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遊記] 聖加崙小旅行
2015/10/04 02:25
瀏覽657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遊記] 聖加崙小旅行

 

    夏天的時候瑞士的連鎖超市COOP推出一種瑞士國鐵SBB的一日券,可以在一天之內無限搭乘所有國鐵鐵路。瑞士火車並不便宜,像從日內瓦到洛桑短短30分鐘車程就要12瑞郎,而且還不是高鐵。所以有這種一日券,當然要好好使用,盡可能跑遠一點。從日內瓦出發,不必轉車,最遠的直達城市,就是瑞士東方第一大城聖加崙(St. Gallen)

 

    從日內瓦到聖加崙火車單程要4.5小時(票價是72瑞郎),早上6:30在日內瓦上車時車廂裡空無一人,中途經過伯恩、蘇黎士時會車子就會塞滿,可是到聖加崙時又是空無一人。

 

    聖加崙的觀光點其實只有一個:聖加崙修道院暨其博物館,就落在聖加崙市區裡頭,從火車站出來後用走的就會到了。這大約是8世紀建成的修道院,曾是歐洲中世紀重要的文教中心,裡頭的圖書館藏有大量的手抄本。1983年成為聯合國世界遺產之一。前陣子讀小說《玫瑰的名字》裡頭也有提到聖加崙修道院。

 

    剛好我最近上完耶魯開放課程的Freedman教授開設的The Early Middle Ages, 284-1000,所以大概瞭解一下歐洲中世紀的修士、修道院文化。其實這和其他文化下的苦行、修道文化沒有太大的差異,人類都瞭解物質終將腐朽,惟有精神永恆,但又總是為物質慾望,幹下很多違反道德的事情;因此當我們看到有些人可以屏棄物質、一意追求精神修行時,就會覺得他們有神奇的力量,上帝更聽得見他們的祈禱,所以我們就會捐獻,請他們幫我們在上帝面前多說說好話,基督文化中,這種行為叫intervention

 

    最早的基督教修士出現在埃及,然後是敘利亞,大概是4世紀時,可以想像就是在沙漠中苦修。這種修士傳統很快就遍及整個歐洲,其中一個重要的流派就是愛爾蘭修士系統,愛爾蘭是羅馬帝國以外第二早皈依基督的地區(第一早的地區是衣索披亞),大約在5世紀的時候,來自英格蘭的聖派翠克(St. Patrick)走遍愛爾蘭,將基督教帶入這個島。

 

因為不屬於羅馬帝國,所以愛爾蘭基督教發展不受羅馬教會影響,而是傳統的部落結構下,形成許多小形的修會,更強調清貧對信仰的重要。6世紀末,在愛爾蘭修士聖高隆邦(Saint Columbanus)的領導下,開始了偉大的「凱爾特傳教運動」(Hiberno-Scottish mission”Hibernia”是羅馬時候給愛爾蘭的名字),「愛爾蘭十二使徒」(Irish 12 Apostles,我覺得這名字超威的)開始向英格蘭,還有當時歐陸的法蘭克王國傳教,這些清貧刻苦的教士們建立了很多修道院,其中一位修士聖加爾(St Gall)來到東瑞士,建立了他的隱士居所 ,也給了「聖加侖」這個地方名字。

 

愛爾蘭教士在歐陸上努力傳道的同時,義大利也開始有了修道院改革的聲音,出身羅馬的聖本篤(St. Benedict)6世紀初建立的本篤會,頒佈本篤會規(Rules of St. Benedict),對於修道生活建立完整的戒律,這套戒律其實比以往真正的苦修生活要簡單(例如不會叫你去北海一個無人石礁上蓋隱居所),讓更多修道院可以接受,特別的一點就是強調「勞動」的重要性,這是傳統羅馬知識份子所輕視的,也因此後來的修士都很努力地抄寫古文書、製作手抄本,因為這也是勞動的一部分。

 

8世紀初,法蘭克王國墨洛溫王朝宮相「鐵鎚查理」派了一位本篤會的修士奧特馬(Othmar)前來聖加崙,建立了今天我們看到的聖加崙修道院,在此實施本篤會規,也因此這間修道會有圖書館和大量的手抄本。

 

聖加侖地區後來成為獨立公國,15世紀時加入瑞士聯邦,不過宗教改革後,屬於羅馬公教的修道院,受到瑞士其他新教邦(像蘇黎世)的攻擊,有一些文物被搶到蘇黎世博物館去了,像是現在聖加崙圖書館裡頭有個地球儀,是蘇黎世博物館送給聖加崙的仿製品,因為真品蘇黎世人不爽還。

 

有了這些認識去看聖加崙修道院比較能看出點味道來。到了那邊,第一個是大教堂裡的溼壁畫,畫中的內容我就沒細看了,不過畫得很滿,頗有氣勢。

 

第二個就是圖書館,這可能是目前最古老的圖書館,館藏上千部中古時留下來的手抄本。目前開放參觀的是一個館藏大廳,全部是木造建築,不能拍照,進去還要穿拖鞋(直接套在鞋子外面)。建築本身帶有華麗的中古感覺,現場也展出部分的手抄本,因為最近讀《玫瑰的名字》,所以對這些東西特別有行趣。像是查士丁尼法典、聖本篤會規都有抄本,這些抄本都不是單單文字而已,修士們還會加上一些很精美的圖畫或符號,看起來很有神秘感,還有修士是專門設計大寫字體的。

 

不管是教堂或圖書館都不大,如果沒興趣大概十分鐘就看完了,行程安排上可以考慮一下。

 

看完了修道院,聖加崙剩下一些紡織的東西我也沒興趣,就再搭地方鐵路(阿彭策爾鐵路,Appenzell Railways),到隔壁一個邦的首府阿彭策爾去。我看書上寫說這地方號稱「瑞士秘境」,民風保守,直到1970年代才開放婦女投票,現在公投方式還是在市中心的廣場上聚會,用舉手表決方式投票。

從聖加崙搭慢車去阿彭策爾大概三十分鐘,沿途風景美到沒話說。瑞東這一帶感覺比較平坦,又剛好沒有湖,一整片山坡草原錄到眼睛發亮,山坡上有牛羊、有小屋,差不多就是「阿爾卑斯山少女」的場景。

 

阿彭策爾是「秘境」大概是很多年前的事了,我去的時候根本人潮超擁擠,有老人進香團,還有小朋友的夏令營,小街上塞得滿滿的。鎮上也為觀光做足準備,每間房子都漆上特別的圖案,看起來有點像主題樂園。剛好還遇到一場牛羊遊行,一大群牛羊裝飾得漂漂亮亮的,從原野一路走過來,趕牛羊都是漂亮的少男少女,非常賞心悅目。後來瑞士本地人說,這是一種儀式,有個名字(法文字,忘了),就是秋夏交際時,把牛羊山上趕下來。很多地方都有這種儀式。

 

阿彭策爾也就是一個小地方,一條街走走一下就沒了,可以喝杯當地釀的阿彭策爾啤酒,再去附近原野走一走,大概也是一個多小時就走完了。

 

這樣一趟大概六、七個小時,晚上六點再搭另外四個半小時的火車回家,回到日內瓦也就十一點多了。日內瓦的火車其實很難坐,雖然車廂乾淨整齊,但椅子超硬,而且很挺,不能後躺,坐到四個半小時真的是腰酸背痛。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