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高陽 – 紅樓夢斷系列
2012/07/24 21:57
瀏覽6,015
迴響0
推薦3
引用0

   我上次跟一個女性友人說我現在才開始看高陽的作品,她很驚訝地跟我說:「那你跟人家寫什麼歷史小說?」

        這讓我想起去年或是前年,佛光山有舉辦歷史小說獎,結果首獎從缺,評審的一個理由就是「沒有人可以寫得跟高陽一樣」。這樣的評議當然在網路上招來一些批評,認為那些評審都是老八股,歷史小說本來就不只高陽一種流派,要與時俱進才對。

    不過看過這四本紅樓夢斷系列後,我大概可以了解評審的心情;高陽本身是清朝士人家族出身,他的寫作不僅基植於對史料的認識,更相對地反應了他個人的生活經驗,那是我們這種「現代人」讀破萬卷書也拿不到的。因此在高陽筆下,不是只有歷史過程的轉折,更有細膩的、在那種時空背景下特有的人物互動,與金庸、瓊瑤並列華文通俗文學三大師確實令人難以企及。

    回頭說這套紅樓夢斷系列,我剛看完的是前四本:秣陵春》、《茂陵秋》《五陵遊》、《延陵劍,後面應該還有曹雪芹別傳》以及三春爭及初春景》。

高陽曾表示,這一系列的目的是要重現「曹雪芹寫紅樓夢的原因」(我忘記在哪兒看到了,出處請求);《秣陵春》等前四本涵蓋的年代康熙末年到雍正初年,主要內容就是江寧織造曹家和蘇州織造李家,因為換了皇帝之後盛極而衰的故事。

我個人很愛《紅樓夢》但很懶的看紅學,對曹雪芹生平也僅知皮毛;為了看這系列才稍微去讀了一下,不過也是略知大概:曹家先祖原是漢人,明末時被滿人擄到關外,成了包衣(奴隸),又因為陸續受到多爾袞、順治的賞識,成為滿清皇室相當親近的奴才,隸屬內務府正白旗,曹雪芹的曾祖母、曹寅的母親孫氏還是康熙的乳母。

康熙年間,曹寅和他的妻兄李煦分別被任命為江寧織造與蘇州織造,工作就是幫皇室採買江南的紡織品,同時兼任康熙的耳目,刺探江南民情;康熙六次下江南,四次祝蹕於江寧織造府,足見曹、李兩家倍受榮寵。不過也因為接待皇帝排場過奢,曹、李兩家晚年虧空公款的情況十分嚴重,康熙是盡量包容,讓他們能補就補,但等到康熙駕崩,換上了鐵面無私的雍正時,這兩家的榮景也到了盡頭。

這裡面還涉及康熙晚年諸子奪位的問題,曹、李兩家和八皇子胤禩接近,胤禩又支持「大將軍王」十四皇子胤禎,雍正即位後,曹、李兩家當然會被列進黑名單嚴格審查,李家先在雍正二年被抄,曹家則在雍正六年被抄家。

《紅樓夢斷》(以及《紅樓夢》)寫的就是這抄家前夕、夕陽貴族的故事。

高陽將許多《紅樓夢》中的橋段,映射進曹、李兩家的生活中,呈現一種「曹雪芹就是在這個環境中長大,所以他會寫出這樣的故事」的感覺。《紅樓夢》的寧國府就是李家,榮國府是賈家。李煦是寧府的賈珍,李煦之子李鼎當然就是賈蓉;《秣陵春》便是以《紅樓夢》中消失的「秦可卿淫喪天香樓」為開場,寫李煦這老不休非禮媳婦,導致鼎大奶奶自殺,李煦事後哭得像個淚人兒、以及為兒子求官的情節,與《紅樓夢》完全一致。

江寧曹家與榮國府的脈絡就更清晰了。曹雪芹(芹官)就是賈寶玉,曹老太太(應該是曹寅的妻子)就是賈母,曹雪芹的母親馬夫人是王夫人,曹雪芹的堂兄曹震是賈璉,他的妻子、聰明幹練的震二奶奶當然就是鳳姐了,不過曹雪芹父親早逝,所以擔任「賈政」這角色的是曹雪芹的四叔曹頫,曹頫的妾室季姨娘就是討厭的趙姨娘,她的兒子棠官就是賈環。

