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一米陽光
2012/10/23 22:32
瀏覽187
迴響0
推薦5
引用0

      窗外一片漆黑。聽完機上廣播,飛機準備降落,睽違半年之後我又回到了這個小島-台灣。與出發前的心境完全不同,所有的雄心壯志已消磨殆盡,只剩下光禿禿的乾枯軀殼。出了海關後整顆心飄著盪著,一時竟然想不起回家的路,只好先點了根菸,在空蕩蕩的大廳外,靠著牆蹲了下來,靜靜的等待所有的感覺回到身體。

      重頭再來後又一次的失敗,現在的我心情簡直是落到了谷底,然後又掉到了谷底的裂縫深淵中,懷疑自己是否能再爬得出來。回到家已是凌晨一點鐘,打開有點發銹的大門,迎面而來的是一片漆黑,半年了所有能斷的基本上早已被切斷,水、電、瓦斯、電話無一倖免。我在漆黑一片的房間中摸索,找到了根蠟燭,今晚它就是唯一的光源。無力的攤在沙發上,甚麼都不想動,眼睛一閉上很快就睡著了,然後是一連串的怪夢,夢著我在煙雨的周莊,那橋上,低著頭望著橋下魚貫的舢舨穿過橋底,雜著船夫的小曲;又或在黃浦江畔,望著忙碌往來的列強輪船,背後傳來隆隆的槍砲聲;又是高立於銅馬車上,身後捲起滾滾黃沙,校閱著無邊的半埋於沙中的兵馬俑大軍;這些年來所看過的大山大水像走馬燈似的一一入到了我的夢裡,然後我夢到了一條小溪,夢裡的我與小時候的玩伴,捲著褲管浸在溪水中聚精會神的撈小魚,這是哪裡的小溪?夢中陪我撈魚的玩伴是誰?我都記不得了,只記得溪水是那樣的清澈,我看得到水中每條溯流的小魚,腳背上可以清晰的感受到水草輕拂過的觸感。整晚我都做著這些夢,醒來時比昨晚更累了,我想家。

      在我的印象裡,"家"是個很模糊又很廣義的字眼。從有記憶起我的"家"就不斷的在更新,小學前父母工作的關係常常搬家,我記得上過的幼稚園至少就有四所,小學到中學"家"是在南投的鄉下,高中時則又換成台中,大學後"家"在桃園固定了九年,然後就是一段漫長的海外生活,深圳是我最新的"家"。這些"家"平分了我的生命,它們延伸了我生活的軌跡,卻無法紮成固定的根。朋友對我說過:回來吧,畢竟這裡是你的根,別把自己搞得跟浮萍似的。我笑著說:我現在到哪都像是浮萍,在這小島上像,在海的對岸也像,沒甚麼區別。

      生命中大起大落太多,我應該很知足,但是也太累了,我想休息。回台的幾個禮拜中,我一直試著回到平靜,我想平靜。我珍惜並嚮往清晨從窗隙中透入的一線陽光,那照在手中微微暖暖的光亮,瞬間驅走所有晦暗的光,那我多少年來不曾仔細品味的溫暖幸福,我曾經晝夜不停追逐的,也許一直都在身旁,而我這些年卻一直努力的使它遠離,也許是繞了一個大圈吧?沿途永遠的失去了許多,剩餘的還有多少?我沐浴在暖暖的晨光中,閉著眼想著、失落著、感受著,睡著了。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盜墓筆記中的異形生物---蚰蜒【圖】
下一則: 夏雨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