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少女管碧玲的日記-第二篇
2006/03/16 04:44
瀏覽3,648
迴響1
推薦6
引用0

日記二
下面的文章是管媽在一九七五年新年前夕寫的日記。當時管媽是台中女中高三的學生,每天通學,往返台中、豐原兩地上學。由於是新年放假前夕,鐵路局又是一陣忙亂。看到最近台鐵又出事,請各位比較看看,管媽三十一年前的日記中,所寫的台鐵現在有進步很多嗎?

事情的發生,該是上天的安排。事前沒有一點徵兆,讓人無法逃避,來得好突然,也好戲劇化。
三點二十分,從學校出來,一到車站,就開始擔心,恐怕車子又要誤點了。過年過節,到處看得到加班車。又是平快,又是對號快,普通車的影子,還不知在天涯還是海角呢!加班車陸續地開走,已經四點二十分了,整整一個鐘頭的苦等,害得心情煩燥得緊。同學們也不禁發起了怨言。忍受不了毫不知期的等待,也受不了那麥克風傳來「各位旅客----」時的空歡喜。一次又一次地傾聽,一次又一次地失望。書也看不下,一股火氣直往上昇。一光火,就儘往不如意事想,什麼耐性,什麼修養,隆隆的火車,早把理智嚇跑了。
還好來了一個穿著制服的「鐵路先生」,年紀大的老先生,總是比較權威的!跑將前去:「請問先生,三點四十七分往泰安的普通車,是不是改了時間?還是臨時取消了?」沒想到老先生搖搖頭:「不知道-----」天啊,那「不知道」三個字比起「大概要晚一個鐘頭」還要教人難以忍受呢!連「鐵路先生」都不知道,說不定連車廂都還沒找到呢!
對於一個高三的學生,花費一個鐘頭的時間等車,就如同要一個急性盲腸炎的患者走一天路上醫院一般。要想跟將近十萬的學子角逐,時間的爭取,是必要的。更何況「時間是生命的資料」時間被剝奪,就如同生命被謀殺。鐵路局必須賠償損失。基於這個設想,改搭另班火車成了理所當然的權利。
於是,在認為是鐵路局的有意安排之下,大伙兒坐上了開往台北的平快車。我之所以會有「鐵路局有意安排」的錯覺,是因為很多「鐵路先生」看到我們上車,並沒有出言阻止。誰知道,天真的我們,竟然沒想到聰明的大人會冷不防來一招殘忍的教訓!等回到豐原,出口處的驗票先生,擋住了出路:「你們七個要補票!嗯?就是七個!剛剛台中撥來的電話,有七個學生大大方方的坐上平快車,妳們要被罰票。」呵?第一次嚐到氣得發抖的滋味!
湯首先發難:「車子遲遲不來,我們也沒辦法-----」「車子誤點就等嘛!怎麼可以就這樣做快車回來?」只覺得嘴唇抖得難以開口,腦筋裡轟轟作響,聽不見他們在說些什麼,不過,已經有三個人補了票,等到湯要替我補票,「我不需補票---」終於擠出這幾個字。「妳是什麼東西,妳爸爸是什麼大官大虎,妳可以不補票?」「別以為我喜歡仗勢欺人,那對我是一種侮辱,我只是想維護自己的權利。」
「火車晚了那麼久,誰知道他還開不開?車站也不宣佈實情,問了先生也不知道,您能要我們怎樣?」
「車子誤點就等嘛!怎麼可以車子晚了就坐平快車?」
「三點四十七分就該開車的,我們甚至等到四點半才上車,這難道算過份嗎?為什麼不可以權宜變通?硬要人把時間白白地浪費掉,這一點也不是明智的作為---」
「反正妳普通票就是不能搭平快車,說要補票就是要補票!」
「我堅持不須要補票!」
鐵路局在年節的時候加開班車,目的也是為了要便利旅客,如果加班車不斷地開,正常班車卻一再地晚點,這難道也叫便民嗎?平快車很空!
我的口氣一定很衝,所以一位驗票先生說:「妳不需要這樣,我們也是讀過書的----」
我好難過,好像自己仗著是讀書人-----!

(日記中的湯,是管媽的國中與高中同學湯美禎,管媽的國中好友,大多還住家鄉,所以還都有聯絡。但湯美禎失聯已多年,如果網路中的諸親好友有認識管媽這位好同學的,請告訴管媽好嗎,管媽超想念她的。)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hkhk
2006/03/17 11:31
有看頭

管媽30年前就發現鐵路的問題了,

那時的委曲,現在到了可以化為正義的時刻;

少女日記,可以找到管媽成長的脈絡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