除此之外,江寧曹家裡的丫環也是與《紅樓夢》對應,曹雪芹身邊的大丫環、跟他沒事上床春雨,對應的襲人;另一位尖牙利齒的大丫環小蓮對應著晴雯;賈母身旁最有力的丫環秋月就是鴛鴦;震二奶奶身邊最得力的、也是曹震開過臉的錦兒,當然就是平兒了。

不過故事裡似乎找不到黛玉、寶釵、湘雲、探春這些姐姐妹妹的原型,李家抄家後的阿筠我一度以為是黛玉或湘雲,不過最後她也沒進曹家。

《紅樓夢》中的幾個經典橋段都在《夢斷》中有複製版,我印象最深的是金釧兒自殺到寶玉挨打那段,在《五陵遊》裡面變成是只打手心,失去《紅樓夢》中賈政一聲「堵起嘴來著實打死!」的張力,但因為高陽寫明了曹家的旗人身份,所以曹老太太一句「咱們回旗!」,讓故事更有真實感。

不過《夢斷》並不是純然《紅樓夢》的翻版,事實上,兩部作品的內涵相差十萬八千里。若說《紅樓夢》是寫園子裡少年們的風花雪月,《夢斷》就是寫園子外頭大人們的殘酷世界。整個故事基本是環繞著「虧空抄家」的主題,呈現出這兩家人如何四處奔波、用盡門路,但仍難逃抄家破產的命運。這其中穿插的男女情事也不再那麼純真爛漫,《秣陵春》裡頭繡春和李紳還算是一般的戀曲;到《茂陵秋》之後,偷情的、養外室、鬧有夫之婦的,根本就是清朝的壹週刊;不過每次看到李果、李紳這些傢伙在危急關頭還有興致把妹,也不禁佩服他們是經得起風浪的人物,另一個感想就是是覺得以前有錢的男人真很爽,只要體面點,尼姑、船娘、寡婦、老公在坐牢的,好像都不難上手。

至於《五陵遊》、和《延陵劍》回到曹家後,曹震夫婦的爛帳真是把局勢攪得更亂,看到後來我真的很討厭這對夫婦,整個家只剩他們來撐持了,還是如此的自私、俗氣、小心眼,雖然最後震二奶奶的舉止很壯烈,但要她可以早點想通,也沒理由搞成這樣局面。

除了這些情愛細節外,作者也沒忽略整個歷史的大架構;作者從曹、李兩家的觀點,讓我第一次覺得,原來換皇帝真的是那麼嚴重的事,一壓錯寶,原本可以再拖個幾年的虧空,馬上就成了家破人亡的慘事,無怪乎每朝奪嫡總是腥風血雨,畢竟那牽連的利益太廣,一個是「自己人」的皇帝,幾乎可以擺平所有的問題。

因此四本書裡頭最精彩的片段,莫過於《茂陵秋》中段康熙駕崩一段,作者不寫直接寫北京,而是由一個摺差夜訪李煦,在蘇州李府內,寫千里之外那懸疑不定的情景:暢春園有哭聲但官員沒頂上的紅纓子、茶館裡貼著「莫談國事」的紅紙、京城九門全部關閉,這些線索歸結起來,變成我們很熟悉的四個字:「秘不發喪」,而會有這樣的情形,那表示繼位的新皇帝不是眾望所歸的十四皇子,而是

就是這麼細膩的描寫,讓我們彷彿和李煦、李鼎等圍在那個小火爐旁,心焦地推敲著京裡的局勢,即便我們已經知道結果。除此之外,李紳見文覺、鑣局避禍、當鋪脫產等橋段都相當精彩懸疑,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往往才是成敗的關鍵。就我們後世讀史者來說,歷史是大人物在玩的,但對當代人物而言,每一個人都是這社會人際網的一部分,往往在不知不覺中,決定了大勢的走向。

相較起對「外事」的精彩描寫,在「內事」上顯得比較無趣一點,不像《紅樓夢》將小事寫得很空靈,《夢斷》是用世俗的觀點去寫那些丫環、姨娘之間鬥氣,相較起外頭抄家之禍,只會給人覺得這些女人真的是見識不足,等家被抄了大家都被賣掉,有啥好鬥?

總而言之,這的確是大師級的作品,有歷史、有小說、有紅樓,無論從哪一個取向,都是精彩絕倫。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文學賞析
自訂分類:其他書評 影評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