寂........完美的句點!(文字&拍攝:童空心)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旅人手札
自訂分類:山中歲月
上一則: 戲雪
迴響(14) :
14樓. 小牙
2018/05/18 08:10

蛇的事
問我最清楚
我有身經百戰的遇蛇經驗
蛇還不請自來
夢中也經常來

謝謝小牙,看了妳的留言,甚是好奇,如妳所述:「我有身經百戰的遇蛇經驗 蛇還不請自來 夢中也經常來」,我也有類似經驗,比如在夢中、在山中小徑,常有機緣一會這些「眾生」,不知妳有何心得?我甚至想探索與牠們的淵源?終究不得其解........ 童空心2018/05/28 10:51回覆
13樓. 雲大少爺
2018/04/27 00:22

我其實...還滿喜歡蛇的...

覺得很神秘很漂亮

可是如果真遇到~應該也是力即逃之夭夭~畢竟性命重要

我家附近公園裡有很多(山邊)~他們也是怕人~躲~曾經遇過幾次很大條的~逃得比人還快

真要對峙~可能就已經觸怒他們了

 

謝謝雲大少爺,你這話可謂一針見血,非常精采:「我家附近公園裡有很多(山邊)~他們也是怕人~躲~曾經遇過幾次很大條的~逃得比人還快 真要對峙~可能就已經觸怒他們了」我也體會到這個嚴重性,所以每每走在步道上,總是小心翼翼,而且雙眼緊盯路面,不放過任何枝微末節,就怕一不小心誤踩「地雷」,那可就得不償失了,所有的健身美意全付諸流水了!

所以常有朋友念我:「看看這青翠的樹木吧!聞聞這芳香的花朵吧!別老低著頭走路,瞧妳這樣多無趣啊!」我也想啊!可是稍不留神就踩到蚯蚓、龜蟲之類的,容不得我半點悠閒!無奈

再過一陣子吧!等練就一身翻轉逃離的好功夫,我肯定就能氣定神閒的悠哉於絕美風光啦!得意

童空心2018/04/28 14:49回覆
12樓. Sir Norton 妙腿如仙
2018/04/24 23:58
蛇魔女、蛇郎君,曾經都很賣座。「爬蟲」一詞夠傳神,「人蛇集團」也令毛骨悚然!

謝謝Sir Norton,哇!好一段時日沒看到你來了,再度光臨敝舍,深感榮幸,對你就該像是老朋友般的話家常了!大笑最想問你的一句話:何時發新文啊?好期待呢!

經你一提:「蛇魔女、蛇郎君,曾經都很賣座。「爬蟲」一詞夠傳神,「人蛇集團」也令毛骨悚然!」我突然覺得照片裡的青竹絲?倒有幾分神似白蛇傳裡的「小青」?太久遠的片子了,只依稀記得白蛇的多情護夫與小青的忠心伴主,當然還有法海的無情摧毀!但這都遠遠不及於現實生活裡的人蛇集團的可怕!

曾經看過一部外片「人皮客棧」,恐怖之場景令我終身難忘,尤其媒介他人誤入險境之集團,實是匪夷所思,道德觀念蕩然無存,良心竟成遙不可及之物?一人之惡足可懼,何況是多人所組織的不法集團?無辜單純之人難逃殺身之禍,冤枉至極!

不禁為蛇族抱屈,何處惹塵埃?竟被拿來形容「人蛇集團」?莫非正是牠的「劇毒」所應對的「險惡」?兩者果然皆不能大意視之!

童空心2018/04/28 14:15回覆
11樓. 一畝桑田
2018/04/21 12:46
雖不怕蛇,
但蛇更怕易致牠於死的人,
蛇無善無悪,
人心莫測。

謝謝一畝桑田,今晚特別回來格子裡回你留言,竟有恍然如隔世之感?真是歲月匆匆,一眨眼的功夫,發文至今又近一個月了,我仍兩手空空,無物可分享?其實有滿腹的文章想一吐為快,無奈時間老是不夠用,得再加把勁,非擠出來不可,你瞧,我的格園是否已有荒蕪之態了呢?大笑

很贊同你所說的:「蛇更怕易致牠於死的人, 蛇無善無悪, 人心莫測。」人心確實莫測,所以不得不防,就拿爬山這事來說吧!前些天遇到一位山友,我們相談甚歡,她提醒我盡量早上來,不要傍晚來,因為人稀恐有不測,前些時候還聽說在某個爬山步道有搶劫一事發生,幸好不是在這裡,但是還是小心為上,建議我隨身攜帶防身用品或是登山杖!

