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白海豚轉綠了
2018/01/26 16:54
瀏覽1,124
迴響2
推薦25
引用0

白海豚轉綠了

好久好久的故事,是媽媽告訴我;在好大好大的海裡,會有白海豚。

石化的八輕不要蓋 他會咬你的小耳朵

國光的石化趕快停 他會咬你的小指頭

 

白海豚打敗國光石化

好久好久以前,一個從1995年8月提出的八輕計畫案,曾經號稱國家重大經建計劃的八輕(國光石化),一個預計蓋在海邊的石化工業區,就這樣,遭到前所未有的激烈抗爭:

2010年1月,彰化縣環保聯盟發起「收復濕地、還我河口」搶救濁水溪彰化海岸重要濕地網路連署。

2010年6月,中興大學應用經濟系教授陳吉仲透露,學界將推動百位專家連署,以保農業健康生態之名反對國光石化開發案;台灣環保聯盟、台灣環境資訊協會、荒野保護協會、媽祖魚保育聯盟等團體與多位文學界人士舉行白海豚溼地保育信託「全民守護家園」記者會

2010年7月,彰化縣環境保護聯盟、台灣環境資訊協會、荒野保護協會、蠻野心足協會、媽祖魚保育聯盟等團體召開「萬人環境信託溼地保育」記者會。(白海豚:中文俗名媽祖魚、中華白海豚、印太洋駝 海豚)。

2010年8月,醫界反國光石化開發連署記者會;台灣綠黨、台灣媽祖魚保育聯盟、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彰化環境保護聯盟、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等團體號召支持者關閉台北富邦銀行帳戶、拒絕使用台北富邦信用卡、定期存款解約等,要求富邦金控退出國光石化投資案;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彰化中會發表對國光石化(八輕)影響彰化西海岸生態之聲明;台灣媽祖魚保育聯盟、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台灣生態學會等團體召開「白海豚,鯨豚媽媽還要你們嗎?!」記者會。台灣鯨豚研究先驅楊鴻嘉教授呼籲停建八輕,設立自然保護區。

2010年9月,媽祖魚保育聯盟及綠黨等團體在總統府前、北一女門口演出行動劇,諷刺政府支持國光石化廠開發案,讓人民別想活「99」。

2010年10月,媽祖魚保育聯盟等團體至國光石化最大民股遠東集團企業大樓前舉辦記者會,並演出死神發送折壽券的行動劇,呼籲遠東集團負起企業社會責任,儘早退股。

2010年11月,彰化縣環境保護聯盟、財團法人賴和文教基金會舉辦「濁水溪口生態文化祭-白海豚股東同樂會。」;荒野保護協會召開記者會,宣示號召119名孕婦及藝術家,於明年一月十九日參與「孕育新生119」活動,邀請藝術家在孕母身上彩繪,讓民眾認識白海豚,認股救溼地。

2010年12月,白海豚行動日、荒野保護協等環保團體發起一人一信給馬總統的行動以來,平均每日都有來自全台各地的中小學生所寫的20封明信片寄至總統府信箱。

2011年2月,為了感謝各界對台灣媽祖魚保育聯盟的支持與鼓勵,並累積繼續前進的動力,舉辦「守護美麗海岸‧永續幸福家園:保育台灣媽祖魚(白海豚)募款茶會」

2011年4月22日,終於在馬英九親自宣布不支持國光石化案在彰化縣繼續進行後,宣告終止。

夠厲害的白海豚,海裡游的打敗了陸上孵了20年的國光石化。

 

風車打敗白海豚

時間又過去了,2017年,蔡英文們為了不要核能發電,大力推動綠能發電。白海豚在馬英九時代打敗了國光石化開發案,在蔡英文綠色時代,卻慘敗了。

2017年9月12日 01:23聯合報報導,彰化外海9個環評案都通過的話,總裝置容量是6115.5百萬瓦(MW),最大風機數(風車)1103座。

2018年1月20日上午8:18中國時報報導,台灣36個優質風場,彰化縣就占21個,彰化縣政府盤點綠能,招商引資達1兆1920億元,全世界優秀綠能開發商都聚焦彰化。

從此看來,白海豚雖然不能和陸上窩的國光石化並存,顯然這次白海豚可以與風車共存了,又也許白海豚轉綠了。所以,這次幾乎沒有聽到白海豚需要怎樣又怎樣的消息,和風起雲湧的捍衛行動,也沒有中研院院士,沒有醫界,沒有學界,沒有社運界,沒有青年學生,沒有國際人士,沒有聲援了。

也許白海豚會不解的說:「我還是白海豚啊!還是你們的媽祖魚啊!為什麼你們離我而去,不再為我們講話了呢?」

 

白海豚剩不到70

以下資料摘自”離岸風機與白海豚:綠能發展與生態保育之難”12 Apr, 2017聯合報/鳴人堂/動物當代思潮

如此珍貴的稀有物種,2008年已被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列為極度瀕危,現今僅存不到70隻了。

