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來去Ross Valley(二)Kazanlak Bulgaria
2015/01/09 12:02
瀏覽1,990
迴響0
推薦46
引用0

來去Ross Valley(二)Kazanlak

離開保加利亞國寶級小鎮Koprivshtitsa重回E871號公路繼續往南,穿梭在巴爾幹山脈肥沃的谷地,沿途盡是玫瑰花產地以及景色優美的小鄉鎮,南向依序如KlisuraSopotKarlovoBanya…等,不但形成保加利亞經濟命脈的玫瑰產業

玫瑰谷的玫瑰產業是保加利亞經濟命脈

這許多小鄉鎮更在保加利亞反抗鄂圖曼帝國的革命起義中,成就出許多當地出生的領袖烈士和民族英雄,今天遊走在這些色彩繽紛的小鄉鎮

玫瑰谷內遍佈色彩繽紛的小鄉鎮

還依然可以看到鄂圖曼帝國統治時代遺留下來的清真寺和東正教的修道院並列,這些小鄉鎮內還設有多間博物館,館內展示該鄉鎮的歷史文物以及當地出生的烈士和民族英雄的生平軼事,只可惜英文的說明從缺。

Kalofer

繼續往南來到了Kalofer,這個位於Tundzha河畔美麗谷地的小鎮,地處保加利亞的中心位置北面為巴爾幹山脈,南邊為Sradna Gora中央山脈,是玫瑰谷中最著名的小鎮,16世紀在鄂圖曼帝國Ottoman的管轄下逐漸發展為傳統手工藝品中心。

Kalofer已成為傳統手工藝品中心

17世紀末Kalofer成為保加利亞復興運動的中心城鎮,持續至1877年俄土戰爭後保加利亞獲得解放。

然而Kalofer最為人知的是被譽為民族英雄和革命詩人的Hristo BotevBotev出生於1848年,童年教育和成長都在Kalofer,其生長過程深受其父親的影響。

被譽為民族英雄和革命詩人的Hristo Botev

成年後從事兩年教職即開始創作自己的詩集,同時關注著俄羅斯、波蘭等地的革命運動,並公開發表反對鄂圖曼帝國的言論,同時指責保加利亞的富有階層和鄂圖曼帝國勾結,使得Botev遭到打壓而流亡羅馬尼亞,1871年他成為「革命移民報」的主編,同時積極的連絡各地革命領袖和領導武裝起義,187661Botev不幸於Kozloduy(保加利亞西南鄰近羅馬尼亞邊境)遭狙擊手狙擊死亡。

Hristo Botev雕像

Kazanlak

離開Kalofe再往南40公里進入玫瑰谷中最重要的中心城市KazanlakKazanlak鄰近巴爾幹山脈南邊的Shipka隘口,Shipka隘口是控制巴爾幹山脈南來北往的重要通道。紀元前五世紀即有色雷斯人(ThracianOdrysae王國,短暫統一巴爾幹半島東部各部落並以Kaznzlak作為國都,紀元前305年亞歷山大大帝的繼任者LysimachusKing Seuthes III)統治色雷斯、小亞細亞以及馬其頓等區域,雖然LysimachusKazanlak南方7公里處的Seuthopolis建立新國都,但很快的衰敗也使得鄰近的Kazanlak隨之沒落。

Tundzha河畔的美麗小鎮

14世紀末Kazanlak在鄂圖曼土耳其管轄下,建立起軍事要塞以便控制Shipka隘口,也使得Kazanlak穩定開始發展特有的手工藝品,其中由於氣候及地理環境特別適合玫瑰的生長,開始了玫瑰花的種植,逐漸培養出香氣馥郁、花瓣厚實每朵玫瑰花有卅瓣花瓣,可以蒸餾出頂極的玫瑰精油。由於精油的製出需經由銅鍋煮水分餾,因而Kazanlak之名即來自土耳其語「銅製汽鍋」的意思。

  作為玫瑰谷內最重要玫瑰產區以及玫瑰精油提煉中心的Kazanlak市區規模僅36平方公里,市中心主要集中在火車站和公車總站北面到Kazanlak 旅館前的Sevtopolis廣場周邊,這個和村姑一樣純樸的城鎮看不到多少商家,商店沒有寬闊的門面更沒有華麗的櫥窗,除了販售日常用品外,三兩間商家販賣著精油、花露、保養品、肥皂…等和玫瑰相關的產品以及手工藝品。

