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三國因-----(2)
2011/08/21 03:58
瀏覽1,481
迴響0
推薦72
引用0

三國因(5)
第四起,無辜殺命事。原告戚氏、李氏、王氏等,被告呂氏。令吊牌聽審。
戚氏哭訴道:娘娘正宮,小妾偏宮,凡遊宮出漢王所幸,娘娘妒妾分他寵愛,及漢王登天後,宣妾母子入宮,將酖藥毒死如意,令宮人取針刺妾眼瞎,用瘖藥灌入喉中,斷妾四肢,拋于塗廁,號為人彘。妾母子何罪,受此異刑。
重湘聽了一遍,宮中悲酸,即令錄口詞立案。
再喚李氏講來,李氏道:妾是民間孕婦,因急帝無嗣,太后欲反劉為呂,恐元臣非議,密選民間孕婦數十近侍帝,中有生子詐稱帝嗣,不意妾生兒子,太后恐妾榮貴,宣妾入未央宮,用酖酒毒死,及惠帝崩後,立妾子為少帝。既而少帝漸長,頗知來由,畫妾形容,祀于深宮。太后大怒,將少帝幽死永巷,可憐無辜受罪,望大王憐憫。
重湘突然怒起道:呂氏牝雞晨鳴,紊亂家政,專嗜殘酷,可恨可恨。又喚王氏一發講來。
王氏道:妾與李氏共進之人,亦生子名弘,封為恆山王。及太后幽死少帝,欲立劉氏親王,又恐天下非呂氏所有,遂立妾子為後少帝,將妾毒死,以滅其蹤,未幾妾子亦知前由,呂后懼其長大報仇,暗令人以大布袋勒死,詐言恆山王醉後身亡,自古殘酷,未有如斯,說完各各相抱,啼哭不已。
重湘道:你等母子不須傷心,寡人自有主意,喝令畫招而去。
第五起乘危逼命事。原告項羽,被告呂馬通等,命吊牌聽審。
先問項羽道:滅楚興漢是了韓信,反告六將何也?
項羽道:是我空有重瞳之眼,不識英雄,致他棄楚投漢,我亦無恨。呂馬通等我楚愛將,不思報主,反逼自刎。我兵敗垓下,逃命而走,不識道徑,問田夫去路,他以手指西,那田夫是我愛將夏廣,不期被他賺入死路。我仗平生本事,斬將列旗三勝之得脫重圍,走到烏江,感閔子其艤船相待,再三勸渡江東,係我不從。回首看時,追兵甚逼,那追兵是我愛將呂馬通等,諒他必念故情,有相救之意。不想此人奸險,反逼自刎,分裂肢體,爭先請功,忘君事仇,反不如一亭長。
呂馬通等應聲道:你初屠咸陽,燒秦宮室,私其財發其塚,而忍殺降王子嬰,及秦已定,自立為西楚霸王,不遵義帝威令,密令人弒之于江中,天理已去,民心已離,況我等不負于你乎。
重湘聽了,遂頷首道:項羽廢義帝,殺子嬰,犯眾怒,而失人心,大惡不得掩。呂馬通等,背故主事寇仇,忘前義而貪後貴,天理無所容,喝令畫招而去,
三國因(6)
第六起詭謀網殺事。原告龍沮,被告韓信,今吊牌聽審。
即罵龍沮道:戰爭之際,死生無虧,你怎麼誣告?
龍沮訴道:當初韓信驅兵破齊,楚王使某將兵救齊,是信懼某饒勇不能取勝,暗令人囊沙壅水上流,佯誘某軍半渡,遂決囊水,沒某性命,百萬雄軍,盡葬魚腹,嚎哭慘天,聲聞千里,屍橫滿河川塞不流,戰無迎敵,兵不血刃,受此網殺,某心何甘。說尚未畢,楚軍紛紛啼冤,攘攘無休。
重湘撫之曰:你等不須忿怨,寡人自有良判,喝令畫招而去。
第七起投降莫殺事。原告田廣,被告韓信,令吊牌聽審。
先問田廣道:韓信是漢家功臣,與你風馬牛不相及,告他怎麼?
