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閨情二探
2019/05/23 00:23
瀏覽434
迴響0
推薦43
引用0

閨情二探—今人詩詞作品的表現

一、今人繼續假借模擬創作方式的原因

按春樓不完整地觀察,今人在假藉模擬的創作方式上繼續使用的比例並不高,也就是說,今人在閨情這個主題上的創作數量,遠不如古人。有的或有數首,有的完全不寫。原因為何?春樓未曾一一探詢,所以也無法謬置何詞。不過,還是有特例存在的,而且還寫了整整一個系列。

在前一篇初探的最後,春樓提到了男性使用假藉模擬的創作方式寫閨情主題的原因,是因為男性在心理上需要有所寄託。所寄者何?所託者何?所寄者,是他們的人生理想、是他們的情感想望、是他們的悲愁苦悶。所託者,便是女性。春樓何以作此斷言?這點可以從一句成語「香草美人」開始說起。

香草美人,出自漢代王逸在〈離騷序〉中提到了:「離騷之文,依詩取興,引類譬諭,故善鳥香草,以配忠貞;惡禽臭物,以比讒佞;靈脩美人,以媲于君。」 因此,香草、美人便被取來比喻賢臣(香草)、君主(美人)。而離騷的作者–屈原已是在離騷中,將託物寄興發揮到了極致。因而後世文人在運用假借模擬創作方式時,便有了一個厚實的基礎,可以有更大的發展機會。

到了今時今日,文人的詩詞作品如果繼續沿用假借模擬的創作方式,不能完全排除所要寄託的不是屬於國家大業、社會發展等硬性課題,更多寄託的也很可能是屬於人生理想、情感想望等軟性課題。但是為什麼對於這種假借模擬的創作方式依然情有獨鍾呢?春樓淺薄的想法依然是,寄託。因為有了這層的寄託,才使得詩詞的作品有了淒美的外衣,也有了清麗的芳香。

二、假借模擬創作方式的條件

所謂假借模擬創作方式,也就是男性假借女性的身分與角度、進而模擬女性的心思及情感,最後藉由文字創作的手段予以表現於外。

在我們繼續探討之前,必須再釐清一件事情,也就是男性與女性究竟存在什麼不同?尤其是女性的心理性格上有何迷人之處?以致男性這般沉醉在假借模擬的創作方式上。

一位美國的心理學家傑狄斯(Marco Del Giudice) 認為,男女的性格差異,就像是容貌的差異一樣。每一個個人特徵(鼻子長度、眼睛大小等等)都顯示出男與女的一點點差異,但全部加起來,差異就變得清楚,你就能以約95%的正確度區別男人和女人的臉。在這樣的基礎上,傑狄斯用這種方式研究了1萬多名男女,記錄了男女以性別為基礎的差異,聲稱「以心理學標準來看,是很大的差異」。據他分析,女人較敏銳、溫暖、憂慮,男人情緒較穩定、有支配意識和規則意識,也比較有警覺性。

藉由上述的理解,或許我們可以更深刻地理解何以男性對於假借模擬創作方式的癡迷且無反顧地接續,因為正如傑狄斯的研究分析,女性具有敏銳、溫暖、憂慮的心理特質,透過這些特質所投射在創作的文學作品,對於人心的靈動也將引發出共鳴。而這樣的共鳴,自是男性在假借模擬創作方式中所一直在追逐的心靈和諧。

那麼,是不是所有投入假借模擬創作方式的男性都可以創造出前述心靈和諧的共鳴呢?春樓以為,並不是的。要能夠駕馭得了假借模擬創作方式,必須具備以下的條件:

1.具備敏銳而又溫暖的靈魂。敏銳,在於能夠觀察到事物的極其細微處;溫暖,在於將觀察所得賦予柔軟的觸感。

2.擁有憂愁並且善感的心思。憂愁,在於對物外的變化能有不同的感受;善感,在於將物外的感受得到感性的提升。

3.具有嫻熟的文字運用能力。嫻熟的文字運用能力,來自於深厚的文學基礎。有此功底才能將靈魂與心思精采呈現。

上述的三個條件,春樓以為缺一不可。這也是何以在眾多從事詩詞的男性創作者中,甚少能夠寫出動人心弦的閨情詞作品的原因。

三、現代詞人若予的閨情詞

春樓的開格文《失望與嗟嘆》中,對於若予的詞作風格已經有相當的介紹,在這篇文章中不再贅述。但是從若予的其他詞作尤其是創作閨情的主題,可以看出其人細膩的心思、柔軟的筆觸、纏綿的詞境,更是幾乎在每首詞作中都能出現警句。話不多說,就讓我們一起先來瀏覽若予14首的閨婦思系列詞作,並且以「」標示警句。

