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半世紀前的台灣鄉下赤腳上學
2020/02/25 18:42
瀏覽1,974
迴響13
推薦18
引用0

半世紀前的台灣鄉下赤腳上學

這裏提的是我小學四年級以前的日子。印象中,當時每一個小朋友都是赤腳上學,當時鄉下的馬路都不是柏油路面,而是舖著一粒粒中、小石頭的路面。因為教室、教師不足,小學三年級以前是輪流上半天課的。

 

小石頭燙燙我的腳

上學時天色還早,習慣赤腳走在石頭路上的腳底,已經金鐘罩鐵布腳,雖偶而還是會被石頭弄痛,但大部分走在小石頭路面仍然健步如飛。

比較怕的是大熱天的放學,因為熾熱的太陽會把路面的沙石曬得燙燙的,而大家幾乎都是光著腳ㄚ上學,這樣在中午放學的時候,走起來就不太舒服,邊走邊跳。

 

男女同學不敢牽手

小學二年級時,老師教我們跳土風舞,還要一個小男生和一個小女生搭配,牽著小手跳。雖然小男生小女生會玩在一起,當時的風氣還是很閉塞,男女生是不可能牽手的。聰明的我發明了一招,就是拿了一段小樹枝,我抓一邊,女生抓另一頭,既沒有牽到女生的手,也可以瞞過老師的耳目,夠聰明吧。

 

朝會進行衛生檢查

小時候流鼻涕的時候,就兩指按住鼻孔,涮的一聲,隨後兩隻手指頭往旁邊一甩一擦,就解決了,指甲裏也經是黑黑的土。不知道當時為什麼這樣,也許是衛生紙貴吧!

有陣子,學校做不定時的晨間衛生檢查,趁著朝會的時候,要導師一個一個檢查,手帕、衛生紙和指甲。最壞的是從來不事先通知,因此一聽到要衛生檢查了,趕快向同學借一張衛生紙,把它摺得看起來厚厚的,好像很多的樣子。好在我手帕和指甲從來不擔心,只是偶而忘了帶衛生紙,就要加入忙亂借紙的行列。有的同學則是兩空一嘿,沒有手帕沒有衛生紙,指甲還黑黑的。

 

學校自辦補習

那時候還有初中升學考試(初中就是現在的國中),四年級就要開始補習,希望初中聯考的時候可以考上好一點的學校。當時的補習是學校自己辦,放學後留在學校補習,家長就會提飯盒來給孩子吃。我那時最羨慕哥哥能夠帶便當,因為總認為便當的菜比家裡飯桌上的好。所以我很期待趕快上四年級,可以吃便當。

輪到我升上四年級後,當然也參加學校的補習。只惜好景不常,那年的某一天,大家在教室裡等著老師來補習,忽然傳來說不用補習了,因為政府已通過要實施九年義務教育,以後沒有初中聯考,大家都可以直接進入初中就讀了。就這樣結束了我的補習生涯。

有誰推薦more
迴響(13) :
13樓. 寒君
2020/02/26 10:07

我不是年輕人!

但是看到各位前輩的描述還真的懷念以前的那個年代!!

每一個社會都是這樣走過來

只是有的會留存這樣的記憶和感念前人的奮鬥

有的是忘了前人曾經的生活與辛勞

醉言夢語風花雪月2020/02/26 10:19回覆
12樓. 草山
2020/02/26 09:52
五十年代我雖然在市區,可是沒有廁所,尿尿是用馬桶,木頭作的!反而老家在郊區,有公用的蹲式廁所,但房子內混用木製的馬桶。至於抽水馬桶🚽,要大學到台北才有,但是常常堵塞,房東常被叫來修馬桶,哈哈😄!

