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董卓] 董卓之後(9)
2019/09/28 04:29
瀏覽2,362
迴響0
推薦12
引用0

   天王內鬥(下)


三天王早就互看不爽,幾次要翻桌開幹,都靠賈詡苦口婆心把三人勸住。在三人之中,原本僅有李傕是有獨立辦公室,現在郭、樊二人在長平觀之戰取勝,自是力爭待遇升級,於是194年五月,郭、樊均獲得「開府」之權,於是三天王幕府加上原本的三公幕府合稱為「六府」,三天王大量晉用私人干預朝政,三公只能閃一邊涼快去。

    有趣的是,有權力野心的可不只三天王,三天王既立了榜樣,其他人自然有樣學樣。195年七月,涼州軍團的「老五」安西將軍楊定也要到了開府的特權,霎時間,幕府就像7-11一樣滿長安都是。

    194年八月,居住於左馮翊的羌人叛變(都快餓死了),郭汜、樊稠率軍討平。郭汜倒還好,樊稠的聲勢因幾場勝仗而飆漲,史書說他「驍勇而得眾心」,李傕感覺這個大哥之位有點搖晃了。

    194年底,長安討論增派兵力出鎮關東的議題,原本已定案由朱儁以驃騎將軍身份持節領軍,樊稠卻又跳出來爭這差使,還要求李傕多派兵給他,這下李傕受不了了。195年二月三日,李傕邀請樊稠來開會,開完會就吃飯,吃完飯喝酒,喝酒便酒醉,便在此刻,李傕的外甥、時任騎督尉的胡封突然闖進會場,將樊稠活活打死,撫軍中郎將李蒙也同時被殺。

    面對外界質疑,李傕拿出李利的證詞,說樊稠去年在陳倉與韓遂交往甚密,還放人家走,有叛變之意,不過顯然沒人買單,拿一年前的往事當殺人藉口只是欲蓋彌彰,涼州諸將信心動搖,人人自危。

    李傕大概是想穩住軍心,因此一反常態對老二郭汜特別親熱,每每邀他來家裡喝酒,還過夜。想不到這樣竟惹惱了郭汜的老婆,郭太太覺得兩個男人在一起準會亂搞,於是在李傕送來的食品禮盒中放豆豉,再對老公說:「你看你看,李傕放老鼠藥要害你啊。」郭汜本來也不信(總還沒笨成那樣),照常去李府吃喝,但有回他喝到爛醉,突然想到下毒這檔事,跑去廁所喝糞水催吐。結果從頭到尾都沒有李傕下毒的證據,但郭汜也不好對外說是自己喝到斷片才去吃大便,只好和李傕翻臉,勒兵相攻殺。

    李、郭翻臉,最高興的就是老五楊定,他一直很擔心步上樊稠後塵,因此李、郭開戰後,楊定馬上倒向郭汜,二人並計畫將皇帝搶來自家陣營。然而消息走漏,李傕決定先下手為強,三月二十五日,他派姪子李暹率數千士兵包圍皇宮,將皇帝劉協強押到自己軍營中,李暹隨後將宮廷財寶劫掠一空,然後放火燒宮,一如先前董卓對洛陽幹的事。

    聽到皇帝被劫持,楊彪等大臣紛紛跑到李傕軍來陪伴聖駕,李傕覺得這些士人太煩了,便派楊彪、朱儁、士孫瑞、韓融、張喜等十多大臣去勸郭汜投降,郭汜正懊惱挾天子的計畫失敗,看到一群大臣前來心想沒魚蝦也好,就把他們都扣留下來,繼續和李傕作戰,變成李、郭「一人劫天子,一人質公卿」的荒謬局面。朱儁約莫就在此時在郭汜營中猝死(大概氣到腦溢血)。

    巷戰進行一個月,四月二十六日,郭汜獲得空前好機會,李傕的兩個部下張苞、張龍意圖造反,與郭汜串謀,郭汜於是發動夜襲,張苞等打開營門,同時放火燒營,火雖沒點著,但郭汜的兵鋒一下殺到李傕軍營最深處,李傕耳朵被流箭射中,連皇帝的營帳都受到流箭侵襲。在情況危急之際,李傕的部將楊奉率軍來救,這才擊退郭汜軍。

    經此一戰,李傕覺得長安城太危險了,於是將皇帝移到北塢,大概是他在長安附近的堡壘,他還考慮將皇帝移到更北邊池陽縣的黃白城,被趙溫、李應等人勸住。

    李、郭兩軍在長安城中混戰數月,「死者以萬數」。皇帝劉協覺得不能在這樣下去,該是天子說話的時候了,潤五月九日,劉協派皇甫嵩的姪子、謁者僕射皇甫酈去勸兩家罷兵(皇甫嵩當時可能重病或是已病故)。郭汜很快就同意了,李傕則仍是一副老大哥姿態,認為「他憑什麼跟我和解」,皇甫酈苦口婆心地為李傕分析局勢,說老三張濟與郭汜已經搭上線、你底下楊奉有造反跡象云云,李傕還是不買帳,把皇甫酈趕出去。劉協一看苗頭不對,便加封李傕為大司馬,地位在三公之上。

    皇甫酈的分析很快就成真了。(84)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