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仇斷大別山」50年代本土漫畫巨星游龍輝的故事
2009/02/09 16:07
瀏覽6,275
迴響18
推薦2
引用0

游龍輝先生 接受管碧玲國會辦公室訪問

游龍輝先生(中)應管碧玲委員(左)邀請接受專訪

「仇斷大別山」是本土漫畫風行的民國50年代,除了葉宏甲先生融合國畫與日本浮世繪,並自創風格的諸葛四郎、真平系列之外,由游龍輝先生創作,另一部風靡全國的武俠漫畫。連百萬小說獎「千江有水千江月」的書中主角大信,都會為了看「仇斷大別山」,三番忘了吃飯,兩次不知熄燈,將蚊帳燒出兩個破洞。游龍輝先生的漫畫,有一些是自編自畫,有一些則是取材自武俠小說。但游龍輝的漫畫注重立體光影,人物表情豐富,版面的佈局非常有美感,而且游龍輝能描繪武功揮灑的動作與姿態,宛如現在武俠電影的招式,游龍輝也非常擅長由版面氛圍的塑造來鋪陳劇情,這些特色是其創作能在很短時間內造成轟動的原因。「仇斷大別山」是當年才17歲的游龍輝,所創造編繪的連環武俠漫畫,是游龍輝的成名之作。當「仇斷大別山」風靡全國,老老少少都在閱讀時,知道游龍輝才17歲的漫畫出版界,都在笑「囝仔郎畫冊給大人看」。

漫畫家游龍輝作品-[仇斷大別山]原始版本影像之一

「仇斷大別山」故事中白髮魔儒武玉雲、東方白雲厲劍明與天心劍客鐵令元是武林三位奇人。主角史雲嵐是厲劍明與史閻鈴的兒子。厲劍明為報白髮魔儒的斷臂之仇,拋妻去練絕世武功。史閻鈴因而恨厲劍明,故意丟棄兩人初生的兒子史雲嵐,要讓厲劍明嘗到失去最愛的滋味,史閻鈴與厲劍明為此爭執動武而墜崖,卻因而得到毒經,學得毒功成為陰毒的五毒娘子。史雲嵐日後被天心劍客收為徒弟,但史雲嵐年幼來不及學藝,天心劍客即被五毒娘子以卑鄙手段害死,天心劍客臨終要史雲嵐拿著信物去求白髮魔儒傳授武功。史雲嵐經巨蟒及大蜈蚣等一番考驗,終於被白髮魔儒收留並傳授高強武功。但天心劍客另一學成武功的徒兒金陽管,他的祖父過去武林黑道的第一魔頭天羅教主金鳶風,被白髮魔儒囚困於大洪山卻讓史雲嵐無意中放走。金陽管出江湖後就與祖父相認遂變為邪派,並組織了天羅幫成為幫主,且與五毒娘子聯合成為江湖敗類。

仇斷大別山師父與父親決鬥001 

仇斷大別山師父與父親決鬥002 

仇斷大別山中,令許多漫畫迷驚心動魄的經典畫面,兩大武林頂尖高手白髮魔儒與東方白雲決鬥,厲雲嵐想要阻止師父與父親的決鬥,縱入其中卻被父親一劍刺中,墜下深谷。

史雲嵐後來與師妹武月娥墜入情網,並在祖師像前發誓,如有負她跌入萬丈懸崖。不過史雲嵐初出江湖,即與師父有斷臂之仇的父親相認,當史雲嵐被父親逼迫與指腹為婚的無影女結婚時,武月娥闖入拜堂,將當日史雲嵐定情相贈的明珠丟還,並寫一紙「還君明珠雙淚垂」。結果誓言靈驗,史雲嵐果真墜入萬丈懸崖。但史雲嵐在崖下卻奇遇另一武功更高強的隱者,這個隱者竟是白髮魔儒的師兄孤影客,更是東方白雲的師父,所以他既是厲雲嵐的師伯,也是史雲嵐的師祖。當史雲嵐出面阻止父親與師父決鬥,以輕功縱入師父與父親之間,剛好被父親一劍刺中,這才化解兩人恩仇。最後史雲嵐自創殘金摧枯掌風,正邪雙方相約在大別山的望萍崖決鬥,史雲嵐擊敗邪方用計請自西域武功高絕的血龍聖僧,並清理師門終成一代大俠。

