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吹牛的長照2.0
2018/04/23 22:32
瀏覽2,919
迴響6
推薦28
引用0

吹牛的長照2.0

民進黨蔡英文政府自2016年(民國105年)11月起長照2.0計畫開始試辦,描繪美麗的幻景,說什麼台灣社會會有長照旗艦店、長照專賣店、長照柑仔店。

 

長照2.0好美的泡沫

以下摘自行政院20180423網頁之” 長照2.0,照顧的長路上更安心”:

三、「長照2.0」為什麼比較好?(註:這個說法就是說它的比馬英九政府的長照政策好)

(一)社區整體照顧ABC模式,實現在地老化

■整合長照服務單位各自分立的服務資源

建立社區整合型服務中心(A級長照旗艦店)、擴充複合型服務中心(B級長照專賣店)、廣設巷弄長照站(C級長照柑仔店),結合醫療、長照服務、住宅、預防以及生活支援。

不漏接任何一個照顧需求

只要使用到A、B、C任何等級的服務,即可接觸到社區整合長照服務網。未來目標是在109年底前至少佈建A、B、C級各469、829、2,529處據點,使照顧服務據點更普及。

(二) 擴大服務量能

服務對象擴大:除65歲以上老人,還包括50歲以上失智症者、55歲以上原住民及任何年齡的失能身心障礙者。服務人數預估自51萬1千餘人增至128萬餘人。

■服務項目增加:增加失智照顧、原民社區整合、小規模多機能、照顧者服務據點、社區預防照顧、預防/延緩失能,以及延伸出院準備、居家醫療等服務項目,不僅向前端銜接預防保健,降低與延緩失能,並向後端銜接安寧照護,讓失能與失智者獲得更完整、有人性尊嚴的照顧。

(三)服務找得到、容易找

■單一窗口:目前已於全國22縣市成立90個「長期照顧管理中心」及其分站。

■「1966長照服務專線」:民眾撥打專線後,長期照顧管理中心將會派照管專員到家評估。

(四) 新的給付及支付制,量身打造照顧計畫

■整合長照服務為4類,可選擇適合自己的服務

將原有的10項長照服務,整合為「照顧及專業服務」、「交通接送服務」、「輔具服務及居家無障礙環境改善」及「喘息服務」等4類給付類別。新的給付制度下,長照中心或個管師能針對個案量身打造照顧計畫,為個案主動擬定適切服務讓長照服務更專業多元,也更符合需求。

■更細緻反應不同失能程度的照顧需要:新制上路後,增加了更多的評估面向(例如工具性日常活動、情緒行為等),得以將不同種類的長照失能者納入長照服務對象,同時將長照失能等級區分為2至8級,更細緻反應不同失能程度的照顧需要。

■論時數改為論服務項目,讓長照服務更有效率

 

長照喘息何日可望?

養兒育女及長照工作在國人認知裡,都是必須自我承擔的重擔,對政府對社會向來不會有任何期盼和奢望。但是在民進黨蔡英文政府描繪的長照2.0美麗幻景後,很多長期承擔朝照工作的人眼前出現一絲曙光,想著也許可以讓自己喘息一下。

民進黨蔡英文政府描繪的長照2.0美麗幻景是:(一)社區整體照顧ABC模式,實現在地老化(二)擴大服務量能(三)服務找得到、容易找(四)新的給付及支付制,量身打造照顧計畫。

政府既然標榜”社區整合型服務中心(A級長照旗艦店)、擴充複合型服務中心(B級長照專賣店)、廣設巷弄長照站(C級長照柑仔店),結合醫療、長照服務、住宅、預防以及生活支援”,可以”不漏接任何一個照顧需求”。那麼,台灣應該可以逐步邁向長照友善社會啊,可是從2016年11月試辦至今已1年半的時間,有帶給負荷長照工作者任何可期盼的明天嗎?

