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從野草花浩劫看台北市對自然的不友善
2017/04/21 17:54
瀏覽845
迴響2
推薦18
引用0

從野草花浩劫看台北市對自然的不友善

4月22日是地球日。地球日的源起,在抗議人類對環境的破壞,希望不同國籍的人們以各自不同的方式宣傳和實踐環境保護的觀念。

在地球日的前夕,想到野草花仍經常遭遇到完全剷除的浩劫,不禁令人感慨,地球無私無求生養萬物,人有何感恩以報地球呢!

人類是自然環境的最大殺手,這應該是真理也是共識。萬物之靈的人類總喜歡掌控萬事萬物及其他生靈,對大自然環境只容忍依照人類規劃的存在。不過,物競天擇,這是無法避免的萬種生靈相互排擠的效果。

台北市政府很重視市民的休憩生活,花費很多經費人力來維護照顧都會區的公園及郊山。但是由於台北市政府對自然不友善的態度,把自然扭曲成長官喜好模樣的程度,也日愈嚴重。

持平而論,夾雜在市民生活空間的都會區公園,可以視為市民生活的一步分,要求都會區公園的自然生物配合都會要求,勉強可以接受。因此我對於都會區公園如何被東翻西轉,如何進行植物的"政黨輪替",如何進行植物的"轉型正義"都無太大意見,但是對於不屬於生活空間裡的郊山,台北市政府一樣把郊山降格都會區公園化,把原生植物肆意剷除,改種園藝植物的作法,則深深不以為然。

 

東華公園野草花浩劫

昨天(4月20日)在北投東華公園看到園區道路旁山溝山壁的野草花,被盡責的維護人員剷除淨盡,露出光禿禿的土面。是很整齊了,但少了蓬勃盎然的生命,少了欣賞野草花的驚喜。但如同我先前講的,都會區裡的公園,人類愛怎麼撥弄,真的不易予以苛求。

只是看著裸露的泥土坡面,下起一場雨,不知會沖刷掉多少萬年才能形成的土壤;如果下起一場大雨,不知會帶來多少滾滾黃流?我不知道台北市在做這些都會區公園的維護管理時,有沒有考慮到水土保持呢?