游龍輝先生1946113生於基隆市一極為貧窮的家庭,小學時具有過目不忘的本領,功課極好,也很會畫圖。小學四年級時就看線裝書,在看聊齋時,還被人問你看得懂啊?結果不但看得懂,還能背出一大段,至今都還能記得。

游龍輝小學時,幾乎把課本的每一空白處都畫滿了漫畫,結果被老師責問,但因為游龍輝有過目不忘的本領,看過幾次後,就把課本背得滾瓜爛熟,即使課本畫滿了漫畫,不用課本也沒有關係,所以老師就沒有追究。但小學四年級下學期時發了一次燒,病癒後游龍輝發現,自己過目不忘的本領消失了,不但如此,連嗅覺也從此消失了,到現在都沒有復原。游龍輝曾經自己在家煮東西,燒到樓上的跑下來敲門,才知已經燒焦了。在那之後,女兒都要他煮東西時不可離開爐火。

儘管很愛畫漫畫,游龍輝還是當年基隆市初中聯考的狀元,以最優秀成績考上基隆中學初中部。當記者來採訪聯考狀元的感想時,游龍輝才知自己考得很好,但游龍輝卻說:不想去讀,沒什麼感想。大家才知原來游龍輝家貧無錢升學,得到消息,小學校長劉鏡如與班導師朱瀚元,兩人爭相出錢要讓游龍輝去註冊。最後是由朱瀚元老師出錢讓游龍輝去註冊,才能繼續升學。過了一些時日,游龍輝的母親覺得老師也很清苦,很不好意思,才又去向別人借錢還給朱老師,然後家人才慢慢賺錢還給人家。

初二時,向游龍輝家租屋的阿桑,在漫畫家陳海虹那邊幫忙煮飯。有一天阿桑帶游龍輝去看陳海虹畫漫畫。剛好陳海虹在畫當時最紅的漫畫「小俠龍捲風」,參觀後游龍輝欽羨不已,就很想去畫漫畫,不想讀書了。到了升初三註冊那天,游龍輝雖向家裡拿了錢,卻沒有去註冊,當天回家後游龍輝把錢還給媽媽,說決心要去陳海虹那裡學畫漫畫,不要讀書了。當然,那時也是因為游龍輝家裡實在是太窮了,去畫漫畫可以賺錢時,家裡就同意了。在陳海虹那裡習畫過了一年後,陳海虹老師向「少年之友」推薦了游龍輝的第一本漫畫「滄桑淚」,沒想到初試啼聲就一炮而紅。再一年游龍輝第二部創作「仇斷大別山」就開始暢銷全國。此後,一個小毛頭,就在台灣本土漫畫界最為風光的民國50年代,在武俠連環漫畫中引領風騷,畫出了「迴旋刀」、「蛇戒」、「刃神」---本本膾炙人口,至今仍為許多3、4級生懷念不忘的漫畫。

當時,游龍輝的漫畫實在太暢銷了,暢銷到出版社都到家裡來等漫畫,游龍輝一本畫完,大家就立刻搶下一部漫畫的機會。在那種情形下,出版社也要求游龍輝把漫畫盡量拖長,例如把原來想六集結束的,拖長變成九集才完結篇。於是,游龍輝也創下3個月內,稿費由每16頁100元,升到每16頁480元,再升到每16頁960元。換算起來由每頁6.25元,,升到每頁30元,再升到每頁60元的紀錄。(印刷的術語,稱500張全開紙為「一令」紙,每張全開紙印刷為16頁,即稱16開,在印刷裝訂上這16頁稱為「一台」,一本80頁的書,裝訂即以5台車計算。這是為什麼用16頁做為計算稿費的基礎。)

當時一本漫畫書差不多都是80頁到120頁之間,於是小小年紀的游龍輝,曾經畫一個月漫畫的收入就可以買一棟樓。游龍輝20歲時成了「勿忘在莒」出版社的副社長、「太子」的總編輯、「志明」的作畫指導、「新少年」的顧問,游龍輝的「刀歌」也被拍成電視、電影。游龍輝相當自豪有連續7年,在本土漫畫最風行的民國50年代,是台灣最暢銷的漫畫作家。