 

長照悲劇

長照工作負荷沉重,難免會產生悲劇,有些層面難以歸責於政府。但這些悲劇對照民進黨蔡英文政府吹噓的”長照2.0”的美麗幻景,當然是極大的諷刺。以下是媒體報導的部分悲劇:

一、擔任醫護工作的五十五歲吳姓女子,前晚開車載重度智能障礙的妹妹到高雄鳳山區路邊,在車內燒炭自殺,幸路人及時發現報警救出,送醫脫險;警方調查,吳姓女子前晚九點開車載小她十歲的妹妹到議會路邊停車格;兩人坐後座,車內放炭盆,還留有姊姊手寫「罪惡帶走妹妹」的遺書,還表明「DNR放棄心肺復甦術急救」,留下禮儀社及丈夫聯繫電話。 (2018-04-23 00:31聯合報)

二、人倫悲劇!新北市中和區新生街一處民宅,一名45歲蔡姓男子徒手掐死43歲胞妹後,吞下老鼠藥尋短。據了解,蔡男全職照料父母及患有長期精神疾病的胞妹,父母陸續患病離世後,僅留蔡男及胞妹繼續在此居住,其他5名哥哥姊姊則提供金援。今天上午9時許,蔡男疑因不堪長期照顧胞妹,因而痛下殺手,徒手掐死妹妹後,隨即服下老鼠藥尋短(2018/04/22 15:21:00三立新聞)

三、嘉義縣太保市春珠里今天清晨,發生74歲務農黃姓阿公,疑掐死同年生病的龔姓阿嬤,再拿鐮刀自殺身亡,老夫婦雙亡不幸,家人無法接受(2017/ 10/ 08 09:34聯合報)

四、高雄市鳳山區驚傳一名50歲龔姓男子,竟將母親和哥哥活活餓死!今(4)日下午,龔男的78歲媽媽和55歲哥哥被發現陳屍家中,現場異味遍布,研判死亡時間超過10天。據警方調查,平時由龔男照顧中風臥床的母兄,疑因不堪長期壓力,將母親和哥哥活活餓死,隨後企圖燒炭自殺不成逃逸。(2017/07/04 17:22NOWnews)

五、高雄苓雅區福德三路9時30分許發生一起當街砍頭的驚悚殺人案!死者是林姓婦人(52歲),身首分離陳屍在住處門前,行兇嫌犯是死者的哥哥(54歲),兇嫌疑因妹妹硬要出門,兩人發生口角,一時氣憤持菜刀當場將妹妹頭砍下,當場血濺街頭,妹妹頭顱滾到人行道的機車旁,路人嚇得驚聲尖叫奔逃,林嫌砍死妹妹後,帶著菜刀逃回公寓住處樓上,警方趕抵,兇手束手就擒。全案依殺人罪嫌偵辦中。苓雅分局偵查隊楊廷祥說明,兇嫌應訊時態度冷靜,坦承殺害妹妹並表示「長期照顧妹妹,覺得好累」。 (2017/05/18 22:41蘋果日報)

六、新北市昨傳出癌母持刀砍身障子後自殘的人倫悲劇,65歲婦人疑因皮膚癌轉移,擔心自己不久人世,23日下午3時許持水果刀砍傷下半身癱瘓的43歲兒子,欲共赴黃泉,再割腕、刺腹,當場昏迷。(2016年11月24日04:10 中國時報)

 

長照負荷有多重?

長照負荷,簡單說包含兩個層面,一是錢,二是心力。除了中低收入戶可以從政府得到些許支援外,其他人都必須靠自己承擔。聯合報在2017年從「算算長照這筆帳」的角度切入民眾長照的負擔的報導,舉出幾個實例,略述如下:

一、胡老伯的帳單5年458萬4000元:

2017-8-13 07:07:15 聯合報報導,胡先生的獨白:

92歲的老爹早有巴金森氏症,跌倒後顱內出血,要有人照顧。

我要工作,家裡只有我和老爹,也只有請外勞或送養護機構。政府的居家服務,一天只來一小時,也就不用考慮了。家裡太小沒地方給外勞住,也沒有無障礙設施,只好送機構了。老爹擔心讓我多花錢。我哄他:「你是老兵,政府出錢照顧你啦。」其實我就是那個「政府」。

我算過,他不斷從護家送急診、住院,5年重演21次;插管(氣管內管)搶救5次。也是這時候開始,我的薪水從小透支變大透支。

(一)機構花費(每月):

1、住宿照顧費3萬9000元,氧氣費6000元(每日200元),抽痰費6000元(每次30元,1天以7次計),灌食機器5400元(每日180元),尿管護理1500元,醫療耗材2500元。

