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董卓] 董卓之後(10)
2019/10/05 05:56
瀏覽800
迴響0
推薦7
引用0

皇帝東歸

    楊奉本是白波軍統帥之一,應是當年投降牛輔,再轉到李傕麾下的;他統率的是原先白波的人馬,徐晃是得力助手,在當時的長安是股半獨立的力量。

    我們不確定楊奉與李傕的具體關係。楊奉四月底才從郭汜手中救下李傕,六月就和李傕翻臉,他與同事宋果合謀殺害李傕,謀殺計畫雖因消息走漏而失敗,但楊奉帶兵叛離已讓李傕少了條臂膀。

賈詡也出來扯李傕後腿。李傕麾下本有數千羌胡傭兵,約定的報酬是宮中的美女,現在打了幾個月的仗,傭兵團忍不住了,就跑去敲皇帝的門問美女呢。劉協大概想說要真有美女還輪得到你們?於是派話術一流的賈詡出面擺平,賈詡傭兵們吃飯,說大家辛苦啦、皇帝很喜歡大家、會讓你當大官、大爵士,但你們要乖乖回家等通知喔,不要四處亂晃。傭兵酒足飯飽非常開心,真的打包回府,李傕另一條胳臂也沒了。

就在這個時候,好久不見的張濟突然現身長安,說是來與兩位哥哥講和的。張濟在東方的弘農似乎經營得不錯,「為冠帶所附」,筋疲力竭的郭汜和眾叛親離的李傕此下都不得不給這位低調的老三一點面子。

    經過幾番困難的交涉,三方達成兩項協議。第一,李、郭罷兵,交換女兒為人質,可能郭汜仍覺得不安,於是張濟的姪兒張繡、李傕的堂弟李桓,也加入人質名單。

    第二,李傕釋放皇帝,退出長安,還屯池陽縣。郭汜理論上也放了那些公卿大臣,但他並沒有固定的屯兵地,郭汜於是跟隨大臣們來到長安東邊的霸陵謁見皇帝。

    劉協好不容易脫離李傕的魔掌,又見到郭汜,肯定滿臉黑線。其實李傕、張濟、劉協之間還有第三項秘密協議:由張濟護送劉協東歸。這協議有個蹊蹺,那就是「東歸」到哪去,張濟與劉協其實沒有共識。劉協想回洛陽,張濟則是要把皇帝架到根據地弘農去;不過劉協眼下只管離開關中,沒辦法計較那麼多。

    郭汜不知道「東歸協議」這回事,他於是建議皇帝移駕長安東北方的高陵縣,臣郭阿多將帶兵隨往,全力保護聖駕安全。

    劉協一臉都歪了,他趕緊給張濟驃騎將軍的頭銜,讓張濟可以壓過郭汜,同時召開百官大會,說自己多想去弘農、多想回東方拜祖先,請大家評評理。郭汜堅持留下,劉協便絕食抗議,還派一個不怕死的尚書郎郭溥去罵郭汜是「庸人賤夫」、要留在關中除非over my body等等。最後郭汜態度軟化,說可以去弘農縣附近的縣份,換言之不可以去張濟大本營。

    195年七月,皇帝東行團終於成形,成員除皇帝劉協外,還有皇后伏氏、國丈的伏完等皇親國戚,太尉楊彪、司空張喜、衛尉士孫瑞、御史中丞鍾繇等中央百官,羽林虎賁等禁衛軍,還有服侍皇帝的宮人宮女等,零零總總應該有數千人。驃騎將軍張濟先走一步回陜縣佈置,車騎將軍郭汜成為東行團名義上的領隊,後將軍楊定居次,興義將軍楊奉排老三,最後就是安集將軍董承,他是牛輔的部曲出身。   

     然而張濟前腳才剛走,郭汜便反悔了,他壓根沒想將皇帝讓給張老三,於是派部下伍習放火燒房舍,想把皇帝逼出來,抓回西邊的郿縣去,劉協機警逃往楊奉軍營,郭家軍夏育、高碩出動攔劫,楊奉、楊定遂與夏、高二人大戰,結果郭家軍慘敗,遭斬首五千級,郭汜看苗頭不對便逃回長安去了。

    擺脫累贅的東行團總算開始前進,在十月時抵達關中的東門戶華陰縣,是寧輯將軍段煨的地盤。段煨在我們故事中消失了好一段時間,當初董卓入長安時命段煨駐守華陰,四年下來,歷經董卓、王允、李傕等政權輪替,段煨依舊守在那裡,史書說他「修農事,不擄掠」,將華陰一地經營成關中的世外桃源,學者董遇、皇家舞者李堅等都曾來此尋求庇護。