十幾歲的游龍輝在那種資訊傳播遠遠不如今天的40多年前,全台灣就有35 個讀者俱樂部。有一次游龍輝到竹東會「粉絲」,當時的讀者俱樂部。聯絡的人根本不知游龍輝長得什麼樣子,游龍輝從基隆坐火車到新竹再換巴士到竹東時,就是直接到巴士站房拿「粉絲」已經買好的車票,而且上車後,站務人員就向竹東通知巴士已經出發。結果巴士到達時,歡迎鞭炮聲就轟然響起,但是大家下車了,「粉絲」們卻找不到「偶像」。原來「偶像」居然是一個小毛頭,游龍輝下車時大家根本就不會想到,原來剛下車的小毛頭就是大家的「偶像」。游龍輝就在那種情況下,在竹東辦起了簽名會。那些年十幾歲的游龍輝所畫的漫畫,紅透台灣與越南、菲律賓等地的華人世界。

已成大漫畫家的游龍輝,有一天看到住在同巷子中一位小姐,覺得很漂亮,問起別人,別人說是在酒家端菜的,但游龍輝認為其裝扮絕非端菜的,探聽之下才知是本名為梁○雀,在基隆小上海酒家上班花名為娜娜的小姐。有一天,游龍輝就呼朋引伴去那家小上海「封冰箱」,捧娜娜的場。所謂的「封冰箱」就是將那天所有冰箱中的菜全部買下,冰箱就封起來不再賣菜了,而且所有酒女加一番也不再跑檯,就像今天的「包場」一樣。結果那一次買單共花了游龍輝4萬多元,時間是民國54年,那一晚的花費實可以買下一棟樓,當時在漫畫界盛名如日中天的 游龍輝,出手像他漫畫書中的大俠一般氣派真是不凡。於是娜娜就成了游龍輝初戀的情人,那時游龍輝才19歲。

游龍輝要去當兵之前,很想跟娜娜結婚,以將那段感情安定下來,以免3年兵當下來,感情有所變化。去談的結果,其養母認為這個養女她花了很多心血,就開價聘金10萬,並說「孔子公不收過瞑帖」要拿現金。但10萬元價碼實在是太高,就有朋友去勸其養母說,這樣子像用買的,如果游龍輝去當兵,那這個像買來的新娘在家裡就會沒有地位。談了以後其養母就將聘金降到6萬元,當時春秋出版社的老闆呂秦書先生知道這件事後,表示願意先出錢讓游龍輝當聘金,游龍輝日後再以稿費償還。但當兵要3年,不確定的因素太多。游龍輝回憶說:路是長了一點,困難也太多了,所以那樁婚事最後就沒有談成。雖然21歲要去當兵的游龍輝曾向娜娜說,等當兵回來再娶她,但等游龍輝3年後退伍,果然感情已經有所變化。游龍輝25歲之時,曾再度與娜娜重逢,那時娜娜雖有意再與游龍輝復合,但游龍輝他清楚那幾年娜娜的行止,認為兩人緣分已盡,已無法再續前緣。民國62年游龍輝27歲之時,才經姪女介紹,認識現在的賢內助陳鳳嬌女士。

漫畫家游龍輝作品-[金魔令]影像之一 

游龍輝先生所繪的「金魔令」中的一頁

等到游龍輝服役回來,本土漫畫已被審查制度箝制得無法動彈,藝術創作動輒得咎,黃金時代已然消逝。日本、香港漫畫趁審查制度把本土漫畫團團圍困之時,開始橫掃台灣,於是受到雙重打擊的本土漫畫家就失去戰場了。審查制度最誇張的,莫過於不懂漫畫的審查人員,替漫畫家決定應該如何畫漫畫。游龍輝說:漫畫家邱錫勳(筆名山巴)曾畫電話響起,畫成電話跳起來,以強調電話響聲的畫面效果,但審查人員卻說:「電話怎麼可能跳起來,不可以這樣畫!」、畫丟石頭丟到麻雀,為了畫面效果,畫麻雀跳起來叫:「哎唷!」但審查人員說:「不行!麻雀怎麼可能會說話!」審查制度可說把漫畫家的創意捏死了。50年代後半,越來越離譜的漫畫審查制度,終於與漫畫家「仇斷大別山」了,只不過結局是本土漫畫家全面敗退失去戰場。而審查制度則繼續作威作福,到台灣人民與出版管制再一次「仇斷大別山」時,民國88年出版法廢除後才全面停止。