2、台北市政府補助1萬4000元。

3、每月支出總計4萬6400元。5年合計278萬4000元。

(二)住院費用:1天住院費4000元(病房差價2000元,看護2000元),5年住院450天,總計180萬元。

(三)五年合計:458萬4000元。

二、莊太太付出的帳單3年280萬元:

2017-08-13 07:10:58 聯合報報導,我79歲的老媽,正是醫師說的很難照顧的失智長者。情緒變化猶勝川劇變臉,頑固猜忌抱怨咒罵,又偏偏要惹人關切。常常哭得驚天動地,哭到鄰居都來敲門揚言報警。

我家沒有花錢請外勞,因外勞才來兩天就被老媽趕走,前5年都由家人勉力照顧。第3年時,二老分別在晨運中被車撞傷,老爸住院40天,病房費加看護費共19萬元,我們無法兼顧連十七級強風的颱風夜也要出門的老媽。只好由我和兄弟3人一起出錢,雇請無業的妹妹白天回家照料,每月二萬七千元。

後來,眾人連哄帶騙,老媽終於願意去日照中心「上班」(月費每月一萬五千元,自行接送,前後一年半)。最後日照中心沒被老媽乾號和咬人嚇退,而是老爸受不了老媽的陰晴不定,要求將她送安養中心。

巡迴參訪安養中心一度是我安撫老爸的招數。這時恰好排到某知名安養中心的床位,經過一番周折,去年底老媽入住,月費3萬5000元,加上尿布、洗衣費等,每月約4萬到4萬5000元。

只是,照料二老猶如一場沒有盡頭的戰爭。老媽去的安養中心素有好口碑,但老媽才進住兩三個月,就因醫師開了過多鎮靜精神用藥,發生了症狀很像中風的肌張力不全。即使一周至少兩次探視,直到最近老媽出現嚴重協調問題,我們才知,為抑制老媽無日無夜的號哭,安養中心每天要餵她吃下十種精神藥物。

三、侯昌明付出的帳單10年535萬2000元:

2017-8-14 06:43:03聯合報報導,當主持人最怕場子冷掉,但父親確診失智症後,我才知道有一種「絕無冷場」,叫做「照顧失智症患者的日常」。

侯昌明在新婚不久後,由妻子辭職扛責照顧失智爸爸。讓她心力交瘁,甚至一度罹患憂鬱症。我倆不得已,聘請看護照顧失智父親,我們則頻繁探望,換取喘息的空間。但時間流逝,父親持續惡化,開始無預警大小便,只能靠鼻胃管灌食。但因為失智,爸爸常下意識去扯鼻胃管,在深夜時段出事,唯一的辦法是打電話叫救護車去醫院。

我曾經問,如果出院回家需要協助,包括居家服務或緊急事件,誰可協助?電話打來打去,始終只能要到另一個電話。我後來忍不住在電話裡發問:「他叫我打過來,你怎麼又叫我打回去?」說到這兒,只能苦笑,我們政府的資源,好像沒有整合得很好。

這幾年來,外籍看護愈來愈難申請;就算真的請到人,看護也得定期返國。曾有過近兩個月時間,家中照護人力唱空城,找人幫忙真的很難,情急之下,我連岳母都去拜託了。

侯昌明付出的帳單:每月費用:看護月薪2萬4000元,伙食雜支6000元;醫藥費500元,伙食費1萬元,紙尿褲等雜費1500元,交通費2600元,每月4萬4600元。10年總花費535萬2000元。

四、前行政院長張善政的經驗:

2017-08-14 23:10聯合報報導,「好辛苦,心裡面有塊石頭,是永遠拿不掉的..」照顧失智症母親近20年的行政院前院長張善政說,唯有自己走過,才會知道每一位照顧者,都是第一遭走這條長照路。

張善政的母親失智20年,近10年臥床;這半年因肺功能退化輾轉於醫院間,「幾乎沒有回過家」,這幾個月前開始得依賴呼吸器。他即使曾任政府高官,但和所有照顧者一樣,一樣在媽媽住院滿六周後,就被要求出院轉呼吸照護機構。但對出院轉院,該怎麼處理,他完全沒有概念。

