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引用文章韓天安艦與泰紅衫軍給台灣的啟示
2010/05/22 13:12
瀏覽905
迴響0
推薦13
引用0

引用文章韓天安艦與泰紅衫軍給台灣的啟示

好小資的社論啊!
紅衫軍是暴民
貪腐的馬塔信也將流亡海外
就跟1949年後國民黨高官捲走黃金跑到美洲一樣
......
與中共權力鬥爭死了幾千萬人的萬惡 國民黨
把台灣人民捲入其中
還敢自稱是和平的締造者?
哈哈哈

 

1949年置「數萬萬民衆陷入肌寒交迫的困難地位的時候」的國民黨,捲走中國 ... 持有黃金後,又盜走掏空國庫黃金、白銀等一切鉅金和細款,遁逃.....

用力推洪誌良教授的大作!

請年輕的不要忘了國民黨的邪惡本質!

他們甚麼都可以賣!

http://ettvs.ettoday.com/2010/03/08/142-2577116.htm

洪誌良

國民黨敗在「國民黨一個絕大的錯誤」



被毛澤東明確指摘爲「國民黨一個絕大的錯誤」,是針對1924年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宣言中莊嚴聲明的:「若國民黨之民權主義,則爲一般平民所共有,非少數人所得而私也」即顯然旨在宣告「天下爲公」,非可少數人所得而私;然卻遭到國民黨自己違背了這個聲明而言。

這是毛澤東1940年1月9日在陝甘寧邊區文化協會第一次代表大會上講演《新民主主義論》中的〈五、新民主主義的政治〉一節中說到的。1940年指摘國民黨的背叛1924年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宣言中,莊嚴聲明的如前述扼要,旨在於中國之天下應係「天下爲公」,非可少數人所得而私。換言之,就是國民黨雖然以辛亥革命推翻中國幾千年來的封建帝制,建立了中華民國,此一「中華民國」理應「爲一般平民所共有,非少數人所得而私也」;可國民黨自己卻違背了這個莊嚴的聲明,而把代表中國「中國全民的天下」的「中華民國」,竟視爲如國民黨一群一黨私有之物。

這個「國民黨一個絕大的錯誤」,筆者認爲,其一即應爲(《毛澤東選集》268頁):一九三七年二月十日發出,內容如下:「中國國民黨三中全會諸先生鑒:西安問題和平解決,舉國慶倖,從此和平統一團結禦侮之方針得以實現,實爲國家民族之福。當此日寇倡狂,中華民族存亡千鈞一髮之際,本党深望貴黨三中全會,本此方針,將下列各項定爲國策:(一)停止一切內戰,集中國力,一致對外;(二)保障言論、集會、結社之自由,釋放一切政治犯;(三)召集各黨各派各界各軍的代表會議,集中全國人材,共同救國;(四)迅速完成對日抗戰之一切準備工作;(五)改善人民生活。如貴黨三中全會果能毅然決然確定此國策,則本黨爲著表示團結禦侮之誠意,願給貴黨三中全會如下之保證:(一)在全國範圍內停止推翻國民政府之武裝暴動方針;(二)工農民主政府改名爲中華民國特區政府,紅軍改名爲國民革命軍,直接受南京中央政府與軍事委員會之指導;(三)在特區政府區域內,實行普選的徹底民主制度;(四)停止沒收地主土地之政策,堅決執行抗日民族統一戰線之共同綱領。」中之對「(二)工農民主政府改名爲『中華民國特區政府』」一節之錯失的「絕大的錯誤」。

茲由於國民黨把曾代表中國的「中華民國」視爲一群一黨之「少數人所得而私」的心態作祟,故對毛澤東共產黨人1937年2月10日致電國民黨三中全會的保證願意將陜甘甯邊區工農民主政府改名爲「中華民國特區政府」一事,就覺得是要與國民黨分其國民黨一家天下的「中華民國」,以致最終是不願承認,而於1946年發動旨在要徹底消滅共產黨的國共內戰。

再細觀:「願給貴黨三中全會如下之保證:(一)在全國範圍內停止推翻國民政府之武裝暴動方針;(二)工農民主政府改名爲中華民國特區政府,紅軍改名爲國民革命軍,直接受南京中央政府與軍事委員會之指導;(三)在特區政府區域內,實行普選的徹底民主制度;(四)停止沒收地主土地之政策,堅決執行抗日民族統一戰線之共同綱領。」

前段摘列四項中,除該電文在前述文首先有:「西安問題和平解決,舉國慶倖,從此和平統一團結禦侮之方針得以實現,實爲國家民族之福。當此日寇倡狂,中華民族存亡千鈞一髮之際,本党深望貴黨三中全會,本此方針,將下列各項定爲國策」中的一本爲「中華民族存亡千鈞一髮之際」之豪氣由衷而發,感人肺腑之外,並無先以滿足毛澤東共產黨人標準的民主、自由爲前提,或以任何挾外強之詞爲要脅,再保證願意將陜甘甯邊區工農民主政府改名爲「中華民國特區政府」,即置於國民黨主中國政權時期的中華民國一個中國領土主權之下的一個「中華民國特區政府」。亦即形同今日說法的〈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爲國爲民,是何等的光明磊落啊!