以下紀錄這次東華公園野草花浩劫被剷除的物種。這些野草花看似不起眼,其實只要願意接近觀賞,其花朵常有驚豔之處。而且有不少的野草都可供饑荒救急食用和藥用。

1、刺蓼:藥用。1891年由Forbes & Hemsl.在台灣記錄到。

2、紫背草:救荒野菜;藥用。原產地:泛亞洲、非洲熱帶地區。

3、粉黃纓絨花:救荒野菜;藥用。原生於西非,歸化於臺灣北部。

4、野莧:救荒野菜;藥用。原產地:熱帶美洲。

5、紫花酢漿草:嫩莖葉可食用;藥用。原產地:熱帶南非、南美。

6、薺菜:救荒野菜;藥用。起源於東歐和小亞細亞,目前在世界各地都很常見。

7、飛揚草:藥用。原產於熱帶,分布於亞熱帶、台灣以及中國大陸。

8、蔓花生:根系發達,可防止水土流失。原產地:亞洲熱帶及南美洲。

9、臺灣筋骨草(散血草):藥用;根藥用。原產地:中國、馬來西亞及非洲。

10、白花霍香薊:藥用。原產地:熱帶美洲,泛熱帶歸化。

11、金腰箭舅:原產地:美國、墨西哥及古巴

12、苦滇菜:救荒野菜;藥用。原產地:泛亞熱帶至溫帶地區。

13、一枝香:藥用。原產地:熱帶亞洲。

14、車前草:救荒野菜;幼草是青草茶原料之一;藥用。原產地:台灣固有種。

15、飛機草(饑荒草):救荒蔬菜;藥用。原產地:分佈南美;現已在台灣馴化。

16、通泉草:藥用。原產地:中國大陸、台灣、日本。

17、煮飯花(紫茉莉):藥用。原產地:熱帶美洲;台灣於 1600 年代引進栽植。

18、黑甜仔菜(龍葵):救荒野菜;黑熟果實酸甜可口;藥用。原產地:東亞西亞熱帶至溫帶地區。

19、葶藶:救荒野菜;藥用。原產地:中國、馬來西亞、日本及琉球、臺灣。

20、裡白鼠麴草:救荒野菜;藥用。原產於熱帶美洲。

21、昭和草:救荒野菜;藥用。原產地:非洲、南美熱帶地區。

22、野茼蒿:救荒野菜;藥用。原產地:南美洲。

23、黃花酢漿草:救荒野菜;沖繩小灰蝶幼蟲的食草;藥用。原產地:熱帶南非、南美。

24、鴨跖草:救荒野菜;藥用。是台灣原生種植物,主要分布在熱帶地區,也有少數分布在溫帶和亞熱帶地區。

再強調一次,都會區內的公園,人類愛怎麼撥弄,我們是無法置喙。不過對野花野草,在太平盛世,醫藥發達的年代,我們不敢說留它們當救荒野菜和藥用,但是否可以考量水土保持,是否可以考量在不影響市民行走的地方,保留著欣賞野花驚豔的機會呢?

尤其像東華公園幾個入口處的牆壁,自然著生的野花野草,更可以軟化牆冰冷無生命的意象,可以讓牆壁假裝也是自然的一部分,何必去之而後快呢?

 

軍艦岩園藝植物化

軍艦岩海拔才185.6公尺。軍艦岩步道,自登山口上至岩頂也不過是503階,如果不照相不流連,大約45至50分鐘就可以來回一趟。因此來過軍艦岩的朋友非常多,但不知道有多少朋友在走軍艦岩親山步道時,會放緩腳步,看看身旁腳邊的植物花草。

雖然軍艦岩海拔不高,但說它是山應該不會有爭議。既然是山,就應該得到山的尊重。可惜軍艦岩除了到處遭人砍除原生植物,自闢登山小徑及活動平台外,也遭到可能是台北市政府大規模地砍除原生植物,因為那樣大規模地砍除原生植物及新種園藝植物,需要耗費的時間心力及經費不少,實在很難相信有這種狂熱的園藝義務工作者。

軍艦岩登山步道兩側一定距離的自然生長植物,遭到台北市政府定期砍除,讓步道兩側成為光禿禿的裸露地,這已經是見怪不怪。沒想到,台北市政府更僱工大規模地把整片山坡地的原生植物砍除,種下巴西鳶尾及類似瓊麻(或巴西鐵樹或君子蘭)的不知名園藝植物。被砍除的植物,至少包括芒萁、小錦蘭、莢蒾、大頭茶、燈稱花、灰木、野牡丹等。

除了可能是台北市政府大規模砍除原生植物,也有幾處小規模圈地闢植園藝植物的地方,可以推測應該是民眾自行以軍艦岩為自家花園的心態改變軍艦岩的自然生態。

為什麼台北市要這麼做?明明是郊山,卻要把它弄成像是園藝植物的社區小公園呢?不懂!不懂!真不懂!

台北市政府對軍艦岩的破壞,是令人無法容忍和接受的。

 

結語

人類是自然環境的最大殺手,政府機關更是加強破壞力度地操作者。在的球日前夕,我要再一次沉痛地呼籲台北市政府,放過郊山一馬吧!讓大自然在郊山播種育苗成株成林,收回市政府的黑手吧!

有誰推薦more
迴響(2) :
2樓. 李安納 酒莊傳奇
2017/04/23 14:36
浩劫

我們不愛護大自然

大自然也會摧殘人類

給大自然一點空間

大自然就會以豐富的美回報

醉夢Horace2017/04/23 15:59回覆
1樓. 然爾
2017/04/21 22:43

社區公園要整齊一致的人工化或是要亂中有序的自然化

也許還有見仁見智的討論空間

然而郊山就請維持其天然面貌不要再以人為力量摧殘了

把坡面除光光露出泥土石塊

把牆面除光光露出岩塊水泥

也許這才是長官喜歡的公園景觀吧

醉夢Horace2017/04/21 23:34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