例如醫院只告訴說,他的母親需要呼吸照護,他以為就跟以前買電動床一樣,買個呼吸器,就可以把母親接回家了。他去店裡說要買呼吸器,老闆狐疑地看著他說,沒有人在買呼吸器,這麼貴的機器多半是租用,且買了也不一定會用。經老闆提醒,他才知該做的不是買呼吸器,而是替母親找呼吸照顧機構

回憶要將臥床的母親從二級轉院到三級呼吸照顧醫院,張善政言語中盡是感慨,「這不到一公里路,病人是沒有著落的」,很無助,不得已只好自費一千多元叫救護車,明知119不應這樣用,但就是叫不到復康巴士。張善政問:政府的主政官員,你們有自己走過?你們知道嗎?」復康巴士看起來是政府的德政,「但這麼多年我從來沒叫成功過...」只能叫到自費的車子。

初時由父親為主要照顧者,後來請了外籍看護協助。談起高齡95歲的父親,照料失智的母親近20年,張善政說,「我打從心裡感激他,前面十多年,他花的心思絕對比我多。」張說,母親雖已無法言語,但父親仍能從母親呻吟聲中聽出異樣,就會叫他起床將母親送急診。張善政苦笑說,跑急診總是在半夜。有時等不到病床,老父還會在急診室陪一、兩天,直到有病房,才能安心回家。

最近由於要重辦母親的身心障礙證明,張善政驚覺自己需要承擔更多的責任了張說,有一天,父親跟他要母親的照片,但卻說不清楚用途,原本他想從電腦裡找一張,但父親堅持說不行,一定要近期的照片,可是母親插著鼻胃管躺在病床,要怎麼照相?後來才知是身心障礙證明到期。他搖頭說,像他母親這樣不可能好轉的病人,為何還需要更新證明。

好不容易幫臥床的母親拍完照,結果父親卻拿出一張外勞申請表,他才發現,父親連表格都弄錯了,已經無法處理這些繁瑣的申請作業。折騰半天申請完了,才發現有新的申請辦法。回想這些焦頭爛額的撞牆過程,如果政府體貼一點,其實可以減少照顧者很多痛苦。

 

長照2.0無路用的見證

2018/04/24 09:03【鏡週刊報導】,新北市李先生說,他父親患有帕金森氏症,該病症過去常與失智症搞混,但帕金森氏症是小腦病變,患者還能保持理智和自尊,但大腦無法控制身體,可能連基本的大小便和生活瑣事都無法自理,這也讓患者可能因羞愧而情緒不穩。

李先生說,他和姊姊因工作因素都無法與父母同住,父親平時是由健康的母親照護,他曾建議母親申請長照2.0的居家照顧,母親卻向他直言「那個沒有用啦!」

由於居家照護員往往只有白天來看護,也會依患者病況而決定看護天數,短短幾小時僅能讓主要照顧者稍稍喘息,但當照護員走後,還是要承擔長時間面對病患的壓力,「一人生病,拖垮全家」是許多失能患者家中的真實情況。

 

我及周遭的經驗

一、我的經驗

家父近90歲,家母近85歲。3年多前,家母跌倒,右手腕往上那一節骨頭斷掉,左腳扭傷。開刀後住院一天就出院了,但由於家母傷到右手左腳,使力不便,連自行解下衣褲都很不方便,因此她上廁所和洗澡都必須有人照顧。兒子、女兒、媳婦、孫子輪流幫忙。雖然在床邊有一個如廁椅,不用到廁所,可是夜半時分,她想上廁所,還是要有人協助她移動到如廁椅。她一醒,家父也跟著醒,睡在客廳的兒孫也跟著醒。

洗澡的時候陣仗更大,因為浴室沒有無障礙設施,加上門又小,輪椅推不進去,推到門口時必須有兩人攙扶進浴室。洗澡由女生協助,對觀念比較保守的家母來說還可以接受,但因家母體重達67公斤,即使兩個女生協助,也是相當吃力,再加上大家都沒有照護經驗,過程更是艱苦。後來家母不明原因的拉肚子,不少次在還沒移到如廁椅時,已經無法忍住,又增加清理及更換衣褲的工作。

