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董卓] 狂人末日(5)
2019/04/13 04:35
瀏覽2,389
迴響0
推薦7
引用0

聯盟瓦解

    191年四月,董卓西撤至長安,在河內的袁紹頓時沒了前線壓力,他沒有計畫追擊董卓,相反地,袁紹的部隊沿著黃河向東移動,來到殷商古都朝歌縣,稍後又移動到更東方的延津,他的目標很簡單:韓馥手上的冀州牧大印。

    袁紹多管齊下,一方面納結麴義,同時降服張楊與於夫羅,大大增強自己的軍力;另一方面,公孫瓚受袁紹慫恿南侵,韓馥不能抵擋,承受巨大壓力,袁紹的說客們遂積極穿縮於鄴城衙邸之間,強力遊說韓馥讓賢。七月,壓力策略奏效,韓馥自願交出印綬,退居趙忠故宅(我說過趙公公蓋的東西都很受歡迎),袁紹遂接收冀州所有資源,開始他的「合四州之地,擁百萬之眾,迎大駕於長安,復宗廟於洛邑」的霸主之路

    不過袁紹要的不只是冀州。當時他的駐軍地延津其實就是酸棗縣的黃河口岸,非屬冀州而是兗州陳留郡的地界,換句話說,袁紹軍當時正駐紮在先前東路軍的營地上。跑到這地方,袁紹腦袋裡想的不單是河北之地,他還打著兗、豫兩大精華州的主意。

    先說兗州。兗州是張邈、劉岱等東路軍的地盤,東路軍不敢打仗、成天在酸棗吃吃喝喝,沒多久就解散了。沒成就不打緊,東路軍還搞內鬥,可能早在去年,兗州刺史劉岱便殺了東郡太守橋瑁。據時任泰山太守(也在兗州)應劭的說法,橋瑁之死乃罪有應得,因為他「負眾怙亂,陵蔑同盟,忿嫉同類,以殞厥命」,這其間細節不明,聽起來像橋瑁接受董卓的攏絡。劉岱殺人並非單獨行事,而是有張邈、袁遺的支持(「陳留、濟陰迎助」)。可憐橋瑁也算是元老級軍鎮,就這樣無聲無息地退出歷史舞臺,劉岱隨後指派王肱接手東郡太守。

    191年七月,袁紹接掌冀州前後,十餘萬黑山軍進犯東郡,王肱不能抵擋,袁紹於是派出代理人一號:曹操,進軍東郡,於濮陽擊破黑山軍,袁紹表任曹操為東郡太守,直接插手兗州事務。往後幾年內,曹操便憑藉其自身的能力與袁紹的資源,在兗州一步步拓展勢力,直到能與袁紹單獨抗衡。

    袁紹派曹操插手兗州,衝擊最大的就是張邈。表面上,張邈和袁紹是多年的麻吉,是友軍,但兩人之間的衝突早已存在。話說去年關東聯盟剛成立時,袁張二人曾碰面,剛當上盟主的袁紹面有驕色,張邈出言勸諫,而且可能是老朋友的關係,話說得不大客氣。趾高氣昂的袁紹惱羞成怒,就要曹操去殺了張邈,曹操拒絕,說:「孟卓是好朋友,就算有錯也該容忍,今天天下未定,我們不該自相危害。」

    這事不知怎的傳進張邈耳中,效果可想而知,張邈感激曹操之餘,肯定感到深深的不安。人心隔肚皮,當年袁、張在奔走者聯盟中生死與共,今天只為幾句話就翻臉殺人,袁紹如此,曹阿瞞難道就可信?他是真心迴護,或是令有圖謀?就算曹操有心護著,他也不過是個跟班小弟,袁紹入主冀州,勢力龐大,曹操能頂袁紹一時,頂得過袁紹一世嗎?

    而且就在曹操入主東郡不久,曹操便與毌丘家族合作,殺害投靠張邈的王匡;張邈的重要軍師臧洪又被袁紹吸收,派去接管青州,張邈與弟弟張超困守陳留(張超原本的廣陵郡落入陶謙勢力範圍),想來每天坐立難安。

    這番局面,便是之後「兗州恩仇錄」大戲的序幕。

    再說到豫州,袁紹幹得更明目張膽,當時豫州刺史頭銜是掛在孫堅頭上,豫州其他地方不敢說,至少潁川郡應是袁術孫堅集團的勢力範圍。袁紹不搞小動作,直接用搶的,他派出代理人二到五號:會稽三兄弟,周昕、周昂、周㬂,趁孫堅還在洛陽時,出兵襲取潁川郡的陽城。孫堅只能放棄追擊董卓的機會,回軍與周氏兄弟爭奪陽城,孫堅流淚嘆道:「同舉義兵,將救社稷,今天逆賊將破而我們自相殘殺,我到底是在拼什麼!」

    陽城一戰有其歷史重要性,這是關東方鎮間第一是正式交火,標誌著無法逆轉的大分裂趨勢,不過這場戰事的歷史記載卻頗為模糊。參戰方都是二袁的代理人,袁術這頭是孫堅與公孫越,袁紹這邊則是周氏兄弟,但究竟三兄弟是全部參戰或是部分參戰呢?不同史料記載各異,《後漢書》不同傳記中統一記載是大哥周昕來奪豫州;《三國志》記的則是二哥周昂;《吳錄》與《會稽典錄》記的則是三弟周㬂。比較能確定的是,大哥周昕早已擔任丹陽太守,二哥周昂被袁紹表任為九江太守,豫州刺史的頭銜則給了三弟,因此比較像是三弟領軍,二位哥哥以郡內資源提供後勤。

    戰爭經過與結果同樣記載也不明,戰事可能延續整個191年的下半年,公孫越在其中一戰中箭而死,孫堅攻城也遇挫折;但最後仍是三兄弟敗走,各退回丹陽、九江。不過孫堅也沒留在豫州,他退回魯陽,隔年初進軍荊州,死在襄陽城外。

    附帶一提,經陽城一戰,周氏三兄弟與孫家結下不解孽緣,孫堅死後,孫家軍威力仍在,袁術派孫堅妻舅吳景進軍丹陽,逐走周昕;姪子孫賁進軍九江,逐走周昂、周㬂。三兄弟敗回老家會稽,幾年後,大哥周昕在老家巷口遇到小霸王孫策時,不知做何感想。

    隨著陽城的戰火,原本氣勢雄壯的關東聯軍已成為歷史灰燼,接下來幾個月的大事,是公孫瓚與袁紹的界橋之戰,以及袁術與劉表的襄陽之戰,然後還有更多的戰事,亂世來臨。

    然而在這最黑暗的時刻,仍有一點微弱的火光在閃耀著或是掙扎著,盼能照耀出帝國最後一點希望。

    那是第二次反董聯軍的號召。(66)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