結果,現在手裡多了個登山杖,得不時提醒自己要記得拿,因為幾次遺落在廁所裡,像個傻子似的來回走上好幾趟!一邊走著,一邊把登山杖當樂隊指揮棒甩弄,不禁想著......最好都別派上用場,不管是人還是蛇,望上天多眷顧!

童空心2018/04/24 21:13回覆
10樓. 幸福☆Anita_準備中~
2018/04/06 09:45

Anita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老鼠!

蟑螂、蚯蚓、蟲類,除了毛毛蟲,因為它們身上的毛會讓皮膚發癢,其他的我都敢抓,遇到老鼠我就不行了,我連在路上看到被車子輾爛的老鼠屍體,我都無法呼吸,要閉氣通過之後離遠遠的才敢呼吸,那個"怕"的程度,真的不知道該用什麼字眼來形容了!以前還在租房子住的時候,用老鼠籠抓到老鼠我不敢處哩,我家女兒才10多歲,用手拎著老鼠還笑說:到底誰才是媽媽啦?害羞

以前在苗栗夫家,看到蛇是家常便飯,它們喜歡躲在灶前堆放的木材堆中,我這個台北長大、嫁到山上的孩子,剛開始也好害怕,怕拿木材入灶的時候,突然看到蛇,夫家的人跟我說:只要不是向材堆裡挖,從上面拿木材就不用怕了。漸漸的也就把膽子給練出來了,而且夫家養的狗,除了會看門之外,也很會抓蛇,只要抓到蛇,公公就會殺蛇煮蛇湯喝,我只敢喝湯,不敢吃蛇肉,蛇肉會偷偷的丟給立下大功的狗狗吃!誰理你

妳常往山上走,真的要多注意"深藏不露"的蛇喔!大笑

親愛的Anita,好喜歡妳來串門子,本以為門可羅雀了?沒想到又來一則妳文情並茂的經驗談,真有趣,看妳的文章實是人生一大享受!親你一下

與妳不同的是,我不太怕老鼠,甚至覺得小小隻的錢鼠可愛,嘴巴尖尖的?挺討喜的!不過,換成是又大又肥的老鼠、比貓還大隻的,可就令人望之生畏了。聽聞過老鼠攻擊啃咬新生嬰兒事件,應該就是這類碩大貪婪的老鼠橫行所致吧?記得小時候盛行補鼠器,當時還覺得慘忍,然而家中若有老小,還是謹慎為上,過街老鼠,還是得人人喊打才好!

謝謝妳提醒我要注意那些「深藏不露」的蛇族,我會特別小心,尤其夏天將至,這風險肯定是有的。妳果然是有練過的,如妳所述:「以前在苗栗夫家,看到蛇是家常便飯,它們喜歡躲在灶前堆放的木材堆中,我這個台北長大、嫁到山上的孩子,剛開始也好害怕,怕拿木材入灶的時候,突然看到蛇,夫家的人跟我說:只要不是向材堆裡挖,從上面拿木材就不用怕了。」這真的是個好方法,記得我妹妹在婚前,就曾在家裡打掃房間時,不經意地從垃圾桶裡撈出一條蛇來,到現在我還是很佩服她的鎮定,不僅從容不迫的把蛇放回去,也沒被反咬一口,毫髮無傷的全身而退,真是不幸中的大幸!印象中,在以前所寫的文章中提過這件事,只可惜忘了是在哪一篇?於是重新寫來與妳分享。

咱們可謂無所不談呢!哈!

童空心2018/04/09 15:01回覆
9樓. 童空心
2018/04/03 12:06

這是一位長輩的迴響:「春天來臨了,萬物皆避過寒冬,出來享受一下陽光,花草樹木也都盛開了,以前我們都愛爬山,一定要戴帽子,深怕吊在樹上的青竹絲忽然間落下,妳說的那蚯蚓是沒有足的,馬路的腳一排,以前被困山上的人確實吃過蚯蚓,說只要用竹子刮去腸泥及烤來吃,我們小時也曾捉來養鴨子,我們朋友就曾在別墅家的草叢裏被蛇咬到腿腫到像象腿,還好他老公把蛇打死即時送醫,不然就沒命了,我們也看過那山上的蛇無視我們的從面前過,嚇死人!我喜歡山水的空氣,但也怕那些毛毛蟲,水蛭!女婿他們那天才捉到一隻是臭青母,好大一隻,嚇人啊!」