進入民國60年代,游龍輝的創作隨著審查制度扼殺台灣漫畫創作而終止了。之後,游龍輝曾從事廣告工作,從事代工繪製卡通。但對本土漫畫其實始終沒有看破死心的游龍輝,1980年代經十多年的潛伏後,又在「皇冠」發表了「鐵補冰心」與「大地飛龍」,並在「星期」推出「金魔令」……但「金魔令」只刊出幾期就腰斬了。1990年至1996年游龍輝曾到中國蘇州去發展,做日本卡通代工的事業,無奈前後投資了156萬美金並沒有成功,原因是台商為了競爭把工資哄抬自我殘殺,以致訓練的人員跳槽問題失控,導致投資失敗。1998年,也是漫畫迷的周令剛先生,以倍於行情的價格,將「迴旋刀」買來拍成連續劇。1999年仍然懷念1960年代風光的他,又將「仇斷大別山」以較流行的畫風重畫。但這些年游龍輝已經把工作目標放在立體紙雕的設計,像台灣大學新總圖書館、總統府、故宮博物院的立體紙雕,製作細緻精美,充分發揮漫畫家的功力,是立體紙雕創作難得的精品。

管媽在高雄市文化局長任內,也出版過一本「漫畫高雄歷史」,由於精彩翔實有趣,曾榮獲第四屆漫畫金像獎的肯定。管媽看到日本影音數位產業,卡通、漫畫橫掃全球,而本土漫畫卻積久不振,管媽對振興本土漫畫產業,實有深深的期待。管媽作為痴迷本土漫畫四十多年的漫畫迷,也作為關心本土漫畫藝術發展的立法委員,期待國家能投資獎勵本土的影音數位產業,也期待有漫畫家能像當年游龍輝先生那樣,創作出讓大小漫畫迷至今仍戀戀不忘的精彩本土漫畫;也殷殷期盼在這個影音數位飛速發展的新時代中,有人接棒再度創作掀起屬於這時代本土漫畫的新高潮。

(本文漫畫圖承蒙游龍輝先生授權管碧玲國會辦公室發表,特此致謝。)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8) :
18樓. TAXI
2009/02/15 02:36
太可惜<>@#%%
另一件不為人知的往事是,葉宏甲廿二歲時,他進入新竹文人合辦的「新新月刊」創作諷刺時事的單格漫畫。兩年後他去拜訪一位畫家朋友,誰知竟然遇到警察前往搜索,他被當成同夥一併逮捕,被捲入二二八事件。警方挖出了他在「新新月刊」刊載的漫畫,扣上政治思想犯的帽子,讓他飽受十個月牢獄之災。葉素吟說,在她成長過程中,父親絕口不提,家人也總是匆匆結束話題,究竟往事還是不堪回首。 以上TAXI三則回應是引自2008/03/06 聯合報】
17樓. TAXI
2009/02/15 02:14
!@#$%&%$^^^<<<

葉素吟說,她父親自編自畫的「諸葛四郎」是他毛遂自薦爭取來的結果,他從民國四十七年畫到六十一年,諸葛四郎也完成了「大戰魔鬼黨」等十四項任務,風靡全台。

不過,人紅是非多,諸葛四郎曾遭人羅織「殘害孩童心靈」等罪名,更有甚者,當年國立編譯館因此開始審查漫畫,每幅漫畫都須經嚴格審查,甚至於連劍該怎麼拿、鏢該怎麼射當局都有意見,終於讓葉宏甲停筆。

16樓. TAXI
2009/02/15 02:02
$#%^&*

陪伴四、五年級生長大的漫畫「諸葛四郎」,曾滿足許多人童年時的英雄夢,罕為人知的是,一手創造「諸葛四郎」的漫畫大師葉宏甲曾捲入二二八事件,就像他筆下的諸葛四郎歷盡劫難。

「諸葛四郎」當年曾創下四種版本、兩度改編成電影、一次改編成電視劇、還出現過仿冒品,並被羅大佑寫進歌裡:「諸葛四郎和魔鬼黨,到底誰搶到那把寶劍?」諸葛四郎的「代名詞」葉宏甲因而更加讓人好奇。

15樓. 無語問蒼天
2009/02/14 17:06
講忠孝節義就不會被找麻煩?

看到葉素吟小姐的陳述,我真是無語問蒼天!

「游龍輝先生的漫畫皆為武俠類別,講得是中華民族的忠孝節義,漫畫審查制度不可能找他麻煩,」????

諸葛四郎講的就是忠孝節義啊,亂扯的人啊,你真是!

14樓. 希望諸葛四郎再生
2009/02/14 15:15
為老漫畫家哀働

看了延霏所PO葉素吟小姐的沈痛陳述,政府真的是對不起老漫畫家們。

這也證明游龍輝先生所說的一點也不錯,那不是一個人、二個人的遭遇,而是整個時代的文化藝術工作者,甚至學術工作者的共同遭遇。

我真是哀働!不知如何彌補那些受到那麼大委屈的老漫畫家!