    面對人數龐大的東行團,段煨恭謹地提供飲食衣服等各項服務,然而楊定卻因與段私仇,勾結种輯、左靈等官員,誣陷段煨與郭汜合謀造反,力阻皇帝進駐段煨大營,還請皇帝降詔討伐段煨。楊彪、趙溫等高官都跳出來力保段煨忠誠,劉協最後採折衷方案:不入段煨大營,改在大道旁露宿紮營;但你們兩邊也不可以動手打架。楊定、楊奉才不管皇帝准不准,逕自出兵攻擊段煨,雙方交戰十餘日,段煨的補給卻沒斷過,劉協看不下去,連續出動侍中、尚書持詔書去勸架,楊定等方才收兵。

    鏡頭回到長安,李傕駐兵池陽,頂著大司馬的頭銜,本以為可以放下一切,但眼看郭汜可憐兮兮地逃回來,又聽說楊定在華陰撒野,李傕立馬大哥魂上身,心想果然不能沒有我主持大局啊!他於是與郭汜重組聯盟,合兵來救段煨。楊定不怕張濟不怕郭汜,偏偏怕李傕怕得要死,聽說大哥親自前來,嚇得直接蓋牌不玩,他本想帶兵去藍田縣,但被郭汜攔阻,只好逃往荊州,最後可能在南陽郡析縣一帶被劉表擊殺。

    皇帝東行團自然也怕李傕、郭汜追兵,於是加速東行,十二月時抵達弘農郡弘農縣,劉協與張濟的矛盾終於浮上檯面,張濟請皇上在此安歇,劉協卻執意繼續東走。楊奉、董承自不願讓張濟當家,護著皇帝啟程,張濟也不是吃素的,回頭來與李傕、郭汜合作,便是要將皇帝留在弘農。三天王聯軍與皇帝東行團護衛隊於是在弘農東澗大戰,護衛隊慘敗,劉協逃到黃河邊上的曹陽亭,三天王大軍緊追在後。

    然而東方神秘的力量在此時冒了出來,是楊奉的白波老兄弟們,楊奉一面與李、郭和談拖時間,另一方面則派人渡河到從河東郡昭來韓暹、李樂、胡才等白波軍以及南匈奴部隊,在曹陽大破三天王聯軍。然而劉協連慶功都來不及,三天王聯軍重整旗鼓又殺了過來,這回換白波聯軍慘敗,死傷比之前東澗之戰更慘,劉協好不容易逃到陜縣,在當天夜裡冒險渡過冷得要死的黃河,此時能活著陪在皇帝身旁的只有楊彪、伏完等高官國戚數十人,其他幾百名隨行人員,不是被三天王俘虜,就是凍死或淹死在黃河裡。

    劉協來到白波軍的大本營河東郡,當時河東太守王邑也是涼州人,還和李傕是北地郡泥陽縣的同鄉,不過王邑是士人背景出身,不與三天王同掛,他即時向又餓又凍的東行團提供飲食衣服,並且與原該是死敵的白波軍合作,帶著皇帝來到河東首府安邑,隔壁郡的河內太守張楊也率數千人帶米糧來面聖。

    多出那麼多支部隊,情況一下子變得很歡樂。當時皇帝只能在開放空間開會,士兵們就趴在籬笆上旁聽,還會開玩笑炒氣氛;土豪將帥對十五歲的小皇帝也滿熱情的,常常派人直接送酒肉給皇帝,也不管通報這些規矩。劉協年輕但很有良心,自己吃飽,便派韓融回弘農談判,最後成功換回被俘的官員與宮人。劉協於是有心情過年了,並於新年祭天改元,多災多難的「興平」終於結束,接下來是「建安」的時代了。

    劉協在河東待了大半年,這期間又遇到白波系和張楊之間的糾紛,雙方打打鬧鬧,直到196年七月,劉協才終於抵達洛陽,完成這趟長達一年的苦難之旅。當年八月,曹操迎天子遷都許縣,帝國朝廷進入另一個階段。

    三天王們在弘農看著黃河邊上成千上萬凍僵的屍體,皇帝落跑,他們心中大概仍是相當不忿吧。但三天王沒有力氣渡過黃河,也不可能打到洛陽去,董家軍的時代已經接近尾聲。(85)

有誰推薦more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