然而,由於蔣介石國民黨的缺乏政治大智慧,並將代表中國全民所有之天下的中華民國,視爲國民黨一群一黨少數人所有而私。因此,既不願給毛澤東共產黨人高風亮節拍胸脯保證的「願給貴黨三中全會如下之保證:(一)在全國範圍內停止推翻國民政府之武裝暴動方針」,再加上蔣介石國民黨的「從一九四五年十月重慶談判和一九四六年一月政治協商會議以來,中國人民對於這夥盜匪曾經做得何等仁至義盡,希望同他們建立國內的和平。但是一切善良的願望改變了他們的階級本性的一分一厘一毫一絲沒有呢?這些盜匪的歷史,沒有哪一個是可以和美國帝國主義分得開的。他們依靠美國帝國主義把四億七千五百萬同胞投入了空前殘酷的大內戰」,就變成了:1949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公告》的:「自蔣介石國民黨反動政府背叛祖國,勾結帝國主義,發動反革命戰爭以來,全國人民處於水深火熱的情況之中。幸賴我人民解放軍在全國人民援助之下,爲保衛祖國的領土主權,爲保衛人民的生命財産,爲解除人民的痛苦和爭取人民的權利,奮不顧身,英勇作戰,得以消滅反動軍隊,推翻國民政府的反動統治。」。易言之,國民黨政府的「中華民國」是被1949年10月1日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公告》宣告推翻的。在此前,被中華民國宣告推翻的大清王朝後人,也沒聽過要在中國的哪一個一隅之地,還能再容許大清王朝再「主權獨立」在某個一隅之地或某個島上。同樣邏輯,又是自己把應該是天下爲公的「中華民國」裝在口袋裏當寶貝,不願與全民共有。最終是,960萬餘平方公里的大塊頭帶不走,就扛走「中華民國墓碑」一塊當寶貝,還掛在中國離島臺灣省當招牌,那還再能是原來的中華民國麽?

國民黨可要想想:原本應該是天下爲公的中華民國,73年前共產黨人開口要共有了,你不給。等共產黨人換下招牌了,且還一直說、天天講,要與你共有一個中國,在〈一國兩制〉下,也可讓你搞你高興的啥制都行,可你卻又偏不要。而仍守著那塊連所有權和解釋權,都原本或也已經不再屬於國民黨一黨之私的「中華民國墓碑」。試問:搞政治搞到如此死胡同,你還能活麽?

再看看前後列述的國民黨惡行,光憑馬英九塗紅的臉蛋,難道就能將已埋入中國歷史墳場的「中華民國」,以慶祝僞百年國慶之名的強裝快樂,建築在辛亥革命英雄烈士百年忌日的痛苦之上,就能讓「中華民國骷髏」重生麽?這不更是在褻瀆英靈的造孽麽?

1949年置「數萬萬民衆陷入肌寒交迫的困難地位的時候」的國民黨,捲走中國故宮國寶,到中國離島臺灣省的臺北市,又開了個僞故宮繼續營業掙錢;在大陸先用金元券詐取民間持有黃金後,又盜走掏空國庫黃金、白銀等一切鉅金和細款,遁逃臺灣後,又使出了一塊新臺幣換回四萬塊舊台幣的詐財伎倆。等在兩岸都騙足了撈夠了,而這個在1949年4月21日,被以〈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主席毛澤東〉名義發佈的《向全國進軍的命令》中明載的:「(二)奮勇前進,逮捕一切怙惡不悛的戰爭罪犯。不管他們逃至何處,均須緝拿歸案,依法懲辦。特別注意緝拿匪首蔣介石。」;以及復於1949年10月1日發佈的《中國人民解放軍總部命令》中,被追捕中的戰爭罪犯匪首蔣介石與其子蔣經國,如今卻早已結伴分別躺在臺灣省桃園縣大溪鎮山腰的慈湖,悠閒的默默競數著星星,等著何時還能橫躺著回大陸落葉歸根(按:隨著兩岸關係的發展,抓捕令已被最高人民法院寬赦)。而靠共產黨「才能挽救全國人民出於空前的浩劫」的大陸,也終由共產黨人的「喚起民衆,及聯合世界上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共同奮鬥」建成今日「強盛獨立之中國」。