田廣道:某是齊家宗裔,世襲王爵,因漢王與楚爭橫虎視天下,差酈生招撫投誠,某懼韓信行兵如神,即舉國歸順。誰料韓信欺君慕爵,乘某無備暗襲攻擊,將某一家同日棄巿,遂詳明漢王誇自己之能,用計捉殺,驕請三齊名號,致某國破身亡,伏乞鏡判。
重湘道:韓信殺降,自負殘忍極矣,喝令畫招而去。
第八起吞爵滅宗事。原告劉友、劉恢,被告呂氏、呂祿等,令一干人犯上來。
友、恢道:當時帝平定天下,刑白馬為誓,非劉氏而王者,許天下共擊之,故封我等為列侯,既而高祖崩後,呂后嫵立諸呂,恐劉氏親王,削奪其權,許以粧奩陪嫁之資,姻聯諸王,我等不知其計,登門作婿,被擒禁鎖于幽室,水醬不許入口。呂祿等奪去王爵,誅滅劉宗,是誠何心哉。
重湘聽了大怒道:呂氏滅劉宗王,諸呂戮妃嬪,將相私食,其有五罪,人人所共怒,天理所不容。呂祿等,向無汗勞,位竊百官,是何理也。
呂祿等面如土色,良久無詞,喝令畫招而去。
三國因(7)
重湘即喚判官,將審過各犯,填明注冊,發去各州縣投胎出世。
先喚韓信道:你作十大功勞,死于非命,可往譙郡,曹嵩家出世,名操字孟德。先為漢相,後為魏王,坐許都,享漢江山之半,不肯稱帝,表你生前無叛漢之心,子受禪尊你為武帝,償生前十大功勳。
漢王仍投胎漢家為獻帝,一生被操欺侮,坐臥不安,度日如年,以報生前君負臣,來世臣負君。
呂后可往伏家,投胎為伏皇后,被操勒死,抄其三族,以報生前抄信三族。
蕭何可往楊家出世,名修,字德祖,賜你聰明智慧,官至主簿,以償三荐之恩,不合洩操軍機,被操所殺,以報賺信之謀。
又喚蒯通道:你智足謀多,非凡俗可比,可往顈川出世。姓徐名庶,字元直,為曹操軍師,仍他千般任用,你終身不設一計,以報韓信不聽忠言。
再喚許復道:你生前神術,今生還你神術,可往華家出世,名佗,字元化,以神醫治操,被他錯殺,以報生前誤韓信之機。
又喚謝公著過來道:你可往山村出世,姓呂名伯奢,因曹操投你家借宿,一家緘口不言,被曹操誤殺,以報為僕背主之恨。
再喚九江王黥布道:你何往江東孫堅投胎,名權字仲謀,先稱王,後稱帝。坐鎮九郡八十一州之貴,以報汗馬之功。
又喚大梁王彭越道:你可往涿郡樓桑村,劉弘家投胎,名備,字玄德,萬人稱仁,千人稱德,先稱漢中王,後承漢統。表你之忠也。
再喚呂嬃道:你不合助呂氏為非,如翼虎生風,誣彭越謀反殺之已屈,尚且烹肉為醬,此心太毒,貶你山村為獵戶劉安之妻,被夫所殺,烹肉為羹,以享劉備,以報唆呂氏之恨。
彭越道:此冤雖報,但西蜀一隅,安寧敵吳魏乎。
重湘道:我判幾人輔你,遂喚扈徹道,你能逆料未來之機,以為身後之憂.則智為有餘矣,可往襄陽龐家出世名統,字士元,號鳳雛先生,為劉備右臂,後日落鳳坡代主死難,以贖生前坐視不救。
又喚范增道:你生前明天達地,屢出奇計,真王佐之才,發在瑯琊投胎,姓諸葛名亮,字孔明,號臥龍先生,為劉備左臂,鞠躬盡瘁,前後出師,以顯生前無叛楚之心,出將入相,六出祁山,七擒孟獲,以顯生前作不了之功。
再喚陳平道:你生前聰明蓋世,今生賜你幼畢春秋,姓周名瑜,字公謹,輔佐東吳,被孔明氣死巴丘,因前生你屈他不終于楚,他今生屈你不終于吳。
又喚虞子期道:你出世姓馬名謖,字幼常,為劉備部將,因失守街亭,被孔明揮淚所斬,你前生妄言過實,誤他終身,亦是為國家公事,他今生斬你所以揮淚。
