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浩淼》先睹為快(2)
2009/12/13 11:08
瀏覽2,152
迴響1
推薦5
引用0

  不到半小時,我的書房裡,已經擠滿了親朋好友和故舊,個個毫無例外,都是以光速趕來的。請注意,在此所謂的光速,並不是文學上的修辭,所以眾人才有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便齊聚一堂。

  換句話說,這些親友都是以『遠距現身』的方式,利用他們的數據化身,出席這場臨時召開的會議。真正置身現場的血肉之軀,只有我們一家三口而已。

  若非如此,十幾二十個成年人,外加兩三個小朋友,絕對擠不進我的書房(我早已說過,這間書房面積有限)。另一方面,數據化身自然另當別論,不但尺寸可以隨意調整,甚至重疊些許也無妨。

  由於人數實在太多,當天到底有哪些人與會,我不想詳列名單了。但大家不妨先在心中猜一猜,等到他們發言的時候,立刻就能得到驗證,豈不快哉!

  剛才大致提過,我之所以決定,等大家到齊了,才宣佈那個『非假設性問題』,一來是為了節省時間,二來更是為了集思廣益。所以,我在正式開口之前,刻意和在場眾人,先做了一個約定──讓我先一口氣,將前因後果敘述完畢,然後再請大家發表高見。

  我做完這項聲明之後,故意微微抬起頭,將目光鎖定在『溫寶裕』身上,他老兄來得較遲,找不到好位置,靈機一動,將自己掛在天花板上,兩條腿還在半空中晃來晃去。(溫寶裕的雙腿,當然早已長好了,他所接受的『斷肢再生術』,五年前雖說是空前創舉,如今則已越來越普遍。)

  小寶自然明白我的意思,毫不遲疑地點了點頭。然後,他又轉過頭去,向身旁一位三、四歲大的小男生,做了一個將嘴巴封起來的動作。

  接下來,我便言歸正傳,從頭說起。但因為在場絕大多數人,對於我的靈魂之旅,早已知之甚詳,所以,我只做了最簡單的回顧,隨即進入真正的主題,也就是『大限將至』這個空前緊急狀況。

  我說得非常仔細,不但將一兩個小時之前,才終於想通的一切,鉅細靡遺地講述了一遍,而且,還提到了剛才我和紅綾所做的腦力激盪,以及稍後冒出的一些聯想。

  等到我終於講完了,果然不出所料,眾人的表情,從不敢置信到面色凝重,可說五花八門,不一而足。唯一的共通點──這點頗出乎我意料之外──就是一時之間,並沒有任何人搶著開口。

  不過,更令我意想不到的是,當我終於聽到有人開口回應,竟然是個稚嫩的童音:『表姨丈,你怎麼忘了六度理論?』

  溫寶裕立刻怪叫一聲:『哈,一語驚醒夢中人!小小寶,真有你的!』他摸了摸小男孩的頭,繼續道:『想當年,紅綾妹子失蹤,正是拜六度理論之賜,你和表姐才能在最短時間內,號召千八百人,幾乎將整個地球翻了一遍。』

  沉默維持了幾秒鐘之後,書房的另一角,傳來一個相當熟悉的聲音:『話說回來,那次的全球大搜索,衛斯理夫婦頂多動用到了三度朋友。如今,透過全球偵探聯絡網,我的事務所能輕而易舉,接觸到世界上每一個角落的偵探。』此人不是小郭還是誰!

  小郭說完後,另一個略顯蒼老的聲音,隨即接口:『我也可以動用老關係,說服幾個國家的特務組織,加入緊急調查的陣容。』

  聽到這句話,小郭忍不住鼓起掌來,興奮地道:『太好了,納爾遜二世登高一呼,全球四大特務組織,一定共襄盛舉……』

  小郭似乎還沒說完,溫寶裕已經搶過話頭:『別忘了,還有巫術世界的奇才異能之士!事不宜遲,小小寶,趕緊聯絡媽媽……不不不,先用衛星定位,實在找不到的話,再動用降頭術不遲!』

  我暗嘆了一聲後生可畏,忽然想到,康維一家三口今天也在場,可是直到目前為止,大鬍子康維始終一語不發。

  康維接觸到我的目光,立刻明白我的心意,語重心長道:『我自然義不容辭,但只怕人單勢孤──』說到這裡,他意有所指地緩緩轉頭,望向一位頭髮半禿的中年男士。

  我當然瞭解康維的潛台詞,自從他歸化地球之後,越來越不喜歡和外星人打交道,別說遠在天邊的觀察地帶,即使同在歐洲的勒曼醫院,他也幾乎從不來往。最近幾年,他更是息交絕遊,將自己關在柳絮古堡,以研究尖端科技自娛。