2009年一甲子〈十一國慶節〉大閱兵活動的展示,新中國被全世界主要評論媒體評比爲新世紀並列的中、美、俄三強;美國總統奧巴馬09年11月訪華時,還曾一度邀約中國與其成爲全世界唯二的G2VIP,但隨即被中國總理溫家寶當面婉拒。2007年起,中國已實現超越久居世界外匯第一位的日本,而成爲全世界外匯第一位,成就了空前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地位。新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執政黨中囯共產黨胡錦濤總書記,早在2005年還寬大爲懷的不計前嫌的以高規格接待國民黨前主席連戰訪問大陸,期待的自然是希望兩岸的「復歸統一,結束政治對立」的實行「一國兩制」的實現祖國統一大業,共謀中華民族復興的偉大事業。

可連戰卻甚至跑到曾侵略過中國的美國,推銷他的「一中各表」的即所謂「主權獨立在臺灣的中華民國」之論。畢竟還是承襲蔣介石國民黨的「國民黨一個絕大的錯誤」的把曾代表中國應該是天下爲公的「中華民國」,視爲國民黨一群一黨少數人所有而私也。好象「中華民國」就放在這些權貴族群的國民黨人的口袋裏,隨時高興都可以掏出來「主權獨立」在哪里似的。因此,儘管曾代表中國天下爲公的「中華民國」,因爲容不得〈一國兩制〉的中華民國一個中國領土主權下的「中華民國特區政府」而被推翻掉了。國民黨沿舊權宜性的在中國離島臺灣省依然使用「中華民國」舊招牌,只不過是上個世紀40年代後期國共內戰後延續的歷史遺留的待決問題。原曾代表中國的中華民國已成歷史。新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1949年10月1日已然宣告成立。國民黨敗逃後,在中國離島臺灣沿舊使用的「中華民國」,已然只不過是中國一隅之地的地方政府權宜性使用的旗號罷了。

綜前所述,吾等只要前後對照共產黨人早在1937年,已能一本爲「中華民族存亡千鈞一髮之際」(有白紙黑字爲證),而主動「保證願意」將「獨立政權」的陜甘寧邊區政府改名爲當時中華民國一個中國領土主權下的「中華民國特區政府」;73年後的國民黨姑且甭管此間幹了多少壞事,卻不願成爲理所當然的中華人民共國一個中國領土主權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特區政府」。由此可證,共產黨人是以天下爲公的願將已建成強盛獨立的新中國與臺灣地方政權共有中國全民的天下;敗逃中國離島臺灣的國民黨,倘有知廉恥悔改之心,爲彌補其73年前的「國民黨一個絕大的錯誤」,理應爲臺灣民衆的響導,帶領臺灣民衆邁向統一的光明大道。而不是「還在繼續勾引外國侵略者,進行反抗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反在製造「中華民族存亡千鈞一髮之際」的別有所圖,且還能悠閒著指派國民黨高官到大陸去以「中華民族」套近乎的回到臺灣島內,竟是在進行所謂「主權獨立在臺灣的中華民國」的「獨化教育」,即又是重蹈「國民黨一個絕大的錯誤」的把已然成爲中國歷史的「中華民國」視爲一群一黨之私有物,更企圖將「中華民國墓碑」私之爲放在少數人口袋裏的玩物。

換言之,共產黨人自始即願以中國全民的天下與國民黨共有之;而國民黨人自始迄今,卻仍將中國全民的天下視之爲國民黨己有的,甚至是抱著「中華民國墓碑」似寧死不放。就回顧看看這樣的一個政黨,是一個啥樣的真面目吧!

《毛澤東選集》1375-1376頁概括了國民黨的惡行:「以蔣介石等人爲首的中國反動派,自一九二七年四月十二日反革命政變至現在的二十多年的漫長歲月中,難道還沒有證明他們是一夥滿身鮮血的殺人不眨眼的劊子手嗎?難道還沒有證明他們是一夥職業的帝國主義走狗和賣國賊嗎?請大家想一想,從一九三六年十二月西安事變以來,從一九四五年十月重慶談判和一九四六年一月政治協商會議以來,中國人民對於這夥盜匪曾經做得何等仁至義盡,希望同他們建立國內的和平。但是一切善良的願望改變了他們的階級本性的一分一厘一毫一絲沒有呢?這些盜匪的歷史,沒有哪一個是可以和美國帝國主義分得開的。他們依靠美國帝國主義把四億七千五百萬同胞投入了空前殘酷的大內戰。」

對這樣重蹈「國民黨一個絕大的錯誤」而不知恥不悔改的政黨,甚至連國民黨那死抱著的「中華民國墓碑」的所有權和解釋權,都已經不再是國民黨可少數所得而私之所有和解釋的。你國民黨在黨報上,將一個地方政權的代表人馬英九的小白臉照片刻意塗得紅光滿面的拼湊對照享有全世界國際社會尊崇地位的國家主席的照片的小動作,也不是憑臉蛋漂亮就可以不知恥不必悔改不必講道理的,就能將已成中國歷史的,掩埋在中國歷史墳場堆中的「中華民國」,又能再「主權獨立」在中國離島臺灣的。