我的回覆如下:「原來戴帽子還有這層意思?難怪山友們大部分都戴,也催促我戴,沒細問呢!這下終於明白了。有回在樹下拉筋,不自覺的把頭往上仰,拉開頸部的肌肉甚是舒暢,不意瞥見一隻毛毛蟲就在我眼光正上方的樹枝下,呈S型的扭動姿態,似乎快甩下來的樣子?我瞅著與牠之間的距離,若無意外,應該會不偏不倚的掉在我的臉上?趕緊猛然縮回頭頸跳開。現在我會戴帽子上山了,仰起頭來也不怕了,如果有蟲蟲往下掉,還有帽子擋著!不過,如果是蛇....可麻煩了!尖叫

嬸嬸說對了,那蚯蚓是沒有腳的,整個身子光溜溜的,總覺得上天少給了牠們一層外皮或外衣呢!大笑

8樓. JASON
2018/03/24 16:43
我也怕蛇 ,蛇那樣子我看了就怕!
謝謝超級射手史豔文,你說出了一般人對蛇的看法:「蛇那樣子我看了就怕!」如果撇開牠咬人的恐怖形象、不預設立場的來看牠身體的曲線,真的會不自覺地讚嘆造物主的神來一筆,創意唯美的手法令人驚艷!誰能料想到,在粗糙平凡的林木裡,竟藏有這般細緻的動物?是來自仙界嗎?全身滑溜亮眼,彷彿上了漆一樣,那皮膚是如何與那些枯木殘枝共處的?既堅韌又柔軟,普天下大概唯有牠能共容這些特點吧?多些想像,就多些樂趣,這是我在山上的「樂道」!得意 童空心2018/04/09 14:22回覆
7樓. 曼特寧
2018/03/23 23:50

哈哈 千萬別叫我"大師",前幾天才有個"大師"掛掉了,我猜想當"大師"者比較會被上帝招喚.....

妳的第1,2,4張都很好

第1張 妳的得意作品 第2張花椰菜有創意 第3張也把青竹絲的"曲線"拍到了,其實蛇是一種非常美麗的動物,妳不去襲擊牠

牠是不會主動攻擊人的,通常被蛇咬可能是不小心沒看見而採到牠了,或是想抓牠而被咬

謝謝曼特寧,經你一說,恨不得把所有拍到的照片,全擺出來讓你評鑑?太開心了!得意這對我的鼓勵很大喔!

「大師」的確不好當,而當上大師者,背後也經常有段不為人知的磨難,總而言之,辛苦啊!還是當娛樂好,玩票性質沒壓力,隨興所至,趣味橫生!不過,還是要誇你一句,巧手隨拍即是大師級作品,難掩其光芒啊!讚啦

童空心2018/04/09 13:53回覆
6樓. 茉上盛開 ✿ 泉
2018/03/23 21:57

回覆

哈,對阿!  已經欠我兩張照片了...  沒關係,就讓您欠著吧! 

這樣您才會時不時想到我,來看看我~ 呵呵

再看了一遍照片,我上次的回覆中忘了說...

那張得意之作拍得確實很美,意境我喜歡! 

謝謝彩虹泡泡。泉,看了妳的回覆之後,我立馬搜遍電腦,奇怪,怎麼都找不到那些照片?真是糗大了,不過,確定存在某個地方,相信有朝一日,定然浮出水面,到時第一個通知妳!得意

這幾天很忙,忙得很豐富,真希望自己一天有四十八小時可用?然後就能每天上來寫點什麼!可惜,現實生活無法如此,都四月了,原本還希望在三月底前發篇新文,看來希望落空了。但想到這個月安排的諸多戶外活動,嗯....亦不枉這春天好時節了!開心

童空心2018/04/03 21:46回覆
5樓. 馮紀游陸游:胡適祕魔崖月夜
2018/03/21 14:36

哈哈哈,一物剋一物,老頑童天不怕地不怕,雷劈在對街嚇趴一堆人,都面不改色,可是就怕蛇。看到一條細小的 gutter snake (無毒)從前面爬過,那條路就不敢走了,哈哈哈

謝謝陸游先生,原來不是只有小女子我怕蛇?大師如您亦是懼怕不已?尖叫如你所述:「看到一條細小的 gutter snake (無毒)從前面爬過,那條路就不敢走了,哈哈」,這點我可能比您好一點,路我還是敢走的,但會多準備一些行頭,例如登山杖、口哨等等,用來嚇唬這些冒失的蛇族,希冀牠們聽到聲響能自動竄離!難怪常見到有山友帶收音機上山,邊聽音樂邊走,也許不是自娛,正是故意要打草驚蛇呢!懷疑

童空心2018/03/24 23:30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