曾想到政府提供的照護服務,鄉公所社福課人員表示,要先填表單,送到縣政府社會局,該局會派人到家裡評估,再決定是否派人服務及多少時數,工作流程大約一至兩星期。除了不知道政府提供的服務是否可以符合家母的需要外,就已經存在的照護需求來說,要等上半個月,根本是緩不濟急。

也曾想到僱用外勞,除申請合法外勞耗時外,家中兩老不喜歡家裡有外人同住。經評估和說服家母後,將她送到養護中心照顧,並且向她強調如不滿意可以隨時回家。家鄉整個鄉的人口不到兩萬人,不是熱鬧鄉鎮也不是觀光景點,該養護中心的收費較便宜,每個月也要22k(兩萬兩千元),其他接送看診的費用另計。但留下老父一人在家,大家也不放心,只好兒孫輪流回家陪老父。

好在雙親那個年代的觀念是”多子多孫”,生養5個小孩,再加上孫子輩,即使只有一兩個孩子退休,輪流回鄉陪伴也不成問題。

二、朋友A的經驗

A年近90的父親因健康問題住進養老院四人房,每月固定費用2萬多元。另外居住在台北的A和妹妹輪流回南部陪伴母親,加上交接,一個輪值期長達9天8夜,也就是一個月將近有18天必須待在南部。雖然是陪伴自己的母親,一個輪值期的照顧也讓A心力俱疲,回到台北的日子只想好好休息,也沒有力氣再去做以前喜歡的事了。好在A的子女都已成年離巢,配偶不需照顧,否則如何負荷這樣心力俱疲的照護及南北奔波。

三、其他經驗

(一)A父親住的養老院,前幾天入住一位98歲的老奶奶。讓人疑惑的是,怎麼會到98歲了才送到養老院。老奶奶入住後,一個晚上呼喊護理人員好幾十次,靜夜裡聲音特別響亮,弄得同室的人無法安眠。最後一到晚上,老奶奶就會被推到大廳,以免吵到同房的人。也許老奶奶在家時也是半夜頻頻呼喊,讓家人不堪負荷,才在98歲高齡時把她送進養老院吧?

(二) B太太的先生下肢乏力,走路需要有人扶持或坐輪椅,另四、五小時左右帶他去上廁所。雇用外勞月薪2萬2000元,包吃包住。她最大的困擾是外勞是穆斯林,飲食必須完全排除豬肉相關食材。被照顧者的情況尚屬單純,外勞又是初次剛到台灣,尚未辭職。本案例就是家庭必須能夠負擔額外開支每月2萬2千元。

(三)C太太的先生有頻尿問題,卻又不願意包尿布。只好雇用外勞來照顧,月薪3萬,包吃包住,主要就是協助處理受照顧者頻尿問題。由於夜晚必須協助上廁所好幾次,該外勞不堪疲累,已辭職。

(四)D小姐住在山裡面,雇用外勞照顧父親,卻因山裡交通不便,即使有假日也不易與其他外勞聚會,山中生活又比較寂寞無聊,外勞待不住,只好把父親送到養老院。

 

台灣已進入高齡社會

2018-04-15自由時報報導,內政部統計,我國65歲人口突破14%,邁入高齡社會平均7個人中,就有1個是老人。嘉義縣、雲林縣、南投縣成為老年人口比例最高的縣市;連江縣、桃園市及新竹市較低。此外,扶老比首度超越扶幼比。據估計,我國將於8年後邁入「超高齡社會」。

2018-04-23自由時報再報導,根據內政部統計,今年3月底我國戶籍登記65歲以上老年人口計331萬人、占總人口14.1%,正式邁入「高齡社會」;3年後台灣老人將突破400萬人大關,平均每年有23萬人、1個月新增2萬老人;至2026年,老人人口將超過20%,成為「超高齡社會」;至2061年, 老人人口達38.9%、約715.2萬人,等於每3人就有1人年齡超過65歲,屆時台灣將成為「老人之國」。

高齡社會的長照問題必然日趨嚴重,雖然養生送死是家庭自己的責任,但現在少子化已成為主流,太多家庭只剩獨生女或獨生子,在面臨長照是全年全天候不中斷的沉重負擔上,大概只能以錢解決。所以,長照工作是真正百分之百的錢沾計畫。有錢尚能期盼有個稍有尊嚴的死前生活,沒錢必然會不得好死。

