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董卓] 狂人末日(3)
2019/03/30 05:59
瀏覽3,151
迴響0
推薦2
引用0

除狼得虎(上)

相較起關東聯盟,董卓新年時光應該是很快活的。年前對王匡、孫堅的兩場大勝為畢圭苑大牢新添了不少成員,董卓歲末假期大概就在人肉火鍋(「烹之」)與人肉燒烤(「熱膏灌殺之」)間度過。新年過後正月裡,人殺得差不多了,朝廷大赦天下,顯示董相國的仁慈之心。

二月春來,軍隊與百姓恢復戶外活動,大約立春之際,董卓的軍隊巡邏至豫州潁川郡的陽城縣,這是川郡與河南尹的交界,可能有孫堅或袁術的軍隊部防。同時間一群百姓正進行「春社」,也就是現在的土地公生日大拜拜,不幸被董卓軍碰上,董卓軍縱兵屠殺,擄掠婦女,搶劫車貨,並將砍下頭顱掛在車上,如打勝仗一般高歌凱旋而還。

約莫同一時間,二月十二日,光祿勳宣璠東來洛陽,拜董卓為「太師」,位階在諸侯王之上。話說「太師」同樣是個古老頭銜,董卓是東漢第一也是惟一的一位,物以稀為貴,「董太師」的地位自然比後來那些龐太師、華太師等搞笑偕星要高得許多。

另外一提,「宣璠」這名字已經第三次出現在我們故事中,前兩次分別是策免楊彪及誅殺袁隗一族。按說這人是條十足十董卓的狗,但他不是涼州人,他的結局是關東士人的結局。

董卓對時局相當樂觀。在某個場合,董卓向他的長史劉艾提到孫堅,他回憶當年涼州勦匪之戰,認為孫堅的戰術認知與自己差不多,是個軍事人才;天關東聯軍數敗於涼州軍,心懷畏懼,早沒用了,只有孫堅憨膽,又會用人,涼州諸將得特別留意。

話說這位劉艾是漢室宗親,當代史學家,當時可能已經著手編寫《靈帝紀》,因此對涼州戰事頗有認識,他說:「聽說當年美陽亭之戰,孫堅千餘部隊全軍覆沒,他作戰的本事,還不如李傕、郭汜吧?」

董卓說:「啊,當時孫堅帶的不過是烏合之眾,素質比起涼州叛軍差遠了,而且打仗本來就有勝有敗!但你說的也沒錯,關東這狗屁聯軍是搞不出什麼花樣的!」

劉艾附和說:「是啊,這些關東小賊徵發百姓當兵,士兵素質上就輸我們了,孫堅的武器裝備也沒我們好,有什麼好怕的呢?」

董卓心情大好,笑道:「正是、正是,但殺二袁、劉表、孫堅,天下便太平了!哈哈哈!」

董卓得意得太早,當他在畢圭苑中享福時,「憨膽」的孫堅已經從慘敗中站了起來,他收攏部隊,進駐梁縣以西的一處小城鎮,陽人聚,比去年的梁縣更靠近洛陽。董卓察覺敵蹤,遂派出胡軫與呂布迎敵。

胡軫是所謂的「涼州大人」(約是豪傑的意思),苗正根紅的董卓部將,先前事蹟不詳,當時他受拜東郡太守,頗有「收回東郡,踩平酸棗」的氣勢。面對南路軍孫堅,董卓讓胡軫當「大督護」統領全軍,呂布則是「騎督」專管騎兵,此外軍中還有許多將校都督,例如華雄等人,是支明星隊的概念,整支步騎混合部隊計五千人,向陽人進發。

按王粲《英雄記》記載,胡軫個性急躁,這可能是他第一次獨當一面指揮軍團,那些原本與他平起平坐的將校未必服氣,軍隊又有很大一部分是不熟悉的并州騎兵,反此種種都讓胡軫更感焦躁,於是行軍途中他狂噹部隊紀律,最後還發火說:「各位啊,爾後再散漫啊,肩膀上有梅花的我都敢辦!」

胡軫說話的原文是:「要當斬一青綬,乃整齊耳。」所謂「綬」是東漢官服的一部分;按規定,官員應隨身攜帶官印,「綬」便是繫在印把上的帶子,不過不是短短的絲線,是長一丈以上的錦帶,可能折幾折垂掛在裝印章的口袋口,或是纏在腰間。不同層級的官員有不同的佩綬格式,像諸侯王是「赤綬」,公侯將軍是「紫綬」,九卿與二千石官員則是「青綬」。所謂「青綬」也不是整條帶子都青色,而是青白紅三色帶,很有值星帶的感覺。(64)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