  於是,我替康維說了下去:『勒曼醫院方面──』

  這時,那位禿頭中年男士(他當然就是亮聲)刻意站了起來,鄭重其事道:『此事關乎全人類的生死存亡,勒曼醫院當然不會袖手旁觀,幾分鐘前,決策小組已經火速做出決議,全力配合這次的調查行動!』

  接下來發言的,竟是坐在我身邊的白素:『這等義舉,非人協會也一向不落人後,我已經獲得授權,在這件任務上,全權調度非人協會所有的資源。』

  白素這番話,更是令我精神一振。說時遲,那時快,就在這個當兒,又有一個投影,猛然平空出現!紅綾定睛一看,立時歡呼一聲:『萬歲,乾媽趕到了!』

  這位身材健美的女性,正是紅綾的乾媽──東方三俠之一的穆秀珍。

  穆秀珍一現身,便語出驚人,道:『若說世上還有什麼事,能令我姐姐和姐夫再度出山,我看非此事莫屬!』

  此言一出,果然引起一陣此起彼落的驚嘆。因為許多年前,江湖上便有傳言,木蘭花和夫婿高翔,已經退隱山林,不問世事,專心從事一項『開人類歷史未有之奇』的重要研究,可是十幾二十年過去了,再也沒有進一步的消息,我曾經猜想,恐怕是他們的研究工作,遭遇到了極大的困難,始終無法突破……

  但無論傳言是否屬實,也不管我的猜想正不正確,如今,既然穆秀珍斬釘截鐵地說,木蘭花願意重出江湖,就一定假不了!

  沒想到,聽到這個消息之後,在場最興奮的兩個人,竟然是戈壁沙漠。沙漠甚至樂昏了頭,忘了自己只是遠距現身,快步衝到穆秀珍面前,要給她一個熱情的擁抱,結果當然是撲了個空(在我看來,則是兩個數據化身,彼此互穿而過)。

  穆秀珍個性爽朗,絲毫不以為意,笑道:『兩位大顧問別心急,二十多年都等了,還差這幾天不成?』

  這句話的背後,當然有個故事──後來我才知道,戈壁沙漠自擔任雲氏工業高級顧問第一天起,就一直殷殷期盼,希望有朝一日,見到木蘭花的廬山真面目,不料二十幾年下來,這個心願始終沒有實現!

且說穆秀珍的發言,要算是這場聚會的最高潮,固然在高潮之後,照例還會多少有些餘波,不過相較之下,就不值得浪費篇幅一一記述了。所以接下來,我只打算做幾點簡單的補充。

  一、後來根據電腦紀錄,這場臨時召開的緊急會議,出席者高達三十人。由此可知,上面那番記述,只能算是簡略之極的會議實錄。

  二、大家一致決議,危機既然已迫在眉睫,散會之後,第一時間展開調查行動,即使真的必須將地球翻上一遍,也得查出到底是什麼因素,刺激長老鋌而走險。

  三、我被公推為這項行動的總負責人,由於情況特殊,我一口答應,完全沒有推辭或謙讓,於是從那一刻起,我的書房順理成章,成了臨時指揮中心(戈壁沙漠替我裝設的通訊裝置,足以應付這項任務有餘)。

  *     *     *

  寫到這裡,請容我再感嘆一次,人生的際遇,實在太難料了!

  兩年多前,我能起死回生,已屬奇蹟中的奇蹟,而我的受損記憶,能夠逐漸自行復元,更是僥倖中的僥倖!

  可是,我做夢也想不到,自己竟然一夕之間,從一名勉強痊癒的失憶症患者,成了十萬大軍的總指揮──在此的『十萬』非但不是虛數,而且只能算最保守的估計。更重要的是,這十萬大軍,個個是萬中選一的精英,沒有任何濫竽充數之輩。

  然而,人算似乎永遠不如天算──

  兩個多月的時間,匆匆過去了,這項空前絕後的龐大調查行動,雖說有許多意想不到的收穫,可是對於解決真正的問題,居然沒有任何具體幫助!

  這就代表,那個蝴蝶效應,仍在悄悄運作之中,誰也不知道該如何阻止,不出十天半個月(總之絕對在今年結束前),就會孕育出一個影響深遠的因果震波──長老出關!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衛斯理說
下一則: 《浩淼》先睹為快(1)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2012/05/31 16:32
不信你就看


看看我的網摘,會有意外驚喜,不信你就看    


a3.hi-69sto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