因此面對老年生活,只有三個倚靠,一是把身體調養成百病不侵,像一個無敵鐵金剛,就可以快活死(快樂活到死);其次就是要拚命賺錢,以金錢鋪陳走向死亡的道路,就這一點來說,薪水高低與能力無太大關係的軍警消公教是絕對沒希望的,更何況年金改革後,更是晚景淒涼。只有投入商場打拼奮鬥,才能夠憑多少能力就可賺多少錢,讓走向死亡之路多點色彩;最後一個方法是生個會賺錢又有回饋父母心的好孩子,這一點的變數更多,幾乎是最不能期望的一個倚靠。

 

結語

高齡化社會是必然,老人之國無法逃避,長照問題必成嚴重的社會問題。看著民進黨蔡政府說的比唱得好聽的”長照2.0”,又是旗艦店,又是專賣店,又是普設巷弄都有的柑仔店,還在行政院官方網頁掛保證”不漏接任何一個照顧需求”、”服務找得到、容易找”、”量身打造照顧計畫”,我只覺得有需要長照服務的人和正承擔起長照責任的人,除了眼淚還是眼淚,除了辛酸還是辛酸啊!

民進黨的蔡英文政府如果真的有心,就別再吹牛了,請走入凡間看看這些人吧!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公共議題
自訂分類:時事評論
迴響(6) :
6樓. 路人
2019/06/15 13:35
家屬問題佔9成以上,政府幫助有限。(123@123.com)
5樓. 華碩
2018/04/24 17:02
現在單身未婚及沒有月退的老人非常多,真的會吃垮政府及國家的財政。

您這話有問題

政府什麼時候會主動照顧老年人?

即使以社會救濟為主的老人也是低收入戶才可能得到微薄的津貼

怎麼有可能吃垮國家財政呢

而且我只聽過獨居老人過世發臭無人知

沒聽過老人"吃國家吃死死"的

醉夢Horace2018/04/24 17:28回覆

沒有年金的老人有老人津貼每月3000元

不過沒有年金的這種人會越來越少(現在無業的有國民年金)

老農津貼每月8000元

我沒有去了解是否也是越來越少

其實真正會吃垮多垮國家財政的是

不當政策上億上兆的浪費

才是最大的禍首

醉夢Horace2018/04/25 08:01回覆
4樓. 路人
2018/04/24 14:45
請問執政黨哪一個政策不是用來“騙”選票的?
可為台灣享譽世界詐騙集團的始祖而當之無愧

民進黨最擅長的就是吹得天花亂墜

民進黨最厲害的就是把邪魔裝扮成正義使者

醉夢Horace2018/04/24 14:52回覆
3樓.
2018/04/24 10:01

算一算~ 要用到 "長照" 的 , 是 戰後嬰兒潮 的 老人  

不得不 酸 , 他們是 自肥

早幾十年怎麼不推動

到自己快成老人化的一員

才來推

酸歸酸

高齡社會及附隨來的照護問題

已是從現在起每一個世代都無法迴避的問題

醉夢Horace2018/04/24 10:42回覆
2樓. 光復
2018/04/24 07:04
安樂死,讚!

在台灣想要安樂死談何容易

人道主義者和政府只會把逼入不得好死的絕境

卻沒有協助解決的良方

醉夢Horace2018/04/24 09:21回覆
1樓. blackjack
2018/04/23 22:50
台灣社會對生病的老人是非常不友善的

看醉夢兄的整理,許多機構對待老人痴呆症好像就是不斷地大量的鎮靜劑,實在太恐怖了

也由於社會變遷,老人幾乎難以受到家人的照顧,都要仰賴外力

我認為無論是哪一個政黨執政都無法解決長照的問題,日本在面臨高齡化社會也出現了非常多的下流老人、孤獨死…

這或許是對人類越來越長壽的詛咒吧

長照本來就是個大問題

本文重點在於批評民進黨蔡英文政府把自己的長照2.0吹得天花亂墜

對需要者的幫助卻微乎其微

醉夢Horace2018/04/24 09:22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