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浩淼》先睹為快(1)
2009/12/03 07:57
瀏覽2,735
迴響0
推薦4
引用0

    第二章 大限

  從二○○七年三月底,我在南極出事那一刻算起,直到我再度安坐在書房中,其間(很難說到底過了多少時間)可說絕無冷場,充滿了無數值得記述的經歷。正所謂一支筆不能寫兩樁事,面對這些千頭萬緒的事端,如果不用『時空交錯』,我真不曉得還有什麼方法,能從中逐漸理出一個頭緒。

  事實上,第九冊一半以上的篇幅,以及本冊到目前為止,都是在記述這些經歷,加起來,已有八萬餘字,足以編成一本書了。

  不過,當我進行口述之際,講到這裡,只花了十幾小時的時間。

  我之所以和時間賽跑,自然是因為情況緊急,所以分秒必爭。

  一看到『情況緊急,分秒必爭』這幾個字,大家或許不禁聯想到,當初在未來世界,畫中人冷若冰一而再、再而三催促我,要我盡快還陽,以拯救未來世界。但我必須強調,嚴格說來,兩者並沒有關係,至少沒有直接的關係!

  冷若冰所說的情況緊急,是指未來世界即將遭到時震摧毀,唯有我立即採取行動,才有可能重建新的因果關係,改變未來世界覆亡的命運。否則,當我和冷若冰,隨著未來世界一起消失之後,再也沒有什麼人,能夠改變這段歷史了。

  (我知道,這種『扭轉乾坤』的可能性,並不容易理解,甚至很難令人接受,目前我唯一能夠想到的比喻,就是如果有人一不小心,踢斷了電腦的電源,旁邊若有一個超人,在十分之一秒的時間內,將電源恢復,實際上等於並沒有斷電,而超人的見義勇為,對於電腦中的虛擬世界而言,就是『重建了新的因果關係,改變了覆亡的命運』。)

  可是另一方面,既然冷若冰當時,仍有能力將我送回二十一世紀,那麼依照時光旅行的邏輯,理論上,我想爭取多少時間,就能爭取多少時間。換句話說,等回到自己的時代之後,無論我想採取什麼行動,都能好整以暇,不必拚老命和時間賽跑。

  我之所以強調『理論上』三個字,當然是因為,事實並非如此。例如之前已經提到,為了避免我的靈魂鬧雙胞,我絕不能抵達比二○○七年更早的地球(早於一九三三年又另當別論,但那是抬槓了),因此為了保險起見,冷若冰將我的『著陸點』,設定為南極事件整整兩年後,也就是公元二○○九年春,誤差範圍在一年之內。

  由於長老所引發的末日毀滅,確定發生於二○一二年底,就算我是在二○一○年最後一天,才出現在這個世界上,也還有將近兩年的時間,來調查並糾正這段歷史。

  沒想到人算不如天算,我雖然如期(在誤差範圍內)回到這個時代,卻成為嚴重的失憶症患者。等到我的記憶,勉強『調養』好了,這才猛然驚覺,大限即將來臨!

  如果我無法在兩三個月之內,消除那個蝴蝶效應,可怕的連鎖反應,勢必無法避免,而最後的結果,則是地球表面發生毀天滅地的大爆炸,使得人類以及許許多多的生物,從地球上完全消失!

  俗語說,兩害相權取其輕,想當初,我之所以答應冷若冰,重返二十一世紀的陽世,這個可怕的因果推論,正是說服我的主因。

  話又說回來,在我做出這個決定之前,內心著實經歷了一番掙扎,因為正如我所說,當時自己所面對的,是個標準的兩難困境。

  還好,我忽然靈光一閃,想到了自己在還陽之後,還有充分的時間,可以設法跳脫這個困境。直到那個時候,我才故意以萬般無奈的口吻,答應了冷若冰的請求。

  萬分諷刺的是,等到我的記憶大致復元了,『充分的時間』早已成為歷史名詞!面對大限將至,我能否及時扭轉乾坤都是未知數,那個如意算盤,更是沒有實現的可能了。

  說得更明白些,就是當我將記憶中,所有的因果關係,首度串聯起來之際,立時驚覺大勢已去。當下我所感受到的震驚和懊喪,勉強可比喻為一覺醒來,想起當天早上,有重要之極的事,必須處理完畢,但睜開眼睛,竟發現已經日上三竿!

  但我還來不及捶胸頓足,便突發奇想,想要挽回局面,唯有再做一次時光旅行!