因此,2月28日國民黨黨報社評題爲「國民黨爲何一敗再敗」文中的:「繼一月三席立委補選全軍覆沒之後,日昨的立委補選,國民黨又只保住一席,非但重挫國民黨的士氣,也使年底五都選舉的形勢更加嚴峻。」和文末的:「更要痛定思痛,找出失敗原因,對症下藥,否則五都選戰,甚至二○一二年的『總×』大選都不太樂觀。」中的「失敗原因」,其實,還是「國民黨一個絕大的錯誤」的又企圖要把中國離島臺灣的「中國全民的天下」的一隅之地,視爲一群一黨之私所有的妄圖將臺灣的天下只與民進黨共有,而卻不願意與「中國全民的天下」的擁有的臺灣天下的屬於「中國全民的天下」的中國全民,在〈一國兩制〉下,光明正大老老實實的共有「中國全民的天下」的臺灣的後果。

從而,2010年底的所謂五都會區「直轄市」市長選,國民黨已然恐勢必將要沒於草根性強的綠色灌木叢中。請參《華夏新聞網社區》「三合一選舉:顔色的磁吸效應」,以及《中國評論新聞網》「回避一中,國民黨恐將沒於綠色灌木叢中」(原標題《華夏新聞網社區》「等被統一,倒不如迎合統一」)筆者拙文。二文要旨,在於直指國民黨回避一中與民進黨互爭共搶支配臺灣島,勢必沒於草根性強的綠色灌木叢中。老老實實地天經地義地在一個中國原則下,響導帶領臺灣民衆邁向兩岸復歸統一的光明大道,一是,彌補國民黨曾犯下「國民黨一個絕大的錯誤」的歷史遺憾;一是,一個中國是國民黨唯一的歸宿。國民黨倘不回到一個中國,就如同無家可歸的將走入凋零或者就散攤了。

筆者認爲,2012年前,讓馬英九效法毛澤東共產黨人以天下爲公的精神,致電中囯共產黨「保證願意」將已然過去式的且應該是天下爲公的「中華民國」歸公入庫,並安置於已經定位的中國歷史文物堆中,同時將臺灣地方當局改名或者說正名爲天下爲公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特區政府」,實行天下爲公的〈一國兩制〉,在臺灣島上挂上代表中國天下中國全民的天下的天下爲公的世界公認的中國五星國旗,應是國民黨彌補「國民黨一個絕大的錯誤」,挽回「國民黨爲何一敗再敗」的唯一機會。否則,幹了這麽多壞事的國民黨,走入「國民黨自作孽不可活」的墓地,也算是老天有眼啊!

殺人不必償命,首號中國戰犯判首號侵華國際戰犯無罪後又勾結在一起搞不利於中國天下中國全民的天下的事,盜走國寶還可讓原主參觀且還要交錢……等等,還可坐享中國一個角落自許爲王的呼風喚雨的自欺欺人自說自話……。總之是罄竹難書不勝枚舉,對這樣的一個政黨,不滅,還能有天理麽?

又當共產黨人願「爲國家民族,……爲中華民族存亡千鈞一髮之際」(有白紙黑字可證),與國民黨共有中華民國時,國民黨是私天下的不與共有,還大開殺戒的屠殺中國千萬同胞;當主張「台獨」的民進黨人以「台獨黨綱」(有白紙黑字可證),與國民黨共用中國領土的臺灣時,國民黨竟又是將中國領土的臺灣視爲私天下的不與中國共有的企圖要割據與民進黨共有。此從馬英九在臺北賓館的「回眸歷史活動」中稱:「確認台、澎歸還『中華民國』」、「沒有臺灣地位未定論問題」;卻又銜接一再聲稱的:「中華民國主權獨立在臺灣」足以確知,馬英九國民黨人依然是承襲「國民黨一個絕大的錯誤」的基因,視已成中國歷史,曾代表中國天下中國全民的天下的天下爲公的「中華民國」,爲國民黨一群一黨之私有物。亦即對國民黨人而言,其實,並無「爲國家民族,……爲中華民族存亡千鈞一髮之際」的概念。這些匪德匪行,既非爲國爲民,說白了,不過是個「政治利益買辦集團」。有的惡行還仍是現在進行式。這樣的一個從不知反省與檢討(嘴巴講的不算),卻只逕是自憐與臭美的自作孽政黨,能不一敗再敗的嗎?




(●作者洪誌良,台中市,日本法政大學畢,法務顧問。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