也呼籲要評論者,千萬要有同理心,不要胡扯了,不要以為這是顏色的問題,好不好?!

13樓. 延霏
2009/02/14 01:42
向老漫畫家致敬06

葉素吟小姐說老媽為了反覆刁難的送審能過關,能出版、能銷售、能讓相關的紙廠、經銷商以及老爸的出版社能有收入,真的低頭去送當年十分貴重的精工錶(Seiko)老爸暴跳如雷---童年有段時間爸媽常激烈爭吵,都是為了如何應付國立編譯館----他們相同的是都受苦於審查制度。為避免讓漫畫故事捲進必須用「紅包」解決問題的漩渦的他(葉宏甲先生),不再以創意試探審查制度,而戒慎恐懼的拿捏所謂「合理」原則。

看到這裡真是痛心。在那裡胡扯的人,如果不懂不要胡扯好不好?如果懂,那拿出一點良心如何?老漫畫家您們委屈了!

12樓. 延霏
2009/02/14 01:30
向老漫畫家致敬05

葉素吟小姐說,民國57年葉宏甲試圖以蛇再創民國46年「決戰黑蛇團」的高峰,然而在國立編譯館的審查制度中,「蛇谷風雲」的蛇雖屬「合理」,成群結黨為惡卻是「違反善良風氣」的嚴禁。民國58年,老爸幾乎熟讀了國立編譯館的審查規定,再推出「四郎保王子」,是諸葛四郎系列唯一完全沒有蒙面,沒有假面,而且完全符合國立編譯館教忠教孝精神---事實證明,「四郎保王子」是「諸葛四郎」系列中讀者反應最為冷淡的一套。同年,葉宏甲做了痛苦的決定,不再畫「諸葛四郎」。結束了「諸葛四郎」十二年的江湖生涯。真正胡扯的人,你們瞭解了沒?老漫畫家們您們委屈了!

11樓. 延霏
2009/02/14 01:00
向老漫畫家致敬04

原本孩子們最愛看稀奇古怪,有想像力的漫畫。

葉素吟小姐說:「民國五十四年起,我的葉宏甲老爸才痛快解放想像力,讓諸葛四郎與真平在「南國怪獸記」挑戰過恐龍與海龍;在「魔境歷險記」才打敗過巨鳥、大蜘蛛、三角猛羊、黑牛陣、雙頭海怪;在「偏南奇觀」也跟小鳥群、巨鳥、犀牛、雙頭龍與飛天恐龍等對決。但民國五十五年起漫畫審查制度公布後,怪獸頓時鳥獸散、恐龍更是遇上大滅絕。」原因是國立編譯館不准畫那些不存在且稀奇古怪不合理的東西!

妖壽!台灣的孩子後來連看有趣漫畫的權利都沒有了!畫家們創作想像的權利也被查禁了!老漫畫家們您們委屈了!

10樓. 延霏
2009/02/14 00:46
向老漫畫家致敬03

葉素吟小姐說,原本諸葛四郎習得「掌風」、真平學會「真空斬」是諸葛四郎系列最具代表性的武功,但「邊疆平雙怪」起,兩人就不能使用「掌風」與「真空斬」了,他們不是保留實力,也不是作者忘了畫,而是「掌風」與「真空斬」被國立編譯館給廢了,最後四郎的遇火及削鐵如泥的青雲劍,真平的遇水即犀利無比的白雲劍,也被國立編譯館審查不准拿出來用!還有他們的輕功跳來跳去也被廢了!國立編譯館不准漫畫家再畫那些「不合理的東西」!妖壽!那樣的漫畫誰要看啊!

老漫畫家們您們委屈了!

9樓. 延霏
2009/02/14 00:28
向老漫畫家致敬02

葉素吟小姐說:諸葛四郎最強的敵人是「國立編譯館」!當年國立編譯館對文字類的對白,要拿出看家本領、用力規範,用力到連各種動物叫聲、物件發出聲響的「狀聲字」也都有規定的用字。「機器人不能自己開口說話、走路」、「狗不能說人話」、「武器不能超越現代武器」、「星星不能有五個角」、「不能出現骷髏標誌」否則不能通過審查。

那樣箝制漫畫,漫畫怎會有前途?被那樣限制後的漫畫誰要看?老漫畫家們您們委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