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推理] 《華麗的拋物線》 張乃玓, 柳豫, 林詩七, 宋杰(台灣)
2017/07/31 20:42
瀏覽609
迴響1
推薦3
引用0

本屆徵文獎四篇入圍決選的作品,已經由醇文庫集結為《華麗的拋物線:第十五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合輯》,於718日出版。


如同以往,這次四篇入圍水準很高,風格多元,每篇各有其趣味點,我相信決選評審也是花了一番力氣才選出首獎的。希望大家可以給台灣推理年輕的作者們多一點鼓勵,我想就算是批評也沒關係,畢竟寫推理真的滿寂寞的,有人批評有時候比寂靜無聲要好的很多。  

 

見詭旅社 / 張乃玓

 

   非常好笑的文字風格,非常吸引人的故事開頭,害我在深夜看得大笑吵醒我婆。故事節奏很輕快,感覺隨時播放著帶點黑色幽默的背景音樂,詭計手法也很有趣。 

不知是冷氣太強,還是空氣太安靜,明明連女孩怎麼進來的都搞不清楚,我的腦海在此時先閃過的竟然是「拜託,不要在這個時候丟下我一個人啊!」這種莫名其妙的想法。 

嘗試幾次呼喊之後,女孩依然昏迷不醒,我只能無奈坐在床頭,心想:這下可好了,三更半夜的,這裡有鬼、不省人事的女孩,以及等待破解的密室。 

                 有點可惜的是後面結局倉促一點,整篇故事被害人「們」慌慌亂亂搞出那麼多事,如果可以花點篇幅讓加害人有些鏡頭,一者可以均衡敘事,二者讓兇手是故事中曾出現過的角色,總是比天外飛來的角色更有震撼力一些。反倒得最後女孩談戀愛那段有些多餘,似乎可以再收得簡短一點。

                張乃玓先生應該是第三次入圍徵文獎了。如果我印象沒錯(手上都沒書稿,只能靠印象),他有一種風格是像<意外計畫>、<寂寞球體>這類比較嚴肅作品,以寫實的筆法寫案情,不過謎題還是偏本格;另一種是像<愚者進行曲>(不知道2015年有篇<推理迷的日常生活>是不是他寫的)走死男大生嘴炮風格的,節奏比較輕快,謎題也比較偏日常化,這次的<見詭旅社>就是偏後者風格。

                我個人還滿喜歡這種嘴炮風的,不過老樣子,日常推理放在大賽中總是不利,這就像中華一番中,評審先吃過向恩的螃蟹濃湯,雖然湯本身未必很好,但因為很濃,後來管你雷恩的蟹斗多強也吃不出味道了。

 

華麗的拋物線 / 柳豫

 

作者的文字很吸引人,我喜歡他寫姐妹間的互動:

完餐後,在黃昏夕陽下,我和妹妹走向象徵終點站的摩天輪,上一次坐上這個摩天輪大約是在六年前還是更久以前,奇異的是,除了這個應該還有更多屬於家的記憶才對,不一定是開心的,酸甜苦辣或是日常平淡的記憶,但幾乎什麼也沒有剩下。

「好奇怪,我也是。」妹妹點頭附和,我把這想法說了出來,她果然懂。

「好像以前的自己跟現在的自己是兩個不同的人。」

「真的。我國小還有寫日記,現在看覺得好丟臉,以前怎麼這麼笨。」

「不會啦,你現在還是一樣笨啊。」我淡淡地說,妹妹搥了我一下。 

整個故事大約就是基於姐妹情深和慘綠少年的基調,有種「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裡頭青少年荒謬、悶騷、愁苦、衝動的感覺。故事在後段的情節轉折也很有趣。 

不過我對故事有些建議,第一是,寫感情的部分,其實不用下那麼多藥,同性戀和愛滋我覺得都太多了,不下這些藥就夠慘了,下了這些藥,反而感覺,主角有點太冷靜了,應該要更爆炸。 

另一個就是張老師好像太投入了,投入到如果我把自己代入這角色、我會覺得對女學生這樣子好像有點超過。 

我和柳豫是因為寫三國才在網路上認識的,我以為會同時寫三國和推理的只有我一人,想不到還有一人,而且他的粉絲頁有二萬名粉絲喔,瞬間有點前浪死在沙漠上的覺悟。

 

起死回生的塞班之戀 / 張詩七

    文字很不錯,輕描淡寫的,很適合都會愛情風,相當順暢。推理也不錯,調查過程平淡(簡言之整篇都走平淡風),但幾個線索組成都很紮實。 

    下山時,我不由自主地跟在她身後。在等待前方綁鞋帶的日本人時,我注意到她的外套後領和髮間夾著異物。我忍不住伸手,輕輕捏起。

    原本我以為不會被發現,沒想到還是驚擾了她。她立刻回過頭來,困惑地望著我。我慌亂地將手中的東西塞進口袋,隨口辯稱剛才她背上有一隻小蟲。   

    其實我沒有必要撒這種謊,這些不由自主的行為實在令人尷尬。她必然有察覺到我的笨拙,但幸運的是,她似乎不在意。 

    不過動機我會覺得怪怪的,人家把你的東西丟下山,你就跳下去,這要怪那個人嗎?搞不好人家只是要減輕重量嘛! 

    但這不是重點,兇手講道理就不會是兇手了。

 

赫爾辛基的眼淚 / 宋杰

尊敬的閣下:

收到此信,表示您已入選今年6位幸運的貴賓,有資格參加伊洛霍克拉家族巡禮。您可以入住本集團觀光村及湖泊,並在旅程結束後獲贈一小瓶「赫爾辛基眼淚」。

若您有意參加,請在2016年11月3日入住戴奧尼修斯大酒店(地址如下),並在當晚19時至午夜0時之間,於酒店頂樓的「永夜酒吧」向酒保出示本邀請函,以領取午夜車票。

請持該車票於11月4日凌晨1時30分,抵達赫爾辛基中央車站F月台,搭乘伊洛霍克拉列車,經過14小時車程直達芬蘭北方城市羅瓦涅米。

    預祝您旅途愉快!

伊洛霍克拉集團 

    應該是四篇作品中最工整的本格推理。故事與推理的結合相當優秀,所有的梗都藏得不露痕跡,無論是動機或破案關鍵都埋得很恰當,多文化背景的描寫很精彩,論深度也其感人之處,就一個女主角描寫太扁平,一堆傷心人聚會,怎麼就女主角一人在發花癡? 

    邏輯部分,偵探推理最後好像跳了一步,若是那樣進去茶水間,最後一聲門響也可能是兇手走出來,不是嗎? 

    另外我不懂的是,那東西不是應該是清酒「壺」嗎?為何作者一直寫清酒「杯」? 

    宋杰應該也是徵文獎常客,我到這次才知道他以前的筆名,印象好像那筆名曾出現在過去幾篇投稿作品中,如果那些作品是他寫的,那顯見他的進步非常大,值得期待。

有誰推薦more
迴響(1) :
1樓. 張乃玓
2017/08/02 10:56

感謝柏青前輩的評論,覺得寫書評也很孤獨。

這次的短篇最後9000字是在截稿前才倉促完成,第一次完稿時,甚至字數還不夠,只好靠拖戲解決,也聽到不少評論有感受到;而一些細節,每次重看也都想處理得更好,不過比賽就是如此,寄出之後就無法回頭了@@

至今推理創作就四篇(<推理迷的日常生活>不是我寫的),沒有更多了,目前正在放空,等待下次靈感爆發中...

辛苦啦 期待下一篇作品!!! 李柏青2017/08/07 20:26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