Sevtopolis廣場周邊的現代雕塑

  每年六月的第一個星期小城都會舉辦為期一周的玫瑰花節活動,活動中除了展示香氣獨具的Kazanlak珍貴玫瑰花外,街道、餐廳、旅館也佈滿了玫瑰花,同時配合節慶每日都有不同的民俗藝術表演,此外在節慶的最後一天選出Kazanlak的美女成為當年的玫瑰花皇后,這項傳統的玫瑰花慶典源自1903年至今,而玫瑰花節也逐漸成為一項國際性的活動,每年吸引數千名的觀光客在此期間湧入Kazanlak這座不大的小城。

Kazanlak是玫瑰谷內最重要玫瑰產區和玫瑰精油提煉中心

這個遍佈紅瓦屋頂的城鎮散發著拜占庭的風格,只有兩條尚稱寬闊的主要大街貫穿市區,市內比較像樣的樓房大都集中在這兩條大街上,不過多為三、四層的小樓,市內最宏偉的建築物是位於Sevtopolis廣場,六層樓的Kazanlak 旅館,只要離開大街眼見的多是彎曲的小巷,巷內房舍多顯得老舊,這不是一個工商繁盛的城市,居民大多務農從事和玫瑰相關的產業,因此除了玫瑰花節外小城是非常的寧靜。

小城寧靜的清晨

非節慶期間來Kazanlak,除了在 Sevtopolis廣場上欣賞噴水池觀看三三兩兩的路人外,Kazanlak市區實在沒有太多的景點。位於Sevtopolis廣場東北側的Iskra 城市歷史博物館,是保加利亞第一座省立的城市博物館,由Peter Topuzov 創立於1901629日,館內有超過五萬件展品,展示遠古至今Kazanlak地區發現的歷史文物,其中以在Seutholis鎮發現的色雷斯(Thracian)文物最具份量。

Sevtopolis廣場

Sevtopolis廣場東南側200米處屬於東正教的聖母升天教堂Assumption of Virgin Mary orthodox church建於西元1834年,教堂內有巴爾幹半島最華麗的裝飾屏幕雕刻(東正教堂內分隔主、外堂特有的裝置),以及精彩的繪畫,此外教堂內的三座祭壇均出自當時米蘭皇室雕塑家之手。

聖母升天教堂Assumption of Virgin Mary orthodox church

當然Kazanlak最重要的歷史遺跡當數離市中心10分鐘步程,市區北邊的廣大綠地公園(Tyulbeto內的色雷斯人墓室Thracian Tomb,這是紀元前四世紀後期至紀元前三世紀時色雷斯人建造的墓室,它由一個大廳,走廊和一個圓形屋頂構成的土葬墓,走廊上有複雜有趣的裝飾性圖案,牆壁抹上細緻閃亮的灰泥同時有著美麗的壁畫,其墓室圓頂上的壁畫更是精彩的描繪出當時的戰爭場景;細膩的表現出戰士的服裝、戰鬥裝備、戰馬以及神祇還有當時喪禮的盛況,充分表現出色雷斯人高超的繪畫技巧,這個珍貴的墓室係1944年二戰期間在挖掘防空壕時發現的

色雷斯人墓室Thracian Tomb

1979UNISCO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可惜如今開放參觀的墓室和展示品均為複製品。

位於Kazanlak城鎮北方海拔1441米的Buzludzha山頂,屬於Balgarka國家公園內的歷史紀念區,西元1878年保加利亞和俄羅斯聯軍在此與鄂圖曼土耳其帝國進行最後一場戰役 ,此役擊敗鄂圖曼帝國成為保加利亞得以立國的一個轉捩點。西元1891年當時保加利亞共產黨的前身,「社會民主工人黨」的領袖Dimitar Blagoev在此地秘密集會商討保加利亞共產黨未來的發展。

Buzludzha山頂

眼前飛碟狀巨大的紀念碑Buzludzha Monument,是為了紀念保加利亞社會民主工人黨成立九十周年而建,當時自發及強制性的募集了1600Leva列弗〈當時保加利亞國幣〉相當於當時的1350萬美元,動用了6000名專家、藝術家、和工人花了18個月的時間完成,內部裝潢璀璨輝煌極盡表現出對共產黨的歌功頌德,以及最高社會主義的象徵。當年保加利亞被期待為理想化的工人天堂,數十年後卻成為專制獨裁的政體,西元1989年統治保加利亞長達35年的共產黨總書記Todor Khristov Zhivkov下台後,1991年中央政治局將這座巨大的紀念碑劃歸國有而任其荒廢至今。

飛碟狀巨大的紀念碑Buzludzha Monument

所有圖文未經書面授權前  僅供參閱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