台灣白海豚長久只能棲息於台灣海峽東岸(亦即台灣西海岸)淺層不到30公尺深的海域,如此與人類活動極度緊鄰的結果,生存勢必遭遇多重威脅。諸如:西海岸不僅有人稱「中部粽」的大量消波塊,包括陸地河川也嚴重水泥化,造成浮游生物減少,影響整個海洋生態系;還有棲地不斷開發工業區,造成魚類洄游中斷,食源缺乏;工業區也帶來污染,近岸幾已無魚;魚類資源缺乏下,部分漁民違法使用流刺網,「死亡之牆」無差別捕撈所有海中生物,白海豚也無法倖免。在如此多重危機下生活,有些白海豚死亡經過病理解剖,發現都有長期空腹的現象;即便大難不死,幾乎被目擊到的每隻身上也都有流刺纏身的傷痕。 

台灣白海豚有五大生存威脅,棲地消失、汙染、非友善漁法、淡水流量減少,最後是水下噪音。這種只在台灣海岸獨有的特殊物種,家園環境劣化又無處可去,前途已充滿艱險,在此危急存亡之下,除了前述種種侵逼,如今又雪上加霜,將要面臨政府計畫在海中建置數百架風機,也就是噪音的嚴峻挑戰了

鯨豚需要靠聲音來定位、遷徙以及覓食,生理構造對噪音特別敏感,尤其噪音在水下及海底具有放大效果。因此,即將啟動的風機開發案中,有關離岸風機之建制與運轉的部分,如何避免噪音干擾的威脅,將是一個人類與海洋生物共同面對的新課題與新挑戰。

究竟風機建造的場址應該距離白海豚棲地有多遠,方可減少對其存續之威脅?事實上,根據國外研究,離岸風機對海豚的噪音傷害,從建造階段就開始了,包括:施工期打樁的海底噪音、施工船的頻繁往返、纜線的鋪設、運轉期產生的水下噪音等等。我國對白海豚的調查與行為模式也都一知半解,對風機開發對保育的影響更是缺乏實務經驗,就有專家表示,噪音對鯨豚的殺傷力一般人很難想像,牠們可能不被風機的噪音「吵死」,也會因噪音之故「餓死」,甚至受噪音震波「內傷而死」。

只剩不到70隻的白海豚,2008年就已經被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列為極度瀕危的白海豚,牠的未來究竟是被風機的噪音「吵死」,還是因噪音及生態改變之故「餓死」,甚至受噪音震波「內傷而死」呢?我們也只能像樂透彩一樣了。

 

白海豚能夠自救嗎?

近來閱讀CASE PRESS台大科學教育發展中心CASE報科學2018 年1 月 8 日,由莊宇真撰文的「天生的『降噪』耳朵—鯨魚和海豚的聽覺調節機制」,提到:(小標題是筆者加註)

一、灰鯨不見了:

在墨西哥最北端的下加利福尼亞州的某一處潟湖(lagoon,大湖或江河附近小而淺的淡水湖),原本為灰鯨主要棲息地之一。1950年代,隨著經濟發展需求,大型船隻開進了這些潟湖,開始進行鹽的運輸事業。1957至1964年,此區域灰鯨的數量驟減,到了1967年時,這裡已沒有任何一隻灰鯨。進行此項研究的作者指出,對灰鯨來說,讓牠們放棄這片棲息地的主因是船隻產生的巨大噪音

二、敏銳聽覺的悲劇:

許多鯨魚與海豚都具有非常敏銳的聽覺,因為牠們必須仰賴聲音為自己導航,也就是所謂的「回聲定位」。因為具有如此靈敏的聽力,這也讓牠們格外容易受到海裡人為噪音的傷害。例如,美國海軍曾使用海底聲納尋找敵人潛艦、水雷、判斷水深等。對鯨魚與海豚而言,機器所發送出的聲納脈衝,聲音是非常巨大的,可能使部分鯨豚因此暫時失聰,並可能進一步導致「導航失效」、擱淺而死亡的悲劇。其他還有像是海洋「震測測勘」(seismic surveys),探勘過程中,船隻拖著震波製造裝置,裝置透過加壓空氣產生高能量、低頻率(或高頻率)的脈衝(被稱為airgun arrays)。

由於產生空氣波時同樣會產生巨大聲響,為保護海洋動物,許多國家有要求震測測勘時應採取緩慢、逐漸加強空氣強度的方式,使在該區域裡的動物有機會離開或採取應變措施。只不過,這種較緩和的測勘方式,對於保護動物的實際效果還沒有被證實;再者,這類規範很容易受到國家對於環境、國家安全、礦業等優先順位更迭而改變。

三、鯨豚聽覺調節機制救得了自己嗎?