再喚樊噲道:你可往范陽投胎,姓張名飛,字翼德;項羽可往河東出世,姓關名羽,字雲長,賜你二人有萬夫不當之勇,與劉備桃園結義,共立皇基。黑駒見主投江自甘躍死,可出世為赤兔馬,助羽成功。項羽因前廢義帝,殺子嬰,今將義帝出世,姓呂名蒙,字子明;子嬰出世,姓陸名遜,字伯言,你二人為東吳名將,同謀設計,取荊州之城池,以解生前之恨。
項羽道:大王鏡判,我亦無辭,但我二將周蘭、桓楚臨死不叛,同我陣亡,無厘毫之報,吾何忍捨。
重湘即遣鬼使喚來道:你二人沒世不忘故主,名載青史可敬可羨,周蘭出世為周倉,桓楚出世為關平,輔佐關羽顯你之忠也;項羽不辱太公,不污呂后,樊噲正直功臣,並無諂媚,來生死後為神。
又喚項伯道:你背親向疏,可出世作顏良;又喚雍齒道:你忘君慕爵,可出世為文醜,你二人被關羽所斬,以雪生前之恨。呂馬通出世為蔡陽、楊喜出世為卞喜、王翳出世為王植、呂勝為韓福、夏廣為孔秀、楊武為秦琪,被關羽過五關斬六將,以報逼死烏江之恨。
喚丁公道:你見仇縱捨,誠背主之心,當注定兇死,但朕念你前生被漢王已斬,姑免死地,可往泰山于家投胎,名禁,字文則,後日水淹七軍,被關羽禁獲大牢,以戒縱使慕爵之罪。
又喚閔子其道:你有救渡之心,悔項羽不聽致他自刎,但此恩當報,可往馬邑出世,姓張名遼,字文遠,白門樓操欲殺你,感關羽一膝勸止,以酬艤勸渡之恩。
喚紀信道:你滎陽替死,未受褒封,發你常山趙家出世,名雲,字子龍,為蜀名將,百戰百勝,壽元八十二,無病善終,以報生前之苦。
再喚戚氏為劉備正宮,如意為阿斗,安享四十餘年帝業,李氏為曹操正宮,少帝為曹丕篡漢江山,自尊為魏文帝,王氏為孫權正宮,恒山王為會稽王孫亮,享漢山河,以報你等母子生前之苦。
又喚龍沮道:你往茂陵馬家投胎,名超,字孟起。被溺楚軍,盡發西涼出世,賜你等個個饒勇,後日助馬超破曹操于潼關,殺他割鬚棄袍,以報囊沙壅水之仇。
喚田廣過來道:你出世姓張名闈,方三國世亂,你為劫賊夜出晝伏,遇操父親投宿,殺他一家十二口,以報冒功請爵之恨。喚劉友、劉恢道:你二人是漢家世裔,來生不可背祖,劉友為劉表,字景升,承漢基業,坐荊州牧尊成武侯;劉恢為劉璋字季玉,鎮西川四十一州之貴,自稱振威侯,因前生呂氏剪你王爵,今生還你王爵,遂大呼道:呂祿、呂產、呂台等無功受爵謀滅劉宗,狼心太毒,無論少長,盡發三國為戰馬,受諸將騎坐,以還前生之債。
重湘一一判斷,冤鬼無不嘆服,遂自想道當時韓信未遇,有一漂母飯信,奈何無報,即命喚來道,你往陳留郡蔡邕家為女子,名琰字文姬,他日遠適胡邦,得操千金贖回,以報一飯之恩。
又令判官查詳,如有將士屈死,反抱才抑鬱者,有恩無報,有怨無伸,許他陳訴,盡發三國投胎出世,再有僥心負義,陰謀殺害者,俱發三國為戰馬。
判官稟報,有楚項梁被秦三將章邯、董翳、司馬欣刺殺,迄今冤魂相跟,伏乞判斷。
重湘即喚項梁出世,姓姜名維字伯約,賜他帷幄運籌決勝千里;章邯出世為鍾會;董翳出世為鄧艾,司馬欣出世為鄧忠,被姜維一計害三賢,以報生前之仇。
三國因(8)
發落已完,忽雞三唱,而更五點矣。重湘遂退殿,卸了冠冕,依然是秀士,將券宗遞與閻君,並十殿一齊看閱,俱各稱服,替他轉呈上界,候旨定奪不題。