  然而,奇想終歸只是奇想,因為──

  ──雖然二十一世紀,人類科技突飛猛進,但距離實現時光旅行,仍遙遙無期。

  ──同理,我所熟識的外星朋友,無論康維也好,亮聲也罷,在這件事情上,一樣是愛莫能助。

  ──未來世界雖然擁有時光旅行的能力,可是『此時此刻』正處於苟延殘喘狀態,不可能再替我製造一座時空螺旋梯(自從我『回來』之後,它們從未以任何方式和我聯絡,我甚至再也沒有在夢中遇到冷若冰)。

  ──就算我能及時找到王居風和高彩虹(雖然機會渺茫之極),恐怕也沒有多大幫助,因為他們兩人,只是自己能夠穿梭時光,卻無法帶著我同行。

  於是,我收回天馬行空的思緒,第一時間求助於紅綾,希望她的大腦資料庫,能夠提供有用的建議。但因為實在說來話長,我索性將之當成假設性問題,提出來和她討論。

  由於過去兩年多來,我為了刺激記憶重生,經常找機會和紅綾閒聊,天南地北無所不談,所以無論任何話題,她都早已見怪不怪,因而我劈頭就問:『如果有個作家,明天必須完成一部長篇小說,可是目前為止,一個字也沒寫出來,該怎麼辦?』

  紅綾照例眼珠轉了幾轉,道:『最簡單的辦法,就是要求延期,不過,這當然不是爸想聽到的答案!』

  我苦笑著搖了搖頭,鼓勵她繼續說下去,紅綾又道:『或許,他可以求助於電腦──先花一兩個鐘頭,寫出一個大綱或短篇,然後命令寫作程式,替它添加血肉,填補細節。問題是,目前這方面的人工智慧,還有好些瓶頸尚待突破,這樣寫出來的作品,根本令人不忍卒睹,所以說,比較實際的做法,還是找真人代勞……』

  我忍不住打岔:『這不等於又將問題,帶回了原點?』

  紅綾咧嘴一笑,竟答非所問:『唉,沒有單複數之分,果然是中文的一大缺點!』

  所謂知女莫若父,紅綾的言外之意,我當然一聽就懂,道:『你的意思是,多找些人幫他的忙?』紅綾用力點了點頭,我立即又質問:『這樣能算比較實際的做法嗎?』

  紅綾突然顯得相當興奮:『爸有所不知,如今已有許許多多、各式各樣的虛擬互助組織,透過網路聯絡,彼此截長補短,搬有運無。那位走投無路的作家,一旦將小說大綱,公佈在網路上,很快就會有人認養。只要他將分工方式,訂得一清二楚,不愁一夜之間,無法完成一部長篇小說。』

  我忍不住感嘆:『真是網路之大,無奇不有!』

  但我隨即醒悟,紅綾提出的解決方案,雖然令我心悅誠服,可是對於目前真正面對的問題,無論如何並不適用。於是,我決定升高問題的難度,道:『如果說,一定要由他自己完成這部作品,你又有什麼好辦法?』不等紅綾有任何反應,我又補了一句:『只要理論上可行,不太實際也無妨!』

  結果卻大大出乎我意料之外,紅綾第一個想到的,竟然不是時光旅行,只聽她胸有成竹道:『這位作家若能聯絡到其他宇宙的自己,就能做到既分工合作,又不假手他人!已經有不少科學家懷疑,在特殊情況下,平行宇宙彼此可以互通……』

  雖然我明知,這個答案同樣沒有什麼幫助,還是誠心誠意誇了她兩句。然後,我再也憋不住了,試探地問道:『你怎麼沒想到時光旅行?』

  紅綾立刻哈哈大笑:『其實第一時間就想到了,可是我知道,爸一定嫌了無新意,毫無想像力可言,所以直接在心中刪去了。』

  聽到紅綾如此回答,我心中如同打翻了五味架,一方面感動於她的貼心,另一方面,卻也難免有些失望,看來就連學貫天人的紅綾,也提不出什麼好對策了。

  沒想到,不出十秒鐘,她又有驚人之語:『話說回來,理論上,操弄時間的方法,絕對不只時光旅行一種而已!』

  這句話有如醍醐灌頂,一眨眼間,我已有了聯想:『如果他令自己,變成雙程奇人,那麼距離交稿時限,只會越來越遠。』

  紅綾眉飛色舞接口道:『不,那樣太難了!根本不必令時間轉向,只要讓時間停止,或是放慢腳步,問題就自動解決了。』

  我不禁感染了她的興奮情緒,半開玩笑道:『有道理,一天等於二十年,還有什麼稿子寫不完的!』

  這時,紅綾的態度,竟一下子急轉直下,一本正經道:『我怎麼突然覺得,這並不是一個假設性問題?』

  紅綾既然這麼問,我自然不該再有所隱瞞,但我正準備開口,轉念一想,若要將真正的問題,完整講述一遍,至少需要兩個鐘頭,如今卻是分秒必爭,不容浪費任何時間。

  想到這裡,我已有了兩全齊美的好辦法,一面點頭,一面道:『沒錯,非但不是假設性問題,而且茲事體大,所以你……』

  不料紅綾猛然拍手:『我果然沒猜錯,爸終於要繼續寫回憶錄了!』

  我在心中暗嘆一聲『傻丫頭想到哪兒去了』,嘴巴則逕自說下去:『你能不能在最短時間內,替爸多找幾個朋友,大家集思廣益?』

  紅綾豪氣干雲道:『沒問題,包在我身上,爸只要負責請媽上樓即可。』


    ──接「先睹為快2」──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