2008年,夏威夷大學的研究人員猜測海底哺乳類動物很可能具有保護自己聽力的自然機制,至少在某種程度上是有效的。研究團隊進一步與俄羅斯、荷蘭的科學家合作,針對包括偽虎鯨在內一共四種種類的鯨豚,是否能觀察到相同的調節能力。研究人員對於當鯨豚聽到「足夠大聲到啟動調節機制」、「但尚未大到引起暫時性失聰」的聲音時的大腦活動進行評估。經過訓練後,這些圈養的鯨豚皆能在訓練員給予警示音後將聽力敏感度減低10~20分貝,這項研究結果刊登於2017年10月的Integrative Zoology期刊。

那效果就像是我們人類使用泡沫塑膠製的耳塞(foam earplugs)一樣,能夠在自己的腦袋裡擁有這樣的調節機制,真的很令人驚豔!」擔任研究團隊主持人的海洋生物學家Paul Nachtigall說。

研究團隊表示,這可以提供給軍事或礦業者在進行作業時的建議。只要能在實際進行前,先給予適度的警告音訊,或許有助於鯨豚們提早啟動此保護機制。然而,這是否會比目前「逐漸增加音量」的做法來得更有效?以及此研究結果是否真能應用於實際野生環境裡的動物?或許這些都還有待在真實世界裡進一步觀察與瞭解

這篇文章提出噪音對鯨豚的影響,也提到研究發現鯨豚可能具有聽覺調節機制,只是文中也提到”此研究結果是否真能應用於實際野生環境裡的動物”的疑問?

不過在不計代價發展綠能的政治氛圍下,已經失去代言人的白海豚,不自救又能怎樣?!

 

白海豚被吵死誰在乎?

百千支的風車將出現在彰化海面,飛禽海魚蝦蟹白海豚該怎麼辦,讓牠們充當唐吉訶德,騎著蹇馬,拿著長矛去挑戰風車,艱苦地向一支又一支的風車叫陣決戰嗎?

2018/01/25環境資訊中心「風機遴選起跑 水下噪音規範還沒訂 學者籲開放資料補救」報導,台灣的離岸風機開發,今(2018)年將進入經濟部的遴選程序中,不過風力發電可能帶來的環境衝擊,例如水下噪音要怎麼測量、怎麼評估,卻至今沒有完整的規範。

知洋科技總經理湛翔智指出,對於離岸風機的水下噪音,問題不只是施工打樁時而已,長期的船舶低頻噪音也應關注,尤其這些離岸風場陸續建置起來後,也可能造成航道、漁業範圍的改變,因此也應該一併納入評估。

「以良心來說,我不認為可以隨便喊出來一個數字。」湛翔智透露,環保署曾經向他諮詢能否快速的得到一套水下噪音管制標準,但他以美國修訂海洋哺乳動物保護法中的相關技術指引為例,表示至少要花三到五年的時間才行,因為該有的公開收集意見、溝通,並不能省略。

目前討論離岸風機的生態衝擊,往往集中在白海豚的生存危機,也有學者提醒,除了白海豚,還有露脊鼠海豚、瓶鼻海豚、糙齒海豚等也應該重視。不過環團認為,白海豚目前只剩50到70隻左右,的確瀕危。

風車已經要一支又一支的插入彰化海域,施工、運轉、風扇轉動,竟然相關規範都還沒有完整訂定。很明顯可以看出政府根本不可能重視鯨豚可能遭受到的傷害。這就如同莊宇真「天生的『降噪』耳朵—鯨魚和海豚的聽覺調節機制」文中所提到的"這類規範很容易受到國家對於環境、國家安全、礦業等優先順位更迭而改變"吧!

 

結語

台灣什麼都可以轉型,連環境正義也可以轉型。原來萬人搶救的寶貝白海豚、媽祖魚,隨著政治色系改變,不再是那些人的最愛。白海豚,媽祖魚,為了綠能,也只能跟著轉型變綠,適應全綠的生活。要不,白海豚,媽祖魚就只能乖乖移民去了,否則下場只有「被吵死」、「被餓死」或「五臟六腑”絞碎”(台語:全碎掉的意思),內傷而死」了。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環保生態
自訂分類:時事評論
迴響(2) :
2樓. blackjack
2018/01/26 23:09

目前生物可說是被人類進行了"第六次大滅絕"

依照"蓋亞假說"的概念

人類也正在毀滅自己

也許

地球與人類的末日就快到了

大地之母蓋亞對人類的包容已經太久了

人類對環境的負面"萬分耕耘"終將"萬分收穫"

醉夢Horace2018/01/27 08:43回覆
1樓. 路人甲
2018/01/26 21:05
It's the COLOR, stupid!

"綠"能 vs "白"海豚.  顏色不對,還有什麼話說呢?  如果白海豚變綠了,那台灣奇蹟又添一項了!!

"綠能" =>"綠"什麼都"能"!!

天道好還. 出來混,總是要還的!!

以前一般人還會有"人在做,天在看!"的觀念.  現在是連一點因果循環的念頭都沒了!

PS: 標題非針對任何人!

如果白海豚轉成綠海豚就可以存活

古人有言好死不如歹活

我們也可以就這樣認了

可是喊得震天價響的正義轉型哪裡去了

環境正義沒了,生態正義也沒了

醉夢Horace2018/01/26 21:47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