卻說重湘方與閻君分賓主而坐,忽外面一鬼,高聲叫道:新君折獄四大部州,個個嘆服,某有一件為子殺父事,伏乞決斷。重湘令拘來問道:你是何鬼?答云秦文信侯,呂不韋也。問曰:何滯獄于今?答云:子絕父倫,情理莫容,故鬼魂相跟迄今未決,伏望怜憫。
重湘道:玉旨只限我六個時辰管事,于今天明,宜歸陽世,但旨意未下,故延少待時,理合閻君自判,當下閻君固辭者再,重湘方就命,即喚不韋等犯引到聽審。
不韋道:當時秦太子異人質于趙,困不得志,某心憐之,遂棄百兩家資,代他西遊立之為嗣,他許天下共我,所以計娶朱姬,居而有娠,以獻異人,五月而生子,政然則異人之子,亦某之子,天下亦某之天下,已而貴為天子,封某為文信侯,誠亦過望,及異人崩後,朱姬心淫不止,令某進嫪毐與通,逆子始皇罪咎于某,遂賜酖酒毒死,子絕父倫,天理何容。
始皇在傍無詞可答,嫪毐證道:秦皇少時,不韋常與朱后私通,及長,不韋恐禍及己,故遺禍于某,給某假宦者進入內宮,未幾事洩,某家族同日棄市,可憐冤無所伸,望王明察。
重湘道:不韋設奇計救異人,功亦不少,來生可出世為呂布,字奉先,賜你英勇無雙。又喚始皇道:不韋雖犯死罪,須念救你父大功,你亦他半子,奚可絕倫,可出世姓董名卓,字仲穎,弄漢江山,以報漢家奪你天下,與呂布義為父子,被他刺殺,以報輪迴之冤。嫪毐雖犯私通之律,罪在不韋,可出世姓王名允,官至大司徒,以報滅族之苦。朱后心淫不止,玷辱秦綱,貶在王允家侍為侍婢,名曰貂蟬。再喚嫪毐道:你將貂蟬先獻呂布,後獻董卓,使他父子絕倫,以報遺禍之恨,發落已畢,曙色尚然未罷。
閻君起身讚道:司馬君片言折獄,果報不爽,真奇才也。但不韋等,雖轉世之報冤,生前各有狼心,註定兇死。
話分兩頭,重湘原先將卷宗遞與閻君,閻君代他轉呈上界,玉帝接著不知如何判斷,只看卷宗上寫是
審得楚漢當英雄蜂起之秋,至漢家定鼎之日,雖無爵祿以榮身,而孰知悉以累身,悲夫兔死狗烹,鳥盡弓藏,中間不知作多少機關,造多少冤獄,回頭一想,著甚來由,故作忠國家之含冤,即為拔天子之權操,救度堅貞,橫禍驟君,承統踐祚,義重仁人,辨肉醬而斬來使,賜死當日,鎮江東而享富貴,欽名百世,臥龍之智自高,鳳雛之才不苟,天道福善禍淫,點滴無差,制人者將為人制,殺人者還須殺身,一統之江山,不足三分之天下奚辭。
玉帝看畢,遂讚道:三百年滯獄,虧他六個時辰判決,正直無私,果報不爽,今生受屈不遇,來世當賜王位,改名不改姓,名懿,字仲達,出將入相,傳位子孫,併吞三國,國號曰晉。
曹操雖韓信之報冤,但欺君殺后有甚,許司馬氏之後,欺凌曹氏之子孫,以警世人不敢為奸,玉旨頒下,准如判發,閻君備酒送行,重湘固辭不肯,竟領一杯即起,閻君遣二使送歸陽世,忽然醒來,乃一夢也,及旦具述其事,留傳世間,有詩為證:
半日閻羅判分明,冤冤相報氣須平;勸人休作虧心事,禍福在前人自迎。
讀者如欲稽考歷史上人生斯世,為善者昌,作惡者殃,善惡之報,如影隨行,點滴無差,請閱三國志演義,便知善惡到頭終有報,只曾來早與來遲,慎之慎之。
三國因終。

 


有誰推薦more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