當時房子裡有木製尿桶的都算"主臥房"了

鄉下大部分還是使用"公用直落式蹲式廁所"

醉言夢語風花雪月2020/02/26 10:17回覆
11樓. 田園火雞
2020/02/26 06:13
民國四十幾年,民眾普遍打赤腳,木屐是晚上洗完腳.睡覺前才穿,或是過年那幾天穿。民眾基本買不起布鞋(中國強)。

您說得沒錯

以前的物質生活比較貧乏

大家都愛惜著使用

醉言夢語風花雪月2020/02/26 08:38回覆
10樓. 田園火雞
2020/02/26 06:10

我是,

地面不是像日本神社均勻舖設的小碎石,而是原有的土壤,上面還有碎磚片、玻璃碎片,常被割傷。

我的「惡性補習」,家裡沒拿便當來學校,都是補習完回家約七點,才吃晚餐。

那我住的鄉村竟然還算好的 醉言夢語風花雪月2020/02/26 08:39回覆

當時有的人有便當吃

沒有家人幫忙準備便當的人要回家吃

醉言夢語風花雪月2020/02/26 08:40回覆
9樓. 蘇信
2020/02/26 05:40

基隆朝鮮人不少!

因為在中正路勝利巷裡本來還有一家韓國學校,

我初中同一屆搭上學專車就有一個讀當時叫『朝鮮仔小學』的女生!

台灣有很多國家的人共處

文化上有多元的發展

可惜沒有培養出寬廣的心胸

現在主流價值是仇恨

醉言夢語風花雪月2020/02/26 08:48回覆
8樓. 蘇信
2020/02/26 05:36

還有真的很多硫球或朝鮮人在日本人投降之後將戶籍轉成中華民國籍!

最少我的小學同學裡是硫球人的有兩個朝鮮的一個!

尤其是硫球人應該會更憤憤不平,

因為我記得大約民國五十年附近還保留硫球人身份全被美國弄回硫球了,

難怪那些滯台倭會那麼的憤憤不平!

選擇國籍就表示認同那個國家

身為中華民國國民卻破壞中華民國的利益

成為日奴美婢

令人厭惡

醉言夢語風花雪月2020/02/26 08:47回覆
7樓. 蘇信
2020/02/26 05:28

我祖父日據時代在我們那個漁村是當警佐的,

我家就算是村子裡『很過得去』的了,

那個騙神的輸光光牠阿公是第一銀行的創行董事,

竟然敢講說牠家以前『很窮』?

我瞧不起輸真慘

那個酷吏什麼話都講得出口

騙神騙鬼騙人民

醉言夢語風花雪月2020/02/26 08:45回覆
6樓. 蘇信
2020/02/26 05:24

我是小學畢業很久之後辦同學會時有幾個同學提起,

得到其他同學響應拿出畢業照出來比對才發現真的全班只有我一個是穿鞋子的,

其他同學最多是穿拖鞋,

有一大半是光腳的!

蘇信先生小時家境可能比較好

才有鞋子穿著上學

我們小時候鞋子是用在坐車出遠門拜訪親戚時才穿

醉言夢語風花雪月2020/02/26 08:44回覆
5樓. 1450
2020/02/26 03:07

怪不得去台大,您果然天賦異稟,"彈指神功"了得!😁

我聽我媽媽以前告訴我,她也是沒穿鞋上學,

她有鞋子,但捨不得穿,鞋都拿在手上(我外公有10個孩子)

我爸的年齡比我媽大,但他住城市,所以有鞋穿.

但我媽很遺憾沒穿鞋,她說腳指甲很醜,踢石子踢壞了,穿高跟鞋不好看.

以前鄉下的孩子都是整天赤腳到處跑的

腳底都可以適應各種地面

現在的孩子都不行了

醉言夢語風花雪月2020/02/26 08:42回覆
4樓. 草山
2020/02/25 21:50
我是最後一屆初中,所以小五小六還有補習,老師自己辦的,似乎拼命的考試,作錯講出理由來,計算錯?打得更兇,所以大家研究如何打不痛,有人說,萬金油!我没試過不知道,但是挨打沒有少過就是了,習慣就是了!

我住的鄉下

老師就在學校裡用學校的教室補習

醉言夢語風花雪月2020/02/26 08:41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