閨婦思(一)《巫山一段雲》

促織枯鳴夜,悲風折柳殘。竹簾搖影笑嫶妍,誰念蠟燈寒。

記省羅浮夢,爭知幾處煩。「秋期尚有一逢緣,何日見君還」。

閨婦思(二)《柳梢青》

別後來秋,小園依舊,泗水長流。悄立凝思,「涼風如訴,謂我心愁」。

雁行翐翐過丘,繫不住、魚箋怨尤。細雨絲絲,寒光慘慘,愀佇沙洲。

閨婦思(三)《西江月》

夕照彤霞相遠,寒鴉老樹孤淒。「偏偏秋月照河西」,爭忍空奩承涕。

逝水東流無語,那憐愁緒幽迷。龍涎更點掩深衣,紅豆長宵重計。

閨婦思(四)《憶餘杭》

重上西樓,瀲瀲湖波還似昨,金猊緩送冷輕煙,漸次沁愁顏。

「幾家砧杵添秋瑟,倦鳥踅飛比雙翼」。弄簫頻惹思離人,暗淚嘆孤身。

閨婦思(五)《酒泉子》

芳歇鬱休,飛雨濕階簷霤。不堪看,人瘠瘦,倍煩愁。

辦心奢願付江流,蕭寺託懷支遣。「向青燈,昏曉伴,說閻浮」。

閨婦思(六)《蕃女怨》

夙緣相許夢已逝,竟夕無寐。杳音塵,嗟搵淚,感傷情意。素箋殘墨畫蒼容,悵橫空。

閨婦思(七)《醉花陰》

頗怨日斜春困惱,暖閣金猊裊。漆案鏤樽空,釵鈿芙蓉,重整無心愀。

西園燕剪裁花巧,更撲香盤攪。綠柳不關情,風弄垂絲,暗把愁思道。

閨婦思(八)《木蘭花》

向晚意闌芳已歇,拈筆畫描還懶髺。煙邈邈,雨悠悠,徙倚曲欄風凜冽。

「寂寞莫登花閣榭,登閣莫彈吳子夜」。西望不盡更天涯,擰斷可憐羅袂帕。

閨婦思(九)《酷相思》

戚月寒星風拂柳。任無賴、捼絲綹。問花卜歸期何費久?單片也、歸來否?雙瓣也,歸來否?

夜夜簾帷空獨守。幾重恨、難消受。更憔悴沉憂生白首。「剪燭也、紅酥手。擢髮也、紅酥手」。

閨婦思(十)《折丹桂》

清風不辨愁滋味。亂點群山翠。柳煙輕攏百花洲,攏不住、羅敷淚。

長亭更遠人憔悴。悒鬱誰堪慰。「殷勤箋紙語桑麻,燭影裏、相思字」。

閨婦思(十一)《留春令》

曉風初透,燭身殘淚,空帷香冷。藕斷依還有絲縈,多少恨、終難醒。

淡看鴛鴦纏交頸。莫怨傷情景。「春去秋來總平常,聚與散、夢和影」。

閨婦思(十二)《攤破浣溪沙》

半月秋涼小小星,蓮鉤釵釧顫悠行。羅袂深衣露珠濕,冷香亭。

唧唧吟蛩憂悶擾,馨風無信亂思情。酸澀黛眉頻雨淚,恨盈盈。

閨婦思(十三)《卜算子》

弦月伴疏星,風透窗櫺冷。怎奈參商倆別離,爭似空花景。

無緒翫香奩,熒燭流清影。「人世何曾有久歡,寂寞纔將永」。

閨婦思(十四)《卜算子》

暮色染蟾宮,風冷花顏閉。「倦鳥猶知返舊巢,為有溫香記」。

暗自覆凝思,何可終違誓?一向歡情似鏡花,朱襮霑清淚。

(未完待續)

春樓寫于2019.5.17

修于2019.5.22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閨情三探
下一則: 閨情初探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